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63章 危机

章节字数:2908  更新时间:09-11-30 12: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辽阔的草原上,骏马奔驰,洁白的羊群悠闲吃草,如同白云游弋在绿色的天空。毡包旁升起袅袅炊烟,人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拉着闲话。

    “是河朔过来的部落,中行说,走去看看。”昔日的左谷蠡王而今的大单于伊稚邪微微带了带马缰,双腿一夹,马小跑而去。

    他身旁白面无须的老者和数名护卫也赶紧拍马跟上。

    河套地区被汉朝攻陷后,各部族纷纷逃往北方。伊稚邪刚登单于之位,各方动乱刚刚平息就开始安置这些人。

    由于逃过来的人数过多,且全都一无所有,伊稚邪只好把他们分到各部族去,让各部族分出食物帐篷,先行安置。又分出部分牛羊给他们,让这些人可以自给自足,不必一直依赖供给。一时间,各部族的物资都开始吃紧,好在伊稚邪威势极重,虽然心有怨言也不得不照办。

    “大单于来了”不知是谁先看到伊稚邪,男女老幼纷纷围过来跪伏在地。

    “起来吧,起来吧。”伊稚邪爽朗笑着说“你们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啊?”

    “托大单于的福气,我们有吃有喝,有帐篷有牛羊,要不是大单于,我们早就饿死了,大单于是我们的大恩人。”

    “感谢昆仑神吧,我们都是昆仑神的子民。”伊稚邪爽朗大笑。

    有人端来美酒,有人献上乳酪,伊稚邪一一笑纳,满面春风。

    “中行说,你怎么好像不高兴,来,喝了这碗酒。”伊稚邪把酒碗递向老者。

    老者淡淡接过酒碗“老奴多谢大单于,只是老奴不知道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若是其他人敢这样说话,伊稚邪定然早已勃然大怒,重重惩罚,但面对中行说,他却一丝怒气也无“中行说,你想说什么?”

    “大单于,河朔被夺,我大匈奴数十万子民被驱逐,大单于仁慈,赐给他们帐篷牛羊,但我大匈奴的积蓄却被消耗殆尽,大单于觉得这是可喜可贺的事情吗?”中行说是汉文帝时和亲陪嫁到匈奴的宦官,因为痛恨汉朝的薄情,发誓一生与汉朝为敌,为匈奴出谋划策,深受历代单于的重用。

    伊稚邪听他这样一说,不禁汗颜“你说得对,这是我大匈奴的耻辱。”

    中行说接着说“老奴想问一问大单于,你有没有想过失去河朔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伊稚邪沉吟道“河朔土地肥沃,牧草丰盛,这里的牛羊上膘快,最是富庶;还有就是盛产骏马,汉朝得到河朔就等于得到了大量的军马,对我们来说十分不利。”

    中行说重重点了点头“大单于,还有最重要的一层。”

    “还有什么,你说说。”

    中行说翻身下马,早有护卫在草地上铺好厚厚的毯子,两人相对坐下,有人端上了还冒着热气的羊奶。

    中行说一口干掉羊奶“大单于可曾想过,过去汉军与我们作战,主要目的都是制止侵扰,而这次却忽然改变一贯战略夺取了河朔,这说明汉朝已经不满足于过去的战果,他们想彻底消灭我们。”

    伊稚邪瞳孔微缩“说清楚点。”

    中行说笼起手,情绪有些激动“过去,我大匈奴的铁骑只需数日便可兵临长安,对汉朝保有极大的军事震慑。现在我们失去了河朔,反而是我们的单于本部、左右贤王部都直接面对汉朝大军,汉军依仗黄河天险进可攻退可守,又有卫青那样的将领做统帅,形势对我们极为不利啊!”

    对于这一点伊稚邪也已经想到,今天被中行说明明白白地指出来更感危机。

    “既然这样,我们不惜代价,夺回河朔。”伊稚邪语气铿锵。

    “万万不可。现在河朔的守军是卫青的嫡系部队,一旦攻打河朔汉朝皇帝必将派卫青出战,汉军气盛,这定是一场硬仗,我军毫无取胜的把握。这些年,我大匈奴与卫青部三次交锋,都以失利告终,军队对卫青心怀畏惧。大单于新登单于之位,诸事并没有完全平顺,现在需要的是用胜利来证明自己,鼓舞士气。”中行说急忙制止。

    “对,何况卫青掠走了我那么多物资,怎么说也要抢回来,不然遇上个天灾人祸还真的是个大问题。”一边说一边后悔自己当年为什么不杀掉卫青,还让他逃跑了,不然也就没有今天这样的被动。

    “可惜我们没有这样的良将,不然,哼哼,以大匈奴骑兵的勇武,怎么也不忍了这口恶气。”一丝笑容掠过刀砍斧削般的面庞“中行说,我大匈奴单于新立,西域的那些国家怎么说也得恭贺恭贺才是,本单于想把今年的丄贡数额增加一倍,你看怎么样?”

