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番外一

章节字数:7253  更新时间:10-03-10 14: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顾无尤考完最后一门,提前交了卷,早早的跑回宿舍等顾争。唐迹的考试在两天前就结束了,这厮仗着自己家离学校近,带着俨然唐氏私有财产的扶苏满校园跑,满清文人的姿势,优雅得体的微笑,脖子里却挂着数码相机,牵着一只庞大的无耳哈士奇。明明怪异的搭配,偏偏逗得一干少女芳心大动。

    顾无尤自从识破了他的假面后就对唐迹大为不齿,指着这人的鼻子说道,“你还让不让这难得文学起来的校园安分会儿?”

    唐迹翻完了相机里的扶苏照片,只撩了下眼帘,淡淡的坐在木椅上抱住扶苏脖子说,“公子,您饿了吗~?”

    顾无尤就无力了,心想,我的气场周围吸引的都是些什么人嘛,完全忘了当初是自己主动搭讪唐才子。

    唐迹环视了下学校里挤满的私家车,问她,“你爸一来,公子就要回家了,我还真舍不得,我最近把它养得油光水滑的,这毛跟块貂皮似的。”

    “小迹,你爸是不是也跟着你叫它公子?”

    唐迹瞪了她一眼,敢情她当他爸爸和她爸爸一样好呢?

    扶苏乖乖的坐在唐迹脚下,顾无尤摸摸它脑袋,手心痒痒的,抬头就看见唐迹斜靠在椅背上,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清秀细致的脸恰好朝着那一众车里的小姑娘们。

    顾无尤指着从一辆车里探出的姑娘脑袋说道,“小迹,你的闷骚潜质全是给这些花痴姑娘给爆出来的。”

    唐迹作势要踢她,“傻妞,别和我说女人的话题!我这阵子烦着呢。”

    “那我说什么?扶苏你也不肯还给我,早知道当初就不信你了!我都给你养了这么长时间了,你瞧瞧你和它的感情,那简直是呈上升状态的双曲线!你还整天一口一个公子公子的叫,扶苏心尖尖都被你叫软了,哪还肯跟我走。”

    “少恶心我,扶苏是公的……”唐迹眼前一晃,就想起了某人光着双腿满地跑的模样,心头一颤,咽了口口水,自以为掩饰得很好的望天,心里却在大喊,糟了啊……

    “母的你就要了?”

    “你滚,你爸怎么还不来把你这个害虫带走?”唐迹站起来就要走人,牵着扶苏直往前跑。

    顾无尤赶紧拉住他手,“呔!好汉你走,扶苏留下!”

    唐迹今天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衣,淡蓝色牛仔裤,帅气又干净,额发碎碎长长,当真有些台湾白面小生的味道,憋着脸说,“我带它再来一次草上飞,大侠你先放手!”

    顾无尤看着扶苏呜呜两声,没有耳朵连动耳朵表示可怜的姿势都做不出来,心里顿时罪恶感狂飙,撇撇嘴,“好吧,等顾争来了你就和你公子快回来,我在楼下等你。”

    唐迹拽开她手,赶紧溜了,他的公子紧随其后。一众小姑娘引颈而望,顾无尤大叹世风日下啊~。

    许宇澄自从求婚成功后更加春风得意,恨不能一夜踏死全国花,见谁都一脸温柔,被蔡才人大骂为中国特色式淫魔采花笑。

    “王起篱呢,晚上请你们吃饭啊!无尤今天就走了,大家一起吃一顿,地点你挑~。”

    “迫不及待的要拜见岳父大人了?我肯定有空,就是不知道起篱有没有空,我也不晓得他最近在忙什么,电话也不打一个。”

    “我听无尤说过,他最近似乎在忙着相亲。”许宇澄笑的不怀好意,淡淡的扫了眼蔡随,“才人,你准备什么时候和某人修成正果啊?”

