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70章 廷议

章节字数:2944  更新时间:09-12-17 13:00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天际刚刚现出稀薄的曙光,未央宫巨大的身影被晨曦勾勒出模糊的轮廓,沉重而庄严而又异常冷漠。

    卫青把马缰交到阿旺手中,乌云盖雪的头靠过来,撒娇似的在卫青身上擦了擦,卫青抚了抚乌云盖雪的脖子,脸上露出一丝温柔的笑意。

    “长平侯,早啊!”

    卫青回过头去,御史大夫公孙弘正笑容可掬向他抱拳施礼,身边的主爵都尉汲黯却只是略略点了点头,神情淡漠。

    卫青抱拳还礼“公孙大人、汲大人早。”

    “近日朝中事务繁忙,长平侯为国操劳,可要千万要保重,多注意休息。弘见侯爷辛苦,心中不忍不安哪。”公孙弘脸笑成了一朵花。

    卫青忽然觉得后背发凉,寒气丝丝上冒。

    对于公孙弘,卫青十分熟悉,他经常和汲黯一起觐见刘彻,提出自己对朝政的看法。每次都是汲黯提出观点,公孙弘接着做详细的解释。公孙弘为人聪明,极其善于逢迎刘彻的喜好,刘彻对他也颇为器重。有的时候,公孙弘和其他大臣约好向刘彻奏事,其他大臣说完后,他总会观察刘彻的神色,如果发现刘彻面色不悦,就会反过来发对大臣们,令跟他一起来的人十分恼火,暗地里对他切齿不已,他却毫不在意。

    尽管如此,但卫青也不得不承认,公孙弘处事干练、为人机警、善于体察圣意,是一个不可多得的良相之才。

    论年纪公孙弘足够做卫青的祖父了,论职务也在他之上,每次见到卫青却客气得近乎阿谀,这令卫青感到十分别扭。

    强挤出笑容“多谢公孙大人关心,下官不要紧。”说罢右手引路“公孙大人先请。”

    “不敢不敢,长平侯先请。”

    “公孙大人的高望重,还是公孙大人先请。”

    “既然长平侯如此客气,那弘就得罪了。”汲黯见他二人推来让去,寒着脸摇了摇头,拂袖大步而去,公孙弘几步追上,和他一起进了宫门。

    汲黯见他跟来,不禁瞟了他一眼道“公孙大人,汲黯还真是不明白,你堂堂御史大夫,见到个车骑将军,用得着溜须到这个地步吗?”

    公孙弘干笑了两声“他可不仅仅是车骑将军,他还是当今国舅、长平侯。”

    汲黯哼了一声“怕不是吧,就这么简单?”

    “汲大人,你想想,这个卫青虽然只是车骑将军,手中却握着太尉的大权,我区区御史大夫,见了他不该客气点么?”

    “我看哪,你不是对他客气,你奉承的是天子对他的亲信才对。”说罢又摇摇头“不是我说你,公孙大人,你这个人不缺才华,就是太狡猾虚伪了。”

    公孙弘也不辩解“还是汲大人了解我,要说朝里,我和你的关系要算是最亲近的,你这样评价我,自然不会有错。”

    汲黯见惯了他的德行,不再答话,只长长叹了口气。

    这一日的早朝繁杂冗长,各种事务仿佛一下都聚到了一起,朝臣们早已不知悄悄换了多少姿势,才勉强坚持住没有揉膝盖。

    殿上的天子却丝毫没有疲态,一边沉思一边听完奏报“还有什么事情么?”

    “臣还有本奏”须发皆白,一派仙风道骨的公孙弘从臣列中走出,拜倒在丹墀之下。“臣收到两份弹劾齐相主父偃的奏折,呈陛下过目。”说罢躬身将奏折递到王顺手中。

    “奏折上说什么?”刘彻面无表情。

    “赵王着人呈上折子,告发主父偃一年多前收受了十多名诸侯子弟的贿赂,所以才向陛下提出推恩令,其主要目的是让这些给他行贿的诸侯子弟封侯。另一折子是齐国太后着人呈的,说主父偃任齐相期间,逼迫齐王自杀,求陛下为她伸冤做主。”

    一听公孙弘的奏报,神情萎靡的朝臣百官顿时来了精神。

    前几日诸侯哭宫的闹剧很多人都知道,刘氏宗族联合向天子施压,此事非同小可,大家都在悄悄观察刘彻的反应。

    卫青依旧低垂目光,仿佛什么也没听到一般,头也不抬,心中却翻涛涌浪——该来的终于来了。

    自从知道诸侯哭宫的消息后,凡是脑袋转的快点的人就都知道,现在的天子面临三个选择。

    第一是对诸侯们不予理睬,这样的话积怨必会越来越深,诸侯们势必抱成一团,极有可能会酿成不测之祸,到那个时候,要么是九鼎易主,要么是宗亲遭戮,刘彻绝对不会蠢到去冒这个险;

