离人将至离别时  第八十二章 雷雨

章节字数:2731  更新时间:10-07-09 14: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雷雨交加。

    黑暗里冷香暗暗地涌动着,不动声色的将人唤醒于欲_望的余温后。

    跌进了无底深渊般的搂住最后的救命草,这一场无人知晓的输赢和秘密中。

    新印的齿痕意外明显,还能隐约感觉到清楚地疼。两年的时间不过也只是在转瞬之间而已。

    ==============================================================================

    雷雨交加。

    被困住路人敲响了冷芳居的大门。

    “谁啊?”

    “你们是?”开门的是肖恒。

    门外两个赶了夜路的女子,身上被淋得湿透。

    “请问公子能借住一晚吗?这雨太大了,我妹妹她身体不好。”那女子怀中的人轻咳起来。

    “这……”肖恒有些犹豫道。

    那女子微微拨了一下盖在左眼上的刘海,露出了整张脸来,芳华绝代的一张精致面孔,眼尾下落着一颗深色的滴泪痣。

    “两位请进。”

    ==============================================================================

    “恕在下招待不周,两位姑娘请用茶。”肖恒端着茶水放在了两人的面前。

    其中一个俏皮的女子说:“唉~你不是少爷,怎么还让你送茶?”

    “人多眼杂。”

    另一个带着几分忧郁的女子说:“依莎丽,不要无礼。”

    依莎丽看了一眼姐姐嘟了嘟嘴,说:“哦,知道了。”

    “那么……”肖恒欲言又止。

    朵露尔从怀里掏出了一封书信说:“朵露尔奉西夜新王齐耶离之命而来。所以,肖大人放心,新王所托之事我等必定办到。”

    “那肖恒就在这儿先谢过两位姑娘了。”肖恒眼中带着感激之色。

    “这屋里,毒气甚重,您可知道?”朵露尔的脸一沉说道。

    “这毒气是从活物中散发出来,带着怪香,我进门时候就已经察觉。想必里屋便住的是……”

    “是,在下的朋友没错。”

    “朋友?是爱人吧?”朵露尔有些故意的挑眉问。

    肖恒点了点头,说:“姑娘,有话就不妨之说。”

    “这奇毒已经深入骨髓,爱莫能助。”朵露尔的声音冷到了能将周围的空气瞬间冻住,而肖恒更是全身僵硬。

    “什……么,这……”肖恒只立的身体轻晃了一下,坐在了凳子上。

    这是一旁一直不吭声的依莎丽说:“行了,姐,别逗他了,快把那东西拿出来吧。”

    “?”

    朵露尔好像忍了很久很辛苦的一下,笑了出来说:“好了,知道了。肖大人,这个给您。”朵露尔向肖恒递出了一枚青花的小瓶。

    “姑娘刚才是在玩笑?”

    “对不起,您不要生气。朵露尔只想提醒一下肖大人,这个药治标不治本。这‘本’啊,还要您自己找出来。”朵露尔的嘴角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声音低低地说着后半句话。

    “这意思是?”

    朵露尔站起身拉起了百无聊赖的依莎丽,说:“还请肖大人送送我们姐妹,这外面的雨大。”

    “好。”

    大雨中,肖恒为两人撑着油纸伞,突然朵露尔转身说:“肖大人就送到这儿吧,您可以回去了?”

    “不是还没有到旅舍吗?”肖恒狐疑地问。

    依莎丽从腰际抽出了一把西域银质的匕首抵在了肖恒的脖子上,说:“我姐姐说让你回去,难道你是傻子听不懂话吗?”

    “肖大人,不想我妹妹在你的脖子上开花,那么我们奉劝你最好赶快回去,迟一步这把匕首都回从你后背扎过去。”闪电划过夜空,照亮了朵露尔的脸侧,眼尾的泪痣意外清晰,带着绝冷。

    肖恒头也不回的转身往家赶,不是害怕依莎丽的匕首刺伤自己,只是他好像明白过来的什么。

    街道上只留下了朵露尔和依莎丽,朵露尔为妹妹撑起了伞,说:“任务完成,走吧。”

    依莎丽半仰起脸,拿着手中的匕首,用手指抵了抵,刀刃竟然可以缩到刀把处,依莎丽笑了笑,朵露尔敲了敲她的脑袋说:“就你会使小聪明。”

    依莎丽不说话,向着姐姐的身边靠了靠,甜甜地笑了一下。

    ==============================================================================

    “冯嫂?!这么晚你有什么事情吗?”