    蔡随眼皮一跳,“不要胡说,我们没可能。”

    许宇澄耸耸肩,不再多说,自顾自收拾东西,拖过蔡随的手,“不是我想问这个,是你奶奶昨天晚上给我打电话,我和她扯着喉咙喊了半天,她一直让我催你,说你越来越不听话了。”

    蔡随就不肯走了,任许宇澄怎么拉都不走,低垂着眉目不说话。

    “你有什么意见你说出来啊,总是什么也不说,你和俞逸的事儿,我一次手也没插过,但如果你真不想他再纠缠你,我也不是什么忙都帮不上,可你问问自己,什么时候向我透露过一句?!”许宇澄的语气立刻就差了下来,冷着脸看他,“他可以爱男的,但你连双性恋都不是!你到今天究竟弄明白没?!”

    蔡随抬头看了他一眼,“弄明白的,早就弄明白了。”

    “那你给个答案啊,别让你奶奶挂心,你不是一直孝顺吗,怎么现在这么忘本了?”许宇澄叹了口气,不忍再苛责。

    蔡随捏着拳头,一动不动,眼却先红了,朦朦胧胧的滚了层水珠,顶着层软软微黄的发,倔强的梗着脖子,不看他。

    许宇澄和王起篱他们已经不再拿俞逸和他的事开玩笑,因为他们也知道,这两人的事情似乎已经进展到一定程度了,不再是说抽身就能抽身的。

    许宇澄从不歧视同性恋,但想到自己的好朋友有可能会成为其中的一员,心里还是不舒服的。蔡随从小就是正常的孩子,青春期懵懂的时候也曾暗恋过几个漂亮温柔的女孩子,成年后甚至一度对许广苑不能忘情,若不是遇上俞逸。一瞬许宇澄是有些怨恨许广苑的,若不是她……

    可广苑何尝不是和蔡随一样痛苦呢?

    想这些终是无用。

    “走吧,不是说请吃饭嘛,别想这些了,我自己会处理好的,放心吧!”蔡随拍了拍他肩,先下了楼梯。

    许宇澄看着他近来越发显得细瘦的腰,一阵心疼。这俞逸都干了什么好事?!

    “等很久了?”顾争下车抱了抱顾无尤,微笑着问她。

    顾无尤绽出一个大大的笑,明亮的眼眯成了一弯月牙,上下睫毛交叠在一起,浓密纤长,脸部和颈部的皮肤一片瓷白,长发束成一束,灿烂得厉害,紧紧贴在顾争怀里摇头,“没有,你来得很快~”

    顾争险些被她的笑晃花了心神,摸摸她脑袋,“上楼去,我们把行李拿下来,整理好了吗?”

    “早就收拾好了,我自己也能行。”

    顾争有些吃惊,没想到这小姐还肯自己动手,搭她脖子,勒到自己肩上边,“不错嘛,有进步。”

    宿舍里的三个家伙已经考完回来了,一见顾无尤进来就大叫,“母后,你刚才实在太嚣张了,英语试卷那么难,你就做了五十四分钟!我替你看表来着!连带听力哎,你是人吗?你没看见你走后妖女的脸……顾……叔叔。”

    看着甜妞怪异扭曲的表情,顾无尤嘿嘿笑,“我爸刚到,来帮我拿行李,这么着我就先走啦,大伙儿明年见!”

    “她又乱来了?”顾争笑着看了眼无尤,眼里是满满的笑意,似乎对这个淘气的女儿无法可想,“你们老师恼她了?”

    甜妞赶紧拍马屁,“哪能啊!我们妖女老师哪敢恼她,都是她恼——”

    “顾叔叔您好早,我爸爸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来接我呢。”峦雅适时的打断了甜妞的话,笑眯眯的对顾争说。

    “是啊,我爸也是。”宁静乖巧的坐在椅子上朝顾争微笑。

    甜妞撇撇嘴,电话却响了。几人不用看也知道是谁,立刻一齐嗤她。

    甜妞跟大家打了个招呼,灰溜溜的跑了。

    顾争拖了顾无尤的行李,和剩下的两人挥挥手,“有空来我们市的时候一定要来找无尤玩啊!”

