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人最难离别惜  第一百〇六章 秦穆

章节字数:2401  更新时间:10-08-12 15:2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陈渊!

    秦穆一身冷汗从梦里惊心,那梦里的身影里自己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那温度从秦穆的指尖滑过,一闪而过的错觉让秦穆有种抓不住后的后悔。

    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念头,秦穆披上了外衣,磕磕绊绊地出了瑰珑居的主卧。

    屋外是下了整夜却还不肯停歇的雨水,秦穆一步一蹒跚地向高瞻台前行。雨水让地上变得湿滑,瞻台的台阶上全是积水,秦穆扶着扶手,脚步轻飘不稳。

    雨打湿了秦穆额前的碎发,遮住了他的视线。突然,秦穆脚底一滑摔在了阶梯上,还好他手是牢牢地抓住了扶手。

    秦穆的下巴磕在了地上,剧烈地疼痛从下巴处传来,秦穆用手轻轻的碰了一下,黑暗中秦穆看到手上的血。

    秦穆走到了一半已经完全没有力气,两腿不听使唤的跌坐在台阶上。雨越下越大,秦穆看着拼进了最后的力气,一节一节用手撑着往上爬着。

    那一刻,他发现他是多么地想他,想见到他。他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他的温暖、他的微笑。秦穆的泪混着雨水顺着他下巴缓落,刺痛了伤口。

    好像最高点就是他的希望,而当他吃力地来到最高处时。悲伤汹涌而来,充塞了他的胸口,无法呼吸。

    所有回忆的画面历历在目,他怎能忘怀。爱情冗长的盘踞在他心底,牢牢地锁住了他的心。秦穆扶着边缘站了起来,望着韶华宫的方向。

    忽然,一个身影闯入了秦穆的视线,他看见韶华宫门前有一抹黑影,站在那里没有撑伞,好像也在望着这边。

    秦穆揉了揉眼睛,他没有花眼,那确实是有人。秦穆惊得屏住了呼吸,连忙蹲下了身子,用手臂圈住了双膝坐在角落里。他不敢去看,他怕自己看到那个人是陈渊,他怕很多事情。

    “陈渊………”秦穆用食指在地上来回的写着。

    =====================================================================================

    秦穆连发三天的高烧,肖恒和叶寅帮忙上下打理着,徐磬都跑过来看过。秦穆小心地询问着,“他好不好?”

    “陛下啊?好……嗯,挺好的……”

    秦穆笑了笑没有再问,因为他知道徐磬从开始就已经在撒谎了,徐磬撒谎不爱看着人,舌头捋不直还结巴。

    叶寅没好气地等着秦穆,突然站起来指着秦穆鼻子就骂:“你看看你搞得人不人鬼不鬼的,让你爱陈渊这么难吗?你总是想这想那,那你想过自己吗,想过陈渊吗?”

    “……”

    “哑巴了,肖恒能理解你,我不能。你就是这个脑袋太聪明,想得东西太多,你们这些兵法书看多了的是不是都疑神疑鬼的,断袖之癖又怎么了,史上出个这样的皇帝,难道就不能被敬仰吗?”

    “……”

    “顽固死了。”

    “……”

    “马车安排在了后天的清晨,那时候人最少。”

    “谢谢。”

    “终于肯说话了。”

    “我……”秦穆始终没有说出口,自己还想再见一眼陈渊,远远的就好,远远的只看一眼。

    =====================================================================================

    韶华宫内。

    “陛下,今日就不要早朝了吧。”蒋总管端上了温热的姜汤递到了陈渊的手上。

    “怎么可以,文武百官都在等着朕。”陈渊一口饮尽。

    “御医说了,您这是受寒了,得捂久点儿。”蒋总管一脸循循善诱地说着,陈渊哪儿管他执意要宫人那他的龙袍。

    “朕……会做个好帝王。”陈渊的声音很轻,像是自己跟自己说着。

    蒋总管无奈地摇了摇头,真巧这时候徐磬从秦穆那边急匆匆地赶了回来。陈渊冷着脸问:“去哪儿了?你大清早就不见你人?”

    “我……哦,不臣,那个我们家……不是,叶寅、叶大人他身体不舒服,臣担心回去看了一下。”徐磬惊了一身冷汗。

    陈渊冷笑了一声,整了整衣襟,看着徐磬说:“欺君之罪,株连九族。”

    “陛下?”

    “这次就算了……呃……”陈渊向前的脚步有些虚浮,身子向前倾了一下,徐磬连忙上前扶了一下陈渊。

    “陛下,您身体还没有好,还是先歇着……”徐磬还没说完,陈渊的眼睛就如鹰隼般盯着徐磬。

    “你是皇上,还是朕是。”

    徐磬看着陈渊的背影,鼻子突然很酸,眼睛很胀。徐磬每次值班的夜里都能躲在角落里看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韶华宫的门口,陈渊总是久久地站在那里,望着瑰珑居的方向。

    ——秦穆,你要的我统统为你做到。

    =====================================================================================

    三天后的清晨,马车早早的就停在了宫门口。

    茜儿为秦穆整理好了包裹后,递给了他,“主子,您、路上平安。”

    “茜儿,我给扉言留书,将来有机会,玥儿就还要你照顾。”秦穆拍了拍茜儿的肩膀,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瑰珑居。

    屋外有肖恒的接应,赶到宫门口时,乌云被晨曦划开了裂口,温柔地洒向大地。

    “放心,车主是我家老仆会守口如瓶,他会把你送到你要去的地方。”肖恒将秦穆抚上了车子,“一路保重。”

    “谢谢你,肖恒。”

    “遇到你真好,没白交你真个朋友。”

    “我也是,肖恒。好好照顾陈渊,可以的话……给他找个伴。”秦穆强忍着笑容。

    “前半句我会做到,后半句恐怕我心有余力不足。”

    秦穆将头探出窗户,仰颈看了看远处的皇宫,最后一眼深深地凝望,“我走了。”

    车夫的马鞭抽在了马臀上,车轱辘开始转动起来带着秦穆。一点深色渐渐消失在了北厥的宫城之中,消失在了肖恒的视线。

    =====================================================================================

    “朕答应过他,当他离开的时候,要去城门外送他,朕食言了。”陈渊负手站在正殿之前。

    “陛下,回宫吧?”蒋总管谦卑地说着。

    “蒋尤,你也跟着他们瞒着朕啊。”

    “蒋尤罪该万死。”

    “也罢。”

    ——朕的秦穆啊。

    ===========================================================================================

    明天将是大结局。。。。

    请大家锁定哦。。。O(∩_∩)O~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