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二 寂寞是座坚固的城堡

章节字数:3100  更新时间:09-10-18 11:2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昏暗的灯光下,我是最后一个上台的,不是没有紧张,只是伪装的面具遮掩了我的真实。我对自己的歌声没有自信,但我对面具摘下的那一刻很有自信,只是今晚,在这个容易忧郁的季节里,我想唱属于自己的歌。

    钢琴声响起,前奏是略带忧郁的,正好适合我的声线,

    All。we。have。was。just。one。summer。

    two。lovers。strolen。in。the。park。

    but。like。they。say。the。world。keeps。turning。

    as。the。leaves。will。fallen。we。should。fall。apart。

    全场突然都安静下来,静静地望着那个歌声柔弱的女子,她坐在一片迷离的灯光下,拿着话筒,透过面具可以看见她脸部线条优美的下巴,五光十色的吊灯打在她的身上,映下点点斑驳,一片流光水月。她的声音不响,但是很性感,一字一句吐字清晰,每个词的发音无可挑剔,静静地诉说着这个城市的寂寞。

    许多喝酒的女人也停止了闲聊,回过头来看着隐在一片暗影中的她。钢琴的配合恰到好处,时而激昂,时而低旋,一句句热情消失前冰冷的夜自她口中吐出,为空虚的游魂们勾画出一幢伤心的城堡。空灵的歌声飘荡在酒吧的每一个角落,特别适合安静如斯的夜。

    now。I。am。waiting。for。the。winter。

    to。build。my。castle。out。of。us。

    and。deep。inside。this。massive。building。

    there。is。a。crystal。lake。of。all。the。tears。I。cry……

    一曲终了,华丽的琴声也戛然而止,掌声显得有些冷清。但我知道,属于我的舞台还没有落幕,下一刻,才是整场游戏的高潮。

    轮番登台过的五个女孩子都被请到了台上,仍旧带着不同款式的Sarah面具,我站在最左边,离舞台最远的地方,有些落寞,但是我有信心达成我要的效果。

    男士们都上台来鲜花,把玫瑰递给自己中意的歌者。有些轻佻的,甚至咬着玫瑰花放入歌者手中,我觉得有些好笑,酒吧就是逢场作戏的地方。

    大部分人都献完花了,可是我的手里空空如也,第一次有这样巨大失落的感觉,我有点难过,站在昏暗的台上分外尴尬。也罢,自己唱歌确实很烂,以后没必要自取其辱了。

    就在吧主要宣布比赛结果的时候,那个弹钢琴的男子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我的面前,他的手上,同样拿着一枝玫瑰花。

    我有些心跳加速,直到透过面具看见他的脸,我觉得呼吸刹那间被抽去了大半。

    “好可怜哦,一朵花都没有……”他在我耳边淡淡的说,迷离的灯光打在他的脸上,使他的双眸呈现出琥珀色的光泽,流光溢彩,可他的嘴角却挂着奸计得逞的坏笑,一副小孩恶作剧之后没心没肺的笑。他的双眼弯成好看的形状,两个酒窝深深地陷进去,黑框眼镜仍是优雅地架在他挺拔的鼻梁上。

    我强忍住当下发火的冲动,捏紧了想要甩他一个耳光的手。随后,他笑眼盈盈地把玫瑰花塞在我手中,就下台了。

    我觉得很忿恨,最讨厌别人的同情了。好就是好,坏就是坏,这个快意的世界很残酷,不需要第二种颜色。比赛输了我承认,但我不需要怜悯,面具摘下的时候,我的脸色臭得很难看。

    好久没有被人惹到要跺脚的地步,我都觉得自己心如止水了,在这种理智即将断线的情况下,我拎了包就冲出Blue酒吧,今晚真是一场无聊的游戏。

    身后想起匆忙的脚步声,我越走越快,委屈的泪水却在眼眶中打转。面具摘下的那一刻,我看见很多人的眼神中流露出惊讶和懊悔两种情绪,可我管不了那么多,此时此刻,我唯一想做的事,就是赶快回家。

    “陆老师——”郑辉的声音自后面响起,依旧如泉水般动听,却是我最厌恶的源泉。

    大概他也没想到我会跑那么快,在后面追得很匆忙。眼看前面驶过一辆出租,我一扬手,车子停下来,我刚想去开车门,就被人一把拽了回去,

    “师父,不好意思,我们自己有车的”郑辉拉着我的手,朝的哥露出抱歉的笑容。

    “神经病”的哥嘀咕了一声就把车开跑了。

    “小文,刚才真是不好意思,我没想过玩笑开得过分了”他看见我哭得梨花带雨的一张脸,怜惜地说。

    小文——这个称呼有多少年没被叫过了?回忆如同打开的闸门,源源不断地向我袭来,一幕幕伤心的过往提醒着我要在心底筑起属于自己的城堡。

    “不要你管”我猛地推开他,“反正今天全世界都来看我出丑!”

