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章

章节字数:3042  更新时间:09-10-08 23: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许宇澄的姐姐许广苑住K大对面的小区,江南式的小别墅,小桥流水,亭台楼阁,环境很好,房价很高,可许广苑楞是用自己的薪水买下来了,在许宇澄眼中,她是不折不扣的女强人,气场很强大。

    许宇澄没地方吃饭的时候总喜欢去她那里蹭饭,许广苑对此颇有怨言,但苦于许宇澄与之一母同胞,不好说狠话,便容忍这个看似文雅,实则腹黑的弟弟了。

    许广苑是个时尚女郎,风格多变,作风强势,她极度厌恶弟弟许宇澄把她当煮饭婆,偏偏许宇澄对此不以为然,依旧笑眯眯地看着许广苑穿着前卫的衣裳,围着围裙,纵使她脸色异常难看,许宇澄也能吃得很开心。

    今天早上许广苑没什么事,早早的回了家,正抱着薯片看电视,许宇澄来了。

    他开了门,装模作样的敲了敲门,半倚着门边笑问道,“姐,做饭了吗?”

    许广苑盘着腿看电视,头也没回,冷冷地说,“吃你个头。”

    许宇澄毫不在意,许广苑这种态度他见多了,抬腿便进来,坐在许广苑身边,从她的薯片包里掏了一片,嚼了嚼,笑嘻嘻的问她,“没烧饭吗?”

    许广苑回头恶狠狠的瞪他,“你自己又不是不会烧饭,怎么总是来吃我的粮?”

    “我今天下午有课,得早点吃,自己回去来不及,谁让你靠我学校这么近。”他说得理所应当。

    许广苑把空包装袋仍到他身上,“自己去做。”

    许宇澄板起脸来,“许广苑,你是我姐姐!”

    许广苑立刻就火了,“就因为我是你姐姐,就必须每天做饭给你吃吗?我又不是你老婆!”

    许宇澄眼睛一眯,想起了顾无尤,那个无视了他好几天的女生。

    许广苑见着他神色变了几变,忽然笑了起来,一撸头发,笑问道,“想谁呢,脸一会儿红一会儿绿的。”

    许宇澄撇撇嘴,“不做饭的话我就出去吃了。”

    许广苑冷声嗤笑,“你除了记得吃,你还记得什么了?我这儿是你们学校餐厅吗?”嘴上这么说着,却去了厨房装饭,许宇澄站在她身后微笑。

    她总是嘴硬心软。

    吃饭的时候,许宇澄就问他姐,“你对蔡随究竟有没有意思?他总跟我打听你,你又和他暧昧不明的。”

    许广苑看了他一眼,边吃饭边说,“我什么时候和他暧昧不明了?他是你朋友,又不是我朋友,我需要向谁解释清楚?我爱怎么着怎么着。”

    许宇澄也不气馁,凑到她身边,神秘的说道,“上次那个高大帅气男人呢,还是不是你男朋友?”

    许广苑看都没看他,埋头吃饭。

    许广苑是一个极为中性的女人,及耳碎发,瘦长的脸,凌厉的眉眼,非常帅气。她是双性恋,不过这个秘密除了她弟弟,谁都不清楚。

    “广苑,你和我说实话,你和你那个女朋友到底是不是分手了?上次去看我表演是不是为了她?”许宇澄皱着眉问她,停下动作,一本正经的神色。

    许广苑之前的女朋友也在那间酒吧表演。

    许广苑立刻就板下脸来,“许宇澄,亏你在美国待了那么多年,怎么尽爱打听人私事了?”

    许宇澄眉尖一挑,笑得很是无赖,完全不吃她这套,“你许广苑如果不是我姐,我会打听?”

    “你许宇澄如果不是我弟,我会让你白吃这么多年?”许广苑立刻反唇相讥,毫不客气。

    许宇澄语塞,瞬间消音,一耸肩,埋头苦吃,他是为广苑好。

    许广苑见他这副模样,叹了口气,“早分了,现在我就和那天认识的男的玩玩,无所谓,等遇到合适的再说吧。”

    许宇澄听她口气缓了很多,这才劝慰道,“广苑,那个女人不合适你,除了她,你选谁不行?你条件这么好,为什么一定要和女人在一起?想想你俩,都纠缠多少年了?”

    许广苑深深的看着他,仿佛要读进他的心里,许宇澄被她这双深邃的眼睛看得直发慌,才听她声音低低的说道,“宇澄,你不懂,如果你在我的位置上,你就会了解为什么我们会纠缠这么多年。”

    “那天认识的男人怎么办?真的只是玩玩?”许宇澄连珠炮般的问出。

    许广苑冷笑一声,“难不成你以为我是认真的?”

