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林春  第33章 巫蛊

章节字数:3214  更新时间:09-11-09 15:3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园子里春芳竞秀,阵阵花香随风飘洒,似要把人熏醉了一般。

    紫藤虽然还没有开花,木叶已然葳蕤茂盛,从花架上蔓延到屋顶,再垂落在半开的窗棂前,给本有些死气沉沉的屋子带来些盎然生机。

    平阳侯曹寿已经卧病很久,前不久刚刚好转一点便跑出去了好几天,也不知是干什么,回来以后,病情就更加严重,还有了传染的迹象。

    平阳公主和曹寿早就分房而睡,倒没有被传染到,但伺候他的下人却有两开始发热,身上也有点溃烂。没有办法,平阳公主只好把曹寿的住处和两个被传染的下人隔离了起来,平常送饭送水也只敢送到室外,让两个被传染的下人自己去取。

    虽说平时夫妇两的感情算不上亲密,平阳公主打骨子里看不起这个懦弱的丈夫,但毕竟一起生活的这么多年,见曹寿一日病似一日平阳公主心里说不出的难受。想当年自己嫁给曹寿的时候才十四岁,如今连儿子曹襄都已经十八岁了。

    平阳公主凑近铜镜细看,里面的人容颜依旧美丽,细致的肌肤光滑莹润,精致的鼻梁,春山般的眉头,鲜花般的唇瓣,分明还是那个大汉最美丽高贵的公主,只是原本清泓的双目不知何时已染上了风霜。

    梳妆打扮整齐,平阳公主乘车来到宫中。

    现在她和卫子夫走得颇近,卫子夫是个懂得感恩的人,深知自己没有平阳公主就万万没有今天,加之深宫寂寞,便对她异常亲热,有什么知心话都愿对她说。

    卫子夫虽然只是个夫人,但却多年专宠,为大汉生下了三位公主,身份高贵,虽说现在还没有诞下皇子,也只是迟早的事情。

    皇后陈阿娇至今也没有生育,为了治好这个毛病,钱花了九千万,神求了一大堆,前不久还请了个叫楚服的巫女进宫,天天在椒房殿又唱又跳,扰得四邻不安,到头来依然一点用也没有。皇后没有生育,又与皇帝失和,那便算不得真正的皇后,唯一为刘彻生过孩子的卫子夫已经俨然就是后宫之首。

    卫子夫的弟弟卫青职务虽然不高却是天子面前的红人,手握实权。明眼人都看出来,天子一方面在清除窦氏、削弱王氏,一方面又在培植自己的心腹势力。

    眼见卫氏一门即将显贵,趋炎附势的人早就把卫家的门槛都要踢破了,只是卫青却始终清清淡淡、不党不群,白费了好些人的心思。

    平阳公主饮了一口蜜浆,取出一卷曲谱“这是夫人吩咐我寻的曲谱,总算是不辱使命。”

    卫子夫急忙取了过去,一边看着一边哼唱,手指还在案上轻轻扣击,嘴角满是笑意。刘彻极爱舞乐,经常到卫子夫这里来观舞赏乐,兴致高时还自己奏上一曲。卫子夫本就有一副好嗓子,又精通各种乐器,为了讨他欢心,更是费尽心思到处搜罗歌舞曲谱加紧练习。

    平阳公主笑道“要说这首《汉广》你们姐弟两一起奏时倒真有一番情致,不知道卫青的音律可有进步?”她还记得当年卫氏姐弟一起在她的家妓班里学奏琴,卫青的乐感很好,学得也很快。

    卫子夫也不抬头“他呀,自从进宫就再没摸过,一天到晚忙得团团乱转,连赏乐都很少莫说自己奏,现在可能连弦都认不准了。”

    想起卫青那一身乱七八糟的职务,平阳公主也不由得一笑。刚开始她还以为是自己的皇帝弟弟故意捉弄卫青,让他一个人干上几个人的活以便找茬欺负,现在看来原来是一大早就打好了要独揽大权的主意,特意让卫青熟悉方方面面的事务,好给自己当助手。自己当年为了讨好弟弟向他献上的一对姐弟今天竟有了这样的造化,平阳公主也觉得始料未及。

    宫室外一阵吵吵嚷嚷,卫子夫正要问出来什么事,便见霍去病甩开步子走了进来,卫长一溜小跑跟在他身后“去病哥哥,这是我真心要送给你的,你就收下吧!”一边说一边往霍去病怀里塞一只布老虎。

    霍去病万分不耐烦地把她的手拍开“去去去,我又不是小丫头片子,玩什布偶,你留着自己玩好了,少来烦我。”转头又对卫子夫道“三姨,舅舅什么时候来接我?我都快被烦死了。”

    卫长公主见霍去病对她不理不睬,怔怔站在旁边,小嘴一扁,眼泪“吧嗒、吧嗒”掉了下来。卫子夫见惯了这情形,早就不以为意。平阳公主却是第一次见到,大感意外“这是谁家的孩子?”

    “是二姐的孩子去病,顽皮惯了,倒叫公主见笑。”卫子夫无奈地摇摇头。

    说道是卫少儿的儿子,平阳公主有了点印象“就是和那个霍仲孺的?

