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十九章

章节字数:2904  更新时间:09-10-31 16:5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许宇澄带着许广苑去学校食堂吃饭,原因是许广苑这两天心情不好,她又和她的旧女友吵架了,也不想搭理她的新男友,纠结的躺在沙发上装尸体,憔悴不堪。许宇澄登门混饭,进了屋先被她吓了一跳,赶紧抓着她出去晒晒太阳,喂喂食。

    许广苑连化妆都省了,随意套了件黑色的网线无袖衫,破牛仔裤,蓬头垢面的随他去了学校食堂,一路上招来眼光无数。

    许宇澄以为她会被人嘲笑,谁想路上的男生女生瞧见了许广苑竟都是惊艳,他不禁怀疑这个世界上的人是不是都错乱了。

    许宇澄奇怪的回头看了眼她,广苑小姐一脸的不耐,双手抄兜,高瘦个子,脖子里黑色的皮质项链,碎发,粗粗的、黑色的看不出名堂的戒指,许宇澄顿时惊住了,不禁为自己的粗心感到颤抖。

    她什么时候改走王起篱的朋克路线了?她以往不是立誓当精英金领的吗?

    许宇澄楞楞的问许广苑,“你真的……受了很严重很严重很严重的打击?”

    许广苑显然比许宇澄要帅气,因为许宇澄是文人,她是武人,这太明显了。

    许广苑不以为然的瞪他,回答他的文艺气质,“多管闲事多吃P,你是男人吗?琼瑶得像只猪。”

    许宇澄被噎住了,立刻为她的非常人思路所折腰,耸耸肩,“我那不是关心你嘛,你要是死于非命,妈会找我拼命,你知道,她从来不走温柔路线。”

    许广苑理也不理她,径直往前走,昂首挺胸,撇嘴时嗅了嗅鼻子。

    “我那天去酒吧,看见你前女友了。”许宇澄最终还是没忍住,“她不值得你伤心,你从小就比我聪明,怎么在这事情上总是糊涂?”

    许广苑眉头一皱,抿了抿唇,没有答话。

    “我也不想多说她的事,不然你又该嫌我罗嗦,不像男人。你一向洒脱,该放手的时候就放手,转身看看,总有好的人适合你。”

    许广苑明白他意有所指,可就是不给正面回应,站在餐厅里指指这儿指指那儿,很快就点了几个菜,端着餐盘,头也不回的走了,钱也不付。

    许宇澄望着她高挑的背影叹气,他这个姐姐,怎么就糊涂的爱上那种女人!

    “许爱卿,在盼望朕吗?”

    许宇澄回过头来,眼前一亮,喊道,“菜虫陛下!”

    蔡随正为他的眼神而激动,以为今天的打扮令人惊叹,谁想打击很快就来了,冷笑道,“赐死!”

    许宇澄收起刚才玩笑的表情,指指许广苑独自坐着的背影道,“我姐姐今天也在这儿,你不是一直想接近却苦于没有机会嘛,现在机会来了,你要好好表现。”鼓励性的拍拍他的肩。

    蔡随被他任重道远的表情唬住,刚亢奋得想大踏步前进,迈向社会主义,获得幸福生活,却听许宇澄又幽幽说道,“她刚失恋,这时候出手最好!”

    蔡随立刻就有摔盘子的冲动,回头骂道,“你姐姐那脾气,不失恋的时候都能甩我,失恋的时候还不得直接踢我入棺材!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好心,原来是设计我!”

    许宇澄冲他微微笑,十分优雅贵气,“蔡老师,请注意为人师表。”

    蔡随只得忍气吞生,愤恨瞪他。半晌见他仍旧怡然自得,气馁的低头,“好吧,其实我已经吃过了,再见。”

    “不见我姐姐了?”

    “见了有什么用?她根本不需要我。”蔡随表情哀怨,捂着心口说道,“虽然我有宽广的胸怀,可她显然不需要我的拥抱,虽然我有奔放的热情,可她显然不需要我来燃烧。投其所好才是正理,我蔡随也有满身黄金也买不到心头爱的时候。”

    许宇澄嗤笑,眯起眼,缓慢而深情的说道,“蔡老师,你好假~好假~”

    蔡随煞时就被他的语气给冻住了,“许教授,你好瑶,好瑶~”

    许宇澄无所谓的摊手,“我晚上去酒吧玩玩,你要不要随了我?”

    “许教授,你不正经!”蔡随捂着嘴巴甩手,忸怩的模样,只是到底还是放不下许广苑,说话都心不在焉的,“顾无尤呢?凭什么让我一个男人随了你?”

