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99章 诏命

章节字数:2144  更新时间:10-03-10 01: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张骞,各部校尉都回来了么?”

    “禀大将军,只有剽姚校尉还没有回来。”张骞立刻回答。

    “知道了!”卫青显得有些疲倦。

    “大将军,要不末将叫人去找找看?”公孙敖悄悄问道。

    “不必了,再等等吧,他是军人,和别人没有任何不同。”正说话间,李广、公孙贺与卫青幕府的几位高级幕僚一起走了过来。

    “末将参见大将军。”

    “下官参见大将军。”

    卫青示意他们不要多礼“各位一起来见卫青有什么事么?”

    “我们是为苏将军的事情来的,这事大将军怎么处理?”公孙贺见众人都不发话,只好开口。

    “各位看呢?”卫青反问道。

    “大将军自从领兵以来从来没有杀过将领,今天苏建抛弃军队自己逃跑回来,大将军正好杀他立威。”议郎周霸立刻接口。

    周霸的话当场遭到其他人的反对“不可,兵法云‘小敌之坚,大敌之禽也’,苏建以数千人挡单于数万人,奋战一天多,士卒尽失也不敢有叛逆的想法,千方百计逃回来,如果我们杀了他,那以后谁打了败仗还敢回来?”

    卫青微微一笑“卫青以天子亲信的身份领军,何患无威,周议郎的话可没说对。虽然作为统帅,卫青有诛杀将领的权力,但苏建位列九卿,且深受天子器重,他的处置应该由天子来定,我这个做臣子的怎么敢专断于外?好了,就这样先关起来吧,过几天送去交由陛下处置!”

    公孙贺等人长出一口气,随便聊了几句便起身告辞。对于败军之将,大汉有出钱赎命的惯例,这样一来,苏建的命便算是保住了。

    帐外一阵闹闹哄哄,卫青一皱眉“怎么回事?谁的部下,军纪如此涣散。”

    阿旺喜滋滋地一挑帘进来“大将军,是去病少爷回来了!”

    卫青一听,立刻站起身来快步出帐,霍去病正骑着火虬在各营间游走,满头满脸都是血水和汗水,却神采飞扬,边走边大声欢呼,手中高举着一颗人头。

    见到卫青出帐,霍去病赶紧迎上“大将军,末将前来缴令。此次末将奉命追击匈奴各部,计袭击匈奴部落七处,首颅二千零二十八级,其中包括相国、当户,还有这个”说着又是一举手中的头颅“他是伊稚邪的祖父籍若侯产,另外俘虏了伊稚邪的叔叔罗姑比。”

    不远处,一群俘虏抱头蹲在地上,形貌凄惶。

    “大将军,剽姚校尉这次可立了大功。”张骞心里虽然有点发堵,却也不能不服。

    看着意气风发的外甥,卫青竟难以压抑住自己的欢喜,果然是长大了!

    军营内四处篝火熊熊、欢声笑语。

    霍去病四面环视了一圈,不见卫青的身影。刚才明明还在和大家一起喝酒,怎么转眼就不见了人影?霍去病拍了拍屁%股上的草站起来。

    军营已经疯狂了,卫青下令,为了庆祝胜利,特许将士们适量地饮酒,已经几个月没闻到酒味的汉子们哪里听得这话,早就把酒坛子放置得到处都是,虽说不敢多饮也把架势摆了个足。

    一时间,赌博的、行令的、唱歌的、跳舞的,声音此起彼伏。

    中军帐有灯火透出“原来是回帐了!”霍去病暗自一笑,走到帐前悄悄撩开帐幕,见卫青正在聚精会神爬在案前写着什么。

    蹑手蹑脚地来到卫青面前低头看去,卫青似迷在了字里行间,竟未曾发觉。

    浓浓的墨汁终于在绢帛上划下了最后一道印记,卫青拿去绢帛吹了吹,稳稳拓上了自己的印信。

    “来人,将这份奏疏连夜呈给陛下,越快越好,不得有误。”卫青侧了侧脸,随即看到了霍去病满是惊讶的面孔。

    “是你啊,一点声都没有,吓舅舅一跳。”卫青收好奏疏,放进一只锦囊。

    “为什么?”霍去病望着卫青,喃喃道。

    “什么为什么?”卫青扑哧一笑。

    “打了这样的大胜仗,为什么舅舅还要请罪?”

    “仗虽然是胜了,但失了两军,我身为统帅自然有罪。”卫青淡淡道。

    “不对,杀敌三千自损八百,打仗哪里有只杀别人自己不死人的,纵然有失,但和这战果比起来,也细如牛毛。舅舅,你老是说不争不争,不争也不是这样的吧?”霍去病忽然激动起来,语速快得惊人。

    卫青双手在脸上搓了搓“去病,你还年轻,有的事情还不明白,舅舅……舅舅这不是不争。”

    “那是什么?”

    卫青没有答话,却走到帐边,撩开帐帘注视着欢乐的将士们,篝火染红了年轻的面庞,激劲的节奏昭示着胜利的喜悦、挥洒着无尽的热情。目光所及,没有一丝山影,远处的星子似乎镶嵌在一张悬挂于天地间的幕布上,耀眼夺目。

    卫青忽然想多看几眼这军营、这天空、这星子,可能……以后再也见不到这样的场景了。

    不过这又有什么呢?连年征伐,将领们要么身经百战,要么勇武剽锐,皆可独挡一面,自己……真的是不该再来了!

    卫青一声喟叹“舅舅这不是不争,而是大争。”

    “争了什么?去病不明白。”

    争的是身家性命!与其让陛下罗织些不知所以的罪名,不如自己给他一个,不痛不痒,不轻不重,却可任他随意发挥。

    卫青微微阖起双目“去病,记住你答应过,要替舅舅照顾家人!”

    黎明,却没有雄鸡报晓。

    草原的太阳似乎尤其鲜亮,尤其夺目,金灿灿地挂在了天上。

    “圣旨到,大将军长平侯卫青接旨。大将军卫青出征匈奴,大克获,朕心甚慰,着令卫青即刻返京,一切军务交由公孙敖代理。”

    在一片疑惑中,卫青跪拜接旨,神态安然——陛下,没想到你这么快就来了,想必是仗还没打完,使者就已经等在边关了吧“贵使一路辛苦,请稍事休息,容卫青换身衣服,即刻随贵使出发可好?”

    使者躬身道“大将军请,下官在这里侯着就是。”

    “舅舅,我和你一起去。”霍去病心中忽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拉住卫青的小臂急切道。

    “剽姚校尉,你是军人,怎可擅离职守?”卫青逼视着霍去病,脸上满是严肃和警告。

    “大将军,标下这就去叫侍卫队准备。”阿旺说罢转身欲走。

    “不必,就你一个人跟我回去就成了。”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