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集 离别前的夜晚

章节字数:3231  更新时间:09-10-11 22: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22

    离蔡乾出发的日子很就到了,那之前,我们一直保持联系,偶尔也出去吃个饭,但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我们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也许最辉煌的顶端已经过去,当初的怦然心动和暧昧不清已经逝去,徒留一潭死水。

    我也知道,我是在假装坚强。也许男人诀别的时候,可以潇洒地一挥手,说我去找寻下一个春天,但我做不到。我觉得,在蔡乾面前,尽量去克制自己的留恋,哪怕只有一点点,已经很难了。

    每次看到他淡漠或是哀伤的表情,我就很难过,但在他面前,却只能强装欢笑,装得特洒脱,特不当回事儿。那种淡淡的哀伤,只留给寂静无人的夜里,默默地在心里牵挂一个即将远行的人。

    蔡乾就像一个风筝,即将漂洋过海离开祖国母亲的怀抱,但我不确信我拥有把他拉回来的力气和智慧,如果哪一天这个风筝线断了,我就好比溺水而亡的人,永远看不见遥远的彼岸,直到悄无声息地沉入大海,化为芸芸众生中的一个泡沫。

    和他在一起的日子,甜蜜过,心酸过,痛彻心扉过,但最终都被时间这条长河慢慢掩埋,只有偶尔的触碰才会打开曾经的记忆。

    我知道不应该绝望,在他没放弃我之前不应该自动退出这一幕精彩的人生,可我就是害怕失去的感觉,曾经的温存、曾经的誓言,看着他曾经送我的特别礼物发呆,患得患失。和他吃顿饭也是心神不宁,用诸多借口搪塞自己的慌张和不安,连我自己都不明白这是怎么了。

    他飞美国的前一天晚上,到我家楼下等我。

    望着那个默默站在风中的男子,我又想到了刚开始的时候,他被雨水浇湿的狼狈样,一样的深情,一样的人,可是今非昔比了。我很想问他,一年之后,你还能记住多少我们的曾经?可我没有开口的勇气。

    我默默地下楼,如同前几天一样,无精打采地和他打招呼,坐进他为我开好的车门里。车子驶到他家楼下的时候,我们并没有马上下车。

    “阿芷,这几天你是怎么了,其实1年很快的”他的话语打破了死寂。

    “你少自恋,我是因为学生考砸了才心情不好”我把头埋得很低。

    他低低“哦”了一声,牵着我的手上了楼。

    离别前的夜晚格外狂野,因为可以焚烧彻骨的思念。

    他在我的体内律动着,我紧紧地攀住他,忍受下身一波接一波的剧痛。他在我的耳边喘着粗气,动情的时候还舔舐着我的耳垂,我死命地咬住他的肩膀,想在上面烙下自己的痕迹。

    不一会儿,嘴里就充斥着淡淡的血腥气。我大惊,想伸手去开灯,却被他一把圈在怀里,他的大手捏着我的两只小手。

    “别,我喜欢这种感觉”黑暗中,他的双眸格外明亮。

    我的泪水一对上他的眼睛,就犹如巨大磁石旁边的小铁钉,滚了几圈之后仍是不争气地掉了下来。他更是圈紧了我,

    “想我的话,可以视频我,如果你想裸聊也没有问题”

    我在他怀里扭了一下,“你这个色情狂”声音却是颤抖的。

    他低低笑出了声,“那刚刚是谁那么主动的,欲求不满?”

    乘着迷离的月光,我看见他勾起的坏笑嘴角,轻轻抚上他的脸,

    “蔡乾,千万别忘记我,哪怕只记住一点点也好”接着就泣不成声了。

    他忽然翻身把我压在下面,“这种滋味一年里要体会不到了,是该好好记住”说完便朝我的胸前啃来。

    窗外的温度很低,又是一年融冰时,渐起的寒风刮起地上的片片落叶,也捎去了花的思念;室内的温度很高,接近疯狂的索取掩埋了明日的离别。我在极痛和极乐的边缘徘徊着,放纵着自己。

    一夜未睡。

    清晨小鸟的初啼意味着新一天的开始,却是我不得不去面对的诀别。枕在蔡乾的手臂上,我前所未有的安心,这一刻,终于还是降临了。只不过经历了人生的必经阶段,世界还是原来那个世界。最坏的结局莫过于分手,然后苟延残喘,但为什么心却还是在抽痛,一股接一股暗流向我涌来。我想假装平静,可是做不到。

    亲吻了一下他的唇角,却发现他已经醒了,睁着他的明眸善睐望着我。于是,脸上就止不住的发烧。

    “本来我还想不用换床单了,看样子是失算了”

    我默默地低下头。

    “昨晚被子都被你搞得那么脏,我要请钟点工了”

    我的红脸埋得更低了。

    “不过,我好喜欢你的主动”他眯着眼望着我,在我额头印下轻轻一吻,继续躺在床上。这时,我才发现,他的身上遍布青紫。白嫩的胸膛上、强而有力的手臂上、宽而挺拔的肩膀上,遍布红痕。