    许宇澄看在眼里,只是笑笑,“那天你不是看见了嘛,她应该和她爸爸在一起。”

    “要不要吃饭?”蔡随给他买了点糕点,“不吃就陪我去弹琴好了。”

    许宇澄瞧了眼许广苑,点点头。两人边走边说,中心议题转到了顾无尤身上。

    “我昨天晚上去王起篱家找他,到他家小区的时候这死人还没回来,在保安哥哥那儿坐了好久才等到他,这小子开着新车,招摇过市!敞蓬兜风,吹得美女鲜艳的长发飘扬,跟红旗似的迎风招展,我站在他车前,他呼啦一阵风,楞是没瞧见我,吹得我心寒啊!”

    许宇澄轻轻笑了笑,“然后呢?”

    “然后我追着他车一路,用力挥手,喊道,起篱起篱,他就下车了。”

    许宇澄叹气,“然后呢?”

    “王起篱拉着那个小妞儿下车,乐呵呵的,开口就对我说,‘我碰见顾无尤了!还送了她一套漂亮的衣服!’”

    许宇澄一脸平静的骂道,“这个没文化的流氓!”

    蔡随认同的点头,神情颇为严肃,“我代你教育过他了,兄弟的女人是不能泡的,不管她是不是有成年!”

    许宇澄微微斜眼望他,“你故意的吧?”

    蔡随在钢琴前坐下,悠悠然抚摩琴键,轻轻按下,信手弹来,“难道你们都忘了顾无尤还不算正式成年吗?下毒手的时候记得看清楚是谁家的苗。”

    许宇澄站在钢琴旁,顺着他的音律轻点指尖,“现在是顾家的,她爸爸的,以后。”他自信的微微笑,“注定是我许宇澄的。”

    蔡随瞪大眼,“你不是认真的吧?我真以为你只是玩玩。”他困惑的皱眉,“你知道的,你们家那环境……”

    “我知道,可这是我自己的事,不是吗?”许宇澄坐在他旁边,拍开他的一只手,单手与之合作,“我从来没有这么认真过,我确定。”他指指心口,“这里,噗,被人射中了。”

    蔡随很应景的打了个寒战,哆嗦着说,“我以为我们两个男人合奏一首就已经够小资,够文艺的了,没想到你说话更是文艺到令我毛骨悚然呐!功力看长,看长!”

    “师太,过奖!”

    蔡随拱他,“喂,你手机在震,我都感觉到了。”

    许宇澄以为是他姐姐,准备不接,可手机却被蔡随从口袋里掏出来,他大喊道,“喂,不要这么暧昧,乱摸我大腿!”

    蔡随不屑的嗤笑,“接吧,你个白痴!”

    许宇澄看着手机上显示的名字,惊讶了。

    这是顾无尤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发他短信,每每他主动联系她,这位小姐也是不回,他以为自己那天的行为实在太唐突了,以至顾无尤再也不打算理他。

    蔡随一见他这表情便知是谁,鸡皮疙瘩起了一地,“许宇澄,不要笑得像副抽象画!”

    许宇澄瞟了他一眼,“我的课你去过吗?总是爆满,原因何在?除了我知识渊博,学贯古今以外,很重要的原因就是我学生普遍认为我得像罗马雕像,而且是阿基米德的!”

    蔡随嘴角抽搐,“许大教授,阿基米德不是刻雕像的……”

    许宇澄心情很好的没有同他计较,听着他说,学理的果然都是文学白痴,阿基米德,哈哈,阿基米德。

    打开文件,“不好意思,请问你是谁,我见你一直打我电话,发我短信,有事请说,没事就……”

    蔡随见他半晌不动,表情凝固,好奇的凑过来瞧,边看边读,等念完也大笑出来了,“哈哈,师太,你也悲剧了!你的梦中情人竟然不知道你是谁!”

    许宇澄深吸一口气,心里复杂极了,摸摸嘴角,强迫自己好风度的微笑出来,“这又不是什么大事,既然我下决心把她娶到,就绝对不会怕这种小困难。”

    “娶?你太理想化了吧?瞧瞧瞧瞧,人家可不认识你哦~”蔡随幸灾乐祸,顿时觉得自己追求许广苑失利并不是最悲哀的。

    许宇澄笑着问蔡随,“你说我们俩配吗?”他特意强调了“配”字。

    蔡随用很恶心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很真诚的说道,“呸。”

    许宇澄皱了皱眉,最终没有认可性质的点头。

    他边弹边乐,摇头晃脑,大声念道,“人生啊,他妈的就是一出美丽的悲剧~”

    有人扣门,“请问谁的人生是一出悲剧?”

    二人同时回头,同时喊道,“冤孽!”

    王起篱风华绝代的站在门口,唔,迎风招展。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