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最难离别惜  第一百〇三章 祭祀

章节字数:2678  更新时间:10-08-09 13:1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年末通常是都有大型的祭祀活动,祈祷来年的丰收。这年北厥的冬天异常的寒冷和干燥,北风冷冽如刀割般刮着。

    深夜的城墙上,秦穆裹着厚重的狐裘大衣站在火把旁看着灯火通明的闹市中,人来人往的喧哗。

    明天就是祭祀了,大家伙都在张罗着。

    陈渊拿了宫灯独自走上了高台,来到秦穆的身边,说:“天冷了,回去吧,明天还要巡视呢。”

    秦穆哈了一口气,白色雾气轻轻呵在手掌之上,秦穆搓了搓手掌,陈渊将秦穆的手握在掌中,问:“很冷吗?”

    “有些。”秦穆跟在陈渊的身后下了城楼,留下了身后的一片喧嚣和繁华。

    “明天记得穿得暖和些,你怎么感觉又瘦了?”陈渊几乎是将秦穆拥入怀中的,秦穆不知为何又瘦的皮包骨一样,跟初来时差不多。

    “嗯,我让茜儿准备了。怎么瘦了不好吗?这是骨感美。”秦穆将手抽离了陈渊的手掌。将手放进了他的衣襟里贴着他温暖的身体。

    陈渊笑了笑,用手捂了捂秦穆的手,说:“暖和吧?”

    “嗯,我饿了,想吃夜宵。”秦穆仰起头看着陈渊,眼里满是希望得到首肯的光。

    陈渊揉了揉秦穆的头发,低头在他的额上蹭了蹭说:“你呀,吃了也不多长点肉,这么瘦。”

    “你不懂这样的美。”秦穆皱了皱鼻子,说。

    “我抱起来不舒服。”陈渊故意吃秦穆豆腐地在他的腰上抹了一把。

    “你就没想好的。”

    ================================================================================

    祭祀那天正好是一月一。

    陈渊站在祭台上着一身玄色天子正装,秦穆站在一旁一袭白色的狐裘,秦穆显得有疲惫,脸上带着病容,脸颊冻得发青。

    祭祀通常是由君王击打重鼓,然后带领万千子民向上天祷告的一种仪式。

    结束后就是游街瞻仰,秦穆坐在陈渊的身旁,秦穆冷得几乎坐不住,陈渊张开了玄色绣着红色巨龙图腾的斗篷为秦穆盖上,秦穆一惊,刚想推开陈渊,却被陈渊牢牢地用手箍在了怀中。

    街上万千的百姓现在正在看着他们,秦穆尴尬极了,却拗不过陈渊。陈渊自如地同百姓们招着手,脸上露出了难得一见温柔的笑容。

    “南隐有个二皇子,

    北厥得个神算子,

    知书识礼是才子,

    倾世容颜佳公子,

    渊王心中宝贝子,

    谁说不好是傻子。”

    民间流传在孩童之间打油诗,不知什么时候有一群小孩拿着糖葫芦从他们的马车旁跑过时,大声的朗读着,声音如银铃般清脆悦耳。

    ——渊王心中宝贝子。

    陈渊笑了笑,搂了搂秦穆的肩膀,俯在他耳边说:“连小孩儿都知道你是心肝宝贝,你还害个什么羞。”

    “行了,别肉麻了。”秦穆嘴角含着浅浅的笑意。

    ================================================================================

    翻过了一月一,宫廷里陆续地受到了各国的上贡和礼物,使节们也来到了北厥。现在北厥是吞并了北蛮、南隐、西夜、和中原的大国,各种小国自当前来俯首称臣。

    陈渊在北蛮来的贡品中找到了一支上好的千年雪参,据太医说此雪参可以补气补虚,是滋补中的上上品。陈渊立马吩咐下去为分段再配以各种奇珍草药煎来,并亲自给秦穆送了去。

    陈渊监督着秦穆喝了下去,秦穆含了一片姜糖,说:“这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效果的,浪费啊浪费。”

