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83章 胡骑

章节字数:3157  更新时间:10-03-10 01: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耳畔满是呼呼的风声,树影如风驰电掣般向后退去。刘据被刘彻牢牢搂在怀中,兴奋得大声叫嚷。

    “舅舅,去病哥哥,你们快点啊!”

    霍去病胯下的骏马鬃毛飞扬,如同一丛奔驰的火焰,怒放在风中。

    前几天,公孙贺那里来了一批精选出来的良马,正好被霍去病看到,一眼就相中了这匹鬃毛似火的骏马,强行要了过来。

    小的时候卫青给他买的第一匹马就是红马,霍去病取名叫“火虬”,骑了好多年,直到那马病死,还难受了好久。现在得了这马,比原来的更为鲜红耀眼,也更为神骏,霍去病万分喜爱,就也叫了“火虬”。而卫青送给他的宝刀,自然也就依然叫“碎星”。

    霍去病答应一声,双腿一磕马腹,那马立时加快了速度,直追而去。

    卫青不紧不慢地跟在刘彻后面,本以为刘彻说的骑马是在御苑里跑上几圈,不料他却带着大伙出了城。

    侍卫们已经被甩开一箭之地,因为值卫而被迫跟出来的东方朔,更是已被抛得无影无踪。

    “仲卿,前面是什么营?”刘彻用马鞭指了指不远处的军营侧过脸问道。

    “是胡骑校尉的营地。”卫青顺着他的鞭子看去。

    “是匈奴降兵的营地?”

    “陛下圣明,正是。”

    “走,过去看看。”说罢不待卫青回答,便搂着刘据策马而去。

    卫青回望了一眼侍卫,见他们已经跟来,一抖马缰,便随着刘彻而去。

    营房旁边的较场上,一队骑兵正在训练。

    一行人勒马站在一旁,平日练兵的时候,偶尔也会有人观看,军队里的人早就习以为常,也不干涉。

    “兵练得不错啊,这部的校尉是谁?”这些骑兵本就来自匈奴,刀马娴熟,到了汉朝后又加强了战术素养的训练,显得格外彪悍勇武,刘彻心中一阵欢喜。

    “是翕候赵信。”

    “就是那个叫阿胡儿的匈奴小王么?”赵信这个人刘彻有印象,他的名字还是刘彻给他起的,取了大汉对匈奴的降臣信任,匈奴的降臣则对大汉朝信义的含意。

    “是,自陛下去年封他作校尉,他便一直在这里练兵。”卫青对军队的情况自然是再熟悉不过。

    “朕记得曾经让他到北军去训练战马,他干得如何?”

    “这个赵信熟知马性,更熟悉匈奴的环境,不仅在战马的训练上,在士兵的旷野生存能力的训练上也帮了臣不少忙,是把好手。更难得好学,对新的骑兵训练方法和战术也颇有领悟。”

    “能得到大将军的赞誉,必定是个人才。”这些年不断有匈奴部落降汉,刘彻待他们礼遇有嘉。不仅由朝廷接济,还给了他们平等的上进机会。比如公孙贺的先辈就是匈奴人,而刚刚被封为从平侯的公孙戎奴也是匈奴降将,被刘彻委以重任。

    这种厚待俘虏的做法朝中反对的人很多,刘彻却不为所动,一直坚持。他的想法很实际,厚待降臣不仅是召显大汉的胸襟气度,更使得一些和匈奴上层有积怨的部族主动投降,不战而屈人之兵。

    虽说供给降部物资会产生花费,但另一方面却有间接降低了军事耗费,减少的将士伤亡,所以这一措施受到了以卫青为首的将军们的拥护。

    卫青点头道“赵信确实是个人才,前次出征前,也给了臣不少建议。”

    一旁的霍去病鼻子里冷“哼”了一声,把头转向一边“什么人才,阴阳怪气。”

    刘彻睨了他一眼“小孩子家家,懂什么。”

    正说话间,一人身着戎装,飞马而来。

    来人正是赵信,开初他见有人,以为只是普通过客,直到侍卫们跟过来,赵信远远一看,这些骑士个个骑术高超,马也都是好马,心知不是常人,便特意过来看看。

    远远看到刘彻和卫青,赵信大惊,赶紧跳下马,徒步奔到刘彻马前“臣赵信见过皇帝陛下,陛下万岁。”

    刘据睁大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瞅着赵信“你是匈奴人?”

    赵信见他被刘彻搂在怀中,又和卫青、霍去病在一起,猜到他便是皇长子,笑着抱拳“回皇长子殿下,臣过去是匈奴人,现在却是不折不扣的大汉人。”

    刘据不解地挠了挠头,刘彻听了却大为高兴“赵信,大将军刚才夸你呢,说你知马性熟兵理,是个人才。”

    赵信赶紧向卫青单膝拜倒“标下赵信参见大将军,谢大将军夸奖,赵信立足军中全赖陛下信任,大将军教诲,哪里算是什么人才。”

    卫青伸手道“侯爷免礼,卫青只是据实禀告陛下,侯爷过谦了。”

    刘彻一提缰绳对赵信道“你带路,到营里看看。”

    赵信的营里整洁齐整,各项事务井井有条。

    刘彻不由暗自点头,一个匈奴降将,短短时间内不仅熟知了汉朝的军事训练,还对礼仪应酬都如此捻熟,可谓聪明绝顶。更难得的是他对匈奴的了解,比起在匈奴待了十年的张骞,自幼便生长在匈奴,且能够接触到政治军事高层的小王赵信毫无疑问是更加适合的将领与向导。

    “赵信,你在汉朝待得还习惯么?”