    门是被撞开的,声音是带着怒气和质疑扑面而来的。

    肖恒站在他同安筱晓的主卧门前,看着对面一张人蓄无害的老妇人的脸问道。

    “大少爷?您……”

    “我怎么了?”

    “……”肖恒向着那老妇人一步步逼近,那人惊恐得步步后退。

    肖恒抿嘴,嘴角扬起不可察觉的诡笑,说着:“你!到底是谁?最好从实招来。”

    “大、大少爷,您在说什么,我、我是冯嫂啊。”

    “你不是!就像秦穆提醒过我一样,你的脖颈可不是一个老人的脖子,还有你的耳朵,你在怎么模仿却都会忽略。我一直不敢肯定是因为你一直没有露出马脚。”

    “……”

    “你若是不想受皮肉之苦,最好自己说出真实身份,幕后指使。”肖恒步步紧逼。

    那冯嫂扮相的人,突然一个矫健的闪身,晃过了肖恒的身边,肖恒再是眼疾手快也只是扯下了她身上的一片布条。

    那人已经没有一个老妇人龙钟之态,翻身跃上屋顶,一头的苍白假发被挂掉,露出黑色的长发,随着夜雨帖服那张褶皱的老脸上。

    “该死。”肖恒啐了一口,转身进屋灭掉了淡淡升起的青烟,想必这就是毒的根源,无色无味带着让人昏昏欲睡的迷魂香。

    这也是是他一直没有察觉到的原因之一。

    肖恒走到筱晓的床边蹲下,抚_摸着他的消瘦的脸颊,柔下声说:“马上就会好起来了。”

    雷雨夜过后……

    ==============================================================================

    雷雨夜过后的清晨,空气中带着泥土混合着青草的芬芳。

    陈渊推开大门让阳光照进了屋内。

    这时,门外却跪着一排御医在那里等候着,陈渊一愣,一旁的蒋总管解释着说:“昨晚御医们求见,陛下您说要睡下了,可御医们有要事,您一气之下就让他们跪在这里了。”

    “哦。说,怎么了?”陈渊整了整衣襟,问道。

    “恭喜陛下再添龙子。”当中的一个老御医上前说道。

    什么?

    “龙子?”陈渊不屑地笑了笑,说:“哪来这么多龙子?”

    “回禀陛下,安王妃有喜。”老御医一脸喜色地说着,却全然看不见陈渊的脸色正一点点黑掉。

    “你,再、说一遍?”

    “回禀陛下,安王妃有喜。”老御医又重复了一遍。

    陈渊不自然地笑了笑,问:“是吗?那、那你们辛苦了,下去看赏,都退下。”陈渊不耐烦似地摆了摆手,遣退了一干人,却留下了一个人。

    “孟信,你留下。”

    “遵旨。”

    待众御医走后,陈渊将孟信拽到了御书房,关上大门,陈渊的脾气终于爆发了,冲着孟信吼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不是说是给朕找那女人的安全期吗?怎么会怀孕呢。”

    “这……陛下,您知道孟信只是个军医,你让臣去查女人的这么个的事情本来就不妥了,臣也拿捏不准,这个臣不早已经言明了吗?”孟信有些无奈地撇了撇嘴。

    “你!还敢顶嘴,现在怎么办?”

    “这,给她做掉。”

    “你说得倒轻巧,那你去啊?”

    “臣去不合适,这不等于就是陛下的指使吗?这太明显了不是吗?”

    “你就在这儿强词夺理,这次朕不打算再让他行事了,朕受够了。”

    “那就先把消息放出去。”

    暴风雨要来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