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最难离别惜  第一百章 ‘柳’亡

章节字数:2122  更新时间:10-08-03 14: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玩累了。回去吧。”

    “好。”

    正值秋初时,北厥的空气比较干燥,风偶尔也比较冷冽。

    陈渊为秦穆披上了衣服,另一只手牢牢地牵住了秦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一刻也不敢放开。

    皇城之中,太子早闻父皇和老师也回来,所以早早就到城门外去候驾了。

    一大早,扉言就千叮咛万嘱咐地让陈玥穿暖衣服,这北厥的破晓总是寒露深重。

    跟扉言预期的不太一样,秦穆眼睛阴霾之色一点未见,像回到了儿时在南隐时他的眼睛,但扉言觉得秦穆安静地过分,所以东西在他的眼中淡的入水。

    这种感觉连陈渊好像也被影响到了,陈渊已经没有了七年之前,他初见时的帝王霸气,那棱角分明之间不经意地被打磨的圆滑。

    “怎么就你们两个来?”陈渊有些不满,他堂堂的一国之君,居然回来时只有两人接驾。

    “哦,玥儿让他们不要跟着,玥儿想跟父皇和老师逛逛市集。”玥儿拉着陈渊和秦穆的手。

    扉言一时被晾在了旁边,欠身说:“那臣就先回去了。”

    秦穆刚想把扉言留下来时,就见玥儿撅了个嘴,说:“走吧,走吧。又不是非你不可。”

    扉言脸一沉,有些负气地看着秦穆,脸上带着委屈,冲秦穆说:“穆哥哥,我要回南隐。”

    这是怎么回事,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陈渊一个头两个大了,这扉言搞什么怂恿吗。

    玥儿更气了,转过身对着扉言吼道:“走,走,走。走了就别回来,跟个跟屁虫一样,少了你本太子身边还少了只苍蝇呢。”

    玥儿的话落下,四人都陷入了安静,‘啪——’的一声划破了安静,随即而来就是陈渊的教训话语,“跟余太师道歉,有你这么说话的吗?”

    扉言和秦穆都愣了,玥儿捂着脸颊,看了看扉言。扉言赶忙伸手拉陈渊,说:“陛下,算了算了,我和玥儿是闹着玩的。”

    “闹着玩?朕和侯爷刚回来,你们俩就给朕摆着出戏?”陈渊不怒自威的表情,让扉言看得胆颤,连忙看向了秦穆,一脸求助。

    秦穆好笑地摇了摇头,伸手挽过陈渊的手臂,说:“小孩子们吵架而已,去街上逛逛怎么样?”

    陈渊看着秦穆温柔的眉目,瞬间没有了怒气,顺着秦穆的意思说:“好啊。”

    看着他两在前面的背影,扉言用胳膊戳了一下陈玥,陈玥咬着嘴唇,一脸不甘地嘟囔着。

    ==================================================================================

    四人入座茶楼,陈渊和秦穆坐一排,陈玥和扉言不甘愿地坐一排。茶点上来前,陈玥和扉言暗斗了半天。

    秦穆和陈渊看着他们,心有灵犀地叹了一口气。

    这时,秦穆注意到窗外,说:“今年雨水不好吗?”

    扉言立马坐定,不再和陈玥打闹,“雨水还算充沛,没有赈济的记录,都有每个郡守解决了当地的缺粮问题。”

    “哦,那就好。”秦穆略略点头。

    陈渊呷了一口茶,“怎么突然问这个了?”

    秦穆收回看向窗外的目光,眼神落在了茶水上,说:“没什么,想起来就问了问。”

    陈玥刚才就注意到了老师一直在看窗外,于是便问道:“老师……是想问为什么才秋初,这柳树就没了叶儿吗?”陈玥一语正中秦穆所想。

    “那柳树今年打初春就没有吐絮,不知道是不是还活着。”扉言补充道。

    陈渊的手一点点捏紧了茶杯,秦穆注意到后,握了握陈渊的手,说:“也许今年它们想偷个懒呢,明年就又会绿的。”

    “是啊是啊,父皇。对了,父皇今年的梨子特别地甜,玥儿还留了一些。”

    扉言见陈渊的表情越来越不好,就用手肘捣了捣陈玥,陈玥也立马反应过来。然后更两个人吃惊的是,此时秦穆正抱着陈渊,拍着他的背说:“只是个巧合而已。”

    只是巧合?哪也太凑巧了,五年之前,陈渊曾在瑰珑居内亲手栽下一株柳树和一株梨树,以谐音代表着‘留’和‘离’。而今柳亡梨繁……

    寓意是何,一目了然。

    ================================================================================

    瑰珑居内,身着蕊黄色宫衣的茜儿早早的就等在了屋外。

    茜儿已经不会在像以前那样高兴地看着秦穆回来后,扑到他的怀里。秦穆也不会在摸茜儿的头发了,他们已经生疏淡远。

    茜儿没有向秦穆再提起过杨懿,而秦穆也什么都没有说。

    瑰珑居不大的院子里,树木和花草被茜儿精心打理得枝繁叶茂,唯独那柳树却是光秃秃地立在那里,煞是突兀。

    “这柳树?”秦穆抚上了柳树粗糙的虬枝。

    “回主子,奴婢照顾不周。”茜儿低头,不敢去看秦穆。

    秦穆摇了摇头说:“没事的,刚回来,我累。去帮我准备洗澡水,好吗?”

    “是。”

    傍晚,陈渊搬着奏章来到瑰珑居,秦穆出门迎他,给他一个浅吻。

    像是生活很久的一对恋人,熟悉对方的一切习惯,彼此有相同的默契,有心照不宣的情感,顺其自然的等着时间一点点流逝。

    陈渊不知道是担心还是幸福。总是在担心幸福的离去。

    秦穆在他的身边,顺应着他的意思。像是一场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宁静。

    “叫茜儿帮你份碗筷吧?”秦穆将陈渊手中的奏折放到了案几上。

    陈渊顺手把门扉掩上,走到秦穆身后抱住了他,在他的耳边说:“不用了,我是来吃你的。”

    秦穆轻笑地反手支住了陈渊的脑袋,眯起眼说:“别闹,先等我让茜儿把碗筷收掉。”

    “那你这是同意了?”陈渊把头靠在秦穆的肩上。

    “少废话了。”秦穆边说边合上了窗户。

    陈渊从窗隙中,看到了庭院中枯死的柳树,眼神黯淡了下来,秦穆说:“明天叫人来把它移走,好吗?”

    “不了,就算他枯萎了,只要你还在就够了。”陈渊吻着秦穆的头发。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