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集 gay的恶吻

章节字数:3027  更新时间:09-10-02 11:2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9

    我没有理睬,继续昂首挺胸阔步前行,做好了回去泡脚的准备。

    一辆宝蓝色别克停在我的旁边,车窗被放下来,蔡乾伸出脑袋,

    “我送你回去”

    我笑得特违心,“真不用了,您老继续忙着,晚宴上还有那么多花花草草等着你去照顾,说不定我能在路上撞见个白马王子什么的,你可不要断我桃花啊”

    他的语气依旧不温不火,“这条路上白马王子没有,采花贼倒是一群”

    我突然清醒过来,明天报纸头条出现一条醒目标语——“某中学女老师夜不归宿,在城郊被一群狂徒实施非人道待遇”,然后正文下方是几张我衣衫不整躺在地上的照片,到时候我就真玩完了。

    理智战胜情感,我终于妥协。后来,我才明白,当时的我犯了一个多么严重的问题,上了贼车就下不了这贼船。

    回去的路上比来时更压抑,我甚至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直到车子停在我小区门口,我朝着前窗玻璃说了句话,

    “衣服我明天会洗好快递给你的”然后准备下车。

    蔡乾突然一把把我扯了过去,我还处在呆楞状态中,他性感的唇就压了下来。脑子中一个金光炸开,他的呼吸很急促,他的吻很霸道,基本没有柔情可言,像是歇斯底里的发泄,把我弄疼了。我死命地拍打他,他却越吻越深,然后,他的舌头伸了进来。

    我使劲全力一把推开他,“啪!”一个火辣辣的五指印,然后甩给他一句话,“我不是男人”

    这句话一出口,他傻了,我也傻了。

    趁他犯傻的片刻,我飞似地逃回家里,全然不顾形象,心里堵得慌。我被一个男的恶吻了,而且,那张嘴以前被其他男人吻过,我觉得恶心。

    一回到家,啃着鸭脖子的老妈就说了,

    “呀,闺女,终于被人追杀了”

    我无视她,直接走到了阳台上,躲在窗帘后面,心跳仍是止不住地加快。十分钟过后,车子开走了,我喘了一口气,心口却是堵得难受。背后被人用力拍了一巴掌,

    “呀,原来是你吃了别人豆腐还不想负责啊,这便宜买卖是要做的”

    我估计我妈今天铁定和我爸吵过架了,到处找碴。

    一晚上我都心不在焉,每隔十秒就把手机掏出来看。我在等他的一个解释,可是短信的声音一直没有响起,我精疲力竭,最终倒在床上沉沉睡去。

    这个周末我过得不好,周日一大早又接到高扬电话,说是商议论文事宜。看见我顶着两个超夸张的黑眼圈,他一脸神清气爽地说,

    “你没事吧,是不是工作太累?”

    我点点头,无力去狡辩。

    “那今天不谈工作,我这里有两张音乐剧的票子,你有没有兴趣?”

    我一看,是我喜欢的《HighSchoolMusical》,心花怒放,

    “我想去的,可是我不一定找得到人”

    他的表情僵了一下。

    “这样吧,你把票子给我,如果我实在找不到人再提前两天把它还给你”我漫不经心地说。

    我注意到他的脸色很复杂,“其实你可以考虑一下邀请我,因为我这天也没有安排”

    然后,我就傻了,自己刚说了那么多废话,高扬真是个大好人。

    票上的日期写的是下周六晚上的黄金时段,我突然觉得我下周工作会很有动力。

    周一教研的时候,我听得很仔细,还频频举手回答高扬的问题,陆小文露出鄙夷的神色,“妹妹,你要改邪归正啊?人家可是名草有主啊”

    我特义正言辞地回答,“你说什么呢,我对他只有崇敬之情”

    他的敬业精神真的令我折服,令我这个每天苟且偷生混日子的小老师汗颜。

    一整个星期,我都在听《歌舞青春》的原声大碟,兴致超high,想尽力去忘却那些烦心的事。

    周五的时候,小鬼们超兴奋,临近放学的时候,一整幢教学楼都在颤抖,我走到三楼的时候,就听见二楼教室传出我们班幼稚王唐小炜的声音,“汪老师来啦!”

    等我进去的时候,全班安静无比,坐姿英姿飒爽,蔡大头坐得笔挺,唐小炜在埋头看英语书。我把他拎出来,“你刚刚说了什么?”

    “汪老师来了”他支支吾吾。

    “用英语怎么说?”