    我想找个洞把自己埋了。

    通常情况下,这时候的男人应该很温柔体贴地说,

    “亲爱的,早饭为你准备好了”

    于是,我含情脉脉地望着蔡乾,“亲爱的,我饿了”

    他甚至没有睁开眼,“你都肥成这样了,少吃一顿也没事”

    我奋力拍开他缠在我腰间的咸猪手。而且,我终于确信了,蔡乾不是喜欢我的身体,他是喜欢我的灵魂、我的智慧。原来,他还不算幼稚。

    智慧女神无奈地推了推身边的大山,“快起来,否则要赶不上飞机了”

    蔡乾的眼睛睁大了点,“别这样,我真的没有精力了”

    顺着他的目光,我发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遮羞的被子下滑胸部三公分,基本我的小胸胸处于完全出来晒太阳状态,而且,现在室内的阳光很灿烂,清晰度良好,就是近视超过800度的人,也能清楚地看见面前的两朵粉色蓓蕾。

    “呀!”我惊呼一声,用被子遮住了脑袋。很明显,这是鸵鸟才有的动作。

    汪鸵鸟(从兔子到鸵鸟,那真是史上最不可思议之基因突变)本着以闷死自己为宗旨的精神,在被子下呼吸了5分钟,然后被子被一只大手无情地掀开。

    蔡乾的桃花眼含笑看着寸缕未着的我,轻捏了一下我的粉肩,

    “又不是没看过,少装纯情”然后掀被起床。

    我吓得捂住了双眼,这个死男人,同样一丝不挂,又让我喷鼻血!

    我在床上滚了一圈,用不怎么干净的床单把自己裹得像木乃伊一般,只留下两个鼻孔出气,望着蔡少走进浴室。心想,嘿嘿,这次你吃不到我豆腐了。

    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我失算了。

    蔡乾出来后和进去前基本没有差别,同样一丝不挂。区别在于,进去的时候,我看见的是背面;出来的时候,我很不幸地看到了他干干净净的前面,而且某个部位特别精力旺盛,我觉得我要长针眼了。

    他像没事人一样地坐在床边穿衣服,等他套完白衬衫的时候,才瞄了一眼木乃伊的我,“你这样不怕把自己憋死?”他修长的手指轻轻滑过我的粉若桃花的面颊。

    我脸上一个激灵,鸡皮疙瘩全长脸上去了,酥酥麻麻一片。我奋力摇摇头,现在我浑身上下唯一能动的地方就是汪小兔小巧可爱的脑袋了。

    他笑得更邪恶了,俯下身来,对着我脸上吹气,我鼻腔里满满的都是他浓烈的薄荷水味道,熏得我泪眼汪汪。

    他眼中的笑意更盛,干脆爬上床,一把抱起一动不能动的我,朝浴室走去。

    半个小时后,我被他抱着出来,身上裹着厚厚的浴巾,两眼无神地望着前方,身体还是呈僵硬姿势。妈的,老娘这辈子没洗过那么难受的澡。他碰我一下,我就汗毛竖一下;到了最后,我整个人就是一刺猬。

    被他抱放在床上的我,瞪眼问他,“为什么要用玫瑰香味的,我喜欢你的薄荷水香味”

    他把白衬衫的前三颗扣子扣好,“我喜欢的女人就要用玫瑰味的,你有意见吗?”

    “我……没意见”总觉得一个男人家有玫瑰味沐浴乳很奇怪,非常奇怪!不过看在它是新开封的份上,我没有思考那么多。

    被包着浴巾的我,双手仍是裹在里面,一动不能动。

    “你准备好了吗?”他突然无比安详地问。

    我惊恐地睁大了双眼,“这这这……那那那……飞机要飞了”眼神左躲右闪,到处游移。

    然后,我看见他好看的嘴巴凑了过来。嗯~一个标准的法式热吻,吻得我全身都热热的。他魅惑的双唇离开的时候,我还情不自禁地砸吧了一下嘴,闭目陶醉着。

    “我走了,你不用送了,车子已经在外面等了”他避开我的眼睛说。

    “嗯”我的回答有气无力,刚刚那个热吻真是销魂。

    “我不在的1年,千万不要勾搭其他男人”这次,他看着我说了。

    我点点头,心里想着,花花世界,姐姐向你重新敞开怀抱了。

    “要是被我知道,那个男人死定了”他咬牙切齿地说。

    我再点点头,像个做错事的小学生。要知道,从老师到学生,那也是基因突变,是质的飞跃。

    “每天要向我汇报一次,否则的话,我就去勾引那个男人”

    我知道他在放狠话,不过还是情不自禁地扮啄木鸟了。

    “还有”,他最后深深看了我一眼,“我不在的时候,不许想其他男人,不许看其他男人,脑子里只许有我,心里也只许住我一个!”他说得分外义愤填膺,我觉得自己就是一通敌卖国的小汉奸。

    “好的”心虚的某只木乃伊说。

    “最后”,他冷冷地扫了我一眼,

    “如果让我知道你和哪个男的暧昧不清,他的第一次就归我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