    宁静猛点头,峦雅笑笑,“一定的叔叔!”

    顾无尤插着腰站在门口扭腰,龇牙咧嘴对峦雅说,“祝您和某位的感情更上一层楼啊~阿雅我儿~”

    峦雅就羞红脸了,一跺脚,“赶紧滚!”

    宁静歪在峦雅肚子上朝她嘻嘻笑,摆摆手无声说拜拜。

    顾争帮她把行李搬到车后,却见顾无尤靠在车身边不肯上车,便问,“怎么了?等谁呢?”

    “唐迹啊,他说带扶苏溜一圈的,这会儿还不来!”

    “你的狗?”

    “是啊。他不肯还我了……”

    “你少血口喷人好不好,早知道你这么说,我真不还你了。”唐迹撇撇嘴,恋恋不舍的看了眼扶苏,手里捏着链子。

    顾无尤赶紧回头,果然,唐迹一脸不爽,见了顾争才笑了笑,挺真诚的,“顾叔叔吗?您好年轻啊,像无尤的哥哥!”

    顾争的表情永远是那么得体,连嘴角上扬的角度都恰倒好处,“小迹吗,我听无尤提过你,好帅气的小伙子。”再低头,没有耳朵的扶苏正委屈的坐在地上,屁股后边是一圈泥,糊得满满的,也不知道刚才在哪里疯玩的。

    显然顾无尤也看到了,立刻跳脚,“你带它干什么去了?搞这么脏,一会儿扶苏坐哪儿啊?”

    唐迹眼前一亮,“要是麻烦就丢给我吧,我回头给它洗干净,洗得干干净净的!”

    顾无尤为难的看着顾争,顾争却笑着没发表意见。

    顾争本就高挑清瘦,长相俊美,年轻温柔,如此这么在人流高峰期往女生宿舍楼下一站,顿时就吸引了一大圈人眼光,恰好有顾无尤同学经过,忙不迭来打招呼,眼神却直往顾争身上飘,连清新的唐迹大才子都被忽略了,毕竟他比之成熟的顾争来,气质上就差了一大截。

    顾无尤对这个很是不在意,嘻嘻哈哈的就算打过招呼了,顾争无奈,“你不能和大家好好说话?”

    “她一向是这样,叔叔不信你问问她,她不定连人家名字都记不住。”唐迹把扶苏往身后拽拽,摸摸它脑袋。

    顾争瞧着这两个人,就觉得其实比起许宇澄来,或许唐迹更适合无尤,但不论谁适合,他都不会多说的,为什么要说呢?

    “我都要走了,你就没什么想和我说的吗?”顾无尤推他。

    “说什么,说我会想你吗?”唐迹嗤了声。

    话刚丢嘴,顾无尤的手机就响了,顾争眼角一瞄就看到了跳跃的三个字,许老师。

    “无尤,你和你爸爸还没走吧?”许宇澄的心情似乎还不错。

    “没呢,怎么了?”

    “一起出来吃个饭吧!”

    “我们三个?”你不觉得怪吗?顾无尤疑惑。

    “还有蔡随和王起篱,广苑说不定也会来哦。”广苑最近除了上班,一直窝在家,时常打电话找顾无尤打网游,把本是菜鸟级任务的人硬是教成了网游硬汉,两人瞬间火热,吓得许宇澄直想用笼子把她装起来,再盖上一块布,避开广苑的热切视线。

    “那不错,我答应了,但是我要带上小迹,行不行?”

