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50章 处置

章节字数:2212  更新时间:09-11-05 11:13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长安春早。

    刘彻放下手中的奏折按了按太阳穴,匈奴犯边、豪强滋事、宗室不宁、赋税减收,大大小小的事情堆成了山,绕是刘彻才干超拔、精力过人,连续几天只睡两三个时辰也觉得大是吃不消。

    刘彻信步出门,未央宫柳发出新芽,花架的藤蔓渐渐浓密了起来,一丝丝垂下,如同一道恰到好处的帘幕。

    刘彻透过藤蔓的缝隙望去,内朝的门窗半开着,侍中、尚书们各自忙碌着,老将军李广盘膝而坐,手指不住敲击着桌案,脸上渐渐显出不耐烦的神色。

    “还要多久?”

    旁边是侍中小心翼翼地回答“快了,将军再等等,下官在给你添点水。”

    “都多快一个时辰了,还没回来。”

    “去大司农衙署有一段路,将军莫着急。”

    李广听到这话,猛地一拍案“不着急?本将到是不着急,看匈奴人着不着急了,你们这么拖拖拉拉,等你们把事办完了,匈奴人都该打进长安了。”

    那侍中见他发火,只得道“将军息怒,并非下官们不尽心,只是军队要调动牵涉到方方面面,总是草率不得的。”

    “哪里来的这么多繁琐事,你们把个事情越弄越麻烦。我们是打仗的人,没有那么多功夫陪你们玩文书来文书去。”

    匈奴犯边,刘彻紧急启用了赋闲在家已经两年的李广出镇右北平,李广不敢怠慢,调集军队的同时便开始在各大衙署办理大军出动的各项事宜。虽然这些事情不一定非要李广本人来办理,派个幕僚不是不行,现在但任何一个将军都知道,要在各个衙署繁琐的文书往来中争取时间、少找麻烦,最好还是自己亲自去。

    侍中们心知惹不起他,便不再说话,各自低头忙自己的事情,李广也甚觉无趣,虎起脸不再说话。

    其实李广心里也知道自己跟内朝的官员们发脾气实在没有道理,现在不比过去,朝廷没有设太尉,太尉的决策权都被天子握在手中,而具体的事务则被划分到了各个衙署,内朝只是汇总查验,再上报天子决断。要说这些人对自己也实在够客气了,让自己坐在这里,去帮忙跑文书,自己这气发得真是有点没有道理。只是李广实在是很着急,大军马上就要集结准备完毕,军情如火,如果耽误在这里,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刘彻背负着双手,眉头紧紧皱起,若有所思。

    “东方朔”

    紧跟在他身后的东方朔听他叫自己赶紧答道“臣在。”

    “那件事结果怎样?”

    “臣不明白陛下指的是那件事。”东方朔紧张地抬头望了刘彻一眼。

    “好了,别装了,你心里明白朕指的什么事情。”刘彻不耐烦地瞟了东方朔一眼。

    东方朔当然知道刘彻指的是哪件事。

    两天前,李广部下的几个军士在酒肆中喝酒,多喝了点,旁若无人地夸耀李广的功绩。这本来也没什么,但他们一边夸李广一边贬卫青,说卫青不过是靠着姐姐的裙带才做上了将军,偶尔打上两次胜仗也不过是运气。恰恰卫青所部的几个军士也在那里,听到后立刻红了眼,跟李广的部下争执起来。

    李广的几个部下也不是怕事的人,毫不相让,最后竟然动起手,两边的人都受了点轻伤。

    事情到此本来也就罢了,不料李广的儿子李敢听说后,带着人到卫青的军营里兴师问罪,要卫青给他个说法,恰恰卫青不在营里,便给苏建撂下话,说骁骑营的兄弟受了气,骁骑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卫青后来怎么处理的?”刘彻转过脸看着东方朔。

    东方朔摸了摸自己的耳朵,心想这下是肯定逃不过了,只得叹了口气回奏道“当时苏建把这件事跟仲卿说,仲卿听了笑了笑,就叫苏建带上礼物代表自己到李将军营里赔罪,还给骁骑营的几个闹事的人每人都付上了医药费。”

    刘彻摇了摇头道“卫青也太委屈自己了,这事要说还是李广的部下错在先。”

    东方朔点头笑道“是啊,当时苏建和张次公都不服气,说车骑将军太软弱,让人骑在头上拉屎。陛下猜仲卿怎么说?”

    “哦?他怎么说?”刘彻被勾起了好奇心。

    “他说临战之兵不可夺其锐,骁骑营如此气盛,必能马到成功。”东方朔的语调平稳,刘彻的心中却似乎被猛地戳了一下。

    “那他是怎么处置自己的手下的?”

    东方朔“扑哧”笑了出来,“他啊,言辞训斥了一番,说偶尔吵吵架虽然无伤大雅,却毕竟伤了感情。不论是那个营的,都是我们的袍泽,都是战场上生死相托的兄弟,要友爱相处。然后放了那几个军士几天假去养伤,每人发了不少医药费。”

    “不少是多少?”

    “是给骁骑营的几倍。”东方朔依然在笑。

    刘彻也忍不住笑了起来“狡猾,这样的话自己的部下就算表面上受点委屈心里必也高兴得很,他倒是面面俱到。”

    东方朔见他高兴,赶紧一脸祈求地看着刘彻道“陛下……”

    刘彻笑着摇摇头“朕知道你想说什么,你放心,车骑将军把这件事处理得不错,既然他都说临战之兵不可夺其锐,朕又何必坏了他的一番美意。”

    按律,军士私斗要受到严惩,卫青却把这私斗说成了无伤大雅地吵架,刘彻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内朝里,李广依然一脸愤然地坐着。

    “可惜卫青一心要保住的锐气被这些繁文缛节不知磨去了多少。”刘彻想着想着不禁对着架上的一片绿叶出起神来。

    “李将军一把年纪依然这般大的脾气,话又说回来若不是他有这般脾气,又哪里会如此英勇,这世间的人和事果然没有完美了的。”东方朔的语气里不无遗憾,却见天子的根本没有听他说话,而是望着缀绿的藤架发呆。

    东方朔识相地闭上了嘴。良久才见刘彻动了动嘴唇,呓语般道“看来我大汉需要一个真正的军事统帅了。”东方朔的心陡然一动,他清楚地知道,刘彻的话意味着什么。

    “东方朔,去内朝看看,封卫青为列侯的诏书发出去没有,没有发就扣下来,如果发出去了的话……”刘彻顿了顿“就追回来。”

    “陛下,给车骑将军封列侯的事情太后已经催促了好几次,陛下看……”东方朔忽然发现自己实在不明白刘彻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叫你去你就去,母后那里,朕自会解释。”说罢挥了挥手,示意他快办事,自己则转身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