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将至离别时  第八十九章 消融

章节字数:2568  更新时间:10-07-17 10: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扉言好像从颓废的状态中醒过了神来,扉言跑到陈渊那里去评理,为什么他堂堂的榜眼居然连个官职都没有。

    陈渊批复着手上的奏折,问:“那想你做什么?”

    “什么都好,我希望能辅佐君王……”扉言话尾的声音,细如蚊蝇。

    陈渊自然是听在了耳里,笑道:“好啊,那就从当少师【①】开始。”

    “我吗?”扉言不可置信地指了指自己。

    “不愿意?太师不是谁都可以做的,所以……”

    还不待陈渊说完,扉言就立马叩首谢恩,扉言抬起脸对着陈渊,笑呵呵地说着:“愿意,愿意,咋会不愿意呢。我什么时候可以上任?”

    “现在即可生效。”陈渊走过去到扉言的身边,将手中奏章递到了扉言的手中,说:“秦穆讲,你的梦想是辅佐他称王,但是终究不可能实现了。所以,给你个机会,你平时也少在他那儿学到。”

    “是,臣遵旨。”扉言像模像样的作揖着。

    陈渊摸了摸扉言的头发说:“不赖嘛,平时你要监督太子学习。不要让他偷懒知道吗?”

    扉言点头应道,手里拿了奏折就往面跑,他现在就想看到那个还算个孩子的陈玥的面前,好想好好地显摆一下的自己身份给他,换做是从前,陈玥定会高兴扑倒他身上,粘着他不愿放手。

    而今……扉言就在走廊的尽头撞见了陈玥,陈玥的玄色披风带着霜雪,俨然是从外面回来。陈玥看着扉言定睛地望着自己,回应给扉言一个笑容,陌生而友好。

    那个十二岁的男孩,已经长到他的鼻尖位置。乌黑的眼睛里已经抹去了童年时的稚气,换上了一丝丝的坚韧和凛冽。

    扉言咬了咬嘴唇,扬起了手中的奏折,说:“我做少师了?”

    “嗯?”陈玥对扉言的话有些摸不着头脑。

    扉言这次意识到自己刚才的话听起来有多傻,扉言摇了摇头说:“没什么,太子殿下。”扉言敛去了脸上的笑,低垂着头。

    陈玥上前摇了摇扉言的袖子,说:“你说你是少师,那么陪我去一趟老师那里吧,我要去作业。”

    “嗯?”扉言还没有从伤感中缓过来,却被这突然而来的邀请弄得措手不及。

    陈玥拉着扉言,向着瑰珑居而去。扉言被陈玥半拖着跟在身后,陈玥也不知道哪来的感觉,只觉得这个和自己好像很合得来,那个的手心渗出了细细的汗,陈玥笑着心说不出的踏实。

    像是找回不小心遗失的东西……

    ==============================================================================

    春天的脚步悄至,秦穆就被水师校尉赵泷拉去了校场,刚刚去了厚装的秦穆,有些着凉的擤着鼻子缩着脖子站在偌大的校场场中。

    人群渐渐地涌入,有秦穆熟悉的,也有秦穆的面生。

    而让秦穆称赞的是士兵们的训练超过了他的想象,娴熟的动作完全可以和在海上经常作战的士兵相媲美。

    “侯爷,大家都等着这一天到来呢。”赵泷望着秦穆,他已经很久都没有见到这个清冷如寒玉的男子了,但如今再见好像少了些许的孤冷,换上的淡然温润之气。

    “嗯。我想战事一触即发,怎么样渡过龙七峡就全靠你们了。”

    “侯爷,您放心。我等一定不负侯爷的重望。”

    秦穆对着斗志满满的赵泷微微一笑,赵泷却只是用眼角轻瞄了一眼,就迅速的收回了目光。

    赵泷送秦穆回去时,问秦穆:“侯爷,最近想加入水师的人越来越多了,以后水师也可以在朝中站稳脚了。”

    “是啊。”秦穆点头应道,可是他知那以后他是注定见不到了。

    瑰珑居外,陈渊站在屋外,正好与刚回来的秦穆和赵泷撞了个正着。

    赵泷立马叩首行礼,说实话他见帝王的机会不多,没想到今天会在这儿见到不着正装的帝王,一身藏青色的长袍,白玉带束腰,束发的是……看上劣等翠玉发簪?

