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60章 求情

章节字数:2540  更新时间:09-11-22 13: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承明殿里,刘彻侧目冷冷睨着跪在面前的卫青,见他微微垂着脸,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天子的坐榻,谦恭而没有丝毫情绪。

    几个月来第一次主动求见,为的竟是给郭解求情,一丝闷气从肝胆升起,渐渐燃成了熊熊怒火“是啊,为我大汉筹集军马,卫将军把这笔大生意交给他,想那郭解也挣了不少钱吧,现在怎么还哭穷?朕可听说好多人都羡慕他手眼通天,攀上了卫将军。”

    卫青心中猛地一震,却并未头,只是以额触地“陛下圣明!

    刘彻一声冷笑“圣明?是寡情吧。卫将军心中定是在想,现在河朔收回来了,马源到手了,再也用不上郭解筹马,朕就过河拆桥是吧?”

    “臣万万不敢做此想!”

    “是不敢这么想,不是不想这么想。”刘彻的嘴角泛起一丝揶揄的笑意,冰凉的眼神从卫青身上游离到了窗外“朕前几日问王夫人‘你觉得车骑将军如何?’你猜她怎么说?她说‘车骑将军外壤匈奴,内辅朝政,是国家栋梁,陛下的肱股之臣。’你听听,一个妇道人家都明白的事情,偏偏你自己就是不明白,一天和这些游侠豪强混在一起,你到底想干什么?”

    卫青开初还未觉得什么,待听到最后两句,不禁大骇,直感到周身一片冰凉,竟出了一身冷汗。

    刘彻好不容易看到他的眼底闪过一抹异色,随即便又恢复了一如既往的淡然,心中努力压抑这的不快又加大了几分“他一个平民,能让将军来给他求情,看来他也不穷嘛!”说罢一把将手边的小案掀翻,案上竹简立时散得一地都是,有几卷竹简弹了几弹,撞到卫青身上,又掉落下来滚滚几滚便不动了。

    卫青见他如此震怒,知道这情是万万求不准了,呆跪了半晌,才想起告退。刘彻却叫进王顺收拾好翻落的桌案,拿起奏折文书翻看起来,仿佛眼前根本没有卫青这个人。

    卫青见他不再理睬自己,却又不许离开,也就只怔怔看着地面,咬紧了牙关再也不发一言。

    刘彻今天的意思很明显,在刘彻看来自己和郭解的交往是在拉拢豪强,扩张势力。而自己来帮郭解求情,则是收受了他的贿赂。

    刘彻翻看着书简,越看越心烦,直觉得今天事事不顺,连殿外被风吹得左摇右摆的花花草草都在和自己作对一般。看卫青跪在殿下低头不语,既不急于表白也不惶恐惊慌,顿时大感无趣,出声让卫青离去。

    待看着他的背影,刘彻忽觉得颇有几分萧索,心中顿时大是后悔。自己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这么说这个人呢?即使迁郭解到茂陵的事情自己不打算准了他的求情,也不应该说这样的话。明明心知肚明情形并不是象自己说的那样,但看着他那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生怕自己不知道他是自己臣子的样子,自己就莫名其妙地想发脾气,想找他的茬。

    刘彻狠狠在自己的头捶了一记,坐在殿里生起闷气来。

    “郭解还是被迁到茂陵了,陛下真是一点面子也没给舅舅。”霍去病右脚着地,左脚向后勾起蹬在树上,双臂环抱两眼望天,宽肩细腰的雄伟体态恰见雏形,修眉朗目的雏凤之姿已成大观,如同一只深藏在蛹里的蝴蝶,正奋力震动翅膀直欲破茧而出。

    树荫下,卫青身着白色的薄质宽袍,墨色的长发只用发带随意束了垂在后背,低头细看着案上的竹简“不好好练字,一天到晚想那些做什么?看你的字华而不实、滞而不凝,必定是心不在焉。”

