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最难离别惜  第九十三章 首战

章节字数:2521  更新时间:10-07-22 16:0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凄冷的大殿中,高坐于王位上的王,看上去孤独而沧桑,不是面容而一颗宛如衰老般的心。

    “下令,给朕严防北港附近的流域。”

    “臣觉得不妥,调兵去北港附近不如将兵力集中到彤玉关,依臣所知北厥只擅陆战。”

    “既然,高爱卿怎么说,就依照他的去办吧,退朝。”

    帝王冷笑着,把自己看做阿斗,那么他就做他们心目中的阿斗,结局什么的都不重要,他看得开。

    但他也如凡人,有点私心。

    “懿儿。”

    “皇上。”

    “命可靠的人,让他们严守北港附近的流域,如有异动立马回报附近郡守,让他们进行支援。”

    “是,皇上……”

    “懿儿有话要说吗?”

    “没有,晗。”杨懿将中原王李晗的手放在手心中轻握着,然后倾身吻着李晗挡在眼前的刘海。

    李晗淡笑着,说:“回来为我修剪吧?”

    “嗯。”

    李晗唯一可靠的人是谁?他们都心知肚明,只有一个人那就是——杨懿自己。

    ==================================================================================

    秦穆碰到了棘手的问题,虽然北港已经划归了北厥,但其实秦穆没有想到,就在离北港不足两英里的地方,中原在那儿建立的新的港湾。

    据前方探查前日子,突然有军队驻扎。秦穆看着战事图,这仗是如何也逃不了,可更没有让秦穆想到是,先前探查的人马居然被发现还被全部剿灭。

    秦穆有派探子,据探子回禀。中原的水师将北厥的士兵头颅挂在桅杆上示威。

    达到北港的二天晚上,军中突然乱作一团。中原趁着今夜起雾居然暗袭北厥的船只,还好发现的及时,防御做的也比较到位,所以没有造成多大的损失,但是却起到了涣散军心的做用。

    秦穆为重振军威花了不少功夫,甚至连陈渊也出了面。

    主舱中。

    “侯爷这如何是好?这要打起来,我们也没有个实战经验。”有个将士有些慌张的问。

    “我们还不知道敌人有多少兵力,切不可冒失行事。”秦穆熬夜的脸上写着疲惫,他铺开图纸,说:“我们北厥本不擅水战,若要是入夜作战就更加薄弱。”

    “那我们就直接冲过去,不要管这么多了。”

    闻言秦穆摇了摇头,果然没有什么长进,北厥人永远都这么冒失,要知道中原人虽没有南隐人熟水性,但是中原的脑子并不比南隐的差,中原能夜袭北厥,说明他们是一定的把握,不得不考虑他们是否后援力量强大。

    “你们那么浮躁做什么,恕卿候这不还有没说完吗。”陈渊的声音不冷不热地响起,鹰般锐利的眼神看向了刚才那个口快的将士。

    那将士见北厥王开口,只能退一步哑口无言。

    “我们可以用调虎离山计,先派遣一支中型船队进宫来吸引中原的注意力,在意小部队进行左右的包抄。不知道各位将军怎么看?”

    “这……派中型船队去引开注意力损失岂不太大,伤亡人数可就不是小数目了。”

    “所以我们要乘日落时分进攻,那时候我们可以在船上先行点上火把,但是其实我们可以利用草人代替士兵,这样就会让敌方觉得我们人数众多,会把注意力集中到我们的正面攻击上。”秦穆说完后,回头看一眼陈渊,陈渊在别人没有注意到时候,对着秦穆竖了竖大拇指。

    “侯爷好主意,但下官有个问题,这打仗可不是一两个时辰能结束的,这若是入了夜?”

    “我昨晚看过星象,今晚是晴天,而且正值月中,这月光足以照亮江面。所以应战和撤退不成问题,主要就是偷袭,既然敌方不仁,我等何要义。”

    “那么就这么办,让大家先去好好休息一下,准备晚上的作战。”陈渊起身,走到了秦穆的身边,冲着秦穆笑了笑,揽过了秦穆的肩膀拉着他离开了主舱。

    留下了一众人,为刚才他们的王的举动而大眼瞪小眼着。王第一次笑得这么温柔,声音第一次那么轻软,眼神没有犀利的王权至上,只有爱人在旁的细腻甜蜜。

    ==================================================================================

    “喂,你要全天下都知道我们的关系吗?”秦穆问。

    “有何不可?”

    秦穆转向陈渊的面前说:“你是要我当你们北厥天下人的公敌?”

    “怎么说?”

    “他们的王居然喜欢一个男人,不仅如此,这个男人还要抛下他们的王,跑去过隐居。你觉得那时候我还能躲得起来吗?”

    “那样的话,我就可以随时找到你了。”陈渊笑着,捏起了秦穆的下巴,轻轻地吻住了秦穆欲开口的唇,狡猾地探到了秦穆的口中,有些张狂的翻搅着。

    陈渊挑开了秦穆的腰带,秦穆眼疾手快的抓住了它,说:“别闹了,下午还要准备出发呢。”

    “别说话。”陈渊的食指抵在了秦穆的唇上,另一只手拨开了秦穆的衣襟,青霜色的锦袍落在了地上。

    “我说……就……啊!陈渊你属狗的,别咬……嗯……”秦穆推开在自己脖颈肆意妄为的陈渊。

    “别说你,你现在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陈渊拨开了秦穆眼前的刘海,让他能够看见他眼里的诚实。

    “有也不能是现在。”秦穆尽量平复着自己微喘着颤抖的声音。

    “那什么时候?”

    “至少……至少首战告捷。”

    “那好,那为了首战告捷,我们先来预演一下好了。”陈渊打横抱起了秦穆,放床上压倒。

    “你……唔……不可以……”

    “我只是想抱抱你,真好,至少现在你很健康,不像以前瘦得那么可怜,那么羸弱。”

    “陈渊……”

    =================================================================================

    夕阳的沉落,余晖在江面洒下了片暖色的波光。飞鸟在头顶不断地盘旋,莫不是忘了回家的路。

    船队大批向前进军着,草人已经绑好在了战船的四周,北厥算是突袭,是想让中原中计派兵应战,好让内部的人马空乏,来个出其不意攻其无备。

    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中原尽然无动于衷北厥的这种正面的威胁,稳如泰山地坐镇军中,无人应战。

    如果是中原太狡猾,那么他们应该一面出战,一面守住主营。为何连出战都不应,这不是灭自己的军威,可是秦穆告诉自己,好像一切并不是这简单。

    直到入夜,秦穆下敌不动,我不动的命令。

    明月皓洁,照亮江面。北厥被逼得没有退路,既不能夜袭,毕竟北厥水战还没有纯熟到可以如此,担心若是失败,损失的就有些冤枉;但也不能就此退去,这不等于大煞士兵们的士气,而中原也不会在一时半刻动手,那怕真的动手了,秦穆相信北厥人好战的性格也会比较占上风,因为毕竟敌方人数略占下风。

    与其这样,不如等明日天亮,从后方调人支援。如此以来也好探探中原军力的虚实。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