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最难离别惜  第九十七章 守护

章节字数:2662  更新时间:10-07-29 11: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冰冷的大殿上,有些病态的君主高坐在龙位之上,他用手肘支撑着扶手,手托着面颊,看着他的文武大臣。

    北厥军队正势如破竹地杀入帝京,他已经很久没有得到杨懿的消息了,他惨淡的笑着,望着他的河山,不知是不是背叛如杨懿的本性。

    李晗已觉自己的生命即将走到尽头,但去没有一个人留在自己的身边,他曾把所有的希望赌注在了杨懿的身上,而今杨懿身在何方他却一点消息都没有。他有些后悔当初的挣扎,为什么要让杨懿去监督水师,还不如就坐在这儿等死不是更好,至少杨懿就在自己的身旁,有他为自己那永远无法消失的伤疤给予抚慰。

    李晗轻轻地闭上了双眼,听着朝堂上百官们喧吵的声音。

    “陛下,议和吧?不然……”

    “不能议和,中原也要有中原的骨气。”

    “那么中原的百年基业毁于一旦,你我要怎么向列祖列宗交代。”

    有拿先辈们说事,那些昏庸无能的老臣们,却是已经老了,但是倚老卖老是他们的特权,这是年岁给他们的资本。李晗已经听腻了,不如与其让他们争吵下去,反正只要李晗一说话,就会被无情的驳回,然后拿出先贤来与之比较。

    “你们这帮老顽固啊,你们可知道水师总共登陆多少人,将近三十万大军啊,当初不看好水师,现在倒好让北厥有个可乘之机。还不如当初多派水师,我们可是用一万水师压制了他们十万人。你,你们这帮……”

    “我,我们怎么了,陆军人马不是也很重要吗,北厥人骁勇善战,不多派人马阻拦他们,他们恐怕早就入京了。何况西域人也马帮北厥,我等怎么可能预想到。”

    争执正在逐渐激化,李晗对着内务总管招手,内务总管过来后,李晗附耳对他说了些什么,然后只见一群宫人们从大门而入,人手端着一杯清茶。

    李晗微咳着,说:“给众爱卿看茶,想必大家也吵得口干舌燥了吧。”

    语毕,大殿之上顿时鸦雀无声,李晗轻咳着,起身甩手离去。

    李晗已经疲倦了,没有人是真正站在他身边的,他很早以前就不相信任何人了。他登上王位的机缘也许和秦穆有些相似,但是他却没有秦穆的那么幸运。

    在看淡了一切,也认为自己本因在两年前已经赴了黄泉,只不过侥幸多活了两年而已,而且这两年他过得很好很快乐。

    有一个叫杨懿的人将这么多年的孤单的空洞,都统统填满了,不管是虚情假意还是真情实意,他都不是很在乎,至少有人在宠着他、在无微不至的关心着他,他觉得足够了,这就是他穷尽一生想得到的,他得到了,也满足了。

    李晗记得缠绵之时,杨懿说过,晗,你是我要用一辈子去守护的人。

    李晗不言语,只是微微地笑着。杨懿抚_摸着他的眉角问李晗,是不是不相信?

    李晗只是用吻回答他,他不想告诉他,他确实不太相信。李晗要比他人眼中的那个傀儡皇帝要聪明千倍,他查过杨懿的底细,杨懿背信弃义何止一两次,他比起他那两姐姐要更加有心计。

    但李晗不得不承认他爱着这个男人,偶尔他也相信他一两次,但是这次李晗不知道他是不是错了?

    夜色落下,李晗站在起风的殿外,看着墨色的夜色,看着零星的星辰。

    “杨懿,你说过要守护我的……”

    ================================================================================

    然而,短短一个月,北厥就攻了下中原大大小小十二座城池,村落无数。

    中原眼看就要成为了北厥的囊中之物。

    北厥军队汇合帝京外一百公里外的城郊,夜色笼着了苍茫的大地,月光洒下了一片银辉。

    夏夜的虫鸣总是呱噪不断,远处的篝火传来了异域的传诵之歌,奇异的语言,如同念咒一般合着他们的步伐和鼓点在祈祷着亡灵的离开,为他们的灵魂进行超度。

    风吹起了秦穆的青丝,他的眼神定格在了远处那清隽的身影上,那人回过头,丹凤眼微眯着回望秦穆。

    “皇兄。”齐耶离唤着望着他出神的秦穆,走向了他。

    “超度要结束了吗?”