    霍去病打了个哈欠“练字无聊得很,远远没有练武蹴鞠有趣,再说我的字已经很不错了。”忽然发现卫青是故意偏离自己的话题,大感受骗“郭解定是心不甘情不愿,听说迁来关内的时候当地人出资一千多万钱给他迁家,没看出他一副倒霉相,还真是个不得了的人。”

    卫青把手中的毛笔放在墨池中调了调,接着霍去病的竹简写下去,字体外圆内方,笔势沉稳浑厚,大气天成,直到把一卷竹简写完才深吸一口气放下笔。“陛下要惩治豪强,郭解本就树大招风,小心收敛才是自保之策,不然只怕陛下拿他开刀,杀鸡儆猴。”

    霍去病奇道“舅舅既然知道他树大招风还给他讲情?”

    “天命人事,法理人情,尽了人事、达了人情,一切就都只有看天意了。”转头看了看霍去病,见他还有些少年圆润的脸庞上满是热情,乌黑闪亮的眼里明显有几分故意装出来的老成,却热情飞扬,压不住一派清爽,不禁哂然“你还小,将来你长大了就会明白,天下有很多事情,明知不可为也必须为之。”

    霍去病一听,大为不满“我哪里小了,我还没告诉舅舅,陛下今天封我做了侍中,让我在期门里做郎官,以后我也是军人了。”说罢得意地睇了卫青一眼,躬身施礼“下官霍去病,明日可否与长平侯一起入宫理政?”转而又朗声道“标下霍去病参见车骑将军。”

    卫青一听大为高兴,却不好过于表露,只弹了他一记暴栗“真是好小子。”

    霍去病嬉笑着扑到卫青背后,一把搂住他的脖子“舅舅,你刚才说一切都要看天意,你说的这天是老天爷还是陛下?”

    卫青被他的鼻息灌进脖子里,感觉好似一支羽毛在肌肤上刷过,一阵麻痒,不禁缩起脖子,看似随口地道“任谁都有自己的坚持,何况天子。”

    霍去病看他这样说,也不再接话,顺手从摘了片树叶放在口中,想要吹出曲调,却怎么也吹不响,卫青看他憋得满脸通红的样子,不禁好笑,伸手取过来“嘴唇要绷紧,腮要用力,看就这样。”说罢把那片树叶放在唇间,几个跳脱的音符立时从唇齿间跃出,如空谷鸟鸣。

    霍去病支起下巴,看着那一抹翠绿后丰润晶莹如玛瑙的双唇,嘴角不由噙起笑意,喃喃道“去病也有很多坚持,但只要是为了舅舅,那些坚持就都是狗屁,全部可以不管,舅舅高兴才是最要紧的。”

    话语虽轻,卫青却听得清清楚楚,霍去病今日情形不同以往,不由停了下来,从口中取出树叶“去病,你何时变得这么会说话了,是不是又闯祸了?你啊,好好读书少闯祸舅舅就最高兴,该坚持的还是要坚持着才是。”

    看着霍去病脸色由白便红,再由红变青,最后怒火中,烧猛地跺了跺脚,拂袖而去。卫青不禁摇了摇头,心中暗道:怎么喜怒无常越来越象陛下,看来自己确实太不了解孩子的心思,又该找个时间谈谈了。

    正自出神,却见阿旺气喘吁吁地沿着花径奔了过来,到面前便生气不接下气地道“将军,不好了,郭大侠出事了。”

    卫青太阳穴“突”地一跳,急急催问。

    阿旺弓起身子支着自己的腰腹连连大喘了几口气才道“郭大侠和他的侄子杀了提名让他迁徙的杨县掾父子,杨家不服,进京告御状,又被他的门人杀死在宫外。”

    卫青一拳击在案上“郭兄啊郭兄,你这是……哎!”说罢退后两步,颓然坐在地上“阿旺,现在情形如何了?”

    “陛下震怒,已经下旨缉拿郭大侠,郭大侠逃走了。”

    卫青心中如狂风掠过,刹那间扬起漫天思绪,强按住心中万般起伏,只得是闭目一声长叹。世事变幻,果然是半由天命半由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