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将至离别时  第八十五章 赢家

章节字数:2438  更新时间:10-07-12 12:5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行了,够了。”

    “主子,你听我说……”

    “我说够了,你听不懂啊!”

    秦穆原本以为她真的只是一个可怜到招人疼的丫头,没想到现实居然是这样的,每一个都各怀心事,原来聪明并不只是有他和陈渊。

    茜儿或许也是赢家,而最大的赢家……

    “茜儿……今天早上给我喝的那杯姜茶里应该放了解药吧?不过我嫌难喝,就偷着倒了一半。你知道,我若是没中毒,这罪可就都加在我身上了。”

    “可陛下跟茜儿保证过,他和您其实一直都在演戏给安王妃看,说是为了争取养兵的时日。”茜儿努力地解释着,不惜把牌局摊开说。

    ——果然最大赢家是陈渊!

    “茜儿,我问你,那你现在可知道是谁在冷芳居给安公子下毒吗?”

    “这……听茉儿说是安王妃的一个手下,因为肖大人总是帮着主子,安王妃觉得这个有碍于她的计划,所以就派人下手除掉他,没想到居然中招的是安公子。”

    “这件事有几人知道?”

    “想必只有安王妃、她的手下、茉儿和我,还有主子。”

    “那原来肖大人家的那个仆人现在……算了,估计应该早去阎罗殿报了到。”

    “主子,神机妙算。”

    “神机妙算?是聪明的人都不会留活口,她安遥也不例外。”

    “主子,我……”

    “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抓到这个下毒的人,我们就还是主仆。”秦穆沉声着,脸上没有表情冷眼看着茜儿。

    “是……”茜儿低着头,泪水不断地落下,半弓着身子从退了下去。

    ==============================================================================

    两年前的那次‘私奔’,这个计划就已经施行。

    因为前些的讨伐让北厥的国库一直处于吃紧的状态,战士们多数身心俱疲、无心应战。所以北厥一直以来在暗中养兵,为了就是让蒙蔽中原的眼睛。

    早在三年前,他们就发现安遥私下跟中原通信,而陈渊他们抓住这一点后并没有将其治罪,而是利用了这一点。

    所以收回各地将领虎符一事也是秦穆向陈渊的提议,而且这个消息被传播开来也是在秦穆的掌握之中,为的是做给安遥看,让安遥看到假想。

    而这两年他们的爱情剧是热烈到温和到冷却,漫不经心地布置着一切。他们演得惟妙惟肖,从爱的热烈到温和到冷却,他们设计让安遥一点点的挤入他们之间。一切都很成功,但是秦穆也开始觉得越发奇怪。他无法亲眼去看陈渊纳安遥入怀,心里五味陈杂却又不能言表,他们不是想吵架,而是为了做给‘眼线’看,越是这样越痛苦,每每吵到最后,秦穆都会因为陈渊的话而信以为真。

    有些好笑,秦穆从不知道陈渊说话能气死人,陈渊不像秦穆说话委婉着伤人。陈渊的话语赤-裸-裸的攻击话语,那都是秦穆一些旧伤疤,每次都秦穆心里面在滴血,他不能求陈渊停下来,而是只能反唇相讥。

    秦穆会哭,一个人躲起来哭……

    很长时间的后,陈渊会走过来从后面抱住秦穆,但是秦穆已经有些麻痹到了感觉不出任何温度。

    而不在意料之中事情也是常有的,比如他们的事情中居然还牵扯到了外人,安筱晓、叶寅他们。陈渊无法出面解决,秦穆却看不下去,他讨厌陈渊对他说,做大事不可拘于小节。

    秦穆在心里,着实的在心里呸了一番陈渊,他无法看着肖恒失去安筱晓时的崩溃,所以秦穆不愿与陈渊商量,擅自决定。而陈渊也并不是只‘利用’了秦穆,陈渊安插人手在各处,掌控着全局,这些事秦穆完全不清楚,就像个棋子……

    ================================================================================

    “赢家?!”秦穆沉声着望着从门外进来的人。

    那人愣了一下,笑着问:“怎么了?”说着,走到他身边,轻轻地搂过了他身体。

    秦穆毫不留情地推开了他,冷笑了下,“你下的毒?”

    “嗯?”

    “别装傻,安遥的毒是你下的,对不对?也是你说让茜儿把解药放在姜茶的里的对不对?你明知我不爱喝姜茶,你明知我会倒掉。”秦穆几乎是吼出来的。

    “秦穆。”

    “你是故意让我中毒的,只不过没有安遥那么重而已。你不觉得你下手下的太早了吗?”

    “可是,那女人怀孕了,如果日后在想铲除就恐怕是难上加难了。”陈渊捏住了秦穆的肩膀。

    “中原可定不会放过这件的,你若是没有个好的交代,怕是要立马兵戎相见的。”

    “你在担心这个?”陈渊抿着嘴轻笑着,眼角露出了好看的弧度,抚顺着秦穆的头发。

    “笑什么笑,别碰我!”秦穆甩开了陈渊的手臂。

    陈渊凝眉,说:“都结束了,我们可以回到过去了,所以别在闹脾气好不好?”

    “别说的那么轻巧,你怎么解释,你居然在我的身边安插,你是不是也有不信任我的时候?”秦穆冷目对着陈渊。

    “我也是人,人心难免会有猜疑。别再闹了,我好累。”

    “那我不打扰了,陛下。”说着秦穆掀开被子走下床,赤着脚要往外走。

    陈渊叹了口气,伸手拉住了秦穆,作势要抱起秦穆,却被秦穆一把推开了。

    “这么大冷天,你身体又不好怎么也别光着脚啊,我送你瑰珑居还不成吗?”

    “不用。”

    陈渊从床下拿出秦穆的鞋子,追了上去把秦穆一把按在了凳子上,托起了秦穆的脚,帮他把脚底的灰土拍了拍干净,一边替他穿上鞋子,一边说:“是,我知道茜儿那丫头肯定会对你松嘴的,你也知道我真的害怕失去你,虽然那是必须的,但是我不想孤军奋战,我希望有你陪着。”

    “……”

    “整整两年,我们这种折磨终于可以停止了,我实在不想再这样下去,能早点结束就早些吧。你消失的些日子,我真的以为你是熬不住,真的铁了心要离开。”

    “……我。”

    “我真的吓坏了,我哪儿都找不到你,我又不能找人说。我把北厥翻了个底朝天,恨不得丢下一切去南隐找你,我猜你可能会在哪儿。还好你回来了……”陈渊直起身抱住了秦穆有些微颤的身体。

    秦穆的眼泪滑进了陈渊的衣襟里,冰冷的触感在陈渊的心里蜿蜒。秦穆哭得有些沙哑的声音,说着:“到底是该叫你陈大傻还是陈聪明……怎么可能我会不回来,你忘了你说过,你要亲自送我出北厥的城门……”

    “没,我答应过你。你要离开时,我送你出城门,永远的失去你,我怎么可能忘记。”陈渊轻捧着秦穆的脸,吻着秦穆的泪痕,自己的眼泪却花了脸庞。

    ——我们之间,到底是谁赢了?

    ——爱情里,我们是都没有赢,我们都输给对方。

    ——这种爱,像是……自虐般……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