    “其实,我不太懂他们念得梵文的,太古老了。”齐耶离走到了秦穆的身边,“怎么,你的陈大傻呢?”

    “嗯?嗯……哈哈,那个……”秦穆几乎忘了,和陈渊嬉皮笑脸地时候他总是喜欢这么叫陈渊,而且这个称呼恰巧被齐耶离听了去。

    “行了,行了。瞧你的脸都红了。说刚才干嘛一直盯着我?”

    “只是看看而已。”

    “嗯?皇兄刚才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狐狸看着鸡。”齐耶离直言不讳,但明明就是误会啊。

    秦穆叹一口气,既然他的皇弟这样看的话,他也没有好说的了。

    “你以为狐狸会喜欢你这种没有油水的干瘪鸡吗?”

    齐耶离气得差点没有当场吐血,冲着秦穆摆了摆手,说:“败给你了,我又那么差劲吗?你吃了我,我也没有怨言啊……”齐耶离往秦穆的身上靠,一只手攀上了秦穆的胸膛。

    “喂,秦悟,别闹了!”秦穆怕有些人看到,又没由来的打翻醋缸。

    齐耶离一副间计得逞的看着秦穆,说:“以后就叫我,齐耶离吧,我想我应该不再是秦悟了。”

    “连我也不可以喊吗?”

    “既然过去的都过去了,就别让它在出现了,这样不是更好吗?我现在也有我想要守护的人,所以为了那个人,我要重新开始做齐耶离。”齐耶离的脸上写着认真两字。

    “秦悟。”秦穆伸手抱住了齐耶离,说:“这是最后一次。”

    “你还是我的皇兄,对不起。”齐耶离想起了以前的种种,报复有些时候就是包袱,现在他终于卸下,感觉轻松无比。

    “小离,好乖啊。”秦穆笑了笑,摸着齐耶离的头发,说:“给糖吃。”秦穆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已经霉掉的麦芽糖,放在了掌心。

    齐耶离看了看糖,又看了看秦穆脸上的坏笑,扬起手就往他的身上招呼。秦穆躲闪间,背后突然撞倒了别人的怀里。

    齐耶离停住了动作,对着秦穆挥了挥手,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秦穆一扭头,看见了陈渊黑着一张脸正看着他,说:“我还没有见你这么活泼过呢。”

    秦穆玩着那块糖,低着头说:“然后呢?”

    “你知不知道,一营帐的将士们正在等你。你却有心在这儿玩?”陈渊抬起了秦穆的下巴。

    “哦,我这就去了,走啊。”秦穆讨好地笑着,拉起陈渊的手臂。

    “秦穆。”

    “啊?”

    “刚才齐耶离说的……我的意思是,我也有那个要守护的人,所以如果有那么一天的话,也许我可以重新开始做陈渊,你说他会接受吗?”陈渊拉近了秦穆和自己的距离,鼻尖撞在了一起。

    秦穆的眼神游移到了别处,突然秦穆指着天上的,大喊道:“怪鸟。”

    “啊?在哪?”陈渊愣了一下,朝天上看去。

    秦穆甩开陈渊的手,脚底抹油逃开。却不想陈渊的反应更快,从秦穆的后面紧紧地抱住了他。

    “你啊,你就是我的怪鸟,让我永远都锁不住。”

    “陈渊,你知道有一种鸟,它们一目一翅,但它们可以比翼双飞,上古称它们为蛮蛮,又叫……”

    “比翼鸟。”

    =============================================================================

    后妈最近比较受挫,也比较忙,所以忙过这阵还是会按时更文的。。

    请各位原谅。。。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