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林春  第29章 相斗

章节字数:3261  更新时间:09-11-09 15:5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混账,这么烫。”一声瓷器被猛摔在地上的声音,接着是人被踢倒在地的声音和女子的尖叫。

    “来人,给朕把这个贱人给朕拖下去杖毙,还有那些个煎茶的奴才,一并打死,竟敢给朕上这么烫的茶,其心可诛。”刘彻满脸杀气,额头上青筋突突直跳。

    上茶的宫女吓得瑟缩在地,连求饶都忘记了。

    王顺眼看着这倒霉的宫女被两个期门郎拖了出去,不禁叹息着摇了摇头“又是好几条人命。”刘彻的脾气越来越古怪暴戾,虽在朝臣面前还勉强维持着一个较为宽和的形象,宫里却已经人人自危,短短两个月,服侍他的近侍被打死打伤的就有三十多人,起因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有的甚至是故意找茬。“这位天子是个天生的煞星啊,别看现在还忍着,总有一天会让天下血流成河。”王顺服侍过三位天子了,该见过的都见过,该明白的都明白。

    “王公公,出了什么事?”卫青刚巡视了防务身上还穿着铠甲,眼望着宫女被拖走的方向,询问立于寝宫门前若有所思的王顺。

    王顺看到他,心中松了口气,心道“这几个奴才也许命不该绝”脸上却没有什么表情,只是说“彭州上贡了新茶,几个奴才上茶也不多长点心思,这不把陛下给烫着了,活该被杖毙。”见卫青了然的样子,便又低下头去。

    卫青进了甘泉居室,刘彻依然一脸怒气,茶缸被摔碎在地,茶叶茶水泼得到处都是,连禅衣的下摆也被打湿了一片。

    “陛下这是怎么了?”卫青从怀里取一张丝巾,跪坐在刘彻面前,把他沾满茶水的手仔细擦拭了一遍,又把衣衫下摆上的茶迹拭去。

    “这群该死的奴才,把朕烫得。”怒气渐渐消了,语气中还是诸多不满。

    “陛下哪里被烫到了,疼吗?”

    刘彻举起自己的右手,气鼓鼓地道“手!”

    卫青轻笑了一下,执起刘彻的右手,吹了几口气,刘彻只觉得凉幽幽的,好不舒服,忽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略一回想,记起当年卫青为自己吸手指上的竹刺,引得自己兽性大发的事。

    “嘿嘿,你最终没有逃脱朕的手掌心”,想到得意处不禁露出微笑。卫青哪里知道他心里转的念头,只是继续吹气“陛下还疼吗?”

    被他这一问刘彻反应了过来,立刻蹙起眉头“嗯,好多了,不过还是有点疼。”其实早就不疼了,只是想骗他多吹上几口气。

    “既然好多了,陛下可要赏卫青。”卫青一边吹气一边笑着说。

    卫青向刘彻讨赏可是少见的事,虽然刘彻对他异常宠爱,平日里赏赐不断,但刘彻也很清楚,这些赏赐有很大一部分都被他分赏给了建章和期门的卫士。刘彻假意生了几次气,都被他卖乖蒙混过关,明白这是将领的御下之术,也就不再过问,最终成了一个拼命赏,一个拼命分,都乐在其中。

    “说罢,要什么,朕一定给你。”刘彻此时心情已经大好,也想卖个好给卫青。

    “臣听说彭州给陛下上贡了今年的新茶,臣这会口干舌燥,想向陛下求一壶来尝尝,请陛下恩准。”卫青抬起头,用一双泼墨似的大眼看着刘彻,笑意盈盈。

    刘彻脑袋一热,立刻应允,吩咐王顺马上让茶房为卫侍中煮茶。直到听到王顺离开的脚步匆匆,大不似平常的气定神闲,才恍然明白过来,一把揪住卫青的鼻子“好你个卫青,跟朕耍心眼。”卫青被当场拆穿,不由得脸上一红,也不躲闪,任他把自己的鼻子揪得通红。

    “这茶叶味道果然不错。”和卫青并排躺在长毛地毯上,一人端着一杯茶水,倒得自己满脸都是,又用舌头将嘴附近的茶水卷进嘴里,刘彻叹道。

    地毯是匈奴最上等的羊毛织成,柔和温暖。两人静静躺在上面,都没有说话,四周一片宁静,只有浅浅的呼吸声和不时响起的风动窗棂的声音。

    刘彻微微阖着双眼,轻握了卫青的手,在肌肤相触的地方,似有一股清泉沿着经络流遍全身,焚烧着五内的邪火被渐渐压了下去,通体一片清凉。

    “你来找朕是有什么事情么?”

    刘彻侧过身子,取下卫青的头盔,乌木鸦翅般的长发顿时倾泻而出。

    卫青“哦”了一声,方才想起自己来见刘彻的目的,“陛下,廷尉署呈上了灌夫的各项罪名和罪证,朱买臣侍中看了觉得疑点颇多,便着人查了下,结果十条罪状倒有八条是不实之辞,就算确有其事的也多为夸张歪曲。臣觉得兹事体大,是以特来向陛下禀告。

    刘彻伸手捞起一缕绕在指上把玩,但觉顺滑如丝、光彩流溢,放在鼻前嗅了一下道“那卫青看了觉得如何呢?”

