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110章 断情

章节字数:2414  更新时间:10-03-20 23:0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上林苑的葡萄成熟了,盛在白玉盘中,泛着透明的紫色,颗颗晶莹欲滴。

    刘彻今天无聊,带了韩说到上林苑品尝葡萄,听说卫青去送张次公,便鬼使神差地着人将他叫来,说是有要事,其实却不知道该干什么,只好干坐着吃起葡萄。

    气氛有些尴尬,刘彻摘下一颗,剥去紫色的皮,露出绿水晶般的果肉送到韩说唇边“来,朕喂说儿。”韩说战战兢兢看了一旁的卫青一眼,僵硬地张开嘴。

    察觉到韩说的不安,刘彻不满地紧了紧环在他腰间的胳膊,韩说赶紧挤出笑脸,假作专心品尝。

    刘彻抬起下巴,看了看下手的卫青,那人依旧半低着头,一颗接一颗认真剥着葡萄,周边的一切仿佛都与他无关。刘彻一阵火起,合着自己白表演了,还没有葡萄好看。

    “把张次公送走了?”

    听刘彻询问自己,卫青放下葡萄转过身“是,陛下。”

    “送了大半天,都说了些什么呢?

    “都是些话别的话。”

    “哦?话别的话能说这么久?除了这些只怕还在骂人吧!比如……咒骂天子?”刘彻脑海里忽然跳出卫青和张次公、苏建竞相咒骂自己的情状,脸色也随之沉了下来。

    卫青知他多疑,立刻伏拜在地“臣等万死不敢咒骂陛下,臣等只是回想起过去的日子,多喝了几杯,时间才久了些。”

    “过去的日子?”在上林苑里那么多的过去日子,你都是属于朕的,可为什么离开了这里,你的心也变了?

    刘彻一阵唏嘘,忽然觉得今天自己的这番举动实在幼稚无趣。

    环视四周,建章宫风貌依旧,上林苑景色如昨,昔日的欢笑依稀还流溢在林间山头。

    刘彻站起身来“朕想出去溜溜。”

    骏马疾驰如飞。

    “陛下,天色将晚,再往前走怕天黑前就回不了建章宫了。”卫青挥鞭在马臀上一催,跟上刘彻。

    刘彻没有答话,依旧纵马飞驰,侍卫们已经被甩得无影无踪,见他如此,卫青只好随着他继续向前奔去。

    野果挂满枝头,觅食的鸟儿在树梢上跳来跳去。随着林木变得越来越茂盛,山路也渐渐难行起来,两人只好下马牵着马缰前行。

    熟悉的道路,熟悉的景致,卫青意识到刘彻想去哪里,脑中不禁“轰”的一声。刘彻见他忽然止步,转身走过来拉住他的手腕“走,跟朕去个地方。”

    卫青纵然百般不愿,也只能被他拉着向密林深处走去。

    地毯般的绿草依旧,海棠的树干又粗大了一圈,秋风袭来,时有木叶萧萧而下,不远处,流水潺潺。

    刘彻丢下马缰,拉着卫青坐在海棠树下,任纷纷而下的树叶落上肩头“仲卿,你还记得这里么?”

    记得,当然记得,这刻入骨血的地方怎么会忘记?

    “臣启陛下,臣记得这个地方。”

    “仲卿记得?”刘彻的语气中透出欣喜。

    “当年臣为建章监时,上林苑的山山水水虽不能说是都走遍了,建章宫附近却大多都是到过的。”眸子低垂着,目光落在碧草上。秋风的痕迹已经无法掩饰,草叶的边缘隐约透出些金黄,像是镶嵌了一道金线。

    刘彻眼神中的欣喜渐渐退去,是真得不记得还是不愿记得?

