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篇  番外四(2)

章节字数:4705  更新时间:10-03-21 20: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告了罪,顾无尤就要先跑,结果一段风对峦雅说,“小雅,你陪无尤一块儿,她一个女孩子总不方便,天又黑了。”

    峦雅翻了个白眼,“那两个女孩子岂不是更不安全?”但还是挽起顾无尤的手,笑道,“你们男生自己去唱K吧,我们就不奉陪了,回见!”

    一段风朝她做了个打电话的姿势就走了。

    两人大车去了火车站,终于在人流中找到了紧靠着自动贩卖机旁的蔡奶奶,老人家手里提着个老式的黑包,茫然张望着,一见到顾无尤眼就亮了起来。

    顾无尤同蔡奶奶接触过很多次,很得蔡奶奶欢心。老太太每每提到蔡随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全然没了早年的潇洒,说着,要是无尤你个闺女能做我们家小随的媳妇儿,奶奶死也甘愿了。

    “奶奶!”顾无尤欢快的冲她挥手,跑过去就给蔡奶奶一个熊抱,大声在奶奶耳边说,“奶奶,可想死我啦!”

    蔡奶奶喉咙依旧大,但精神气不比先前,呵呵笑了笑,“你个丫头,还特地来接我,我就想问问小随在什么地方的,他手机和家里电话都打不通。”

    “奶奶你甭着急,肯定是在许老师那儿,他能去什么地方。”

    “那俞逸呢?”奶奶神色一黯,小声问。

    顾无尤揉揉鼻尖,“俞老板也忙的吧,他不在家蔡老师才会出去玩儿啊!”

    蔡奶奶叹了口气,一如既往的说了句,冤孽啊。

    峦雅跟在顾无尤旁边,得了空才给奶奶问好,奶奶就问起峦雅来,得之峦雅也有了男友之后才罢休,喃喃说,怎么都有男友啦……

    顾无尤心里挺不是滋味。

    车直接去了许宇澄的小区楼下,顾无尤也想看看他们几人聚在一起干什么,因此就没打电话。

    和峦雅扶着奶奶进电梯,直接用钥匙开了门。

    门甫一打开,吵闹声和搓麻将声就扑面而来,同时还有浓浓的烟味,三人被呛得直咳嗽,这才惊醒了屋内四人。

    搭桌搓麻的人四立刻就跳了起来,仍了烟,规规矩矩的站在桌边异口同声的喊奶奶。

    蔡奶奶当年也是红军,一朵凌厉的花,如今往门口一站,威严还是在的,眉头一蹙,问道,“这是在纵火啊?!”

    顾无尤从门外探出头来,嘻嘻一笑,身边跟着峦雅。

    方大少在看到峦雅的时候就楞住了,峦雅亦是,只是怔忪过后疑惑的看向顾无尤。

    顾无尤没想到方品也在,表情很是尴尬。她平素与方品不对盘的。

    蔡随赶紧跑过来扶住奶奶,关切的问,“奶奶您怎么来了?”

    “我来还得向你蔡老师报备了?”

    蔡随显然是被这话伤着了,犹豫着放开了蔡奶奶的手臂,垂头站在一边。

    “你手机也不接,家里电话也没个人接,我当你有什么事呢,就是在这儿搓麻将?你先阶段到是学到不少新鲜玩意儿。”这话讽刺意味忒强,饶蔡随钢筋铁骨也被蔡奶奶捅着了。他自己明白,如若不是伤奶奶至深,奶奶怎么舍得说这话,当下愧疚异常。

    蔡奶奶看了他一眼,径自去把窗户打开,冷风一下子就灌了进来,四人俱是清醒不少。

    “还是无尤乖乖去火车站接的我,你们四人如今出息的。”

    许宇澄赶紧去厨房给奶奶倒了杯温热水,挤眼示意无尤做得好,无尤躲在奶奶身后冲他笑。

    “方品你送峦雅这孩子先回学校去,无尤今天跟我待在一起,大家明天再见,我跟小随有话说。”蔡奶奶端正坐在沙发上发话。

    冷面冷心的方大少压根不敢反驳,一味服从,蔡奶奶也是部队里培养出来的,纵然退了休,气势也在那儿摆着呢,可不会怕他这个只会开着尾号是000的军车高干子弟。

    当下答道,“是的奶奶,您好好休息,方品明天来带你出去吃早茶。”

    蔡奶奶这才笑了笑,指着桌子说,“把你嬴的钱带上,不然奶奶明天早上说不定得喝西北风。”

    方品拿了钱快速的走到门边,想了想,握住峦雅的手,低声道,“先随我走。”

    峦雅看了眼顾无尤,顾无尤也是着急,赶紧给许宇澄使眼色,还不待出结果,峦雅就给方品拖走了。

    “起篱,你个坏孩子,奶奶来了这么久一声都不吭?嘴里吃了什么好的了,不舍得张口?”

    王起篱这才小跑过来,在蔡奶奶的脸上亲了口,“奶奶啊,我忽然肚子好饿,先去厨房下碗面,你们慢慢谈啊!”