    许宇澄头痛的看着她,“你该定下来了,你快三十了广苑。”

    许广苑忽就落寞的笑,“再说吧,嫁不出去总不能拿刀架别人脖子上,命令他娶我吧。”

    许宇澄很少见到广苑露出这种表情,想到她的事,一时感慨,搂了搂许广苑,似有深意的说道,“是有人愿意娶你,可关键是你愿意嫁。”

    许广苑和女人在一起时是T,所以许宇澄才这么说,可广苑总觉得这话刺得她心里难受。

    许宇澄是真拿广苑没办法,性向这个问题,如果能轻易改变就好了,广苑也不会这么辛苦。她从小就有领导能力,说一不二,男生女生都崇拜她,许宇澄以前总是会想,是不是小时候这些事的缘故,才导致广苑成了双性恋。

    许广苑也不收拾桌子,衣服一拿便出了门去,许宇澄在她身后喊,“你现在出去干什么?”

    许广苑低着头穿鞋,“与你无关。”

    许宇澄收拾了桌子,开着车准备从小区去学校,可心里还是有些烦闷。

    广苑的事他爸妈不知道,如果知道了怕是要震惊,许宇澄在父母面前每每说到许广苑的事,总是小心再小心,生怕说漏嘴。

    车在出小区的时候忽然停住了,许宇澄望着拐角处的一群老头老太轻轻笑出了声。

    那是一群中午不肯休息的退休老头老太,他们挤在一起,摆了一张一张的小桌子,晒着暖暖的太阳,乐陶陶的玩桥牌。

    令许宇澄惊讶的并不是他们的行为,而是这一群老头老太中显得格格不入的顾无尤。

    她一头顺滑的长发高高束起,戴着鸭舌帽,简单的白色小衬衫,蓝色牛仔裤,清新又漂亮。

    许宇澄望着她的背影不自觉就出了神,半晌才回过劲来,下了车,靠在车边看她。

    坐在顾无尤对面的老爷爷抬头看了他一眼,很快又低下头去,笑眯眯的玩桥牌,只是看向顾无尤的眼神带上了浓浓的笑意。

    许宇澄身材高挑,穿着打扮都很得体,很像混血儿,站哪里都抢眼。

    许是顾无尤赢了牌,竟拍手大笑起来,一群老年人笑着拍她脑袋。

    许宇澄看着她淘气的缩肩,吐舌头,洗了牌再来。

    他想,顾无尤与他果真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就是这种从未遇见过的女生,瞬间就抓住了他的心。他喜欢顾无尤身上的鲜活,喜欢她热情又冷淡的怪异性格,甚至喜爱蔡随口中的顾氏谎言。

    只是这一切都无关痛痒,许宇澄认为,世界上是上总有一个人与你组成磁铁的两极,只要相遇了,便无无论理由的互相吸引。或许他苦苦追寻的另一极,便在他眼前,快乐的玩着桥牌。

    许宇澄的手机忽然震动了起来,他皱着眉头摸出,是许广苑,问他晚上是不是会去酒吧表演。

    他只回了一个是字便结束了。眼角却瞄到手机上的时间,顿时清醒,他甚至忘了下午还有课。

    他深吸一口气,向顾无尤走去。

    顾无尤这牌输了,正愁眉苦脸呢,便听身后有人说道,声音清朗温润,“你还喜爱这个?”

    一群老头老太连同顾无尤同时转头看他,许宇澄仍旧自然的微笑,温和有礼,一表人才。

    顾无尤疑惑的问道,“保尔学长?”

    许宇澄眉头就皱了起来,“你忘了我的名字?”

    顾无尤神色尴尬,别开头去。

    不待顾无尤回答,坐她对面的那个老爷爷便笑道,“无尤,你学长吗?随他去玩吧,一直陪我们这群老头老太也没什么意思。”

    顾无尤撇撇嘴,很不甘心的站起,语气不太友善的说道,“你找我有事?”

    许宇澄不明白中间发生的什么事导致顾无尤对他的态度大转变,可还是微笑道,“我路过这里,见你在玩桥牌,便过来看看。”

    顾无尤越过他走了出去,只是动作较慢,许宇澄一看便知,顾无尤是在等他跟上。

    “我闲得发慌,每天都过来玩一会儿。”

    许宇澄盯着她纤细的背影,心里都暖暖的。

    “晚上有空吗?”许宇澄问道。

    顾无尤惊讶的抬头。在她印象中,这个记不起名字的保尔学长似乎不太喜欢她,可他现在是在邀请她吗?

    “有事?”

    许宇澄冲她轻轻一笑,“想请你出去玩。”

    顾无尤心里顿时没了底,“下午不行吗?一定要晚上?”她晚上很少出去。

    “我下午有课。”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差点晚上就不能更新了,打游戏打忘记了……窘,等我新建一个群,大家就可以加了,之前那个还有几个位置,79496617,喜欢的可以加。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