    “少说没有的话,太医说了你身体虚的厉害,说你血气不足,这是对症下药。”陈渊说完后,帮秦穆又披上了件衣服,秦穆的嘴唇要么发紫发青,要么就是毫无血色,陈渊有些疑惑地问:“穆,你实话跟我说,你想要自由是吗?如果不喜欢皇宫,我们……”

    “陈大傻,干什么?不要我了?”秦穆打断了陈渊。

    “哪里啊,我是怕你有什么心结。算了,你就老老实实地呆在我的身边。”说着,陈渊抓起了秦穆的衣角和自己衣角牢牢地绑在了一起。

    秦穆轻敲了陈渊的脑袋,伸手要解那个被陈渊绑起的死结,陈渊推开秦穆的手,说:“不要动,我就要这样的绑着。”

    “那你要我怎么走路?”

    “和我一起咯。”陈渊揽着秦穆的肩膀。

    “那我去加件衣服,快起来。”秦穆拉了拉被绑着的衣角,陈渊站起来,两个人步伐完全错乱,秦穆一个重心不稳向前跌倒,陈渊抱过了秦穆的身体,自己背着地摔在了地上。

    秦穆拍了一下陈渊的胸口,说:“看你干的好事。”

    陈渊坐起了身子,把秦穆抱在了自己腿上,说:“我还要干更好的事情。”陈渊邪邪地笑着,用鼻子蹭着秦穆的鼻尖,偷吻秦穆的唇。

    “大白天,发什么情。”秦穆点了点陈渊的脑门。

    “太喜欢你了怎么办?”陈渊在秦穆的耳边低低地说着。

    “那你自认倒霉啊。”秦穆反手抱住了陈渊的背,还是那么宽实,那么温暖。

    这时,门口突然传来了,一阵熟悉地声音,紧随着就是破门而入后的尴尬。

    “说了叫你不要闯,你还闯。”扉言不满地插着手看着眼前那个差不多要找个地洞钻进的人,那人干笑了两下,说:“继续继续。”

    秦穆叹一口气,看着陈渊苦笑着说:“三十多年的脸都在今天丢完了?”

    陈渊咧了咧嘴,笑着说:“丢哪儿了,我帮你找回来。”

    ================================================================================

    “我说二皇兄,你们大白天也这么激_情?”齐耶离不可思议地看着桌前的两个人。

    “少废话,你怎么来了?”秦穆撑着脑袋,没好气地说着。

    “是这小子带我来的。”齐耶离指了指身边扉言。

    扉言在一旁咳了咳,说:“是他要找陛下的,说是天大的事情,我就给带来了,我有叫他不要乱闯的。”

    “找我、咳,找朕干嘛?”

    “没什么,本新王可是来做使节的,给你的贡礼。”齐耶离说着,从腰间取出了一把扇子,是檀木所制,散发着清清幽幽的檀香之气。

    陈渊打开了纸扇,上面写着一个‘情’字。

    “这就是你的贡礼?你们西夜那么穷?”秦穆拿过了纸扇左右的看了看,说着。

    “还真给人当了老婆,忘了我是你亲弟了,连我都剥削。”齐耶离瞪了一眼秦穆。

    “我穆哥哥是为了你好,西夜若是做的太寒酸,以后怎么立足。”扉言冷着脸说着。

    “我说你个小孩子,少插话。”齐耶离哼了一声,扭过脸去。

    陈渊合上了纸扇,说:“不错,我收到的最好的。谢谢你,秦穆他弟。”

    齐耶离爽快地拍了一下陈渊的肩膀,“客气了,记得常用哦,有益身心。”

    “你走了西夜怎么办?”秦穆问。

    “西夜本来就不是我的,我当然要还给迦邪,虽然他现在傻兮兮的,不过他还是王。西夜的汉话我最标准,所以我就自告奋勇的来了。”齐耶离。

    “那多呆几天。”

    “不了,我想我们家的。”齐耶离笑了笑,做出一脸幸福的表情,然后指了指纸扇,对陈渊说道:“檀香有醒脑的作用,别忘了我说的哦。”

    陈渊看着纸扇,又看了看齐耶离只冲着他时,一脸的玄机,略点了点头。

    然而,更让陈渊的奇怪是,齐耶离走后没多久,西夜真正的使节便赶到了,带着上百匹精锐良驹而来。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