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90章 请战

章节字数:2721  更新时间:10-03-10 01:1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火热的日头在云层中穿行,地上间或有一点舒适的阴凉。

    建章宫的石榴树刚刚数寸高,葡萄的藤蔓已经爬上了藤架,叶子密密的。宫外的大片空地都种上了苜蓿,宫苑的御马悠闲地撩着蹄子,啃食这难得的美味。

    满眼的奇花名目、珍禽异兽,让第一次来上林苑的赵信目不暇接,就像第一次来到长安、第一次进入未央宫时一样,再次震惊于大汉朝的气魄与奢靡。

    鹿群被头饰鲜艳红羽卫士们从林间赶了出来,亡命奔逃。随着刘彻的左手优雅地离开弓弦,一只飞奔的麋鹿栽倒在草地上,伴着一声急促的哀鸣。韩说飞奔过去拾起猎物,回过身来高声道“一箭毙命。”

    “陛下好箭法。”紧跟在刘彻身后的梁王一声喝彩。

    刘彻淡淡一笑“献丑了,梁王兄切莫见笑。”

    “陛下箭法如神,臣佩服之极,岂敢见笑。”

    “箭法如神的是飞将军才对,朕在这里是贻笑大方了。”

    李广见刘彻这样夸奖他,既高兴又惶恐,只得尴尬地道“李广徒有虚名,陛下过奖了。”

    “将军百步穿杨,名闻天下,怎会徒有虚名,朕小的时候,听到将军在战场上杀敌的事迹,可是仰慕得很呢。”

    李广十六岁参军,如今已经四十余年,身经大小百战,声名远播,却始终未能立下卓著功勋。如今汉朝与匈奴作战,很多年轻将领都立功封侯,尤其是自己的堂弟李蔡两次出击匈奴,不仅封了侯还位列三公。而自己自从元光六年兵败被俘后,要么留守京师,要么戍边,再没有过深入匈奴进攻作战的机会,从卫尉做到郎中令,依然是一个没有爵位的九卿。

    李广本就是好胜的人,平日跟李蔡又不是很和睦,心中早就憋着了一口气,今天听刘彻这样一说,不禁感动得老泪纵横。赶紧下马,拜倒在刘彻马前“陛下,臣还不老,还能骑最烈的骏马,拉开八十斤的硬弓,如今大战在即,求陛下给臣一个上阵杀敌的机会,臣愿马革裹尸,为国效命。”

    刘彻朗朗一笑“老将军,你可是我大汉的柱石,朕岂能忘记了。”说罢一指前方“老将军,朕可是很想见识见识李家的百步穿杨箭法呢。”

    李广闻言大喜,飞身跃上马背,指着鹿群中一只白鼻梁的鹿道“陛下,臣就射那白鼻鹿的前额。”鹿是移动目标,更夹杂在一众鹿群之内,要射鹿的前额,难度比之百步穿杨更有胜之。

    李广取下雕弓,轻摧胯下战马,摘下一只箭搭于弦上。惊慌的鹿群没有目的地左冲右突,却怎么也冲不出侍卫们的包围圈。

    箭尖随着鹿移动着,白鼻的鹿似乎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一边躲闪一边不安地四处张望。李广凝神静气,双臂稳如泰山,趁着那鹿一转头之际长箭离弦,鹿翻身倒地。

    “老将军箭法如神,臣恭喜陛下,有此良将,何愁匈奴不灭?”赵信满是赞许地看了李广一眼,对刘彻抱拳道。

    “哦?灭了匈奴?赵信,你这可是真心话?”刘彻饶有兴致地看着赵信道。

    赵信脸色一变,下马跪在刘彻马前“臣虽出生匈奴,父母亲族却皆为匈奴单于所杀,匈奴于臣有血海深仇,臣得陛下收留,再造之恩没齿难忘。陛下赐臣名信,更有信于我,对我族人多方照拂。臣早已立誓,生是大汉人死是大汉鬼,此生绝不失信于大汉。”

    刘彻俯身做了个托起赵信的姿势“赵信果然是至情之人,若朕让你带上你的八百胡骑和李将军他们一道出征匈奴,你可愿意?”

    赵信大喜过望,磕头谢恩“臣谢陛下信任,臣求之不得。”

    刘彻呵呵笑道“你对匈奴的情况熟悉,到时候就做个前将军,也好给大伙带路。”掉过头对李广道“老将军老当益壮,就做后将军吧,给大伙压着阵更能安定军心,也多给卫青出点主意,杀着总是要留到最后的嘛!”

