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85章 道谢

章节字数:2241  更新时间:10-03-10 01: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回府时,天色已晚,各院里亮起了灯火。卫青撣了撣身上的灰尘,忽然感到前所未有的疲惫。

    “舅舅,你哪里不舒服么?”发觉卫青的神色有异,霍去病走上去摸模他的额头,脱下自己的披风披在卫青肩头“夜里还是怪凉的”。

    外甥真的长大了,知道疼人了,时间……过得可真快……

    算来自己跟随陛下进宫已经十五年了,十五年于世间不过白驹过隙,一闪即逝,于人生却是怎样一番沧海桑田。

    当年牙牙学语的孩童如今已长成少年,而那一对在上林的落英中相依相拥、互许誓言的少年君臣却如今却各怀心事,渐行渐远。本是早就了然的事情,也再未有过奢望,但从漠南回来的这些日子,自己竟然感到象是回到了从前两小无猜的岁月。

    终归只是错觉而已!

    大将军,总领军政大权,位在三公之上,群臣下礼,这样的权势岂是臣子该有的?给予自己这样的权势,仅仅是形势需要吧,陛下……其实也放心不下,这权力迟早是要收回去的,怕只怕将来为了要收回这些权势,不知会用上怎样的铁血手段!

    “舅舅,你累了,去病扶你回房。”说话间,一只有力的胳膊缠上腰来。

    卫青这才回过神来“没事,舅舅哪里有这么娇弱。”

    “夫人今天怎么样?精神有没有好些?”见管家急急忙忙地走过来,卫青问道。

    莲儿自从生下卫登之后,身子就一直没缓过来,沥沥淅淅下血不止。名医请了不少,药也吃了几大缸,就是不见好。为此,卫皇后专门派御医日日前来就诊,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眼见着身体越来越虚弱,一家人急的焦头烂额。偏卫青先是备战,接着便是出征,竟然连陪她的时间都没有,更别说是照顾。

    “大将军,夫人今天就是情况不好,一直出虚汗,被子都湿了好几床,又开始发烧,血更是止不住。”管家一脸焦急。

    卫青一听,立刻大步向卧室方向走去。

    “大将军,大将军”,管家追上来叫住了他“老夫人今天去见夫人病重,出门去为她祈福,到现在还没有回来。”

    “什么?外婆这么晚了还没有回来?”霍去病已经一听立刻跳了起来“那还傻站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派人去找,都这个时辰了。”说罢转身奔出门外,抢过家丁手中的马缰,跃上马背出城寻找。

    卫青十分着急,立刻吩咐管家派人分头寻找,自己也骑上马,打算到卫母常去的神君处找找。

    刚出巷口,就见一队车马缓缓行来。

    护卫们手中的纱灯发出暗暗的灯亮,卫青提了提策马避过。

    “大将军。”马车里传来一个女子的声音,卫青心里虽然着急,见有人叫他,也不得不停下马。

    车帘一分,淮南王翁主刘陵的脸从车中探出,笑靥如花“大将军,可是去寻老夫人的?”

    “正是,莫非翁主见过家母?”

    刘陵向卫青招了招手,示意他过来“老夫人就在小女车内,她受了点伤,已经处理好了。”

    卫青一听,立刻下马来到车前“青儿,还不快谢谢翁主,今天若不是她,为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卫青虽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听了两人的话也大致知道刘陵今天是帮了母亲大忙,赶紧施礼道谢,请刘陵到府中一坐。

    刘陵微微笑着道谢“小女把老夫人送回,已经大功告成,就不叨扰了,大将军不必客气,还是先照顾好老夫人要紧。”说罢命左右取出几包药交到紧跟在卫青身后的阿旺手中“这是老夫人的药,大包的内服,小包的外敷。”说罢告辞而去。

    卫青抱起卫母回府,一边检查伤口一边询问卫母的贴身侍女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原来今天卫母出城,拉车的马不知什么原因惊了,骑奴好不容易控制住马匹,卫母却在颠簸中受了些伤,车毂也在奔跑中折断。

    正为难的时候,恰恰遇到了刘陵,赶紧带着卫母到最近的医庐包扎了伤口,还将她送回家。

    “青儿,明天你亲自上门去跟淮南王翁主道谢,今天可多亏人家了。”卫母坐在榻上对卫青道。卫青答应着给母亲端上一杯蜜浆,好在伤没有大碍,卫青长出了一口气。

    刘陵的宅邸虽说也在北阙甲第,却与长平侯府相隔甚远,宅邸占地广大,廊榭勾连、楼台参差、飞檐高啄,显得无比的富贵气派。

    花园里百花吐蕊,一位美貌女子正伏案作画,衣袖挽起,露出半截欺霜赛雪的玉臂。刘陵的面前也放着绢帛笔墨,却未动笔,侧着头仔细端详着那女子作画“牡丹妖娆,菡萏清雅,蔷妹妹,你的画可都入了神了,姐姐我看来是怎么也学不好了。”

    刘蔷放下笔睨她一眼,嗔怪道“姐姐,学画要用心才行,似你这般时不时便魂飞天外怎么学得好?”

    刘陵笑道“好了好了,姐姐用心学就是,妹妹可也要用心交,不教会啊,姐姐可就不让你走。”

    一名侍卫进得园来,伏在刘陵耳边悄声说了几句,刘陵略略抿嘴一笑“我这就去迎接。”说罢站起身而去。

    刘蔷正专注于作画,只道她有什么事,头也未抬。

    低低的交谈声从花径上传来,那淡定温和的声音刘蔷其实只听过一次,却早已铭刻入骨。刘蔷“霍”地抬头,便见到了与刘陵并肩行来的卫青。

    咋见刘蔷,卫青显然也很意外,不由呆立当场,一脸错愕之色。虽说对于刘蔷并无男女之情,但把这个单纯无辜的女子卷入权利争斗,受尽伤害,卫青还是觉得十分愧对于她。猛然见到,竟不知如何是好。

    好在卫青毕竟见多识广,转瞬间便平复了情绪,拢袖一礼“蔷翁主好,卫青有礼了。”刘蔷犹自望着他发呆,一点反应也没有,直到刘蔷走到她面前轻呼了她两声才回过神来,赶紧还礼。一不小心撞翻了陶砚,淌了一地墨汁。

    刘蔷急忙拿起作画的白绢,想要拭去案上的墨,谁知分明是右手拿着白绢,却鬼使神差地用左手去擦,衣袖顿时被染成墨黑。刘蔷越发慌乱,竟用袖子在自己的裙裾上猛擦。

    卫青上前帮忙也不是,不帮也不是,只得尴尬地站立原地,眼见着刘蔷低着头,飞也似地从自己身边逃去。

    刘蔷也不阻拦--自己的目的已经达到,她要走……便走吧……

    转过头去似笑似嗔地望着卫青“我这妹妹啊,什么都好,就是死心眼。可叹自古痴情女子薄情郎,大将军真是无情,你那般回绝于她,可叫她以后如何做人?”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