    唐迹立刻大叫,“我才不要和那群人吃饭呢,不去不去,你别拉上我。”

    顾无尤捂住电话,瞪了他一眼,“作为我的铁杆搭档,你怎么能不去,”奸笑两声,“况且还有腿细细白白的人也来哦~~”

    唐迹顿时大窘,脸上红了一片,连耳根都在发热,别开脸,“你让我考虑考虑。”

    顾争不明白那个腿细细白白的人究竟是谁,但看唐迹的表情也理解了个八分,温和的对他笑了笑,这一笑却让唐迹吓白了脸,以为自己那点小算盘被人看穿了,恨不能找个地缝钻下去,却又舍不得那句细细白白……

    “好啊,随你乐意,反正唐迹我也是认识的。那么晚上老地方见咯!”

    王起篱出现的时候,那几人正坐在一起边点菜边聊天,抬头一看他都笑了,“起篱怎么这么慢啊今天?”

    王起篱环视一圈,却在顾无尤身边看见了那个男生,顿时就想起了那天的事,不知怎的脸就红了,食指在鼻子下蹭了蹭,避开他视线,“别提了,遇上一个不上路子的女人在我那儿发神经,一直拖到现在。”

    唐迹知道王起篱就是徐志的老板,但一时也不确定他口中的那儿究竟是酒吧还是他家,只是恍惚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低下头喝了口水。

    “顾……顾哥哥……”王起篱对上顾争似笑非笑的目光,结巴着喊了声,却引得一众人大笑。

    顾无尤逗他,“我喊你姐姐,你怎么喊我爸爸哥哥呀?”

    顾争却笑笑,“没事儿,你喊我爷爷也成。”这句话就把王起篱给冻住了,赶紧低头。

    “我以为你今天又是相亲去了呢,怎么今天你爷爷没给你安排对象?”许宇澄把菜单递给他,让他点菜。

    王起篱对着小姐利落的报着菜名,边抽空说道,“我骗他说我正和他上次介绍的一个女的交往,暂时没烦恼,等过阵子被揭穿了再说。”

    坐在唐迹身边的蔡随只说了几句话,一直埋头发短信,这会儿扯车王起篱的袖子说,“我们俩换个位置怎么样。”

    王起篱犯怵的看了眼紧紧盯着他的唐迹,“干吗好端端的忽然要换位置?”

    蔡随为难了半天才贴到王起篱耳边说了两句,听后尽管不愿意,王起篱只好和他换了位置,目不屑视的看着桌子上的紫沙壶。

    几人凑合在一起,到也聊得开心,天南海北的胡扯上一通,如果忽视王起篱的紧张和蔡随的不安的话。

    顾无尤给王起篱再次郑重的介绍了次她的好哥们儿唐迹,嘿嘿笑,“起篱姐姐,小迹很崇拜你哦~”结果被唐迹在桌子下掐了下大腿,嗷一声叫了出来。

    王起篱干笑,摆摆手,“哪里哪里,我有什么好崇拜的,哪里哪里……”语无伦次了都。

    唐迹却落落大方,“很高兴认识你,如果不介意,可以叫你起篱吗?”

    王起篱当然只能说不介意。之后唐迹就主动和他搭话,交谈久了王起篱也觉得,或许事情并不是他想的那个样子,说不定这孩子真是崇拜他呢,可转眼就想想,他一个大学都没毕业的搞不怎么正当行业的老板,有什么好值得崇拜的?结果答案没想出来,先把自己搞糊涂了。

    许广苑没来也在顾无尤意料之中,但她还是和顾争说,“你没瞧见广苑,她可真是女中豪杰!”

    许宇澄就直汗,能不能换个介绍词?

    到是料想不到的人出现了,组合方式也奇怪,方品和俞逸。

    高大的俞老板一身蓝黑色棉料西装,优雅的走在前头,手上捏着手机,嘴角挂着笑容,直直的看着蔡随。方品仍旧是那个雅痞样,只穿了一件亮皮外套,叼了支烟,抄着口袋慢悠悠的跟在俞逸身后,却一点也没被他比下去。

    俞逸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来就摸了摸蔡随的脑袋,俯身靠近蔡随的脸,小声问道,“喝醉了?难受吗?”