    中行说瞳孔收紧道“不好!”

    “不好?”

    “一倍太少了,三倍,有了三倍的供奉,河朔的这些部族的问题就解决了大半。”

    “三倍,太多了吧,我是怕激起他们的反抗,虽然没什么不得了,派点骑兵就解决了,但现在正和汉朝开战,怕汉军趁机来袭,我们两线作战,总是不好。”伊稚邪侧过头,看向中行说。

    中行说面无表情“不会,若是长期增加供奉的话,难免他们会铤而走险,但偶尔的几次却无妨。他们,早就苟安惯了,只要不被逼到狗急跳墙,是不会反抗的。”说罢侧头望向南方“大单于,关键的时刻就快要到了,我们现在要紧的是积蓄力量。”

    河朔地区是跳板,谁占领了河朔,就能取得战略上的主动,对于匈奴来说,夺回河朔势在必行,绝对不能轻言放弃。

    对于长期性的作战,伊稚邪和中行说都不担心。

    他们清楚,汉朝和匈奴不一样,匈奴人从小就生活在马背上,天生就是战士。他们喝着羊奶、吃着牛肉,身体强健。而且匈奴人天性强悍尚武,练兵是他们生活的一部分,因此匈奴人口虽然不多,但除去老弱妇孺,所有的人都是训练有素的战士,从骑兵兵力来说和训练程度来说,相对汉朝都占有绝对优势。

    最重要的是,匈奴不需要花费巨大的财富来维持军队,他们军队的战马装备、吃喝用度多数都是由自身提供,所以可以长期保持大规模骑兵军团的战斗力。

    而汉朝则不一样,汉朝人从事的是农耕,很多军人到了军队才开始学习骑马。军队的资费不能由士兵的家庭提供,每一项都得由朝廷财政支出。维持骑兵军团的耗费巨大,就算汉朝有金山银山,骑兵的数量也必须控制,而就即使是如此,按照他们现在的军队数量,时间如果过长,财政也会感到吃力。

    “哼,这次卫青从河朔夺取了那么多物资,够他们花上一段时间了。”望着不远处的毡包和牛羊,伊稚邪一阵懊恼。

    中行说摇摇头“汉军和我们不同,他们的军事花费不仅仅是大军出征时,更多的是花在平日的养兵上了。相对于汉军的花费,夺取的东西最多够他们这次出兵用,汉朝不花血本不行。大单于不要着急,虽然汉军锋锐,对于我们大匈奴来说,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坚持,就是磨。所以我们要尽量避免和卫青的主力部队正面交锋,但也不能让他们喘息,要随时骚扰他们的边郡,寻找战机,夺回河朔草原。”

    “中行说,你说得对,我大匈奴现在需要的是胜利。你说,我们该怎么吧办?”伊稚邪的右拳狠狠砸进左掌,对于中行说这个来自于汉朝,对汉朝的方方面面都了如指掌,却对汉朝充满刻骨仇恨的智囊,伊稚邪和历任单于一样,对他信任有加,凡是重大事务都要向他请教,而中行说也从未让他们失望过。

    中行说极目远方“老奴的想法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既然汉朝趁我主力东进时夺取河朔,那么我们也可以袭击汉朝东线,到时候汉朝必将会派卫青驰援,我们就缠住他的部队,然后派主力全力夺回河朔草原。就算他们不驰援,我们也能大大劫掠一番,充实我们的实力,弥补河朔的损失。”

    伊稚邪闻言紧紧蹙起眉头,双手紧紧扣在一起,忽地一跃而起,弯弓搭箭,对准天上飞翔的大雁一箭射去。应着那声弓弦,大雁哀鸣着落地,天空中洒下几滴殷红的鲜血,恰如飞舞的落花“我伊稚邪若不能夺回失地,重扬我匈奴声威,愿如此雁!”

    匈奴的两位高层决策者满心凝重萧杀,他们隐隐意识到,汉、凶两个民族之间为了将来的生存和发展而展开的你死我活的争斗,已经再也不可避免。

    匈奴,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