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上林春  第35章 劝说

章节字数:3052  更新时间:09-10-27 09: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会议最终没有议出个结果,卫青走出宫门正要上马,肩上被人猛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主父偃和东方朔。自主父偃进宫后,与东方朔的可谓相见恨晚,两人皆才华横溢、行为乖张,不禁大起惺惺相惜之意,很快就成了知交,连带着卫青也和东方朔亲近了很多。

    “怎么一副丧气的样子?”东方朔笑道。

    “丧气到是没有,不过是有点心情不好”卫青闷闷地说。

    “心情不好好办,这事就交给我,包你心情大好。”主父偃对着卫青贼笑了一下,不由分说,和东方朔一起拉着卫青到了自己的府上。

    “主父兄,看不出你竟然是个风流人物,失敬失敬。”东方朔看着体态妖娆、面容妩媚的胡姬,眼神几乎盯在舞池里拔不出来。

    主父偃举杯跟他二人一碰才道“人生百年,及时行乐才是,莫要委屈了自己。”

    “还是你老兄厉害,吃最好的,喝最好的,玩最好的,什么人给你送钱你都敢收,连人都不避一下。我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也没个财源。”东方朔不满道。

    主父偃一阵轻笑“你太中大夫年秩一千石也不少了,谁叫你每年换个老婆,钱都拿去做了聘礼,不穷才怪。”

    东方朔一阵惨叫“你和仲卿一个到处收礼,一个天子赏赐不断,都是有钱人,还来取笑我个穷人。”

    东方朔有个怪癖,每年都会重金聘娶一位名媛淑女,第二年又将她抛弃,另娶他人。他的这个怪癖人尽皆知,是长安城里的一大怪事。东方朔也因此时常囊中羞涩。

    主父偃胆子大,因为天子对他的器重,很多重要事务都由他具体经办,为此暗地里收了不少好处。关于这一点,他也不刻意隐瞒。不以为然地道“天子用我是觉得我有可用之处,也自然不会在乎我收点小礼贴补家用,说到仲卿嘛,嘿嘿,看来就要有更大的用场了。”

    卫青见他说到自己放下筷子问道“派什么更大用场,我怎么不知道?”

    主父偃施施然喝了一口酒才道“看今天的架势,陛下对你的意见很有兴趣,说不定用不了多久我们就要称呼你卫将军了。”

    东方朔没有参加会议,听到这话赶紧问“主父兄的意思是陛下会派仲卿会领兵出征?”

    主父偃又喝了一口酒,却并不急着回答而是一边吃菜一边欣赏起歌舞来。见卫青和东方朔都眼巴巴看着自己才道“让他带兵的可能性有,但不一定。”

    “那就奇了,你明明说陛下对卫青的作战计划感兴趣,有怎么会不要他带兵?”东方朔摇了摇头。

    主父偃看着卫青“其实要我来说,仲卿虽然胸藏甲兵、精于骑射,却更适合为相不适合为将。”

    东方朔大笑道“主父兄啊,这个东方朔不敢苟同。你也说了仲卿然胸藏甲兵、精于骑射,怎么会说他不适合为将呢?”

    主父偃正色道“仲卿现在主着内朝,位虽低权却重,这些年来把内朝打理得有声有色,深得天子信赖,最难得的是和陛下同心同德,这是为什么我说他适合为相的原因。至于不适合为将……”主父偃凝视着卫青的脸道“仲卿可有什么缺点么?”

    卫青被他看得有点不好意思“卫青的缺点多得很,不知道主父兄是指什么?”

    “我是指在天子眼里你有什么可以作为把柄的缺点没有?”主父偃神情极为认真。

    卫青想了下,缓缓摇头“这个卫青就不知道了。”

    “在主父偃和很多人眼里,仲卿德才兼备,基本上找不出什么缺点,或许天子也这么认为也未可知,此乃为将者的大忌。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为将者权柄太重,若无把柄抓在天子手上,那么你让天子如何对你放心?可惜你跟了陛下这么多年,陛下太了解你,就算你现在想装些缺点出来,只怕也来不及了。”

    东方朔一听,一把抓住主父偃的袖子制止道“主父兄,你喝多了。”

    主父偃甩掉东方朔的手“我主父偃生来就不讨喜,连我的父母兄弟都厌恶我。偃以为,大丈夫不为五鼎食,便为五鼎烹,绝不做平常之人。何况当今天子用人,只用其长,天子用偃的,就是大胆敢为。”

    东方朔也是言语随意的人,却素来极有分寸,见他句句不离忌讳,大是着急。

    卫青听了主父偃的话,良久不语,呆呆地把玩着酒杯。作为一个军人,驰骋疆场是他的梦想,想起刘彻曾经说过打仗的事情不用自己管,现在主父偃又这样一说,顿时产生心灰意冷之感,不由得强笑道“将军立威需在战场,岂是说有就有的?”

