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章

章节字数:2963  更新时间:09-10-14 18:2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L.S是许宇澄和蔡随大学时常来演出的一家酒吧,后来许宇澄读硕博时去了美国,蔡随仍旧在驻扎在这里,等着许宇澄归来。他俩和这家酒吧的老板熟透了,如今许宇澄刚带着顾无尤进门,便被王起篱眼尖的捉住了。

    王起篱即是L。S的老板。

    L.S是K城比较清净的一家酒吧,环境不错,没有疯狂舞动的身影,狂燥的人群,顾无尤觉得比起想象中的要好很多,尚能接受。

    王起篱悠然上前,轻咳嗽一声,唤回二人的注意力,却见许宇澄身边的女生一转头,瞧见他便皱了眉。

    “宇澄,你女朋友?”王起篱不以为意的打趣道,上下打量了顾无尤,细长的眉毛高高挑起,凤眼微眯,下巴尖尖的,整个人都有些性别莫辨的妩媚风情。

    顾无尤眉毛皱得厉害了,环视一圈,出口便问,“这里是同志酒吧?”

    许宇澄见她返身就要走的模样,赶紧拉住她的手,冲她微微一笑,“不是,你放心。”

    顾无尤的脸色一点有没转好,下巴冲王起篱的方向一扬,“不是同志酒吧,为什么会有同志?”

    王起篱的脸色瞬间难看起来,板住脸,摆出一副长者的姿态,教训她道,“小丫头,我是真正的男人!”

    顾无尤嗤笑,“我说你不是男人了?”

    王起篱没想到这丫头一见他就跟他杠上了,索性也收起刚刚的友善,露出真性情,挂着一抹邪肆的笑,贴近顾无尤的耳畔,小声引诱道,“想见识下什么叫男人吗?”

    顾无尤的眉头看起来都快打结了,还未出口反击,便叫许宇澄拨到身后,“起篱,注意点言行,无尤还小。”

    王起篱没劲的耸耸肩,“你从哪找到这么一个国宝?一点见识也没,竟然认为我这里是GAYBAR,我是那种喜欢男人的男人吗?”

    顾无尤嘀咕道,“谁让你长得那么妖……”

    王起篱着实被她气到了,她竟敢说他长得妖!

    王起篱一声冷笑,“好吧,我妖就妖,总比你抽象好。”

    许宇澄扑哧一声笑了出来,随即又快速的收住,微微斜了眼瞧顾无尤的表情,可这次顾无尤连眉头都没动下,面无表情的看着王起篱。

    王起篱就有些惊讶,他以为这个女生会跳起来掐他。

    顾无尤挽住许宇澄的胳膊,一扬眉,“你不是要表演吗,和他说什么。”

    许宇澄装作不经意的瞟了眼顾无尤搂着他手臂的手,因她这个赌气的小动作愉悦的抿嘴笑了,神情间竟有些孩子的得意,眉眼都飞扬起来,清澈的眼眸里漾着粼粼波光。

    王起篱眉尖挑起,瞬间便了然了,他歪嘴坏笑,像是偷了腥的狐狸,为这二人之间的暧昧气氛好笑。他也是第一次碰到如此无视他的女生,可眼前这个长相古典,却一身利落清爽的女生还真是抓住了他的注意力。王起篱定定看着她,忽然笑了出来。

    “你先去后台准备,我陪她说说话。”王起篱冲许宇澄粲然一笑,回眸就对顾无尤放电,“你叫什么名字?”

    顾无尤无视他的高压电,轻蔑的瞟了他俩几眼,瞥见许宇澄征询的眼光,便也由他去了后台,自己站在王起篱身旁。

    许宇澄很放心王起篱,虽然他看起来异常不正经。

    王起篱邀顾无尤在吧台前坐下,自己也坐她身侧,冲调酒师一招手,示意给她一杯牛奶。

    顾无尤倒竖眉,“怎么给我叫牛奶?你这儿没酒吗?”

    王起篱的凤眼轻眯,上下打量了她,声音清澈柔和,“你是宇澄学生吧?”

    顾无尤没弄明白什么意思,只是把玩着手中的牛奶杯,“真小气。”

    王起篱也没在这个问题上做过多纠缠,转而问道,“你和宇澄认识多久了?”

    顾无尤一瞬就出现了迷茫的表情,眼睛眨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保尔学长就叫许宇澄,可还未待她回答,王起篱已经叹了口气,无奈的趴在台上,“你们不会刚认识吧?你是大一小菜鸟?”

    顾无尤瞪他一眼,“菜鸟就菜鸟,还小菜鸟,你恶心不恶心?”

