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将至离别时  第八十八章 末冬

章节字数:2182  更新时间:10-07-16 13:3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北厥皇宫的西北侧是秦穆从为去过的地方,那里空旷人烟罕见。有一堵高高的墙把里外割裂成了两个世界。

    门口站了两个侍卫,见到秦穆过来,说:“侯爷可有手谕。”

    秦穆从披风下的袖管里掏出了鹅黄色的诏书呈给两人,其中一名侍卫,恭敬地替秦穆打开了大石门,说:“侯爷请进。”

    秦穆刚进那院子就听见有个女子的声音依依呀呀地唱着戏文。门外打扫的老宫女,一边扫着积雪一边破口大骂着,“唱什么唱,当心把你唱到阴间去。”

    声音没有停止依旧在唱着:

    昨夜那么孤单,孤灯亮了半盏。

    吾等郎君归来,天明不闻叩响。

    伊将梳洗佩钗,站在巷口遥望。

    落雨湿了衣裳,泪痕花了面妆……

    那声音秦穆识得,那女子叫——文玫。

    秦穆看了那间挂着铜锁的门,转身向另一间走去。一名侍女站在门口,脸上带着抓伤痕迹。

    “侯爷?”那侍女见秦穆有些吃惊地唤道。

    “是叫茉儿吗?”

    “是。”那侍女笑了笑点着头,边说着边替秦穆打开了门。

    秦穆走进里屋时,看见安遥坐在床上,手里攥着一块黄布,那是宫里用来包婴儿的缎子。安遥见秦穆进来,扭头望着他,痴痴地笑了下。

    秦穆走向安遥,坐在了她的床边。她继续把玩着手里的黄绸,然后轻轻地取下了束发的簪子,将黄绸上戳了一个洞,呵呵地笑着。

    安遥举起了那破了洞的黄绸,透过洞看着秦穆眉宇微蹙的脸庞,歪着头笑着,那似笑非笑的感觉是渗人的冷。忽然安遥举起手中的发簪想着秦穆的两颊扎去,秦穆反应敏捷的用手去挡,手背上瞬变划出了一道血印。

    秦穆吃痛的低喊了一声,屋外的茉儿听到了屋内的动静赶紧跑了进来,擒住了发疯似的安遥,安遥的手腕一挥,在茉儿的鼻梁处横画出了一道血口,血珠沿着鼻尖落在了安遥的脸上。

    安遥愣住了,收回了手。秦穆问连忙掏出绢巾递向了茉儿,茉儿推了推,说:“不了,没事的。”

    这时,安遥颤颤巍巍地伸手抚上了茉儿的脸颊,眼中噙着泪花。嘴唇张合着,慢慢地吐出了话语,“对……不……起。”

    茉儿拂去了安遥头上细密的汗珠,然后扶住了安遥的身子将她轻轻地放在床上,手掌拂过了她的眼睛,在安遥的耳边催眠般的说着,“不要紧,睡吧,睡着就好了。”

    茉儿送秦穆出门的时候,秦穆看到茉儿的手背上是一道道疤痕,有的已经淡去,有的却是刚结了新疤。

    “要一直留在这儿吗?”虽然这样显得又多管闲事,但是秦穆还是难免会忍不住问一句。

    “是的,毕竟茉儿跟了公主那么久了,换了人的话她肯定不习惯。”茉儿露出了浅浅的微笑,回首看了看屋内。

    “哦。”秦穆应道。转身离开,这里阴郁的气氛让秦穆几乎透不过气来,他多一刻都不愿呆下去。

    正当秦穆走到门口时,突然传来一阵陶瓷触地时发出的崩裂之声,秦穆停住了脚步回头望去,看见一个青丝中夹着白发的女子向他跑来,她穿着破旧而单薄的衣衫,赤着脚丫。

    她在他的面前停了下来,对着秦穆歪着头咧着嘴笑着。那一个干净无忧的笑容,所以秦穆也回应了一个微笑。可倏然,那女子的脸上阴云满布,她伸出手抚上了秦穆的面颊,她的手冰冷而枯瘦。

    秦穆的心不由地怔了一下,她触碰到了他那浅淡的伤疤。

    “还疼吗?”她苍白嘴唇中的话语声显得有些沙哑。

    “文、文贵妃?”秦穆轻轻地唤着她。

    她又笑了笑,笑得让人心疼,“我叫文玫,不叫文贵妃。你可以叫我玫儿。”

    秦穆看着文玫冻得赤红的双脚,脱下了自己的棉鞋,俯下身递到了文玫的脚前。文玫用食指指了指自己,看着秦穆。秦穆点头回应,只见文玫把脚伸进了鞋子中,比她的脚大出了许多。

    文玫像个孩子一样踩着秦穆的鞋子在院子里欢跑着,时不时地充秦穆露出有些傻傻的笑容。

    秦穆只是看了一眼,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了文玫一个人在院子里伫立着看着秦穆的背影流下着眼泪。

    ===============================================================================

    门外,是陈渊等在了那里。他看见秦穆赤着脚,连忙上前拥住了秦穆,说:“鞋呢?”

    秦穆望着陈渊,泪在眼眶中决堤。陈渊抱秦穆入怀,轻问:“怎么了这是?”

    秦穆仰起脸,回问着他:“是不是每一个爱你的人都要受伤?”

    陈渊拭去秦穆脸上的泪痕,说:“至少现在我不会让你再受半点伤,我,陈渊发誓。”

    秦穆露出了一个浅笑,看见晶莹洁白的雪花落在了陈渊的肩头,残缺着一旁的雪花相依着。

    那个冬季过得以外的漫长,秦穆裹着厚重棉衣躲在房子里看着窗外发呆,等着那人在日暮黄昏的时候来到。

    茜儿比以前沉默了许多,秦穆疲倦的闭上了眼睛回避着茜儿。

    那个对安筱晓施毒的人被茜儿找到了,确切地说是茉儿抓到的。一个美丽而冰冷的女人,但是刘海下是一道深深地伤疤。秦穆将她交给了安筱晓,让他处理。筱晓只是笑了笑,为那女人松了绑,让她离开了。

    每个人都自己的生活方式,无一例外。

    ===============================================================================

    “您好些了吗?”那声音听起来纯净而安静,而它的主人也是若水般恬静。

    轻咳声止住,有些微喘着回答他,“好多了,这冬天就快过去了吧?”

    “是的,皇上。”他为那人披上了外衣,说着。

    那人拦他入怀,吻着他的发迹,说:“懿儿,咳咳……你说过与朕随行,今生今世、来生来世,咳咳……”

    “是……再也不离开了……”他轻抚着那人脖颈上巨大伤疤,丑陋如张牙舞爪的蜈蚣攀附在咽喉之处。

    “懿儿,咳……我们现在如瓮中之鳖,你说我们还能一起多久?”

    “哪怕多一天也好,皇上。”

    “叫朕——晗。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