    “你还不回家去,这都几点了?”

    王起篱嬉笑,“奶奶,一会儿佳人有约,我还得填饱肚子上战场呢,你可别逗我。”

    蔡奶奶叹了口气,“佳人啊……”

    蔡随问奶奶,“奶奶啊,您肚子饿不饿?我让起篱也给您煮一碗吧,你一个人坐这么长时间火车。”

    蔡奶奶说,“你当我老古董呢,我坐的是动车,可快了,我眯了会儿就到了,暂时不饿。”复又加了句,“等会儿去你那儿,你给我煮。”

    蔡随哑口。

    “随我进屋。”蔡奶奶也不看几人是什么表情,径自进了许宇澄的书房,带上了门,熟门熟路的。

    蔡随看了眼一脸同情的三人,闷不坑声进了房,比较萎靡。

    许宇澄也不知道蔡奶奶要和蔡才人说什么,总之没什么客气话了,近两年蔡奶奶对这个喜欢得不行的孙子很冷面。

    许宇澄握住顾无尤手,问她,“专程送奶奶来的?不走了吧?”

    顾无尤眯起眼对他乖乖的笑,“不走了,睡你这儿!”

    王起篱咻地吸了一口面,奸笑,“不走了,睡你这儿?”

    顾无尤对他的打趣已经完全免疫,想着反正我俩都快订婚了,这还怕你笑?凑过去看王起篱的碗,大楞,“起篱姐姐,你还真舍不得自己啊,一份泡面竟然打两个蛋?!面都没蛋贵!”

    “死丫头,还跟哥哥我计较蛋钱?伤不伤感情!我俩关系还不抵两个蛋了?”

    许宇澄凉凉的说,“谈蛋多伤感情。再来,你以为你吃的是普通的蛋?这蛋可是我星期六起了个大早,特地为无尤去郊区问农户买的草鸡蛋,汽油钱都没跟你算,你还敢吃两个?”

    “草鸡蛋算个毛啊,你要是一定要跟我算帐,我赔你几只草鸡也不是问题啊!”

    “堵不上你这张嘴!”

    “起篱姐姐,你真是佳人有约啊?我们家小迹呢?”

    王起篱转转眼睛,避口不谈,欢快的吸面,鸡蛋七分熟,一咬蛋黄直流,让人食欲大增。

    王起篱忍不住直呼,“这蛋黄真他妈B的性感!”

    “王起篱!”蔡奶奶一开门就听王起篱对着鸡蛋冒脏话,哭笑不得,“你皮痒痒了是吧,奶奶给你搓结实了!”

    王起篱吓得一口面呛进了鼻管里,想死的心都有了,偏偏顾无尤还哈哈大笑,直捂着口鼻冲进卫生间洗漱去了,狼狈不已。

    方品走在前面,沿楼梯下了去,不回头,也不走电梯,压根不去管身后的峦雅。

    峦雅心情复杂。走在前面的那个男人还是一样的冷漠和强硬,不容拒绝的语气和冰冷的气质。她在想,当初是不是就冲着这份混杂的气质,义无返顾的去了。生得伟大,死得光荣。

    顾无尤给她说过,不论这社会怎么说和谐,怎么说共同富裕,阶级永远是对立的,这是本质,改变不了,与国体没有关系,真正有门第的人家,都是讲求对等的。换句话说,她和方品,不可能。

    这话真是真实得残忍,峦雅苦笑,却不得不接受。她拎得清现实。

    方品是优质股,她可买不起,一段风,他才是真正适合她的。

    想通了般,峦雅就抬起了头。

    方品的脚步稳重,也不知是不是军人的缘故,似乎连每一步的长度都相等,这与他不羁的私生活极不符。

    方品是她的初恋,在她对着未来有美好憧憬的时候快速的出现,又快速的离开,徒留她一地的悲伤。

    是时候走出来了。峦雅停下了脚步,深吸一口气,拐进了一边的电梯。

    待方品听不到身后的脚步时,峦雅已经看着变换的数字,到了一楼。

    方品捏着心,死死的盯着那电梯上的数字,五味陈杂。

    谁说他不喜欢峦雅,谁说的?!全他妈二B!

    峦雅不同于他交往过的所有女孩,她清澈、干净,带着点不黯世事的没心没肺,会撒娇,却不懂看脸色,直白的表达自己的情感。方品怕自己上瘾,怕自己违背这个世界的规则。

    峦雅是他的菜,却终于等不了他。

    是他先说分手的,该,该他的!

    方品猛就冲了出去,峦雅正走出这栋楼。方品甚至没细想,转过脑筋来的时候自己已经拉住了峦雅的手。

    峦雅难以置信的看着方品,眼神几度变幻,终于微微笑了出来,“方教官?”

    方教官?方教官。

    方品他这种等级的军部牛人可不是个小小的军训教官!你他妈的明白不?

