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108章 豪言

章节字数:2682  更新时间:10-03-19 21:2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长平侯府。

    听到车马声,门房从门缝中看出来。

    “大将军,你回来了?”门迅速被打开,门房对着府内高叫“大将军回来了,大将军回来了。”

    看着家人们担忧的神情,卫青知道,从今以后,一切都会不一样了。

    “二哥,娘,娘不知道这事。”听了卫步见面的第一句话,卫青淡淡一笑“我累了,想回房休息。”

    很久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无边的倦意让卫青的头一沾枕便昏然睡去,梦境恍恍惚惚,什么都不真切,只觉有几点冰凉的液体实实在在地落在自己脸上,寒意刺入心底。

    猛地睁开眼睛,月光侵润下,少年原本骄傲飞扬的眸子里盛满水光,那水光在亮晶晶的眸子前闪动着,渐渐凝成一滴,从坚毅的面颊滑落,恰似纷纷坠落的星子。

    “去病,怎么是你?”自漠南回来,霍去病便一直留在军中练兵,此时竟然跑了回来。军人擅离职守可不是小事,卫青立刻紧张了起来。

    霍去病借着转脸的机会,拭去脸上的泪水,强挤出笑容“舅舅醒了。”这些日子在军中,消息本就闭塞,加之人人都知道他的脾气火爆,卫青的事一直都没有人敢告诉他。直到今天刘彻放卫青出了宫,部下兼死党赵破虏才旁敲侧击地告诉了霍去病这事。霍去病一听,二话不说,立刻飞马回到家中,急得赵破虏直跺脚。

    “你不待在军营里,跑回来做什么?你可知道这叫擅离职守?立刻回去。”

    “军营里一点也不好,那些火头军煮的东西东西简直没法吃,去病以后不去了。”自己刚刚离开一个月,就出了这种事情,怎么还敢走?

    “那怎么行,你是校尉,练兵是你的本分!”卫青不禁急了起来。

    “没事,明天我到宫里去跟陛下说说,我是侍中嘛,老是呆在军营里就没法服侍陛下了不是?”霍去病又笑了笑。

    卫青知道刘彻对霍去病的宠爱,便也不再赶他“都半夜了,快去睡觉吧,明天不是还要进宫么?”

    霍去病懒懒地站起来,向着门口走了几步,忽地转身这回“我那屋三个多月没住了,说不定被子都潮了,干脆今晚去病就住舅舅这吧,反正榻宽得很。”说罢也不等卫青同意,便宽了衣袍,挤在卫青身边。

    卫青往里让了让,霍去病立刻钻进了被子,侧脸躺着,两眼亮晶晶地看着卫青。

    卫青阖上双眸,面庞在月光的勾勒下既朦胧又温柔,长长的睫毛轻轻抖动,看在霍去病眼里竟似有几分脆弱。

    霍去病难过得心都快要碎掉,伸手搂着卫青的脖子,轻轻道“去病喜欢舅舅。”

    卫青已经有些恍惚,喃喃回应“舅舅也喜欢去病。”

    霍去病闭上眼睛,将下巴放在卫青肩头,慢慢入梦。

    “陛下,臣还是回宫里来吧。”霍去病一早进宫,劈头就是这样一句。

    刘彻正在批阅内朝呈上来的奏疏,闻言放下手中的奏疏抬起头“怎么,霍大少爷这就烦了?”

    霍去病点点头“什么都闹明白了就没趣了,还是跟着陛下好。”看似无意间,眼光在刘彻脸上打转,想要看出哪怕是一丝的愧疚。

    刘彻眼光游离,心虚地望向宫门外,见没有人影,这才积蓄起气势瞪了霍去病一眼“闹着要到军营去的也是你,不想去了的也是你,你倒是跑了,营里的事怎么办?”

    霍去病随手取过一支笔在手中把玩“臣把营里的事都交给赵破虏了,干这些事他在行。”

    刘彻却仿佛没听见一般,依旧不住往门外瞟。

    “朝堂和军中都会乱的。”当日平阳公主的这句话对刘彻来说是当头一瓢凉水,把刘彻浇了个透,满腔的愤懑也平息下来。

    扪心自问,这些年卫青也外抗匈奴内主朝政,谨慎勤勉,确实没有对不起自己,就算这次独专军权触碰到了帝王的底线,让自己又惊又怒,但事实证明自己的一切担心都是多余,卫青还是值得信任的。

    可恨的是那层凉薄!