    “MissWangiscoming”

    “很好,把这句话说十遍”

    MissWangiscoming*10。

    于是,我爽了。

    这周我都尽量晚出校门,每次都是办公室最后关灯的人,陆小文憋不住了,“妹妹,你欠了桃花债啊?”

    我惊惧,这女人是修心理学的吗?

    “你先走,我还有事要忙,我要学习高老师的敬业精神”

    陆小文丢给我一副“啥事都瞒不住姐”的表情,扭着腰肢出去了。

    将近五点的时候,我看见校长大人的车驶出了校园,才整理材料回家。周五的放学时间是三点,深秋的五点,天色已经有点昏暗,我在盘算着老妈今天会烧什么菜慰劳我,不经意间,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倚着校门口的柱子。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转身逃跑。那逃跑的速度不亚于小鬼们看见汪老师。

    “汪芷”那人叫住了我,我浑身一个哆嗦,像被敌人发现的特务。

    特务Z颤颤巍巍地回头,看见一个穿着黑色风衣的高个男人,他里面还衬了件V字领的蓝色衣服,死命地好看。只是他的脸看上去很憔悴,下巴上有点点青渣。

    “呀,那么巧,来接蔡律啊,他已经回去了”我嬉皮笑脸地贼笑着,心里比谁都紧张。

    “嗯”他低低了应了句,等着我的下文。

    大哥,我在找台阶下,你好歹也配合一下呀。

    “那个……老师们也都下班了”我哆哆嗦嗦地和他拉开距离。

    “嗯”他还是一言不发。

    大哥,嗓子坏了请用金嗓子喉宝。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想先走了”我准备开溜。

    “我是来等你的”他终于说人话了。

    也正因为他的这句话,我完全无法逃离案发现场。发现门口的保安叔叔正露出一种八婆式的笑容打量着我们,我快步往前走,蔡乾一言不发地跟在后面。

    我走到一个小区的街心花园停住,用我的无敌神眼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地扫视了一圈,没有发现穿校服的身影,才敢和他说话,

    “其实你很早就知道了是不是?”这次,先开口的却是他。

    我点点头,“其实我不歧视同性恋的,我能理解”

    他抬起头,眼神很复杂,“我让你感到恶心了是吗?”

    我猛摇头,“真的没有,否则我也不会和你去舞会”

    说到“舞会”两个关键词,我的脑海中又止不住地播放他强吻我的那一段,我的无敌嫩白小脸脸上有烧红的迹象。

    许是他也意识到了,我发现他看我的眼神很有穿透力。

    “那你介不介意和一个曾经的gay交往?”

    我突然懵了,他的表达好直白。如果不知道他曾经喜欢男人,此时的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扑上去;可是,我看着他隐忍的表情,心里还是憋的难受,“蔡乾,其实我们可以做朋友的”

    然后,我在他的眼神中看到痛色,那种被人狠狠伤害过后才会有的悲痛,在他漂亮的眼睛里一圈一圈晕散开。

    “我知道了”他的笑容很苦涩,“耽误你那么多时间,真不好意思”

    随后,他转身离去,留给我一个尽是苍凉的背影。

    我在原地发了一会儿楞,然后选择从校门口的那条道上走到车站。走到校门口的时候,我和保安叔叔对上了眼,只能勉强一笑。

    “刚刚那人是你男朋友吧,等了你一下午,从两点开始等到刚才,我叫他打电话他说不要影响你工作”

    我觉得我的眼眶有点湿,死人蔡乾,你不救死扶伤吗?在这浪费时间干嘛,就知道浪费国家粮食,以后有一堆你救不成的冤魂要向你索命。

    心被牵扯得很痛,那种细微的伤口慢慢扩散开,拉着我的五脏六腑,想起他下巴上的点点青茬,我更难过了。

    老妈烧了我最喜欢的烤鱿鱼,可是我完全没有胃口,只夹着面前的一盘干瘪小青菜。

    “呀,食肉动物吃素啦”老妈老是大惊小怪。

    “如果我是食肉动物,你也是动物”我没好气地说着,今天我也是一小火药罐子。

    老妈气得跳起来,要把我灭了。

    “呵呵,那我们就是可爱的动物一家”老爸在旁边打圆场,还做了一个特土特傻气的招财猫动作,我很想和他说,现在真的不流行这种了。

    日子更难过了,我和最爱的老妈闹翻了,女人间的典型处理方式就是冷战,我的体重瞬间减轻,从食肉性动物变为空气,这才是传说中的魔鬼瘦身法啊。周五一晚上,我都耗在网上,和QQ上的一群网友对骂着,谁看见我都躲得远远的。于是,我有了一个新的网名,叫“汪莫愁”。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