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林春  第6章 野店

章节字数:4446  更新时间:11-01-02 17:5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春山横亘、旷谷鹿鸣,林间的落英在东风中上下飞舞,各色的花瓣在湍流的溪水里打着转,将上林的春光带到远方。

    虽寒意并未褪尽,矫武的少年却早早脱去冬衣,任旷野的风透过薄薄丝绸如细碎的小刀刮过肌肤。

    “陛下,再跑就出上林苑的范围了,我们回去吧!”公孙贺一边努力挥鞭不让自己落后太多一边提醒皇帝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有什么地方时朕去不得的?”天子的回答简单而不容抗拒。

    公孙贺看了公孙敖一眼,如愿以偿地看到一副无力的表情:“这就是我们的陛下”。

    这种情况公孙敖见得多了,知道多说无益,立刻回马去安排微服出巡的护卫。

    铠甲是不能穿了,声势也不能大得离谱,按照一贯的经验布置好,公孙敖才发现随驾出猎的郎官张骞和郎中东方朔不知何时踪影全无。

    张骞失踪的原因很简单——内急。俗话说水火不留情,一但袭来,就算伴驾随侍这样重要的事情也只能放一放。待到解决了问题,舒舒服服地从树林里钻出来,才发现自己面前摆着四条路。张骞有点懵,那位主子究竟走的是那条路呢?如果被他发现自己不告而别,不知道会有什么后果。想着想着,张骞忽然觉得今天的天气很糟糕,实在不适合出行、游猎。用袖子掸了掸下摆上的泥,抬头看看天上悠然的白云:“白云啊白云,什么时候我才能向你一样自由自在?”

    一阵急促而沉重的马蹄声从来路的山口传来,张骞转头一看,差点笑出声来。马背上,一只大猴子从背后死死抱着身着黑甲的建章宫卫,那宫卫身上的铠甲本来就有点大,这下更被扯得拧了起来,插着神气红樱的头盔也斜斜地垮带在头上,一副狼狈不堪的样子。更奇怪的是,马明明有两匹,这两人却非要挤在一匹马上,那个狼狈的建章宫卫一手拉着一条马缰,正急急赶路。

    待到马近了,张骞才看清楚,那个建章宫卫竟然是卫青。卫青这个小孩张骞是很喜欢的,聪明好学,诚实率真却一点也不迂腐。当时刘彻把他带回建章营的时候,张骞还在心中暗骂:“这个色心不改的色狼,竟然想在军营里干那种事情。”但据后来观察,他是冤枉陛下了,其实他还真的没把卫青吃了。当然,所谓冤枉也只是指后面那句,前面那句是一点水分也没有的。

    “东方大人,胳膊松开点好吗?你快把卑职给勒得喘不过气了。”卫青的脸已经憋得通红,上气不接下气。

    大猴子胳膊松了一点,露出原本躲在卫青身后的脸来。果然面如冠玉、齿若编贝、唇若涂朱,可不是东方朔又是何人。

    张骞笑得肚子都疼了起来。情况已经很明显,东方朔不擅长骑马,卫青一片好心怕他掉队带他,却被他勒得几乎背过气去。

    “这可不是无所不能、美绝人寰的东方大人么?你这是在教导卫兄弟骑马?”

    听到张骞的调笑,东方朔发白的脸反而有了血色。伸手整了整冠:“张大人所言极是。我见卫兄弟纵马飞奔,行止不雅,特地舍身为教。”

    “是么?”张骞看着一双眼睛瞪得溜圆的卫青:“那倒是让下官长见识了。”

    “哪里哪里,夫御者国之大礼,不可不重。人臣之行关乎国体,张大人以后尽管向下官请教就是,下官一定不吝赐教。”

    “嗯,不错不错,受教受教。”嘴上假装有礼,心中却不住偷笑“嘴硬,一会卫青不带你了,看你慢慢骑着马儿行止优雅地去追陛下吧!”于是不再答话,打定了主意看东方朔出丑。

    卫青伏在地上听了一阵,爬起来指着前方的一条路说:“就是这边。”

    张骞跑了几步,回头看看,却见卫青又把东方朔搀扶上了自己的马,依旧让他象大猴子一样缠着自己。忽然一阵无力感袭上心来:“卫青这个家伙究竟是烂好人呢还是傻子?

