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最难离别惜  第一百〇五章 陈渊

章节字数:1803  更新时间:10-08-11 14: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在那次欢爱之前,秦穆就曾同陈渊说,想在瑰珑居旁建一个瞻高台。

    陈渊问秦穆为什么?秦穆靠在陈渊的怀里说,像你我就可以在那儿看到你。

    陈渊揉着秦穆的头发说,你想我的时候,我就在你身边。

    但是陈渊终还同意了,他只有一个要求就是秦穆要在这个冬天结束的时候,身体能好转起来。

    秦穆点头说,春天一到,病就好了。

    自那次后,陈渊连睡了两天,秦穆下午的时候就离开了韶华宫。当他回到瑰珑居的时候,也昏沉了三天之久。

    然而春去冬来,陈渊便再也没有来过瑰珑居,所有的人都再也没有在陈渊的面前提起到恕卿候。

    ====================================================================================

    院内的几株桃花突出了柔粉的花蕾,春天已经点点步入了北厥。然而那株柳树再也没有了生命的迹象。

    北厥春天的夜,夜凉如水。

    没有旨意夜入皇宫,肖恒买通了城卫和宫人。

    瑰珑居内还是一如往昔的幽静,时间好像在这里搁浅。

    “肖大人安好。”茜儿见肖恒来,便上前作揖请安。

    肖恒略点了头,问:“你家主子呢?”

    茜儿回头望了一下瞻台,说:“在瞻台上。奴婢正打算给主子见衣裳。”

    “那给我吧,我给送上去。”肖恒从茜儿手中接过了披风。

    瞻台的台阶很缓,木制的阶梯一点点向上延伸着,每上一阶眼前的风景就一变,越来越高望得越来越远。直到蹬到顶端时,恰好能望见韶华宫的位置。

    秦穆靠着椅子上,看着韶华宫的方向,身边点着一缕幽幽的香。肖恒上前为秦穆披上衣服。

    秦穆转头冲肖恒微微地笑道,“谢谢。”

    “身体怎么样了?”

    “好多了。”秦穆系上了披风,指着旁边的位置让肖恒坐。

    “你好好照顾自己。”

    秦穆点了点头,问:“事情……怎么样了?”

    “我都已经分批安排下去了,总之这次我可算是犯了欺上瞒下的大罪了。”肖恒撑着脑袋看着远处灯火通明的韶华宫。

    “辛苦你了。”秦穆笑着回应着肖恒。

    “你这样做又何苦呢。”

    “那,肖恒,你可希望他成为一代明君?”

    “自是希望。”

    “一代明君?那他就不能背上龙阳之好的癖病,他必须被敬仰。而且,自从中原回来后,我就发现他的心思只放在我的身上,他说过,如果我希望离开的话,他愿陪我归隐。这个讯息是不是太可怕?”

    “所以你问朵露尔要了这种忘情的香?这种用血来喂食的香,你这不是也在害你自己吗?”

    “没办法啊,必须要本人的血来浸注的香,才能用到他爱的人的身上。至于吞香,我只是想快一点让他收心。”

    “你不觉得残忍吗?他明明那么爱你,你却让他忘了,等哪一天醒了,怎么办?”

    秦穆靠在椅背上,轻轻地合上了双眼,他想起了那日在浴池中的以齿痕结尾的欢爱,那血融合的瞬间,陈渊便注定走入了秦穆的局,抽身乏术。

    “肖恒……他还好吗?”

    “好像回到了认识你之前,除了处理国事就没别的可做,偶尔也会发呆,我为他原因他就说是在想怎么再扩大半天。可是,我从他眼里并没有看到征服的野心和欲_望。”肖恒想起了陈渊眼中那努力克制住的忧伤说。

    “是吗,会好起来的。”秦穆眼中的那一抹灯火被息灭了,韶华宫里的人想必睡下了。

    “扉言来信了,说他和玥儿已经到了南隐。”

    “嗯,只要能拖住玥儿,让扉言好好得跟他讲明白就好。那孩子懂事。”秦穆的泪落了眼角,从耳垂处落入了乌黑的发间。

    “回屋吧,你身体还不好。”肖恒说着扶起了秦穆的身体。秦穆比前些日子好了些,只是双腿还是有些颤颤巍巍的站不稳。

    ====================================================================================

    入梦,梦魇。

    “我好想你,你为什么都不想我呢?我好爱你,你为什么能那么狠心?我信任你,你为什么却骗我瞒我?”

    秦穆熟悉的那张脸上,泪水不断地落下。

    “到我身边来好不好,我可以不要天下,可以不要一切。我可以做一个普通人,只要你不要嫌我穷,给不了你荣华富贵。只要你说一句,我愿意和你清粥小菜地过日子。”

    心好疼,像被人撕扯着,断玉裂帛。

    “秦穆,我不想骗我自己的心情,我好难过。你把你自己藏在了哪儿?求你回来,回到我身边。”

    眼泪在不断地决堤。

    “为何你要来到我的世界里,给我留下回忆又残忍的把我丢弃。我们之间的那些感情,是不是对你而言一文不值,为什么你可以这么洒脱的消失。”

    “陈渊。”

    “是你吗,穆?”

    “……”

    “你回来了是不是?

    “……我要走了。”

    一恍惚,秦穆看到了那已经结了疤的齿痕,刻在那熟悉的左肩之上。

    刻入灵魂的印记……

    “陈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