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最难离别惜  第九十章 中原

章节字数:2088  更新时间:10-07-18 17:4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皇上,臣等发现北厥正有大队人马朝我等而来。”

    皇座上的男人嘴上勾起了一抹苍凉的笑,与他年轻清秀的外表格格不入。

    “这种事情有必要禀报吗?咳咳……该做什么你们自己不清楚吗?”男人一面漫不经心地说着,一边摩挲着手指上戒指。

    “臣等还望皇上定夺。”

    男人掩着嘴,发出一阵轻笑。转眼又换上冷峻的面容,甩袖而去。留下了一众臣子在那里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突然,有个大臣嘀咕道:“真是个扶起来的阿斗。”

    “中原百年基业就要毁于一旦。”

    “我们是步了南隐的后尘,还不如先皇在世时,就与南隐修好,也不会有今朝的报应。”

    “我等亡国之耻,愧对列祖列宗。”

    大殿之上一阵唏嘘不已。帘帐后,有人轻拥住了男人的身体,男人歪头靠在那人的肩上。

    “皇上。”

    “懿儿,有话要说?”

    “为何任凭那些人在哪儿胡言乱语,杨懿不信皇上是如此没有大志之人。”杨懿抓在男人肩膀上的力道在一点点加重。

    男人淡笑了一下,将手掌覆在了杨懿的手背上说:“咳咳、咳咳……杨懿,你可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不过是个父皇眼中的阿斗、大臣面前的庸君,这个皇位我坐腻味了,咳咳……这本就不属于我。”

    “可现在你坐上了它,就该担起这个责任。”杨懿望向男人深黑的眸子,浑浊、黯淡、死寂。

    “杨懿,你还记得去年阳城门的政变吗?咳咳……四哥三哥都在那场他们亲手制造出的阴谋中双亡,父皇驾崩。咳咳……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捡到便宜的是我。”男人说着,抚_摸着脖颈上的伤疤。

    “这个伤口是你给我留下的,也是你帮我缝合的。咳咳咳咳……杨懿,你今天是我李晗的人,还是当初四皇兄李钊的人?”男人的语调永远是那么波澜不惊的安静,一如他最初与他相遇时的情景。男人柔得如水,一汪被人遗忘的死水,但却清澈见底不染尘埃。

    杨懿无话可言,只得将他重新纳入怀中,他杨懿只是一个趋炎附势、为钱为家而卖命的禁脔。四皇子当年给了他这个机会,他就借着自己的小聪明为四皇子出谋划策,当年阳城门之变,他也在其中。

    他刀起刀落之间,不知多少冤魂死在他的手上,阳城门至今入夜都仿佛能听到悲哀的葬歌,怨恨不愿离去。

    李晗——中原王的第六子,相貌平凡、睿智欠佳、身体羸弱、而他的母妃更没有家族的背景为他撑腰。阳城门之变就发生在去年,当时他十九岁,他抬头望着提着刀杨懿,只觉得那个男子在自己的眼前明亮英俊的耀眼。

    他笑着看着杨懿的刀在自己脖颈上划下了永不可灭的伤痕。杨懿是在此举之后突然听到四皇子失势,立马抱起了杨懿,用手捂住了他流血的伤口,索性的是伤口不深,救治及时。

    他也因为没有杀死中原王最后的骨血而赦免死罪。李晗成了他新的主人,一个比自己要弱势男人的娈童。

    但是,不知从何时开始他好像……爱上了这个人……

    =================================================================================

    龙七峡前,秦穆带着水师正打算同陈渊分道扬镳,由陈渊走陆路而他则走水路。哪知陈渊根本不同意,偏要跟着秦穆上船,把一切陆战的任务都扔给了肖恒和李宽还有初涉战场的苏晓羡。

    甲板上,秦穆用手扯着脑袋斜在一旁。陈渊有些不舒服的吹着风,想必是有些晕船。

    “你就这样把北厥暂交给玥儿,你放心吗?”

    陈渊声音的有些萎蔫地回答道:“是该锻炼一下玥儿了。”

    “太早了吧,玥儿才十二岁而已。”

    “他父皇我,想早点休息了。而且,朝中叶寅他们都会帮着玥儿学习政务,不是还有扉言吗,刚好这次考考他,以后我也好放心把玥儿交给他……呕……”陈渊的胃有些难受,干呕了两声。

    “你说把玥儿交给扉言?你?”秦穆愣了一下,明白过来,这好说者无意听者有心。

    “……对啊,叶丞相也老了,是该考虑为玥儿重新打好基础的时候了,也许扉言很适合。”

    秦穆着实在心里替扉言高兴一把,陈渊凑到秦穆的身边,他头斜靠在秦穆的肩上。像是个老小孩在撒娇一样,秦穆抚着陈渊的头发,有些哄孩子地说:“乖,乖不难受了哦。”

    陈渊把头凑得更近了,鼻尖已经贴在了秦穆的脖根处,热气扑得秦穆有些发痒。秦穆握过了陈渊的手,有些冰冷不像是陈渊的温度。

    “胃还难受的话,就去船舱里躺一会。”

    陈渊摇了摇头,反手抓住了秦穆的手贴在了心口,说:“这里难受得狠。”

    秦穆捧过陈渊的脸,在陈渊有些发白的唇上轻啄了一下。问:“好些了吗?”

    陈渊眯起眼睛,有些欲求不满的揽过了秦穆的身子,其实陈渊因为晕船而手上并没有力道,与其说是他揽着秦穆,不如说是秦穆靠在陈渊的怀里,任凭陈渊的索吻。

    ——秦穆过度的纵容,陈渊却有些不安……

    =================================================================================

    龙七峡逆流而上,十天天才将至中原入江口——北港。

    而陆军则会慢他们十天左右,赶到槐肃与他们汇合。

    但不知道,中原是否会在北港设下军队兵卫,也许会免不了一场拖延战作为初战告捷的准备步骤。

    局势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北厥的船队并不多,秦穆的胜算只有六七成的样子,剩下就要靠赶往槐肃的陆军若没有见到水师的出现,而赶往支援的获胜可能。

    这样子,秦穆攥在手上的是十成十的把握。

    ——中原,不是陈渊势在必得,而是秦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