    蔡随的脸也不知是被酒气熏的,还是憋的,迷离着眼看他,“你来干什么?”

    俞逸就毫不避讳的揽住他脖子,在他额上亲了下,“来接你回家,你不是知道了吗?”

    蔡随恍惚的朝他笑,捏他手心,一下又一下,众人都犯昏了。

    顾争疑惑的看了眼顾无尤,眼神里的问题写得明白,顾无尤只有耸耸肩,表示无奈。

    “你女朋友呢?”蔡随也弄不清自己在大家面前这么说是想挽救什么,但就是控制不住自己的嘴。

    俞逸一把将他抱起,让近来瘦了很多的蔡随靠在他胸口就准备走。

    许宇澄和王起篱马上就恼了,同时拦住了他,狠声说,“放下他俞逸,你太过分了!”

    俞逸只是笑笑,“他喝醉了,我先带他回家也不行吗?”

    方品看好戏似的斜靠在墙边抽烟。

    蔡随不舒服的挣了挣,没挣脱也就随他去了,静静的闭着眼不说话,任他抱着。

    许宇澄就见不得他这副模样,再想想他奶奶昨晚几乎说得要哭,明白她一定是听到什么不好的风声了,一拳就砸上了俞逸的脸,毫不留情面。俞逸的脸几乎是立刻就肿了,踉跄了两下,站稳后却一动不动,淡然的看着愤怒的许宇澄。蔡随也似完全没感到这一拳头,眼皮都未抬。

    “解气的话我们就走了,事情不是你以为的那样许老师,我没必要那么做。”说完就走了,许宇澄还想追,却被王起篱拉住了。

    俞逸低头看了眼怀里难得温顺的蔡随,柔声问,“怎么忽然这么乖了?知道我来竟然没躲到最里边去?”

    蔡随睁开眼冷漠的看着他,表情平静得可怕,“我特地和王起篱换的,我在等你来。”

    俞逸抱着他的身子就僵在了路口。来来往往的人都一个劲的瞧着这个怪异的组合与姿势,窃窃私语,俞逸和一向反感因这种问题而引人注目的蔡随,竟谁都没有在意。

    蔡随缓缓将脑袋靠向俞逸,小声问道,“俞逸,你总要我接受你,可你凭心说,你对我付出过几分真心?你爱过我吗?”

    俞逸松开他,任踉跄的蔡随一步一歪的向前走去,看着他背影的眼里满是哀伤。捏着拳头,俞逸低下头,锃亮的皮鞋,笔挺的西装,一丝不苟的仪容,即使再担心蔡随,也会细心的打理好了才出来寻他。真的像是蔡随说的那样吗,只是因为一时的兴趣,没有几分真心?爱过他吗?

    死死的捏住口袋里的手机,百般忍耐才没有拨出奶奶家的号码,可是究竟是什么样的流言才会让这个耳朵已经不太好的老人怀疑自己的孙子在……

    俞逸想起了初次见到蔡随时,那个纤瘦清秀的青年和许宇澄,王起篱挤在一张长皮椅上弹钢琴,笑得尽情,接近傻气,就是这种肆意眯着眼抿嘴闷笑的模样,一瞬间就击中了麻痹已久的心,那个忽然转过头来看向门口的人,也会在瞧见广苑时微微失神。

    再后来,在王起篱里的酒吧里,那两人嬉笑打闹,给了自己接近他的机会,一杯酒,几句打趣,小随也会紧张无措的笑,明明不胜酒力却硬要顾着面子,结果一杯倒,被自己带走。

    蔡随一直很单纯,上学、工作,工作、教书,都是在学校里,澄澈的双眸从没染上一丝市侩气,干净秀气,明亮透彻,虽不够俊美,却致命的吸引着自己,吸引自己这个混乱而黑暗的人。