    见卫子夫急忙对她摆手,平阳公主恍然大悟,“原来这个孩子竟还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见霍去病一脸老成,年纪虽小却气势夺人,竟将堂堂大汉公主丝毫不放在眼里,不禁暗自称奇。

    这时膳房已经准备好了午膳,卫子夫留平阳公主一起用,平阳公主在这里一向随便,也没有推辞,霍去病却无论如何也要离开,卫子夫嗔道“吃了饭再走,免得回去你外婆埋怨我这个当姨妈的连饭也不给你吃。”

    霍去病看着卫子夫,那样子居然有点无奈“姨妈,不是我不愿意在这里呆,只是真的,你该好好管教下卫长了。她玩布老虎就玩布老虎吧,还玩什么人偶,玩个人偶也没什么,但她玩的人偶披头散发鬼一样,头上插颗钉子,她还硬说那个是你,恶心死人了,想着我就没胃口。”

    卫长眼泪掉得更厉害了“不是我说是娘亲,她身上本来就写着娘亲的名字嘛!”

    平阳公主脸色大变,转眼一看,卫子夫已经花容失色。

    “卫长,告诉姑姑,你的人偶是从哪里找来的?”平阳公主看着手中恶毒丑陋的人偶,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平和。

    “是在娘亲的褥子里找到的。”卫长公主揉着衣角,怯生生地说。

    卫子夫泪流满脸面“公主,究竟是谁这样恨我,要用巫蛊诅咒我死?”

    巫蛊自古以来便是宫廷中的禁忌,一旦沾上便万劫不复。昭阳殿里的宫女宦官跪伏了一地,人人吓得浑身发抖,。

    霍去病和卫长公主看着他们的样子,满心茫然。

    当禁卫军冲进椒房殿时,皇后阿娇还没有起床,身边躺着巫女楚服。

    “看来刘彻什么都知道了。”阿娇动也没动,两眼直直望着帐顶。

    “是我办事不力连累了皇后。”楚服侧过身来看着她。

    “是我连累了你才对,若不是因为我,你又何苦冒险做巫蛊之法。”阿娇也把目光移到楚服的脸上。

    楚服淡淡一笑“皇后哪里话,这是楚服心甘情愿的,就算被砍了头也不悔。只可惜功败垂成,让皇后身处险境,楚服不甘哪。”

    阿娇伸出手来与楚服紧紧相握“恨只恨刘彻忘恩负义,轻辱于我,待我连卫子夫那个娼妓也不如。行这巫蛊之法成败本就是天命,这样的结局也是我命该如此,你莫要这样说,我听了难过。”两人默默对视,再不发一言。

    禁卫军在门外高声叫门,见无人理睬只好破门而入。阿娇和楚服这才起身穿衣,随着禁卫军到了院中。

    院内已经被掘地三尺,楚服法坛下的木盒子被挖起托在廷尉的手中,见到阿娇出来只是深施一礼“臣见过皇后娘娘。”

    阿娇转头瞄着了张汤道“廷尉大人,见到本后不跪不拜,傲然屹立,你莫非连规矩都不懂了?这难道就是大人的为臣之道?”

    那廷尉抱拳对左前方一揖,他虽其貌不扬,这一一揖却也有几分凛然之气“臣奉天子之命彻查巫蛊之事,皇命在身不敢懈怠,只有请皇后请恕臣无礼了。”说罢将手中的木盒往阿娇面前一递“臣请问皇后,这是什么?”

    阿娇看也没看,转身拉着楚服进殿,一脸轻蔑“大人莫非没长眼睛,还是眼珠子被雁啄了?这么大一件东西看不明白还要来问我这个妇道人家,你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那你到我这里是来干什么来了。”边说话边关上了殿门。

    廷尉见她如此也不多言,命人将椒房殿上下人等全部捉拿下狱,派人守好殿门,看管住阿娇。

    刘彻打开盒子,看着里面的人偶,不禁皱起眉头。

    “她说什么没有?”

    廷尉施了一礼,颇有点尴尬地道“陈废后让臣转告陛下,请陛下念在夫妻一场的份上,让她死后能和巫女楚服合葬。”

    刘彻的眉头皱得更紧了“谁说朕要杀她了,朕今年死了表叔、死了舅舅,现在跟她虽没有了夫妻情分,好歹她还是朕的表姐,如果杀了她,那天下人就该说朕刻薄寡恩了。朕就饶她一命,让她搬到长门园去住,将长门园改名为长门宫,那里本来就是她家的产业,她住着可能习惯点。”

    “那么其他的人如何处理,请陛下示下。”

    刘彻抬了抬手,一丝表情也没有“全部处死,你这就去办。”

    在元光五年的这一片血雨腥风中,灌夫族灭、窦氏九族灭、丞相田蚡死、皇后陈氏被废,椒房殿的三百余宫女、内宦、巫女尽数处死。

    旧的禁锢全部被打破了,睥睨万世的雄主挑开层层血幕傲然屹立,如初生的太阳光焰万丈。

    乾坤浩荡、天地清朗。新的时代即将到来,在一片废墟和希望中,历史的车轮已经不可抑制地隆隆向前。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