    强忍了一口气赔笑道“朕知道仲卿这是气话,是朕错了,朕只是气糊涂了,仲卿大人大量,就不要跟朕这个小气鬼一般见识了。”说罢伸手给了自己一记耳光,又大力敲着自己的脑门“叫你乱说,叫你乱想,仲卿那么辛苦在塞外征战,痛击匈奴,大胜而还,扬我大汉天威,长我华夏志气,你不知道感谢,还得罪他,以后再敢犯就把你拧下来。”

    刘彻又拿出那套哄骗的招数,若是当年,卫青早就被哄得团团乱转,就算被卖了还会傻乎乎地帮他数银子。但时过境迁,在经历了这么多伤害之后,卫青怎会再相信他?

    “陛下折杀臣了,塞外征战是臣的本分,能得胜利全耐陛下威仪,臣万万不敢居功。”

    “仲卿,不要这样,朕都认错了,你还要朕怎么样呢?”刘彻蹭到卫青身边,伸手欲搂住他的肩头。

    卫青侧身躲过,刘彻搂了个空,满怀希望也随之消失了大半。

    “陛下这是何意?这个地方有什么特别么?请陛下示下,臣下次定然牢记。”

    注视着恭敬地低着头的卫青,良久刘彻才移开视线“那么仲卿可还记得,十三年前你在这里对朕许下的誓言?”

    秋风缕缕,拂动了垂在颊边的长发,缠缠绕绕,不肯离去。一阵悲愤秋风般袭上心头,卫青如同木雕般呆住。

    “陛下恕罪,臣……确实不记得了……”说着向后缩了缩身子,想离刘彻远些。

    刘彻却忽地凑了上来,猛地抓住卫青的左臂,一脸焦灼“仲卿说过要做朕的依靠,难道忘记了吗?”

    没有忘,不会忘,陛下……却忘记了。可是陛下,臣已如此不堪,你这样做还想从臣这里得到什么呢,难道,连那最后一点尊严也想拿去么?

    卫青想要抽回手,无奈刘彻的五指如同铁箍,情急之间竟然没能抽掉。

    “仲卿!”刘彻的声音急促,脸颊微微有些颤抖。

    卫青抿起唇,直直盯着地面,缓缓抬起右手伸向自己的左臂,沉稳坚定,毫不迟疑地

    将刘彻的手指一根根剥离。

    感受到那不可抗拒的力量,刘彻也加大力度,几乎使出全身的力气想要抓住卫青,冠玉般的脸顿时憋得通红。无奈终敌不过那破军灭国的力度,手指被不情愿地逐一掰开。

    卫青整理衣冠,伏拜在地,脸庞和煦如春风,却又冷漠如寒冰“臣死罪,请恕臣那

    时年少无知!”

    这就是你给朕的回答,想忘记、否认掉一切么?那一个夜晚对你来说只有耻辱吧!看来你是豁出去了。

    一阵绝望袭上心来,刘彻猛地拔出宝剑,架在卫青的脖子上,眼见卫青随着自己的剑锋抬起身体,空无一物的眼神在自己的脸上扫过,掠向了一旁。

    竟敢漠视朕,你真的当朕不敢杀你么?手中的剑紧了紧,有血珠从剑锋下渗出。

    卫青闭上眼睛,冰冷的疼痛从脖子一直刺激心底,却没有恐惧,反倒开始期待着那宝剑划过喉咙的感觉。

    耳畔的呼吸越来越沉重,刺痛感渐渐加剧。刘彻猛地挥臂,宝剑重重砍在海棠树上,将树干震得瑟瑟发抖,随着刘彻一次次劈砍,木削四处飞溅,将两人的脸击得生疼。

    侍卫们终于赶了过来,海棠树已满是剑伤、被砍去一半,刘彻停下动作,顿时觉得双臂发麻。

    “来人,把这树给朕砍掉。”

    侍卫们不敢怠慢,不一刻,本已遭受重创的海棠树便在一阵“嘎嘎”声后轰然倒地,压碎了一片青碧。

    刘彻侧眼看着直直跪着不动的卫青,心象是结冰般渐渐变得冷硬了起来,这让他觉好受了一些。

    朕是天子,何必非要讨好于你?既然你不吃这敬酒,罚酒却休想逃脱!

    “大将军公务繁忙,不记得了没关系,反正有无数人帮大将军记着,朕放心得很。”说罢一声冷笑,转身大踏步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