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最难离别惜  第一百〇一章 菊宴

章节字数:2163  更新时间:10-08-06 12:4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十月初时,御花园的菊花开得争奇斗艳,秦穆唯爱白菊,渗人心的凉,开得大片大片,像是从幽冥界来的侍者,拖曳着游离在人间的孤魂找寻归宿。

    秦穆坐在园中的苍松下,菊花开在他身边,秦穆安静的捧着一本书,时间在慵懒中打发而过。

    陈渊却不喜欢,他走上前去拉起秦穆,“别坐这儿。”

    “怎么了?”秦穆站起身合上书,拍了拍衣服上的尘土。

    陈渊总觉得这白色的菊花诡异的瘆人,秦穆更是着着一身素白坐在哪儿,感觉死神就在他身边徘徊的感觉。

    “陪我去准备今晚的菊宴。”陈渊说着,挽起了秦穆的手臂。

    “那种事情交给蒋总管处理不是更好吗?”秦穆无奈地笑了笑,但终还是应了陈渊的话。

    ==================================================================================

    中旬的月亮圆的如银盘,御花园中弥漫着菊花淡淡的幽芳,花亭小榭中的六角石桌,六个人如期而至。

    陈渊坐主位,着一身深茶色便装,琥珀精雕佩束冠,眉宇之间是成熟和帝王家的贵气。秦穆坐在陈渊的右手边,依旧素色衣裳,头发散下后只是在发尾用金丝玉带拢起束发。

    陈渊的左手边是胆战心惊坐下的徐磬,平时都是只有他站着的份,哪怕叶寅在场也不管不问,今天倒是开了先例。叶寅捧着菊花清茶抿了一口,然后高谈阔论着这茶的各种由来,叶寅的衣裳到合今天这景,鹅黄锦袍白玉腰带赤金发冠,也算是美人一个,但是除了徐磬以外没有人喜欢他那附庸风雅的解说。

    秦穆的另一边是安筱晓,穿着白底绛紫色镶边的衣裳,跟他头上别的菊花颜色刚好相配,这是肖恒给摘下为他带上的,安筱晓只顾着喝茶和吃点心,哪里管他们聊得是什么话题。肖恒倒是一脸宠爱地看着筱晓,藏青色的锦缎衬得肖恒稳重和踏实。

    这样其乐融融地坐在一起这是第一次,秦穆听他们兄弟三个人聊着小时候的事情,偶尔也会提起莫逍和当年的文家。秦穆隔着无数个日夜回想起了那个在大殿上自刎的文姜,和那个痴情的尉迟赫。他现在明白为什么当初陈渊不愿定文家的罪了,文姜和尉迟恭之间的爱情终结有些他两的将来。

    秦穆看着白釉瓷杯中浮起的淡黄色的菊花瓣,在杯中打着旋儿。

    “你们俩每次都把我害惨,真是,还好意思笑。”肖恒扶着额头,声音中带着无奈,秦穆回过神来他记得徐磬好像刚才是在说他们三次的‘私奔’事迹。

    “这不怪我,要怪怪他。”秦穆笑了笑指着陈渊说。原本还在说笑中的陈渊突然沉默了。

    肖恒看着陈渊脸色不好,急忙说:“喂,干嘛那么没有肚量啊。”

    “怎么了?”秦穆晃了晃陈渊。

    徐磬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站起身一副护驾的样子,陈渊是被徐磬的大动作给撞醒了。陈渊晃了晃头,用手关节敲了敲脑袋说:“没事,没事。刚才有些东西想不起来了。”

    肖恒冷哼一声,说:“想吓死谁呢,什么事情那么重要?”

    陈渊看了一眼秦穆,说:“个人私事,少问。”

    “没意思。”肖恒摆了摆手,继续和筱晓讨论着糕点加的是什么馅料的问题。

    叶寅数着菊花瓣,说:“二弟这样问就不对了,三弟应该是在想他和弟媳之间的、咳,的那个。”

    弟媳?秦穆口中茶差点喷了出来,嘴角不自主的抽搐了一下。

    “哦,那就分享分享啊。”肖恒玩笑道。

    “去去去,你们自己知不知道啊。”陈渊指着徐磬对着叶寅说:“怎么是你们家这位不够努力,你不满足?”又指着筱晓对肖恒说:“还是你们家的这位还不够成熟?”

    “你。好你个陈渊啊。”叶寅把茶杯放在石桌上,脸一阵白一阵红。徐磬在一旁也不敢吱声,只一个劲点头,嘟囔着,陛下教训的是。

    肖恒懒得理陈渊,掏了掏耳朵。倒是筱晓挪到了秦穆的身旁,小说地问:“二皇子,你是怎么样和陛下那个那个的,怎么叫成熟啊?”

    敢情这小子到他这儿真的来取经了,秦穆伏到筱晓的耳边说:“你上了肖恒,他就知道了。”

    筱晓的脑筋转得也快,但是却是个口没遮拦的主儿,“什么,二皇子你把陈渊给上了。”

    肖恒完了一步捂住筱晓的嘴巴,只见陈渊黑着一张脸看着他们两,叶寅笑得眼泪都出来,徐磬憋得也快出了内伤,肖恒也没有忍住。

    秦穆用手指挑了一下陈渊的下巴,倾身在他的耳边说:“今晚,我归你,别生气。”

    陈渊顺了一口,正襟危坐地端起一杯茶,说:“这还差不多。”

    “啧啧,你们俩腻歪了,我们可是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叶寅假装打了个冷战。

    “那我让蒋总管来把那些个疙瘩拾起来给你们一人做碗汤,要不要?”陈渊冷着脸说道。

    “少恶心了。”

    ==================================================================================

    小小的菊宴闹到了子时,安筱晓不知什么时候爬在石桌上睡着了,流着口水不愿起来,被肖恒给背了回去了。

    叶寅看了后翻了个白眼给徐磬,扬言自己茶醉头晕得厉害。徐磬也回给了他一个白眼,背起了叶寅,低声道:“回家收拾你。”叶寅笑着在徐磬的脸上咬了一口。

    秦穆看着人散了,打了个哈欠,拍了拍陈渊的肩膀说:“回去吧?”

    陈渊揽着秦穆的肩膀,点着头说:“嗯,回你那儿还是我那儿?”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你随意。”

    “去忆暖居怎么样?”

    “那里好久没去了,有很多灰。”

    “我命人收拾过了,大家的菊宴结束了,我俩的还没有结束呢。”陈渊的手抚过了秦穆的脖子来到耳根后。

    “流氓。”秦穆捏了捏陈渊的鼻子,张开手臂。

    陈渊笑着吻了一下秦穆,上前一步蹲在了身子,秦穆偷笑着伏在了陈渊的背上。

    ——陈渊,这些美好的回忆,我帮你制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