    我吼得歇斯底里,完全没有以往的优雅形象。

    郑辉也愣住了,不过下一刻,我就被他搂在怀里,他轻拍着我的背,嘴里喃喃着,“小文……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最讨厌男人假惺惺的温柔了,不过听着他的柔声细语,还有在如此寒冷夜里给我温暖的臂膀,我没有推开他,竟然还抱住他的腰,在他怀里失声痛哭起来。

    半个小时后,郑辉的外套罩在我的身上,我坐在酒吧后面的楼梯上,揉着红肿的眼睛。

    一罐奶茶出现在我的面前,还有一双分外白皙的手。

    “这个是热的,Blue里没有热饮”我看见他气喘吁吁地说。

    我接过奶茶,捧在手里,“不好意思,今晚有些情绪失控,明天之后,今天的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吧”我慢条斯理地说着,掩饰着自己疯狂的心跳。

    郑辉错愕了一下,大眼睛瞪着我,

    “小文,其实你不用马上给出答案的”

    我笑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说完迅速低下头,研究着自己的高跟鞋好不好看。

    “第一次见你,就觉得你是一个不怎么容易打开心扉的人”他低头望着我,眼神满是柔溺。

    看着他纯净的笑容,我突然觉得自己仿佛被抽去了浑身的力气。

    ………………

    “陆小文,你是一个没有心的女人,你除了自己,谁都不爱”

    “陆小文,我要结婚了,她比你爱我”

    “陆小文,真的不要再缠着我了,我们不可能再回头了”

    ………………

    曾经的甜言蜜语化作最最致命的伤害,我在爱情这条道理上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勇气。没想到,竟是一个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男子,看穿了我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坚固城堡,让它们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

    “别说得你好像很了解我似的,我对你没有兴趣”我冷嘲热讽着,想以此掩饰自己的失态。

    “我现在是不了解你,可我希望以后可以好好了解你。善良的你,直率的你,冷漠的你,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你?”

    我强忍住即将溢出眼眶的泪水,这个问题我也想问自己。这么多年了,我活得很没有自我,把自己关在一个封闭的空间,不敢接受外面所有的热忱,把真心践踏在脚底下,只是希望自己不要再受到伤害。

    第一最好不相伴,如此便可不相欠。

    第二最好不相惜,如此便可不相忆。

    第三最好不相对,如此便可不相会。

    “小文,给我一个机会,让我好好照顾你好不好?”最后,我听见他这么说。

    我抬头,看见他犹如阳春三月般的温柔笑颜,还有那小心翼翼的默默情深。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直接脱下大衣,丢在他手里,拎起包,走到了马路口。

    郑辉没有追来,可是坐在出租车上的我,心却是好痛。夜晚的都市,繁华如梦,梦醒了,一切不过是浮光泡影,雾里看花,水中捞月。今晚是一个美好的梦,只是,人活在这个世界,终究要清醒。

    酒吧后门外的街道,有些寂寞得冷清,和酒吧里的热火朝天截然不同。一个穿着T恤牛仔裤的年轻男子,无力地倚在墙角,看着渐行渐远的黄色出租,还有那件带着她体温的大衣,苦涩无奈地笑着摇头。

    流水有意,落花无情,自己的偏执,换来的是残忍的拒绝。活在这个冰冷的都市,我们都是缺爱的小孩,只有互相取暖,才不会遍体鳞伤。

    浮生如梦,梦如人生。

    人生最好不相许,如此便可不相续。

    无情得很,也无趣得很,然而,这便是人间,这,便是人生。

    作者有话要说:

    关于亲们的问题,不是我不想回答,是连城上评论管理抽风不好用了。

    首先,香妹,你为什么那么肯定我是广州的,我哪句话写出我是广州人?郁闷了……

    还有,我觉得关于我是哪里人,文章里已经写得很明了了,

    S市:深圳?上海?山东?怎么也不会是广州啊?

    还有,不知道大家喜不喜欢陆姐姐的故事?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