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林春  第19章 荐贤

章节字数:3266  更新时间:09-10-20 09:5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个月后,刘彻把宣室殿的一个侧殿收拾了出来,正式成为了内朝的办公场所。

    朝堂内外一片哗然,公卿们愤愤不平,各种反对的奏章雪片般飞来。天子端坐朝堂冷眼睥视,刀锋般的嘴角挂上一抹冰冷杀机。

    内朝成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驳回了丞相的几项人事任命,接着又取消了原来定好了的几处钱粮调拨。一些嗅觉灵敏的人渐渐明白过来了天子的意思,也明白了天子的决心,心中虽然不甘,却终是畏惧刘彻,谨言慎行起来。

    卫青忙完内朝的事情从宫中出来时已经很晚。

    这段时间的纷乱耗去了他不少精力,虽然表面上说设立内朝是战时的国策,其实明眼人一看就清楚,所谓战时国策只是原因之一,最重要的还是天子要通过由自己亲信组成的内朝来抑制朝廷势力,把权力尽可能握在自己手中。

    大臣们不敢直接针对天子,他们这些内朝办事的人就成了众矢之的。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卫青的骑奴出身和靠裙带关系进身的事已经被翻出来无数次。大臣们不好提韩嫣和刘彻的关系,却把“苦饥寒、逐金丸”的童谣背得滚瓜烂熟。至于公孙敖,则在不知不觉间成为了莽夫的代名词。

    这一次刘彻非常坚决的维护了他们“骑奴怎么了?高祖爷爷起于蓬蒿之中,不就是平民,在座的列位,你们上数五代又有几个就是贵族?裙带怎么了?难道在朕的天下,朕的私人朕反倒不能用,简直岂有此理。再说韩嫣玩个金丸又碍着你们什么了?各位把钱拿去吃喝玩乐,养小老婆,韩嫣把钱用来玩金丸,只能说是各人喜好不同,不是什么有伤大雅的事情。至于说道莽夫,大汉立国,有多少战功显赫的将领都是列位口中的莽夫,难道都不该受重用?”

    刘彻的维护并没有让卫青等人的日子好过,大臣们表面上是不敢再说什么,但却不知不觉抱成一团,不仅私底下和他们划清了界限,即使公务上,也颇多刁难,随时找点小茬,让他们分外难堪。

    卫青性情温和随意,到不觉得有什么。韩嫣却不愿吃这个亏,经常和外朝的官员发生冲突,有一次甚至顶撞了田蚡,令田蚡大为冒火。公孙敖也是年青人的心性,平日里管着建章营的日常训练,给卫青提供些军事上的意见,根本很少和朝堂里的人打交道,没头没脑被人作践,心中顿时觉得堵得慌,找卫青吐了无数次苦水。

    面对这些,卫青只是淡淡一笑,随口安抚着韩嫣和公孙敖,自己该做什么依然做什么。

    刚进家门,卫长子便叫住卫青,递给他一卷竹简,说是一个叫主父偃的人已经来找了他三次,今天又来等了很久,没等到他就留下这卷东西,请卫长子代为转交。

    卫青是个很认真的人,见是一篇策论,知是士人求荐于天子,不敢怠慢,立刻回到书房,细细读起来。这一读之下,居然被吸引得无法释卷,主父偃的策论言辞犀利、切中时弊,虽然军事上的见解和自己大相径庭,但其改革律法、削弱诸侯的建议不仅符合朝政改革的需要,更与天子的想法不谋而合。而他提出的具体措施虽然略显急进,却非常可行。卫青不由得大为叹服,翻来覆去看了数遍,不知不觉已是东方见曙,卫青简单梳洗了一下,用过早餐,就按照主父偃留下的地址找到了他。

    主父偃住的客栈是长安城贫民区里最为廉价的,破旧不堪,只能勉强遮风挡雨。主父偃住在大通铺的房间,卫青一进去就闻见一股扑鼻的汗臭气。

    屋里的人大多还没起床,见他衣着仪容都露出诧异的神色。

    “请问谁是主父偃先生?”卫青拱拱手问道。

    没有人答应,又问了几声,才听到有人懒洋洋地答道“谁啊?”紧接着一声哈欠,紧靠墙角处,一人伸着懒腰坐了起来。

    卫青赶紧道“晚生卫青,前来拜访主父先生。”

    那人依然捏着自己的腰,扭着脖子。待反应过来“卫青”这个名字的时候才受惊般跳下榻,一边穿鞋一边整理衣冠。

    “原来是卫大人,劳你亲自前来,偃实在不敢当。”没料到卫青会亲自登门拜访,还自称“晚生”,主父偃大为感动。

    卫青见主父偃约四十多岁,中等身材,满脸胡须,须发皆已有些花白,衣着虽有些破旧,却还算的上干净整洁。见到自己深施一礼,态度不卑不亢,颇有名士风范,不禁更添好感。

    主父偃本想邀卫青坐下,四周看了一圈,居然连张坐席也没有,不由得有点尴尬地搓了搓手。

    卫青七窍玲珑心的人,哪里看不出他的意思,立刻将他请到了一处酒楼,点上好酒好菜。主父偃好久没有吃上一顿象样的饭菜,当下也不客气,大碗喝酒,大口吃菜与卫青饮酒畅谈了起来。

