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章节字数:2860  更新时间:09-11-04 20:3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顾无尤每天在家无所事事便同她爸爸去公司,帮着做做下手,瞌睡了便在沙发上躺躺,精神时就在角落里打打游戏,不出两日,全公司人都知道顾总裁有一个气质高雅,秀美漂亮的女儿。

    顾无尤对此很是得意,认为这下没人敢打顾总裁的主意了,毕竟他女儿都上大学了,再想做后妈也太不厚道,她骄傲的告诉顾总裁,“太师,我为你肃清了道路,共产主义的康庄大道就在我们眼前!”

    顾争只得无奈的笑,“我们公司打我主意的人都是和我年龄相仿的好不好,那是共同富裕道路上的战友。”

    “那就更不能让她们占便宜了,你看起来还这么年轻!”顾无尤搭他肩膀,笑道,“千万别看我走了,那群女人改打游击战,我可是会生气的。”

    顾争为顾无尤冲了杯咖啡,见她托着下巴在沙发上看杂志,便随口问道,“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学校,听说你们学校的军训没几天就要结束了。”

    顾无尤无意识的点点头,“你不是说让我回来读书嘛,怎么,反悔了?”

    顾争语塞,看了她两眼,走回座位上继续工作。

    顾无尤抛了手中的杂志,朝他走去,轻笑道,“顾争,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顾争耸肩,眼神诚挚无比,“怎么会,我从不瞒你事情,这点你该信我。”

    顾无尤点点头,却坚持问,“那你说说为什么不让我转学。”

    顾争很是为难。

    人总是为感情所迷惑,况且相处这么多年,哪里还分辨得清爱情与亲情,就像牛奶和咖啡,不搅拌时界限分明,搅拌了就融为一体,无尤是他心爱的女儿,有时候糊涂些也未尝不好,把心看清楚时,事实就会变得不堪。

    “我询问了我朋友,他认为刚开学就转学十分不明智,我们得听从权威的建议。”

    顾无尤只是扫了他一眼,抿了抿唇便不再说话。

    许宇澄应蔡老师邀请去他家,开着车都想睡。他带的本科生,从早上开始便在做实验,中午急急忙忙的吃了个饭,下午接着带研究生做实验,毒气吸了一肚子,他感觉自己连脚指头都在冒烟,困顿得要死。

    敲蔡随家门,门内淅沥哗啦的尽是人声,嘈杂极了,许宇澄按住眉头,心里有些烦躁。

    蔡随快乐的跑来开门,眉眼带笑,一见是许宇澄就招呼道,“美国神奇小子,你来啦?”

    许宇澄够头看进门去,立刻捂住鼻子,呛得直咳嗽,“靠,你们这群人在干什么破事?纵火呐?”

    王起篱听到许宇澄的声音,赶紧回过头来,打扮得像个落魄军人,叼着一根烟,眯着眼,搓着麻将,问,“许教授许教授,来得正好,替我两牌,我想方便下。”

    许宇澄看着他烟头上下晃动的模样掉头就要走,蔡随眼尖的一把拉住他,谄媚笑,“别嘛大教授,摸摸麻将有利于身心健康,加速血液循环,老少咸宜。”

    “陛下,我做了一整天实验,你竟然还想让我搓麻将?想让我死在牌桌上?我说,今天太医让你吃药了吗?”

    蔡随立刻讨好道,“吃了吃了,那你不玩儿就算了,朕不强求,来了就是给爹面子,你去我房间休息,我替他搓两牌去,等结束了我们再一起出去喝一杯。”

    许宇澄打量了下门内的几人,四个人,三张生面孔,不置可否的撇撇嘴,脱了鞋便进了蔡随的房间,倒头便睡,蔡随跟着他进去,捏着鼻子抱怨道,“唔,好臭。”

    许宇澄拿被子埋住脑袋,“你指望本科生做的实验能高级到哪去,什么简单做什么,什么臭做什么,什么有毒做什么。”

    蔡随不屑的撇嘴,“国内化学行业能和国外比个鬼啊,你小子不是牛嘛,双博士,怎么不去教金融?”

