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将至离别时  第八十三章 阴谋

章节字数:2390  更新时间:10-07-10 17: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陈渊解了秦穆的足禁,瑰珑居的已经有一个月没有打扫了,沾染上了薄薄的灰尘,秦穆回去的那天茜儿也被从大牢释放了出来。

    阴湿的地牢让茜儿的腿有犯了老毛病,一跛一跛的。有些凌乱的头发和沾染了灰尘的衣服让茜儿看上去有些狼狈。

    “主子?”茜儿看着消瘦许多的秦穆,扑了过去抱了秦穆一个满怀,“陛下放您回来了,担心死人了。”

    秦穆笑着捏了捏茜儿的鼻子说:“你才是最让人担心的呢,让我看看瘦了那么多。”

    “主子才是呢,好憔悴哦。茜儿在牢里有吃有喝的,倒是主子……”茜儿望着秦穆深陷的黑眼圈,眼睛不由的红了一圈。

    “傻瓜。”秦穆摸了摸了茜儿头,柔声说:“回屋洗洗梳梳,哪像个女孩子家的。”

    茜儿点了点头,向自己的小屋走去。秦穆正打算回里屋室,看见了门外有个人影在门外张望着,秦穆清了清嗓子,说:“来者皆是客,不必躲了。”

    一个穿着雪青色衣裳的女孩子站了出,低着头说:“奴婢听说茜儿姑娘回来,就是来看看而已……”

    秦穆一眼就认出了那女孩,是安遥身边的贴身宫女——茉儿。

    “她回屋了,要不你进来等她梳洗好了?”秦穆微微地向着她淡笑着。茉儿因为秦穆的笑容而显得有些局促,手脚不知该往哪里摆。

    “我……那麻烦侯爷告诉她,茉儿来过了。”

    “嗯。”

    茉儿匆匆离开后,秦穆低笑了一声,心里不禁的嘀咕着,你怕什么,你不就是她的‘隔墙耳’嘛,呵……

    ==============================================================================

    出乎陈渊的意料之外,安遥有身孕的消息居然一夜之间不胫而走。不过陈渊也知道这件事情是迟早的事情,就像纸包不住火。

    隔天下午,安遥请人差消息去瑰珑居,邀秦穆去御花园小叙。秦穆自知自己怎么也都逃不过,不如正面应对。

    安遥着了一身水色的衣裳,外面披了件鹅黄的披风。一旁的茉儿垂首站在一旁。

    “抱歉,在下来迟。”秦穆的衣着一如往常素色的衣裳。

    “哪里。安遥也才刚到不久。”安遥一笑两个眼睛弯弯如新月般,看见眼眸的色泽是否也更表情一样。

    “不知,安王妃找在下所谓何事?”秦穆之于安遥,一直都是沉声想对,有种说不出的冷。

    “也好些个日子没有见着侯爷,这不入秋了家乡人给寄了些特产。本来上个月就应该请侯爷的,没想到……发生了点意外的事情。”安遥话中带话。

    “劳安王妃费心了。”

    安遥吩咐下去让茉儿上了茶点,秦穆看了看颦眉了一下,迟疑地握住了茶杯。

    “侯爷……怎么不喝?莫不是怕安遥……”安遥笑着贴向秦穆的方向低声说着:“下毒。呵呵……”说完,安遥拿起自己的茶一干而尽,附带着咬着了一口甜糕。

    秦穆愣一下,安遥的摆明了是说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微微有些尴尬。

    “侯爷放心,侯爷是北厥的栋梁。”安遥边说边抚_摸着腹部说:“以后还请侯爷也能当北厥二皇子的太傅,教导新君啊!”

    秦穆将放唇边的茶饮尽后,轻笑着放下茶杯说:“看我,都忘了恭贺安王妃了,为北厥皇室延续血脉。”

    “看侯爷说的,侯爷是陛下身边的红人,还望侯爷答应安遥一事。”安遥用手帕拭去了唇边的茶渍,说道。

    “何事?”

    “当然还是那句,请侯爷为安遥的孩子当老师咯,还望侯爷答应。”

    秦穆苦笑了一下,说:“在下恐难胜任,王妃也知道在下不过是一个降国的人质,这太傅可是重臣要职。”

    “您这样推诿,是在拒绝安遥吗?”

    “是王妃抬爱了。”

    “安遥还请侯爷再考虑考虑。”安遥说着起身,对着秦穆欠身作揖,就在刚屈膝的时候,安遥的脸色忽得苍白起来,额上冒出了细细的汗珠,一只手捂着了肚子,吃痛地哼了一声。

    “安王妃?”秦穆见安遥的样子并不像装出来的。

    一旁的茉儿立马上来扶住了安遥,问:“公主,你怎么了?”

    这时秦穆的腹中也传来了一阵绞痛,这是怎么回事?安遥不会下毒,自己更不可能,难道有第三个人?

    “茉儿,快去传御医来……啊……”血红色在安遥浅色的裙角出染开了红色诡异的花。

    这场阴谋到底谁才是幕后的黑手……

    =============================================================================

    “怎么样了?”

    “回禀陛下,孩子没有保住……”御医战战兢兢地说着。

    “朕是问你,恕卿侯怎么样了?”陈渊一脸郁沉地坐在龙椅上,手肘下压着奏章。

    “啊?”

    “你听不懂朕的话?”陈渊瞪了回去。

    “回禀陛下,侯爷中毒尚轻,并不大碍。”

    陈渊舒了一口气,走下矮阶,说:“行了,朕知道了,退下吧。”

    老御医身怕在多呆一会就又不知道说错或者做错什么,立马弓着腰向门外退去。

    “来人。”黄昏的光照在陈渊的脸上,嘴角处浮起了诡笑。

    “陛下。”

    “给朕把恕卿侯和安王妃抓起来,在不知道是谁主使此事之前,两个人都有嫌疑。”

    “是。”

    “唉,人带到哪儿,你应该知道吧?”

    “当然。”逆着光的那人抬起脸来,刘海下是一双凌厉认真的眼神,接了口谕那人匆匆退下。

    陈渊笑了笑,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呢喃着说:“叶寅说,你的眼神就是最能吸引他的地方,果然……”

    ==========================================================================

    秦穆从昏迷中醒来时,映入眼帘是他依旧很熟悉的地方,但不是瑰珑居的主卧,而是韶华宫。

    还有……

    “主子,你醒啦!”茜儿清脆悦耳的声音响起在了秦穆的耳边。

    秦穆的视线里闯入了那个穿着淡黄色宫女服的女孩,秦穆用手臂遮上了眼睛,茜儿有些疑惑的问:“主子,怎么了?”

    “你是谁?”秦穆的声音冷到了谷底。

    茜儿身子微微一震,随即笑着说:“主子,你不会是失忆忘了茜儿吧?”

    “你是谁?”秦穆重复着。

    “我是茜儿,是您的丫鬟啊,以前是浣洗间的宫女。”茜儿笑着说。

    “你、是、谁?”秦穆又一次地一字一句地重复问。

    “主、主子……”秦穆认真地态度吓到了茜儿,说话也变得支支吾吾起来。

    秦穆带着怒火从床上坐了起来,对着茜儿质问着:“跟我说实话,你到底是谁?陈渊的眼线还是中原的卧底?”

    “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