    不出数里,遇到了返回的建章卫士,说天子微服出巡了,只带了贴身侍卫,公孙敖让他们找到张大人和东方大人,叫二位大人速去伴驾。卫青只好脱下盔甲,带了东方朔和张骞一起追去。

    山林越来越茂密,不时有野兔、獐鹿从面前跑过。

    刘彻一行二十多人,一路射杀,每人的马背上都驮满猎物。

    卫青三人早就跟了上来,张骞兴致勃勃地加入射猎,东方朔却只管抱了卫青,跟着队伍一路向前跑。

    东方朔人本高大魁梧,加之使尽全力抱紧卫青,卫青虽然常年练武身体不比常人,却毕竟年少,被他搂得苦不堪言。刘彻看到的就是卫青眉头紧锁脸颊微红,眼睛里满是无力与无奈,犹如锁了层薄薄的烟雾,嘴唇微微开启,呼吸显得略有些急促的样子。由于抱得太紧,卫青外袍的领口被拉开,露出少年圆润的左肩、精致的锁骨和一小片象牙般的肌肤。

    “里面什么也没穿?”刘彻的心忽然弹了一下,象是被什么东西击中了,接着便觉得口干舌燥。咽了口口水,晃了晃脑袋“呼呼,我怎么了,一定是因为好几天没碰王孙,有点欲求不满了,一定是这样。”这样一想心里放松了点,但他现在忽然看东方朔非常不顺眼——非常非常不顺眼。

    天黑的时候,终于找到一家偏僻的野店,老板见他们骑马带刀,心中疑惑,只是推说店里没有足够的米粮和床铺,坚持不接待,直到刘彻说自己是平阳侯,才勉强开了店门,让他们进去。

    “上林苑实在太小了,跑个马也跑不痛快。韩嫣,回头把我们这几次跑到的地方划个范围,叫吾丘寿王给朕合计合计,看全划入上林苑可行不。”老板刚一离开刘彻就抱怨了起来。

    上次追猎物跑出了上林苑,带着一群卫士马踏农田,被农夫们骂得十八代祖宗都搭了进去,后来更被县令围捕,直到亮出天子身份才脱了身。虽说把县令吓得够呛,也令刘彻颜面大失,从那个时候就有了扩建上林苑的想法。

    心中正暗自盘算,却见东方朔走过来一本正经地跪下:“陛下,臣有本奏。”

    刘彻心想:“这是微服出巡,你这不是暴露我的身份么?”但见他态度端庄举止得体却不好说什么,只好也端出朝堂上的架子:“东方爱卿有本可速速奏来。”

    “陛下千万不要扩建上林御苑。终南山是屏障关中的天险。汉王朝兴起,抛开老都城洛阳,迁居到泾水和渭水之南的长安,就是因为这里的军事价值和经济价值。秦王朝就是利用了这里的便利条件,西吞西戎蛮夷部落,东吞六国。”刘彻见他正经,也只好做出正经的样子听他说。

    “终南山是座宝山,不但出产木材,而且出产金、银、铜铁和玉石,很多人靠它维持生计。而且陛下划定的地区,出产稻米、黍以及还有梨树、桑树、麻类和竹子。土地里有薯类,水塘里有蛙类和各种鱼。穷苦人家,靠着这些自然的物产就可以维持温饱。每亩田价都达到一金。而今陛下把终南山和附近的土地一股脑地圈在上林苑里,根绝了人民林产渔业的利益,减少了国家的赋税收入,人民生活陷入困苦的境地。这是不可以这样做的第一个理由。”刘彻开始觉得耳朵有点痒,伸出小手指挠了一下。

    东方朔只管自己低着头说,并没有看到他的小动作:“废掉农田,拼命扩张野兽活动的领域。毁坏人家祖先的坟墓,拆去百姓的房屋,有多少人会悲泣他们被驱逐的命运啊。这是不可以这么做的第二个理由。何况这么大的上林苑,先是在四周砌上围墙,工程已经够大的了。这里又没有可以走车马的平道,而且地面上又遍布乱石和深沟。为了一时的快乐忘了有随时倾覆的危险。这是不可以这么做的第三个理由。”

    东方朔一气说了这么多,看看刘彻还是无动于衷,就加重了语气接着说:“当初,殷朝的君王纣在他的皇宫中设置九市,做起买卖来,最后是各封国都背弃了他。楚灵王盖章华台,盖世豪华,而楚国民心离散。秦王朝兴筑阿房宫,天下大乱。臣东方朔这么随口乱说,违背皇上的心意,真是罪该万死,只是希望皇上能够体察愚臣的一片赤胆忠心。”

    刘彻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心道:“不就扩建个宫苑,至于吗?长篇大论的,朕要是不听你的就成了殷纣王、楚灵王。说到底不就是个钱,朕现在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钱。”看看东方朔一脸正气的样子,气更大“你到会抓机会给朕装君子,平时怎么没见你这么君子?刚才你吧卫青搂得那么紧,怎么不君子一点?哼,现在一副上佐天子、下安黎元的样子,好啊,你是要向朕展示你的治国之才啊,朕现在要是不答应你不就成了昏君了,朕偏不上你当。”

    转了千种心思,嘴里却说:“爱卿说得有理啊,不愧是国之良才,做个郎中太屈才了,朕现在封你做太中大夫,赏一百金。以后啊,多给朕提点建议,这样国家才能发展嘛!”