    他张张嘴,声音却意外的干涩,“怎么不跟着我。”

    峦雅不着痕迹的脱开他的手,笑笑,有礼而疏离,“我不喜欢走楼梯。”你从来没有关心过这些,自然不晓得。

    方品说,哦。

    “那我先走了。”说着就快速的回身,咬着牙往前走,脊梁骨挺得笔直。

    方品终于没忍住,“我操,我干你妈的你躲我?!”他从来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么好修养,相反,他话少,但一说就粗口不断。在峦雅面前掩饰够了。

    峦雅没说话,停了下来,手骨捏得直响。

    “我说你躲我?!躲我几年了?!”

    方品拽住她,恶狠狠的说。

    峦雅咬牙笑,“方教官,你穿得是不是LV的新款男装?我在杂志上看过,很像,不过我们从买不起。”勉强心平气和。

    “别他妈岔话题!你躲我干什么?!”

    峦雅被他曳得差点摔倒,怒极而笑,“我躲你什么?我跟你什么关系吗,有必要躲你?”

    方品就被噎住了,嗓子口堵着口气,吐不得咽不得,分外难受。

    手机不适时宜的响起,峦雅冷笑着接起,紧盯着方品,“喂?”

    一段风和煦的声音透过电波传来,“小雅,回来了吗,我去接你好不好?”

    峦雅的表情立刻就柔和了,背过身去,“好,我在许老师家的小区门口等你。”

    方品觉得她的表情刺眼极了,霹手夺过她的手机,狠狠地摔了出去,“谁他娘的电话让你笑成那样?!”

    峦雅看着躺在地上的手机,面无表情,弯腰捡起,一言不发。

    方品恨极了她这副模样。当初要和她分手,前一分钟还笑着的姑娘,后一秒就面无表情,什么都不问,只紧紧的看着他,问,你想清楚了?

    其实有什么好想的呢?不就那么回事,方品如是想,说,想清楚了。峦雅背上她的包就头也不回的走了,背影高傲,像被甩的人其实是他一样。

    峦雅擦了擦灰,上下看了看,拨了个号出去,那头顾无尤很快的接了,“阿雅我儿,找母后啥事儿?方品那混蛋没为难你吧?”

    峦雅笑笑,“能有什么事儿,我就试试我话费还足不足。”

    “靠,那你不会问10086啊!我和移动的老总又没一腿!”挂了电话。

    峦雅把手机塞进口袋,扬头对方品笑了下,毫无芥蒂的模样,“诺基亚的就是耐摔,亏得没买其他牌子的。”

    “峦雅!”方品一头火。

    “这么多年了,难为教官你还记得我名字,我男友马上回来接我,请回吧!”峦雅觉得自己教养真他妈绝了,好得一B,竟然这种屎般的状况也笑得出来,要知道这辣妹子骂人向来不含糊的。

    男友,是啊,自己女友都不知道换了多少任了,她身边还是那个叫段风的小子,究竟谁长情些?

    方品无能为力了,这时候家势背景抵个屁。

    “以前是我不对——”

    峦雅打断他,“你以前与我无关,我先走了,再见。”

    方品一步跨上前,拦下她,“小雅!”

    多久没听到这个称呼了?从大一新生时的军训,到现在临升大四,多少个日夜?

    峦雅清丽一笑,撸开他的手,“现在,你没资格这么称呼我了。”头也不回的走了。

    方品这下是真的知道自己与她没可能了。峦雅变了。

    最想念的时候,偷偷的去学校里见她一面,连呼吸都不敢重,生怕被她发觉,再露出那种不屑的笑,可他方少何曾做过这种事?!他不能忍受事情脱离掌控,偏偏最后最不好掌控的,竟是自己的心。

    峦雅变了,是变了,现在的方品已经伤不到她。

    门第真是个好东西,好比他妈妈说的,耍玩可以,别动了真心,我们方家的孩子,注定要娶军人的后代。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一个道理。

    谁都懂,只是不愿意承认,她峦雅,认得清现实。攀高枝的事不是她会做的,方教官大可以放心。

    方品一脚踹上了墙,大吼一声,“我干你娘的!我怎么舍得放心!”话甫说完,泪水就大滴大滴的坠落,连他自己都呆住了。

    狠狠的一抹脸,方品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走向他那辆尾号为000的牛逼车,一轰油门,直接擦着峦雅的身子开过,毫不迟疑。

    一段风在小区门口被吓了一跳,见到峦雅,赶紧跑过来焐住她冰凉的手,担忧的问,“怎么冻成这样?刚刚那是谁啊,车开成那样,好险,车尾号竟然是000。”

    峦雅看着一段风温和秀气的脸,微微一笑,挽住他胳膊,自动靠上他肩膀,“不相熟的人,回去吧。”

    一段风嘻嘻一笑,刮她鼻头,“变性了?”

    峦雅唔了声,“变性了,现在是人妖。”

    一段风说,“我一直以为人妖是天生的。”

    “谁说的,东方不败不就是后天人妖的开山鼻祖?典范!”

    “鬼丫头!”一段风捏了她下,“我一路跑过来的,可给你省了钱了,你HONEY贴心吧?亲一个!”

    *****潜水危险,我可以仍鱼雷的啊!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