    许宇澄露出脑袋来,无力的叹气,“爹,我饿了,去给我做一些粥,实在没有面也凑合。”

    “你媳妇儿怎么还不回来?你尽会折磨我,我又不是你太太。”这人嘴上说着,可还是别扭的去做了。

    许宇澄又躲进被子里叹气,喃喃念道,还有一天,就一天,熬一熬就过去了。

    此人竟文艺的加了句,爱情啊,真让人度日如年。

    此时顾无尤已经在来学校的路上了,不过开车的并不是她爸爸。顾争临时有事,得去外地,临走时摸摸她脑门,犹豫下还是亲了下,笑道,“有去K市的活儿,我一定抢着干!好姑娘,乖乖上学去吧!”这样,顾无尤便被顾争派的车给运走了,尽管她十分不情愿。

    开车的是个年轻女人,盘着的发,无懈可击的妆容,职业裙,高跟鞋,典型的都市小白领,一路上一直在向顾无尤打听顾争,这让顾无尤十分不悦,但她本着仁慈的原则,也忽悠了她一路。

    她亲热的喊她无尤,说道,你和你爸爸不太像,难道是像妈妈多些吗?

    顾无尤原本笑着的脸立刻就黑了,调过头去看着车窗外,一言不发,假装没听见。

    此人不依不饶的继续说,“你妈妈肯定也和你一样,是个气质超棒的大美人。”

    正好车下了高速,在收费站时停了下,顾无尤淡淡道,“她是不是大美人同我有什么关系?”

    她交钱的手一顿,立刻温柔道,“我就这么一说,你还恼姐姐呀?”

    顾无尤在肚子里骂道,恼你个头!还姐姐。

    “我爸爸不喜欢和女人打交道,况且他也不乐意我心情不好,你知道的,没人愿意自己的家庭里插进来个第三者。”她不负责任的说道。

    那个开车的女人楞了下神,半晌没反应过来这个第三者究竟是什么意思,她以为自己听错了。她奇怪的看了眼懒散坐着的顾无尤,却见顾无尤开始按起了手机,似乎再没了和她搭话的欲望。

    她对着手机上前几天收到的短信瞧了又瞧,反反复复看了也就五个字,我是许宇澄。

    顾无尤不清楚此时心里徘徊着的究竟是什么感情,那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仍历历在目,许宇澄的请求也依稀在耳边,可做他女朋友吗?这样能行吗?

    就像顾无尤自己说的,她从来就不是个好人,恋爱更是从初中就开始谈,男朋友换了一个又一个,每个都是优质型的,可在她身边待不了多久遍被她厌烦。她是典型的喜新厌旧,可往往的爱恋再短也无妨,彼此都是同学,见面也不会多尴尬,可这次不同。

    她不懂当时自己的脑子是不是烧着了,怎么就惹上了学校的老师,貌似还是个很牛的老师。若她毛病再犯,忍受不下去面对着一张面孔的折磨,她要怎么处理这位很牛的老师呢?

    像是算好的般,顾无尤的手机忽然唱了起来,她拿着手机,看着上面闪动的名字,许宇澄。

    “怎么不接呢?”开车的女人眼神示意她,顾无尤下意识的皱了皱眉头,按下了接听键。

    两边俱是一阵沉默,谁都没有先说话。

    最终,顾无尤忍受不了这种压抑的气氛,小心翼翼地说道,“许……教授?”

    身边的女人差异了下,复又专心开车。

    许宇澄轻笑了出来,“无尤,怎么不叫我学长了?”

    “你又不是学长,我怎么叫?”

    “可我还是喜欢听你叫我学长。”许宇澄靠坐在床上,拿着勺子,挑着小桌子上的细粥,微微笑,“你什么时候回来?”

    顾无尤很是惊讶,“你知道我不在学校?”

    “那天你和你爸爸在西餐厅吃饭,我正好和蔡老师也在。”

    然后便是沉默。

    许宇澄叹了口气,他和顾无尤的相处模式必须改变,他们二人都不是拘束的人,可偏偏习惯了说玩笑的人面对了便开不出玩笑。

    “我在路上,休息下明天就能上课了。”顾无尤找话道。

    许宇澄想了下,轻轻一笑,“那我们明天就能见面了无尤。”

    顾无尤没弄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索性也不在探究,挂了电话就安静的坐着,嘴角却微微上扬。

    这举动自然是有人看在眼里,“你的老师?”

    顾无尤耸耸肩,“我学长,现在是老师而已。”

    见她兴致缺缺,身边的人也晓得不好再问。

    车拐上高架,旅途结束,顾无尤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

    她给顾争发了条信息,“爸爸,我到了,可是我又想念你了。”

    顾争坐在车后座上,看着手中的短信按住了额头,刚才看了几个小时的文件瞬间忘得一干二净,只得笑骂道,臭丫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