    刘彻打气般强调,自己这样对他,是恨他的无情,所以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但不管如何强调,却挡不住渐渐升起的心虚来。纵然他对自己无情,也是朝廷的大将军,自己确实过分了。

    底气一泻,执拗的威势也弱了下来,当下叫王顺悄悄把卫青放了回去,却没有亲自过去。比之强他入宫时的气势顿时低调了许多。

    现在看到霍去病,便不自觉想到卫青或许下一刻便会进来,心中既有几分期待,又有几分心虚。今天若真的见到,到不知该如何面对。

    “别看了,已经到内朝去了,不会过来。”霍去病漫不经心地道。

    刘彻“哦”了一声,心不在焉地收回目光,定定神,立刻反应过来霍去病的话“谁在看卫青了。”

    霍去病吊起眉看向刘彻“臣没说陛下在看舅舅。”

    刘彻见他满不在乎的样子,忽然觉得自己实在对他生不起气来“去病,你也不小了,还这么心性不定,朕看是该娶媳妇了,卫长对你有点意思,你就尚主吧!”

    霍去病正在琢磨怎么才能赖在宫里,一听这话吓了一跳“陛下,不是吧,臣还小,娶什么媳妇?”

    “小?朕象你这么大的时候都大婚好几年了,好了,别扯了,朕已经给你开了冠军侯府,正在建着,等建好了你就搬过去住,把婚事也一起办了。”

    霍去病拧起眉毛“去病觉得现在就满好,不想搬家。”

    刘彻用自己手中的奏疏“啪”地敲在霍去病头上“你这臭小子,别人想都想不到的美事,你到推来拒去,怎么,给朕做女婿丢脸么?”

    霍去病摸摸脑袋,扬起下巴道瞄着刘彻“陛下,匈奴未灭,何以家为?去病今生以荡平匈奴为愿,匈奴一日不灭,去病便一日不成家。”

    听霍去病这样一说,本来有些愠怒的刘彻顿时满心欢喜,不愧是天子门生,朕可真没白疼你“傻话,那匈奴十年不灭,你就十年不成家,二十年不灭你就二十年不成家?”

    霍去病笃定地点头“是啊,所以陛下可不要耽误了表妹的青春,早点给她找个好归宿正经。”

    “倒叫你操心,放心,朕的女儿不是非要嫁给你的。”

    “那臣就放心了。”霍去病摸了摸胸口,夸张地做了个放心的动作。

    “不过府已经快建好了,你还是去看看吧。这么大的人,也是个侯爷了,总不能一直住在舅舅家。这些年,你舅舅可为你操了不少心,你也懂事点啊。”

    “陛下,你这是在替舅舅为去病操心那?”明白了今天刘彻怪异的举动是为了讨好卫青,霍去病暗自摇头。早知今日何必当初,现在再来这一套有什么意思?

    刘彻支支吾吾,既不说是也不说不是,面上青白交错,神色也渐渐诡异起来。

    “唔,你舅舅跟你说什么了没?他怎么样?”

    霍去病抬眼盯着刘彻,一双酷似卫青的眸子一眨不眨。

    刘彻跟霍去病对视片刻,忽觉得象是卫青在审视着自己般,被盯得阵阵发虚。

    “陛下放心,舅舅是大将军,血雨腥风刀山火海都经历过,这个世上没有什么困难会让他垮掉,倒是陛下神情恍惚,面色不佳,情形颇为令人担心啊!”霍去病终于开了口,话中的讽刺之意让刘彻狼狈得想找个地洞钻进去。

    刘彻居然会羞愧,这种情形大出霍去病意料之外。

    在霍去病看来,刘彻的脸皮纵然没有城墙厚,差距也不会太大。

    看他渐渐要挂不住了,霍去病放下笔站起身来“那宅子先放着,什么时候臣有空了就去看。陛下,臣既然是陛下的侍中,就请陛下吩咐臣该干些什么吧。”虽然早就是侍中,但平日要么是读书,要么是抱着膀子东瞧西看,这些琐碎的事情却从来都是支使他人,自己从未动手,现在想认真履行一次职责,竟然不知如何下手。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