    “回陛下,臣蒙陛下恩典,身在行伍之中,诸部将士待赵信有如亲兄弟一般。陛下对赵信族人们关怀备至,吃穿用度无一不胜过当年在匈奴时百倍,臣感激凌涕,虽万死不能报陛下深恩!”

    “翕侯忠心可嘉,朕心甚慰。”转头对刚刚赶到,灰头土脸的东方朔道“赐翕侯百金,这事你今天回去就办。”

    东方朔一边整理头发,一边瞟眼看向赵信“臣领旨。”

    霍去病悄悄走到东方朔身边,一脸坏笑道“东方大人,夫御者大礼,纵马狂奔不雅,那么东方大人你一定是觉得自己现在这个样子风雅至极了?”

    东方朔板起脸“礼者天下大事,天下大事存乎于心,怎可只听其言、观其色、视其表象?圣人云‘巧言令色鲜矣仁’就是这个意思。”

    霍去病心领神会地点点头“东方大人,要说你的话有时候也有道理!”霍去病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看不顺眼赵信,反正就是不喜欢。

    其实何止霍去病,卫青阅人无数,也觉得赵信虽然聪明过人,却太过油滑,不象是军人,就算很多朝堂上的老油子比起他来也颇有不及。

    但同时卫青更清楚,刘彻对赵信的恩宠并不仅仅是给赵信一个人的,这个胸怀天下的君王,要通过这中方式来展示自己对归顺外族的信任,将他们也变成自己的助力。赵信,只是

    其中一个代表。

    云淡风清,天气晴和,良人在侧,刘彻心情更是好得无以复加“仲卿,反正都出来了,咱们到军营里去转转,你说说去哪里好?”

    听了他的打算,卫青头痛欲裂,陛下啊,你是不知道你这样跑出来,大家有多提心吊胆吧?

    “长水校尉那边刚来了些从各诸侯国调过来的士马,臣正打算去看看。”

    “好,就去长水!”刘彻扬鞭在马臀上一抽,那骏马便带着父子二人疾驰而去。

    为了安全起见,卫青令赵信带上两百人马随行护驾。

    赵信一路跟紧在刘彻身边,与刘彻交谈甚欢,毫无一丝拘谨。

    刘据忽地在刘彻怀里左右蹭动起来,刘彻紧了紧胳膊,刘据却蹭得更厉害。刘彻不由停下马,正想问刘据是怎么回事,卫青已经上前抱过刘据“陛下,据儿是内急了。”

    “这你也看得出来?”刘彻不禁奇怪,卫青公务繁忙,刘彻不相信他还有时间亲自带孩子。

    卫青侧目看了看霍去病“去病小时候就是这样的。”想起霍去病当年也的样子,不由低头笑了起来。

    霍去病一直寸步不离地跟在卫青身边,听他这么说不由大窘,狠狠瞪了卫青一眼“据儿,去病哥哥带你去便便。”说罢抱过刘据一路小跑,躲到了树后。

    刘彻哈哈大笑,见卫青也笑得灿烂,心中不由一动“仲卿,朕有件事想听听你的意见。”

    “请陛下示下。”

    “朕想你这么忙,想给你找个帮手。御史大夫的位置也空了这么久,你在你的部下里给朕推荐一个人,要既懂朝政又懂军事,能给你搭上手,又方便你调度的。”

    卫青暗自一惊,御史大夫位列三公,是何等重要的职务,自己就算再位高权重,再受宠,也万万不敢擅自提名,否则以后这个结党营私的罪名无论如何也是逃不掉的“臣愚昧,未能体察圣意。”

    刘彻见他回避,也不在意,继续说道“朕想好了,人选有两个,一个是公孙贺,一个是李蔡。公孙贺多次出征匈奴,又当了这么多年的太仆,是个合适人选。李蔡是先帝的侍中,两次跟你出征,又做过齐国的国相,也不错。”

    听到这里个人选,卫青心中了然。这两个人虽然都是自己的部下,亲疏却明显有别,公孙贺是自己的姐夫,无论怎么说自己都该回避,看来陛下也不过随便问问,以示恩宠而已,并不需要自己的意见。支唔道“是,都不错,陛下圣明。”

    刘彻跟他说这事,确实多少都有些刻意示恩的意思。结果事与愿违,卫青的反应就像块木头,令刘彻大失所望。

    “唔,公孙贺年轻干练,李蔡老成持重,各有所长,倒叫朕难以取舍了。”知道卫青不会回答,悻悻闭上了嘴。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