    赵信现在不过是个校尉,现在刘彻一句话就成了将军,还是职责重大的前将军,大伙多少有点意外。李广却十分失望,虽然刘彻说得好听,但后将军的角色主要还是后备队和负责托运物资,如果不是主力部队损耗太过严重,很难有直接对敌的机会。不过做后将军总比连出战机会都没有好,想到这里,李广总算心安了点。

    不远处,侍卫已经到了李广射杀的鹿面前,忽地一声轻呼,抱起那鹿向刘彻奔来“陛下,请看。”

    刘彻低头看去,却见那鹿的额头居然并排插着两支箭,也不由一惊,转脸见霍去病正侧头望着他,手中犹自挽着长弓,一脸得意洋洋。

    “怎么,想和老将军比箭法啊!”刘彻装出一丝怒意,谁知霍去病却并不买账,笑嘻嘻地策马靠近刘彻“陛下,臣的箭法还看得过去吧,臣也能骑最烈的骏马,能拉八十斤的强弓,而且臣满腔报国之志,对陛下更是万分仰慕,陛下让臣也上战场吧!”

    “你么?”刘彻上下打量了霍去病“你多大了?”

    “臣明年十八了。”

    “十八了?”刘彻心中一动,日子过得可真快,连这个小毛头也长大成人了“你外婆和你舅舅怎么说的?”

    霍去病一听顿时急了“陛下,这关他们什么事啊,任用高级将领是您的权限。”

    “合着你还想做高级将领,胃口不小啊。”

    “臣是陛下的学生,职务太低了也丢您的脸不是,就算不给将军,再怎么说校尉得安一个吧!”

    刘彻垮下脸道“还没答应你上战场呢,就跟朕要起官来了,这事等朕回头跟你舅舅商量商量。”

    见韩说抿嘴偷笑,霍去病狠狠瞪了他一眼,一带马缰尾随刘彻而去。

    刘彻暗自看了梁王,见他紧紧跟在自己旁边,似乎那个急于求见的人不是他。

    “梁王兄,你远道而来,可有什么要紧事么?”阳光穿过云层,照进树林,洒下一片斑驳,刘彻忽然觉得即使这样的阳光也有些刺眼,不觉半眯了眼睛,将瞳孔缩小成一个细小的点。

    梁王停下马,在马背上躬身抱拳“陛下政务繁忙,臣一点家务小事本不敢叨扰陛下,只是臣的这个妹妹实在不懂事,臣只好觍颜而来,其实还真是不好启齿。”

    “哦?”刘彻侧过脸,刀锋般的目光直视梁王,梁王却恍若未觉般继续道“臣的这个小妹妹陛下也见过,今年已经二十出头了,却眼高于顶,一直不肯出嫁。臣本道她是不愿出嫁

    了,不好过于勉强,也就放任了些,谁知到她竟然看上了长信侯,还在长安城里闹得满城风雨。”

    “长信侯?”刘彻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是,那个长信侯,今年三十七岁,夫人倒是去世两年多了,说来也不是不行。不过他一个六百户的侯爵,也没有什么差事做,蔷妹好歹是个翁主,锦衣玉食惯了,跟了他不是受苦么?臣叫他到梁国来,他却说当今尤有天子,不肯侍奉诸侯,真是副臭脾气。是以臣只好求见陛下,好歹给这个准妹夫找点事做,也免得妹妹将来受苦。”梁王头也不抬地将话

    说完,那神气仿佛真的是一位为自己的妹妹焦虑的兄长一般。

    虽说牺牲自己妹妹的幸福多少令梁王感到有点愧疚,但比起让天子对自己心生猜忌的后果来,这实在算不了什么。

    这事居然被梁王自己这么轻描淡写地就解决了,果然是风雨里滚过来的人,只可惜了那个才貌双全的刘蔷。

    刘彻看着梁王忽地一笑,继而哈哈大笑,这些天来对梁王的猜忌顿时无影无踪,想来这事梁王真的也是被利用了,自己并不知情。

    见刘彻笑得浑身颤抖,梁王错愕一下,也跟着大笑了起来。

    “王兄放心,蔷妹妹的丈夫也算朕的妹夫,朕总不会亏待。”

    “臣谢陛下。”梁王长长舒了一口气,一场危机总算化解了。

    同时暗自舒了口气的还有刘彻,果然是家有珍宝心难安,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