    王起篱立刻就无声笑了出来,咧着嘴巴看她。

    顾无尤以看垃圾似的表情看他,小声道,“果然恶心。”

    许宇澄很快便和蔡随一起出现在台上,手里拿着一把擦得金亮的萨克思,帅气而优雅。蔡随坐在钢琴边,十指莹白修长,很漂亮。两人配合无隙,很是熟稔。

    顾无尤却瞬间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台上,颤危危地伸手,“不是吧……”

    王起篱以为她在惊讶许宇澄的多才多艺,扬头道,“宇澄可并非只会萨克思哦,他最拿手的是……”眉眼间都是自豪,仿佛表演的是他自己。

    可话不待说完便被顾无尤粗鲁的打断,“弹钢琴的怎么会是蔡老师!”

    王起篱很想抹把额头的汗,回头看她,跟瞧怪物似的,“他们俩是同学加搭档,你有没有常识?”

    “这也包括在常识范围内吗?辞海是你编的,猪?”顾无尤显然还未从震惊中挣脱,可嘴巴还是不饶人,可说完了才意识到刚才王起篱说了什么。

    “你刚说什么?”她扑扇了眼睫,惊讶的表情异常讨人喜欢。

    王起篱心立刻就扬了起来,看着顾无尤触手可及的脸蛋,突然就想摸一摸她那几乎透明的皮肤,水嫩光华的模样,他想他大概是懂许宇澄究竟看上她什么了,他轻轻松松的笑,狭长的眼角上扬,十分漂亮。

    “我叫王起篱。”他逗她。

    “我问你刚刚说什么了!”顾无尤瞪她,生动而灵气十足。

    “今年二十又六,血型天秤,未婚,家财万贯。”王起篱望进她的眼里,轻声说道,嘴角的邪笑擦都擦不掉。

    顾无尤好笑又好气,“血型天秤的混乱男人,我问你刚说什么了!”

    王起篱只是扬扬眉尖,舔了舔嘴角,妩媚风情的脸真是令人呼吸困难,“血型O,星座天秤,至今未婚,有很多L。S酒吧连锁,三辆不同品牌的车,最喜欢长相古典,外型清爽亮丽的女生。”说罢意有所指的瞧着顾无尤。

    顾无尤这下真笑了出来,抱着牛奶杯乐不可支,肩膀一抖一抖的,像一只满地打滚的猫咪,浅琥珀色的瞳人亮得惊人。

    王起篱深吸一口气,毫不避讳的支额看着她,眸光闪动。

    待她缓过气来,王起篱竟然平静的看着她微笑,“我说真的,不骗你。”

    顾无尤翻了个白眼,转过身去看着台上仿佛要闪光的二人。

    王起篱这种人,一看便不值得信任。

    王起篱靠近她一些,“只要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名字,我就告诉你我刚才说什么。”

    顾无尤看也不看他,“这个提议一点也不吸引人,我拒绝。”

    王起篱看着她喝牛奶喝得一嘴奶渍,忍不住就笑了,“说吧,你叫什么名字,放心好了,我不拐你,朋友妻不可欺,这点我还是知道的。”

    顾无尤不由就微红了脸,她暗想,幸好这里灯光暗,忍住心底微微跳跃的情素,她说道,“顾无尤。”

    王起篱皱起眉头,哀叹,“你嘲笑我无知啊,怎么写?”

    顾无尤左边的眉毛高高挑起,神采飞扬的模样,略略提高了声,道,“老子的道德经上有:夫惟不争,故无尤。”她很喜欢高兴可以告诉别人自己名字与爸爸名字的联系。

    王起篱漂亮的脸皱得像个包子,“嘿,你还嘲笑上瘾了,老子道德经,我还孙子兵法呢!”

    顾无尤牛奶直接就呛鼻子了,赶紧转过脸在背包里摸面纸,哭笑不得。

    许宇澄一曲完毕,从台上跳下来,剩蔡随钢琴独奏。

    “说什么呢,这么开心。”许宇澄一个响指,酒保给了杯透明的液体,明晃晃的,他一饮而尽。

    顾无尤咬唇看着他喝完,“我不想死在路上。”

    许宇澄的眼眸立刻就湿了,氤氲着一层雾气一般,他直直看进顾无尤眼里,半晌不动弹,轮廓分明的脸,深陷的眼窝,长翘而浓密的睫毛,无一不是无声的诱惑。

    王起篱的嘴唇颜色红得妖艳,微眯着眼睛,看这二人。

    顾无尤起先觉得,粗一瞧,便觉得这两人不是个风格,可许宇澄做出这个表情,竟有八分像了王起篱。

    许宇澄装醉,他以为这么含情脉脉的看向顾无尤,她会害羞,可顾无尤只是大方的任他打量,甚至有反打量的趋向。

    他很泄气。

    顾无尤冷不丁问道,“许宇澄,你究竟是不是学生?”

    王起篱扑哧笑了出来。

    ————————————————————————————————

    因为我忘了去交网费,所以学校给我强制断网了……伤心,挨到今天才能上,不好意思,没及时更新~~以后绝不犯这种低级错误。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