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62章 冲突

章节字数:3351  更新时间:09-11-27 12: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卫青打定了主意,第二天见到刘彻就奏请筑城朔方的事。孰料人算不如天算,早朝刚罢,天子便召见了主父偃,主父偃借机提出了筑朔方城的建议。

    “主父偃,你是怎么想到这事的?”天子眼里的光彩莫测变幻。

    “臣昨日见到苏建将军,听他说起边情,是以有此想法。”

    “苏将军!只怕不止一个苏将军。”天子的语气中没有半分情感“你这提议不错,朕会好好考虑,你先下去吧。”

    见主父偃一出殿门,刘彻立刻宣召了卫青。

    “刚才主父偃给朕提了个建议,你知道是什么吗?”

    卫青既不敢说知道,也不敢说不知道,只是低了头不吭声。、

    “朕在问你话,你听到没有?”天子的声音里透出隐隐怒气。

    “想来是筑朔方城的事情。”

    “哼,你果然是知道的,知道为什么不说?”

    “臣有罪。”

    “有罪!你罪大了。”天子走下御榻,大步走到卫青面前停下“主意是个好主意,这种好主意你直接向朕奏起就是了,何必怂恿他人。”

    卫青一惊,抬眼见刘彻一脸冷厉之色,不由出口争辩道“臣没有……”

    话还没说完,耳光已劈头盖脸打来。

    卫青措不及防,顿时滚倒在地,温热的鲜血顺着嘴角流下,脸也跟着肿了起来。

    过去刘彻对他诸多宠爱,虽说也偶有训斥,却从来没动手打过他。

    卫青赶紧爬起来,跪伏在地上。

    “你还敢狡辩,敢给朕狡辩,朕叫你狡辩。”刘彻越说越气,几步上前伸手提起卫青的头发,左右开弓又是一顿耳光。

    卫青脑袋嗡嗡作响,紧闭住双眼,双手握在身侧,任耳光雨点般落下。

    刘彻脾气发过,坐在地毯上直喘气,情绪慢慢平伏下来,见卫青满脸淤紫,肿了足有一寸高,口中流出的鲜血染满胸襟,不禁略有些后悔自己下手太重。

    喘了半晌气才放轻了声音道“朕早就说过,叫你不许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来往,你就是不听。你是将军,是朕的肱股,你要相信朕,要对朕坦诚,明白吗?”

    卫青紧咬嘴唇,不出一点声音,眼睛死死盯着地毯上的牡丹,一动不动。

    刘彻叹了口气,手足并用爬到卫青面前,轻抚上被自己打得面目全非的脸庞,柔声道“好了,别生气了,是朕不对,朕不该打你。但你也要保证,以后只跟朕好,嗯?”

    见卫青依旧不吭声,在沾满鲜血的唇上飞快一啄“说啊,快说。”

    卫青心中一片冰凉,满腔的悲哀几乎撑破了胸膛。略略偏开脸,悄悄调整了呼吸“臣保证今生今世永远效忠陛下,唯陛下马首是瞻,若违此言不得好死。”

    刘彻的慢慢抬起身体,脸上阴云密布,用力咬了咬牙,声音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很好,你滚。”

    卫青伏身一拜,低头退出殿外。

    殿外的阳光明晃晃的,刺得他有点睁不开眼。略略垂下脸,用手搭了凉棚,尽可能遮住自己满脸的青紫,头也不回向宫外走去。

    卫青明白天子的心意。雄才伟略的帝王要独揽天下大权,自己作为他刻意栽培的助力,手握军政大权,如果再不知道收敛,刻意壮大自己的力量的话,天子如何能够放心?平日里卫青已经十分小心翼翼,不结交不养士,低调平淡,却不料刘彻觉得还不够。

    秋雨一场连着一场,划过舒展的叶脉滴落在栏杆上,在阶下积成一个个小水洼。

    卫广一边给卫青脸上敷着药膏,一边轻声抱怨“怎么会这么不小心,从马上摔下来也能把脸摔成这样。”

    卫青疼得咧了咧嘴“你们没告诉娘吧。”

    “你叫不告诉,我当然不会说,不过你这么躲在书房里又能躲多久?娘迟早还不是会知道。”卫广的语气里多上有些抱怨。

    “去病,帮我向陛下告假了么?”

    “告了,陛下说你好好休息,以后可要当心。”说罢想起什么似的从衣袖里取出一瓶药丸“这是陛下叫带给你的,说配合着外用药服用会好得快些。”

    卫青接过药握了半晌,才叫霍去病拿了水来服下。

    自从那日从宫中一回府,卫青就借口有重要文书要处理把自己关在了书房里,不让任何人打扰。但卫广和霍去病平日在宫里当值,自己的这个谎话毕竟骗不了他们,只好称自己是从马上摔了下来,叫他们不要告诉家里人,免得他们担心。

    对于卫青的这番言辞,卫广深信不疑,霍去病却觉得这里面大大有问题。最主要的问题就在卫青的伤上。卫青的骑术霍去病清楚得很,就算他不小心从马上跌下来,也绝对不会脸着地这么狼狈,何况以霍去病打过无数人耳刮子的经验来看,卫青的伤绝对是被人抽了耳光造成的。是谁敢抽卫青的耳光呢?霍去病只略略动了动了动脑筋就想得明明白白,这个世界上,除了皇帝谁敢抽车骑将军的耳光?所以早上给卫青告假的时候,霍去病刻意观察了皇帝的表情。