    言谈中卫青了解到主父偃是齐地人,早年学习纵横术,年纪大后又学了诸子百家,很有见识,曾四处漫游,遍干诸侯,但却一直没有得到出头的机会。而这次,主父偃是专程西入函谷关找卫青,希望他在天子面前推荐自己。

    一天下来,主父偃侃侃而谈,才华见识更让卫青佩服至及。

    在卫青看来,主父偃正是目前刘彻最为急需的人才,然而令卫青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当卫青把主父偃的策论呈给刘彻后,刘彻看完直接就给他扔到了地上。

    “朕说昨天你跑到哪里去了,原来是跟人喝酒去了。就这种策论,你也好意思拿到朕面前来,朕看你是太闲了。”刘彻一脸的不屑。

    卫青大感疑惑,不死心地捡回来“陛下,你再看看,主父偃真的是个人才。”

    刘彻不再看,伸手又给扔到了一边,卫青又捡回来。反复几次后,刘彻干脆生气地把主父偃的策论丢到窗户外。

    尽管如此,卫青依然没有死心,以后的半个月里,一找到机会他就把主父偃的策论拿到刘彻面前。

    刘彻感到自己的头很大,他从来不知道卫青是个这么执着的人。

    “人什么才?如果按照他的说法,朕打匈奴就会激发民变,落个秦朝的亡国的下场,那朕不是就该看着匈奴犯我边境、杀我百姓,还笑嘻嘻地给他送上自己的姐妹做老婆,再陪上一大笔嫁妆。打匈奴将军们就会和外敌勾结,那我是不是该把打过匈奴的将军们都杀了,把边境的军队都撤回来呢?”

    “陛下,主父偃的策论有九条,你也看看其他的吧,都是关于律法改革的,真的很有见谛,措施也很有可行性。”卫青还是不死心,不顾刘彻脸色不好,眼睛乌溜溜地看着刘彻。

    刘彻见他这个样子,凑近了卫青的脸看着他,神色大有深意“卫青,你这是怎么了,为了举荐个主父偃居然勾引朕,你该不是看上他了吧?朕的话你怎么就听不明白?”

    卫青瞠目结舌地看着天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自从那日畅谈后,卫青见主父偃生活结据,便邀请他住到自己家中,主父偃也不客气,大马金刀住了下来,整日里对卫府的下人们喝来唤去,全没有一点做客的样子。整日里除了吃喝就是躺在院子里读书、睡觉,卫府的下人们都对他厌恶以极,卫长子和卫青却对他十分客气。

    这晚卫青回到家时,见主父偃依然在等自己的消息,想起自己先前对他说的“先生良质美玉,必定见赏于君王”的话,顿时觉得很不好意思,走上去施礼道“主父先生,卫青实在无能。”

    主父偃看他的样子,心中明白了个大概,只低头捋着着花白的胡子长叹一声“哎,连卫大人都……看来主父偃注定是报国无门了。”

    卫青憋红了脸“主父先生,你太高看卫青了,也许是因为卫青人微言轻才会有辱使命。先生经国之才,湮没草莽实在可惜,不如另外找人举荐,或能一举成功。”

    主父偃摇头道“大人是天子肺腑,若果大人都没有办法,其他人又岂能打动天子?偃此次不远千里来到长安,为的就是求见大人。今得大人全力举荐,虽不能如愿,也是时也命也,大人恩情,偃当谨记,他日若有机会,必然相报。”听卫青称自己人微言轻,主父偃心中一阵苦笑,卫青是不是人微言轻,他心里清楚得很,若卫青只是个普通的太中大夫、侍中,他主父偃又怎么会专程跑来找他举荐?

    听主父偃这样说,卫青沉吟了一会才道“如果先生不愿另找他人,卫青以为到也还有另一条路。”说了一半,卫青看着主父偃没有继续说下去。今天天子的话他老是觉得大有深意,在卫青看来,主父偃的对匈奴主张只是老生常谈,没有什么实质意义,有价值的恰恰是其他几条策论,刘彻不可能一点兴趣都没有。但他为什么偏偏只提主父偃的对匈奴主张,不提其他的几条呢?尤其是刘彻最后近乎耍无赖的那句话,更让卫青觉得刘彻不是不想用主父偃,只是不喜欢由自己来举荐而已。至于刘彻为什么会这样,卫青百思不得其解。

    “还请卫大人赐教。”见卫青沉吟不语,主父偃急忙问。

    “天子自即位之初便下诏求贤,先生不妨向天子上书自荐,或能成功也未可知。”

    主父偃困居长安,也没有其他办法,便依卫青的建议,几天后向天子上了自荐书。

    刘彻上午收到主父偃的奏表下午就接见了他,一席长谈之后,对他大为赏识,以为治国利器,当即封为郎中。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