    第二是废止推恩令。这也正是诸侯们的目的,这样一来,诸侯的利益和势力就能够得到保全,也会继续对中央政权形成无形的压力。诸侯问题困扰汉朝多年,汉朝几代天子都想方设法打击控制其势力,但都没能成功,景帝时期的七王之乱令很多老资格的大臣都记忆犹新。大家都明白,诸侯问题不能不解决,但也不能明目张胆地削藩,“推恩令”是把软刀子,既达到了削弱诸侯的目的,又不至于把诸侯们逼得走投无路。不过刀子软了,见效也就慢了,即使现在诸侯们已经开始把土地分封给自己的子弟,但只要现在的诸侯王还活着,他们对这些土地的支配权还是绝对的。因此,“推恩令”要见到大的成效,至少也等上十多二十年,在这之前,诸侯的势力依然不可小觑。刘彻费尽千辛万苦才把“推恩令”执行到这一步,诸侯问题眼看有了解决的希望,他绝不可能放弃。

    第三便是严办主父偃。诸侯们不敢明目张胆地反对“推恩令”,毕竟这是天子的决策,美其名曰是恩典,反对的话不仅忤逆了天子,也得罪了自己所有的子弟,因此哪怕明明知道是慢性毒药,也只能捏着鼻子灌下去。但又实在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自己任人宰割,于是便把矛头对准了“推恩令”的倡导者和重要执行者主父偃,借告发、打击主父偃来干扰“推恩令”的实行。从今天的这两道奏折来看,诸侯们可谓用心良苦,告发主父偃提出“推恩令”是因为他收受贿赂,这就从根本上动摇了推恩令的合理性;告发主父偃在执行“推恩令”的时候逼死了齐王,则为诸侯们找到了一个同气连枝闹事的理由。刘彻为了安抚诸侯的同时顺利实行“推恩令”,最有可能的便是严惩主父偃,既可以堵上诸侯们的嘴,又给了他们个台阶,出了口恶气,也再找不到闹事的理由。

    这其中的权衡,卫青怎会不知道,只是他不清楚刘彻到底会如何处置主父偃。

    刘彻把公孙弘呈上来的奏折细细看了一遍,头也不抬“公孙弘,你说这事该怎么处理?”

    “臣以为,主父偃深受君恩却贪赃枉法,逼死齐王更是罪大恶极,应严加惩处。”

    刘彻侧过脸看向卫青“卫青,你的意见呢?”

    卫青的目光在刘彻身上飞快地一扫,躬身出列“臣以为,此事事关重大,应该彻查清楚再做定夺。”

    好一个彻查,你是觉得齐王的事值得怀疑吧,刘彻暗自一笑,可惜要自己查的重点不是这个,点头道“长平侯说得有理,此事事关国家重臣,必须彻查清楚。这样吧,先把主父偃拘押进京,公孙弘,查办官员是你的事,这事你马上就办。”公孙弘刚要施礼答“诺”,刘彻悄悄瞟了又低头不语的卫青一眼,又道“对了,你手下有个叫臧宣的中丞,朕看这个人挺干练的,这事就交给他去办吧!”

    公孙弘领旨入列,心中却大为疑惑。赵王和齐王太后的两份奏折三天前自己就呈报给了刘彻,刘彻看了后迟疑片刻,没有表任何态便让自己离开,直到前一天晚上才宣自己进宫,让自己在今天的朝会上提出来。

    按照公孙弘的揣摩,刘彻一定是下定决心要对主父偃下重手了,奇怪的是今天却忽然说要严格彻查。这也罢了,居然还指名要臧宣来具体负责此事。

    臧宣本是河东府的府吏。当年卫青买马河东的时候,他不仅能够将马匹的安置转运做得井井有条,还能够从河东的走私市场上征来不少好马,卫青见他如此聪明干练,大为赏识,向刘彻推荐他做了大厩丞。这个人确实能干,几年下来已做到了御史中丞。在所有人看来,臧宣无疑是卫青的派系,而卫青和主父偃的关系亲密更是人尽皆知。让臧宣来查主父偃,公孙弘实在是不知道天子的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难道陛下想放主父偃一马?这不可能吧!或者说,陛下是为了堵卫青的嘴?”公孙弘心中忽地一颤,为自己的猜测惊讶不已,如果是这样的话,卫青在陛下心中的分量就实在太不一般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