    “臣看了,觉得朱侍中的说法有理。”卫青微微斟酌了一下用词。

    “哦,原来你们也都觉得有问题。”

    卫青听他用了个“也”字大感意外,偷偷瞄了他一眼,却见他微阖双目,面上波澜不惊。

    只听刘彻梦呓般道“那些罪名可是朕的舅舅费心罗织的,罪证也是他辛苦搜集的,可真是难为他了,呵呵。”

    卫青听他笑得诡异,不觉心中一紧。

    刘彻并不睁眼,却似乎知道卫青要说什么一般“卫青想得对,这事不能听之任之,朕一定要管,只是…现在…。。还不是时候……”

    田蚡和窦婴、灌夫的争斗早已闹得沸沸扬扬。

    窦婴是窦太后的堂侄,七国之乱时曾经以大将军身份讨伐齐国和赵国有功,被封为魏其侯,权倾朝野。那个时候田蚡还在做郎官,常常到窦婴府上做客,对窦婴十分恭敬。刘彻登基以后,为了平衡窦氏外戚和王氏外戚的利益之争,便任命窦婴为丞相,田蚡为太尉,但由于二人支持刘彻的建元革新被窦太后罢黜。尽管二人失去了官职,因为有着外戚身份,依然十分显贵。窦婴喜欢养士,家中门客数千,但窦太后去世后,田蚡做了宰相,窦婴则再也没被启用,门客门大多离他而去,灌夫却对他一如继往,两人的关系也就十分亲密。

    灌夫是一方豪强,为人行侠仗义,结交多为豪强恶霸。七国之乱他时率领十几名囚徒杀入敌阵,诛杀对方几十人,被孝景帝任命为中郎将,没几个月犯法被罢免。建元元年,刘彻为了加强自己对军队的控制权,又任命灌夫做了太仆,不久又因为酒醉打了卫尉窦甫而被调任为代国国相,接着便又因为犯法被免去官职,长期闲居在长安。

    窦婴的儿子曾触犯刑律,虽然田蚡此时对窦婴已经极为轻慢,但还是出面为他的儿子说情,这才免除一死。后来田蚡仗着自己势大,派门客籍福向窦婴勒索一块田地,窦婴异常羞愤拒绝了田蚡,当时灌夫正好在场,痛骂籍福。虽然籍福并没有把这事告诉田蚡,田蚡还是知道了,从此对窦婴和灌夫恨之入骨。田蚡和灌夫更是互相攻击,他们的宾客朋友多方调解,两人也担心两败俱伤的结局,方才作罢。

    元光四年夏天,田蚡取燕王女为妻,皇太后诏令列侯宗室都去祝贺。灌夫本没有这个资格,但窦婴为了化解两人的心结,便拉着灌夫一起到了田蚡府上,结果灌夫见众人吹捧田蚡慢待窦婴心中不愤,酒后闹事,令田蚡大失颜面,于是弹劾灌夫在太后亲自下诏举办的宴会上骂人,犯了大不敬之罪,将灌夫关押了起来,接着便四处搜集灌夫犯法的证据,欲置他于死地。

    对于两方的争斗,刘彻一开始就十分放任,外戚势力和豪强势力是都刘彻的心腹大患,早就有心铲除,正愁找不到机会下手,现在他们居然自己斗起来了。

    刘彻心里暗自高兴“斗吧斗吧,斗得越惊天动地越好。”在看到田蚡搜集的漏洞百出的灌夫罪证后,刘彻会心一笑“舅舅啊,不是外甥心狠手辣,谁叫你自己找死呢?朕的王孙难道白死了不成?”

    “卫青就要束发了吧!”刘彻望着卫青如水般注视着自己的眸子,他记得卫青今年该满二十岁了。

    “是,陛下”

    “那卫青可取好了字?”

    “还没有。”

    “朕已经想过了,卫青的大哥字长君,那么卫青就顺着这个字排下去,就叫仲卿吧。到时候,朕会亲自为卫青加冠。”

    卫青正想要跪起来谢恩,却被刘彻一把搂住,将头埋在了他的颈前,嘴唇轻轻扫过修长的脖子,停在了耳旁“你可知道为什么朕要给你取这个字?”也不等他回答,吻上了他的耳垂放缓语气道“任天下繁花似锦,朕意最中卿!”

    卫青低下头去,逃避他火般炽热的眼神。这位反复无常的君王,他到底是寡情还是多情?他的心究竟是烈火还是严冰?

    “陛下,时辰到了,窦太主和董公子已经在宫门外侯着。”王顺在寝宫外低声禀报。

    卫青如蒙大赦一般从地上爬了起来,戴上头盔,整理了一下甲胄,对着刘彻深施一礼“陛下,臣请告退。”

    “不是的,卫青,是朕的姑姑要把她的长门园送给朕,约好这会去看看,董偃只是跟着窦太主而已。”刘彻也跟着跳了起来,忙不迭地解释。

    “臣这就去安排护卫,内朝也还有点事情没有处理臣也得去看看。”说罢又是一礼。

    见他一派端庄态度,刘彻有点丧气地想“朕跟他解释什么?朕是天子,别的缺点没有就是好色一点,这事人尽皆知,有什麽好遮掩的?”想到这里也就没有再阻拦卫青,摆了摆手,让他退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