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最难离别惜  第一百〇四章 齿痕

章节字数:2682  更新时间:10-08-15 01:3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夜色渐浓,瑰珑居内亮起了如豆灯火,茜儿来加碳火时,看见秦穆正从小黑盒中拿出了一包粉末,灌进了嘴里,紧接着秦穆脸上的血色全部褪去,秦穆用手捂住了肚子,倒在了地上。

    茜儿不仅一次见过秦穆吃这个东西,但是秦穆警告过她,她也不敢问不敢说,可是这次秦穆的反应竟然会如此剧烈。茜儿急忙冲过去扶住了秦穆。

    “主子,你怎么了?”茜儿摸到了秦穆额上渗出的冷汗,秦穆的手冰冷极了。

    秦穆吃力地伸着手向桌子移去,好像是要去够那种药粉,茜儿连忙拦住了秦穆,说:“主子,别吃了,您的身体要紧啊。”

    “给、给我。”秦穆用命令的眼神看着茜儿。

    茜儿摇了摇头,秦穆一巴掌甩到了茜儿的脸上,冲她吼道,“给我。”

    茜儿含着泪,看了一眼桌上的药粉,颤颤地伸出手,将药包递给了秦穆,秦穆一口气把剩余地全部吞了进去。

    胃里突然开始钻心的绞痛,秦穆伏在地上用手指使命地扣着地面,茜儿上前抱住了秦穆发抖的身体,抓过了秦穆的手,喊道:“主子,求您了,您怎么了?”

    等秦穆平静下来时,茜儿正在帮他包手指上的伤口,因为太用力,指甲被劈掉了一半,但是血却没有怎么涌出。茜儿的手背有两道抓痕,是秦穆刚才抓伤的。

    “对不起。”

    “主子,茜儿……不能告诉茜儿吗?”

    秦穆摇了摇头,闭上了眼睛。

    “您一直在指尖上放血是为了不让陛下发现吗?”

    “……”

    “今儿陛下,问起过茜儿。”

    “……你怎么答得?”

    “茜儿说,主子在跟茜儿学刺绣,被扎的。”

    “答得好。”秦穆睁开眼,看着茜儿。茜儿看着秦穆的眼睛没有神,没有光亮。

    “主子,你身上的香味是吃了那个以后特别浓。”

    “是吗?茜儿不该问的还是少问为妙,你是聪明人。”

    “主子,茜儿在问最后一个问题,您是在拿您的血焚香吗?”茜儿看着秦穆有些微肿的十指,以前茜儿看到秦穆焚香是都会用针扎破一个手指尖便可以,如今要扎破好几个才能挤出一点血来。

    “算是。”

    “那……那您拿茜儿的吧?”茜儿伸出了自己的手腕。

    秦穆摸了摸茜儿微肿的侧脸,说:“只有我自己的才行。”

    “主子,别傻了,陛下忘不了您的。”

    “茜儿,我累了。”

    陈渊一早就赶到了瑰珑居,因为昨天是祭祀的最后一天,所以席间他不便走开,加上秦穆说身体不适早早离席,所以陈渊要补回他们分开时的时间。

    “你没去,有你最喜欢的竹叶青。”陈渊坐在秦穆的床头,给秦穆披上衣服。

    “是吗?那你也不知道给我拎一壶来,给我解馋。”秦穆脸上的气血要比昨晚好多了。

    “还喝?你照顾好你身体,你就是让我担心。”陈渊在秦穆的额上吻了吻。

    秦穆闻了闻自己身体上的问道,今天的体香却是很浓,秦穆问:“我想洗澡,身上有味。”

    陈渊靠近秦穆的身上嗅了嗅说:“没有啊。”

    “没有吗?哦……那人家也想洗,你抱我好不好?”秦穆勾住了陈渊的脖子,像是蛊惑般地让陈渊去遵从。

    “喂,加上后缀,是抱你去洗澡。”陈渊脑门顶着秦穆的额。

    ====================================================================================

    赶到韶华宫时,秦穆的手已经冷得如冰一样,陈渊把秦穆的放在手心中哈气搓热。

    命人烧旺了沐浴用的火,在房内又多加了好几个火炉。

    秦穆坐在浴池旁解着衣带,手几乎没有拽开衣带的力气。秦穆看了一眼坐在半米外的陈渊,用手指勾了勾。

    秦穆的慵懒魅惑的姿态无疑是对陈渊最大的诱惑力,陈渊挪到了秦穆的身边,“怎么,自己不能脱啊?”