    主父偃哈哈一笑“仲卿啊,我劝你千万不要去带什么兵打什么仗,即使陛下让你去,也一定要尽力推脱。你和我不一样,你就算不建立什么不得了的功业,依照陛下对卫夫人的宠爱和对你的亲信,迟早也能位列公卿。倒是你若真的带兵打仗,且不说不易取胜,就算胜了又如何?最多也不就是个公卿,还徒遭猜忌,与其这样到不如就待在现在的位置上,该来的总会来。”

    东方朔满头大汗,这翻话若是让刘彻知道了那还得了,只怕不止主父偃,连自己和卫青都会遭殃。好在左右无人,连侍女们都隔了一两丈的距离,东方朔长出了一口气,赶紧给主父偃嘴里塞了只梨子。

    主父偃的酒当然是最上等的好酒,卫青喝得虽多第二天起床却没有宿醉的感觉。

    下了朝,卫青如过去一样先巡视了一遍期门军便进了内朝。

    不一会,刘彻便着人来宣他觐见。卫青放下手中的奏折,急急赶往宣室。

    到了宣室门口,正要垂首求见,忽觉一阵香风扑面而来,卫青赶紧闪到一边,馆陶公主昂首挺胸,没看见卫青般擦着他的衣角走了过去。守卫在门口的东方朔皱了皱眉,对卫青撇嘴一笑,其意思不言自明。

    进到宣室内,刘彻正坐在榻上仔细玩赏一支珊瑚,那珊瑚色泽鲜红,艳丽欲滴,一看就是稀世珍宝。刘彻看得颇为专注,连卫青跪在面前请安也恍若未觉,卫青见他并未看自己,便只是低头跪着,不再发一言。

    过来半柱香功夫,刘彻才抬起头,看到卫青还跪着,恍然道“仲卿什么时候来的,怎么不叫朕?”语气异常亲切。

    卫青柔声道“难得陛下好兴致,臣不敢打扰。”

    刘彻面上掠过一丝淡笑,目光依然落在珊瑚上“仲卿啊,朕叫你来是想听听你对昨天御前会议的看法。”

    卫青早知他传唤的目的,只略略一顿“韩大夫文韬武略、沉稳持重,臣是万分佩服的。只是天下万事,皆有个开始。前人的经验固然重要,总是亦步亦趋也不行。既然事实证明现在的法子有问题,臣以为就改尝试着改变。”

    刘彻将珊瑚放在案上,两眼看了卫青“那依仲卿的意思,谁去做这个开始的人合适呢?”

    卫青一听这话,立刻正了正衣冠伏拜在地“臣以为,臣是最合适的人选。”

    一道明媚的笑容流过刘彻的面庞,如阳光般灿烂,他欠起身,凑近卫青“仲卿说什么?朕没听清,能否再说一遍?”

    卫青提高了嗓音,大声道“臣愿前往。”

    刘彻笑得象一只狐狸,斜着眼睛看了卫青半晌。见他长跪于前,以额触地,姿势庄重谦恭,便悄悄手足并用地从榻上爬到卫青身边,托着他的下巴继续左右端详。卫青依然一脸正经,刘彻伸出手捏了捏他的腰,卫青被捏得想笑,往旁边一缩,刘彻乘机扑了上去,将他按在地毯上,手不老实地伸进了衣领,在光洁的胸口摩挲。

    王顺见状立刻退了出去,找借口遣走了宣室附近的卫士。

    卫青急急握住刘彻的手腕“陛下,宣室是商议军政大计的地方……”

    刘彻挣了两下没能挣脱,虎了脸眯缝起眼睛“你也知道宣室是商议军政大计的地方,莫非你想在这里抗旨?”

    卫青的脸红得快要滴出血来,呆呆握住刘彻的手腕,却再也没了丝毫力气。刘彻毫不费力地抽出自己的手,解开卫青的腰带和衣结。见卫青前襟大开,目光迷离,刘彻的心如猫抓般,目光左右找了一圈,一把抱起卫青放在案上。

    那案几本来就不大,卫青一坐上去便没了地方,原来放在上面的珊瑚顿时掉在地上摔得粉碎,残片洒得满地都是,在窗外透进的阳光下一闪一闪发出明澈剔透的红芒。

    刘彻搂住卫青的腰,脸紧紧贴在他温暖的小腹上,良久一言不发。感觉卫青伸手抚上自己的头发,刘彻的心中一阵悸动,缓缓跪起来,轻柔地吻上了卫青的唇“还是朕的仲卿最好,最懂朕,最可朕的心。”

    卫青闭上双眼,颤动的长睫不断划过刘彻刚毅英俊的面庞。他微微抬起双臂,似要拥抱住刘彻的脊背,却又猛然滞住,缓缓放回身侧,任天子温柔而粗暴的将自己拥在怀中,几乎揉进骨里。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