    “免礼。”陈渊今天心情不错。

    “臣先行告退。”

    陈渊给赵泷的感觉是,强大的王者风范,那怕着装朴实到与普通百姓无异,但是帝王的气场却丝毫不会在他的身上减弱。

    “怎么穿成这样?”秦穆伸手摘下了陈渊的发簪,将自己的固定在了陈渊的发髻上,笑着说:“还是这个合适你。”

    陈渊拉秦穆进屋,去下了头上秦穆的发簪,递回给了秦穆,说:“还来我的。”

    “这翠玉簪子本就我的,是你自己偷偷拿去的。”这是当年在南隐陈渊送秦穆的发簪。

    “你落在我那儿,就我的了。”陈渊从秦穆的手中夺了回来,攥在了手心。

    秦穆又气又好笑的瞥了一眼陈渊,说:“傻不傻啊。”

    陈渊倾身向前贴在秦穆的耳侧,半吹着气说:“我是的陈大傻嘛。”

    ===============================================================================

    华灯初上,北厥的集市是不夜的地方,春暖乍寒时,捧着热腾腾的醪糟汤圆逛街是再美妙不过的事情。

    “今天有皮影戏吗?”秦穆一边吃着汤圆,一边呼着热气地问着。

    “没有。”陈渊说完,冲着秦穆张嘴‘啊——’,示意秦穆喂他。

    “那拉我出来干什么,你明天不早朝啊?”秦穆躲闪着陈渊靠过来的脸,用手护住了汤圆。

    “皇上也是要休息的,你、喂,那个是我掏的钱。”陈渊不满的从秦穆的身后钳住了他的两手,一个胳膊环住了秦穆的身体,另一只手夺过了秦穆手中的碗。

    秦穆的手肘向后捣着陈渊的腹部,陈渊吃痛地弯下了身子。秦穆对着陈渊做了一个鬼脸,又重新夺回了‘汤圆’的主动权。

    “你又想谋杀亲夫。”陈渊半勾着秦穆的脖子,在秦穆的耳廓上轻轻地啃咬着。

    秦穆回头瞪一眼陈渊的大胆举动,脸颊上迅速的升起了绯红,麻痒的感觉自脖根出蔓延开来,过电般让秦穆的身体轻颤着,心脏砰然跳动好像要跃出喉咙。

    秦穆仅存的理智让他一把推开了陈渊,喝道:“你疯了吗,这是外面。”

    陈渊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坏笑,手不老实游到了秦穆的腰间,问:“汤圆好吃吗?”

    “问这个干什么?”秦穆狐疑地看了一眼陈渊那副没安好心的表情。

    陈渊用最快的速度在秦穆的嘴上轻啄一下,说:“当然是准备吃我的‘夜宵’咯。”

    陈渊拉起秦穆,抱他入怀说:“今晚,你逃不了了。”

    ——今晚。这样的夜,我们还有几次?或许真的,这是最后一次,那么让我好好抱你入怀吧……

    ================================================================================

    西北风吹起了干燥的黄沙,瞻星楼上一个清隽的身影裹着狐裘衣负手而立。

    “新王,这是北厥的来信。”一个黑衣侍卫将手中来信递到了齐耶离的手中。

    齐耶离接过信函,说:“退下吧。”

    “遵命。”

    齐耶离打开信件,是他二皇兄的字迹。齐耶离过一遍信,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回首凝望着离他最近最亮的星。

    “春天已至,冰雪消融。你也该醒来了吧?”

    ——我的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