    秦穆半勾着陈渊的脖子,“有点情调吗,快点。”

    陈渊揉了揉秦穆的头发,说:“你哟,大早上的,你不怕我情_欲大发,把你给……”陈渊做了个扑倒秦穆的姿势,“吃干抹净。”

    秦穆用脚踹了一下陈渊的膝盖,“早给你吃连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陈渊坏笑着,拉着脱了一半的秦穆翻进了水里。陈渊把秦穆从水里抱了起来,里衣被打湿帖覆在秦穆的身上,湿漉漉的感觉给人极大地视觉上的诱_惑力。

    陈渊隔着布料吻着秦穆的锁骨,轻轻地啃咬着。胸前的两处红樱,陈渊轻轻地撩_拨着,秦穆低头吻着陈渊额前打湿的碎发,喉咙里发出了舒服的轻哼。

    “你。衣服……好难受”秦穆推了推陈渊的肩膀,陈渊看着秦穆有些迷离的眼睛,手自秦穆的小腹一路滑到了衣带出,用指尖挑开了那个活结。

    陈渊一只手抱着秦穆在水里总是不稳,干脆将秦穆抵在了浴池的边缘。秦穆歪头微眯着双眼,找寻着陈渊的唇。

    秦穆不是很有力气,他只想让陈渊能体会最后的快乐。所以极尽努力地去做。

    “抱紧我。”接吻的空隙,他微喘着说着,陈渊抚着他的脊柱,一节节的抚_摸着,将一条腿抵进了秦穆的双腿中间,轻轻地摩擦着火花。

    陈渊每次都能忍到秦穆进入状态后才将蓄势待发的欲_望倾泻而出,他接着水的润滑将自己一点点没入了秦穆的身体。秦穆还是忍不住地身体打颤起来,手指掐着陈渊的胳膊。

    陈渊轻轻推动腰部的时候,秦穆的身体都绷紧了,脚趾处都抽筋。秦穆的紧张超过了陈渊的预想,他连忙抚慰着秦穆,让他尽量的放松。

    “你、要不算了。”陈渊含着秦穆的耳垂轻轻地说。

    秦穆轻吟着,“嗯……要憋坏的。”秦穆腾出一只手,滑到了陈渊的小腹处,用手指画起了圈。

    陈渊的舌尖舔着秦穆的嘴唇,“你非要这样诱_惑我?”

    “陈渊。”秦穆笑着,搂住了陈渊低唤着他的名字。

    “嗯。”陈渊也笑着回应着,托起了秦穆的身体,秦穆正面跨坐在陈渊的腿上,陈渊深深顶着秦穆的内里。

    “嗯……啊,占有我。”秦穆靠在陈渊的身上,抱紧了陈渊。

    浅入,陈渊每次都将欲_望拉到边缘时,在深深地进入。秦穆的敏_感点陈渊再熟悉不过,秦穆每一次轻颤的感觉都不一样,是一点点迈入高_潮时的反应。

    “跟我……嗯,说爱我。”秦穆的泪从眼角溢出。

    陈渊推送着自己,在秦穆的耳边痴狂地说着,“秦穆,你是我的,我爱你,我爱你……”

    秦穆的背勾出了弓型,在陈渊的锁骨处来回的噬咬着,陈渊在情_欲低吼着,释放在了秦穆的身体,秦穆几乎是同时与陈渊达至快乐的巅峰。

    突然,秦穆在陈渊的左肩使劲地咬了下去,剧烈的痛从陈渊的左肩袭来。秦穆满嘴的血腥味,良久秦穆都不愿松开牙关,秦穆咬破舌尖,两者的血在不断地融合着。秦穆含了一口血来到陈渊的唇边,吻住后,将舌尖探入后,就将整口的血哺给了他,陈渊借着血腥来回和秦穆辗转缠绵着,直到血液全部流尽了自己喉咙。

    秦穆摸着齿痕,说:“从今起,你就是我的了。”

    陈渊笑了,幸福围绕着自己,“我永生永世都你的。”

    秦穆有些累了,他在合上眼前牢牢地将陈渊的容颜刻入了脑海。

    ——陈渊,我爱你,倾我永世来爱你。

    ——秦穆,我爱你,宁负天下不负你。

    ===============================================================================

    后妈疯了。。。。工口。。。

    不知道,娃们满意否。。。。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