    老板娘从后门走进大堂,正见到东方朔起身的一幕。想起刚才丈夫急急跑来跟她说店里来了伙人,个个膀大腰圆、骑马带刀,可能是强盗,说完便跑去要叫人来抓这些人。但这会她看这些人非但不象强盗,反而倒象是一群达官贵人,于是赶紧招呼,杀鸡宰鸭,忙得不亦乐乎。跟刘彻出来的人平日里都是公子哥儿,舞刀弄剑个个在行,烧菜做饭却没有人会,卫青只好到厨房去打下手,对他来说,烧菜做饭是最基本的生活技能,卫青不仅会烧菜,手艺还相当不错。

    不过,现在卫青负责的却是给鸡鸭拔毛的工作,老板娘在厨房里忙着生火做饭。大堂里闹闹轰轰的,侍卫们找到了酒,喝了起来。卫青把洗净剖好的鸡鸭拿进厨房,却不见了老板娘的踪迹,正要出声,忽听见灶台后的柴草一阵响动,夹杂着一阵阵动物的喘息声。卫青不明所以,蹑手蹑脚地走近,只见刘彻和那老板娘衣衫凌乱,死死纠缠在一起,野兽般互相啃咬。卫青大骇,脸“腾”地红到脖子根,急忙退下,刘彻和那老板娘正激情沸腾,居然也没发现他。

    刚跑到大堂,就听见厨房里发出一阵怒吼,继而是几声惊呼。刘彻和老板娘衣衫不整地从背后跑过去,老板手持菜刀,怒目圆睁地在后面紧追不舍。卫青见状,大惊失色,一把抱住老板,夺了他的菜刀,扯下腰带将他绑缚在柱子上。这时,大门却被人踢开,门外站满了手持锄头菜刀的农夫,足有几百号人。

    公孙敖傻了眼,立刻拔剑跳到门口,侍卫们也纷纷拔出刀来。刘彻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总不能又亮出天子身份吧,这次可是被捉奸在“床”,但不亮出天子身份又如何脱身?

    “打死这伙强盗。”

    “抓住奸夫淫妇去见官。”

    嘈杂声越来越大,村民们互相推挤着走来,离大门越来越近。公孙敖的额头渗出了冷汗,虽说侍卫装备精良、武艺高强,但要动手杀了这些无辜村民,他还是心有余悸。偷偷看了看刘彻,心道“陛下,你倒是拿个主意啊!”却见刘彻正在看他,那意思似乎是说“公孙爱卿,你倒是拿个主意啊!”

    正在相持不下,一个瘦小的身影从公孙敖身边挤到了门外,公孙敖一看是卫青。

    卫青对着屋外的村民抱了抱拳,“各位乡亲,敝上平阳侯,今日因公干来到贵地,错过宿头,幸得收留,还劳烦各位前来照料,多有叨扰,心中不安。敝上重情之人,深感无以为报,现欲赠各位千金,还望笑纳。”嘴上说着,心里却暗笑“一千金好象有点多,但反正又不是我的钱,管他的。”刘彻一听,立刻来了精神:“对对对,赏千金。公孙贺,你这就去调。”

    那些村民从来没见过这么多前,一听之下哪还顾得他们是不是强盗,是不是奸夫淫妇,立刻丢了兵器拥进店里,把众人围了个结结实实,进不来的直接就坐在门外,唯恐分钱的时候少了自己。自然有人把鸡鸭美酒端了上来,刘彻躲进里屋,和老板娘着实亲热了一番。那老板娘热情似火,直让整日对着皇后相顾无言的刘彻万分销魂。

    公孙贺当天晚上才把金钱押到,村民们皆大欢喜。刘彻额外给了老板娘不少赏赐,又在店里留宿了一晚,第二天早上才心满意足而去。

    不两日,平阳候仗义疏财的美名便传进了长安。

    平阳候和平阳公主万分不解之下多方打听,终于弄明白了来龙去脉。苦笑之余,平阳公主忽然发现,自己一年前抛出的本以为已是死棋的棋子,居然有了盘活的迹象。

    “是该为这逢春的枯木浇点水的时候了。”平阳公主对着镜子补了点胭脂。

    “准备好车驾,我要进一趟宫。”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