    蔡随步伐不稳,跌跌撞撞,寒风吹着他的灰色长风衣,越发细瘦的腰似乎不盈一握,甚至能看清他的脊梁,单薄却始终挺直,像是怕被谁瞧出他那一点挣扎而歧视他,却被俞逸这个名字,轻易的压垮。

    俞逸看着他细软的发在昏黄的路灯下静静的遮住细白的脖颈与耳垂,不知不觉就想起了那次从许宇澄家将他扛回去,不顾他挣扎硬是压住他,啃噬他带着淡淡绿茶香气的唇舌,逼迫他屈服于自己,带着自己都不明白的颤抖抚摩他,直至将他占为己有……忘了,他当时是怎么求的,又是怎样紧闭着眼屈辱的哭泣。怎么会舍得,怎么会舍得强迫这个笑容干净,偶尔会使使坏的人。

    从未这么想保护过一个人,从未这么想将一个人栓在身边,每每午夜醒来都会冷漠得想,即使全世界都背叛他、放弃他,只要还有我收留他,那就足够,可是那个人呢?他总怀着害怕的心情紧缩在隔壁的屋里,就像他的心。

    俞逸明白,蔡随在遇见他之前是个大好青年,家世优,工作好,长相也清秀,还有一个暗恋了很多年的女人,可这一切都在遇见他后戛然而止。

    如果这是条不归路,那就不归吧,只要他在身边就好!

    俞逸猛得抬起头来,发足追上那个摇晃的人影,一把将他扣进怀里,用尽了力气。

    迫不及待的转过他,想要告诉他,就算自己再自私也请不要对他失望,就算往后再多人反对,他也会陪着他……却发现蔡随已经泪流满面。

    看见他不停抖动着漆黑的潮湿睫毛,所有的话都被他的泪水堵在了喉咙口,半个字也吐不出。是什么样的心情,让他接受这个只会索取,忘记给予的人?

    蔡随压抑着自己想要抱住他的心情,低着头一言不发,狠心的直着腰杆。

    手下的人瘦成了这样,怎么还忍心为难他?

    俞逸不顾一切的吻了上去,从流着泪的眼角到清瘦的脸颊,再到死死咬住的唇,小心而颤抖,充满深情的叩开他的唇齿,再不是戏谑与调情,再不是漫不经心。

    他前半辈子的风流在蔡随这儿终结,再也不会开始。但他甘之如饴,只要能换来一个蔡随。

    蔡随终于再也忍不住,狠狠的揪住俞逸的蓝黑色西装,大声号哭了出来。

    俞逸一遍一遍的抚摩他的后背,像安慰一个受委屈的孩子,贴近他耳边说,“小随,不哭了,以后的所有……我和你一起承担。”

    蔡随连点头的力气也没有,只在抽噎中听着他说,“我真心待你,只你一个人,再不会自私、不讲理,只要你肯留下来,再不离开……”

    “小随……”

    “我只爱女人,只爱女人的……”蔡随哭着说,“可你为什么要把我变成这样……为什么……”

    俞逸苦笑一下,将这个已经混乱的人拦腰抱起,径直向车走去。蔡随在彻底陷入黑夜前似乎听见他说,“因为……我不想把你留给任何人……”

    靠在俞逸肩上的蔡随忽然喃喃道,“奶奶……对不起你……”一滴温热的液体就渗进了俞逸蓝黑色的衣裳里,消失无踪影。

    俞逸一手紧紧的捏住方向盘,一手握住了他冻得青白得手,坚定的看向前方。

    路,由他来导,足够了。小随……你只要,幸福就好。

    PS:我先把番外贴完,正文已完结,如果没看到的朋友可以去我百度空间找,那儿是完整的。

    大家是想看我先前的大坑《飞天舞》,还是想看《玲珑公子》续篇BL《清水沁浮棠》,还是看俺挖的新坑,但还没发的小言,还是《春半》的BL姐妹篇?留言告诉我,随便在这儿,还是连城那儿。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