    “伤得很严重么?”刘彻听了霍去病的告假后立刻问。

    “是啊,脸肿得象馒头,可能要破相了,可怜的舅舅,就要变成丑八怪了。”霍去病一脸悲戚“我看,不仅仅是摔下来那么简单,可能还被马蹄子给踩了脸。”偷眼一看,刘彻的脸色果然如预料般变得漆黑。

    刘彻干咳了一声“那个,叫他好好养伤,不要多想,啊……那个,内朝他没处理完的事情朕去关照着就是了,咳咳。”想自己堂堂高瞻远瞩、统领全局的大汉天子,竟然沦落到事无巨细要都亲自处理的地步,顿时大为后悔,心情也糟糕到极点,真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去病啊,你这段时间有没有惹是生非?”

    霍去病不明白他怎么会想起问这个,立刻警惕起来“哪能呢?去病天天陪侍在陛下身边,哪有时间去惹是生非。”

    “哦,是啊,是啊!”刘彻心不在焉地应着“你若是闯了祸你舅舅定会生气吧?”

    “看是什么祸”

    “那如果你舅舅生气了,你是怎么让他不生气的呢?”

    “嗯,这个啊,就是搂着他的脖子撒撒娇啊,说几句好话啊,保证下次不再犯了啊。最多去上门赔罪,罚读书、罚练字,大概就是这样。”

    “这样就可以了?”刘彻挑起眉看着霍去病,想象着这个小霸王爬在卫青身上撒娇的样子,脸上不由露出古怪的笑容。

    “陛下,你笑什么,好诡异。”霍去病寒声道。

    “没笑什么,哦,你回去照顾好你舅舅吧。”刘彻收起笑容,一脸正经地说。

    夜阑人静时,细雨穿林打叶的声音越发的清晰,单一细碎的雨声让夜更加宁静幽深,人心也平静得有如无风的湖面,没有一丝起伏。

    窗“吱呀”一声被刮开了一条缝,风顺着那缝隙挤了进来,灯火顿时跳动起来。

    卫青放下手中的书拢了拢火苗,站起身走到窗前正欲关上窗门,眼光一扫,却见窗外廊道上,一个高大的身影一动不动站立着,低压的斗笠遮去了容颜。

    “谁在那里?”

    没有人回答。

    卫青悄悄从窗前退开,取下挂在墙上的佩剑。

    门猛地被打开,门外的人似乎吓了一跳,接着便是一声轻笑“不愧是将军,如此警觉。”

    剑“哐当”一声坠落在地。卫青伏跪于地“臣卫青不知陛下驾到,冒犯圣驾,臣最当诛。”

    刘彻取下斗笠放在门外,抬脚进了屋,高大的身影从无边夜色里剥离出来,威严而不真实。

    卫青依然跪在门前,不敢抬头,刘彻回头望了他一眼“傻跪着干嘛,过来陪朕说话啊。”又环顾了一下四周“要说这府第确实比你原来的住处强多了,只是你的书房陈设倒跟以前没有太大变化。”

    卫青跪直了身子,黑沉沉的眸子幽幽望着不期而至的天子,却分毫也未移动。

    晃动的烛火将交错的光影投射到卫青身上,夜风拂动了披散的长发,整个人沉浸在一片朦胧里。

    刘彻手持烛台来到卫青面前缓缓跪下,卫青不禁稍稍缩了缩身子,刘彻却不容他逃避,伸手握住了他的下巴,饱含爱怜的目光落在那淤紫未消的脸上。

    “还好,没有破相,听霍去病那个小子说你破相了,可把朕吓了一大跳。”

    “劳陛下挂念,臣惶恐。”

    刘彻用指腹轻轻揉搓着他脸喃喃道“还痛吗?真的不会破相吗?”

    卫青垂下眼“谢陛下关心,破了相也没什么要紧,皮相美丑于臣来说到无伤大雅,臣不介意。”

    “你不介意朕介意。”刘彻的脸靠得很近,温热的鼻息喷在卫青脸上,柔软的嘴唇有意无意触碰着卫青的鼻尖“仲卿,你是不是生朕的气了,原谅朕好吗?是朕不好,朕不该打你,朕是气糊涂了。”

    卫青又想要伏拜,无奈两人实在靠得太近,只好深深埋下头去“雷霆雨露皆是天恩,陛下折杀臣了。臣的一切都是陛下赐的,即使陛下要臣去死,臣又怎敢有丝毫不满。”

    刘彻轻叹一声拉着他站起来“朕怎么舍得让你去死呢?”一边说一边拥着他站起来,拉着他的手走向了那张平日里小憩用的窄榻,卫青心中一紧,刘彻却只搂了他合衣躺到榻上“仲卿,陪陪朕好么。”说罢将头埋在他肩上蹭了几下,不一会便沉沉睡去。

    卫青凝视这恬静的睡颜。多年前,这个人也是这般跑到自己的书房里,向自己诉说他的情意,几分诱骗、几分强迫、几分求报地得到了自己。如今,人还是这个人,情却不再是那番情,里面已参杂了太多的心机、权谋、利益。

    想到此处,卫青不由苦笑“陛下啊陛下,卫青不过一名骑奴,今日的风光全是陛下所赐,陛下对卫青有什么想法直接知会便是,卫青就算赔上性命也莫敢不从,何苦这般又打又拉,费尽帝王心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