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119章 点将

章节字数:3228  更新时间:10-05-14 14:5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一出宫门,公孙贺就急不可耐地跳进了卫青的马车“仲卿,陛下这是什么意思?”

    “姐夫,什么什么意思?”卫青皱了皱眉,眼睛向车窗外淡淡一扫,车窗外是整齐威武的大将军仪卫队。

    公孙贺立刻会意地闭上嘴“好久没一起喝酒了,长安城里刚开了一家酒楼,听说还不错,我请你去尝尝,怎么样?”

    “好啊,我也好久没在外面用饭了,连姐夫都称赞的酒楼想必是不错的。”说着,示意车驾在一处人少的地方停下,和公孙贺下了车。

    一进酒楼的雅座,公孙贺立刻拉着卫青坐下压低的嗓子问道“仲卿,到底怎么回事?”

    “朝廷还不安定,丞相又病了,就这么回事。”刘彻一边给着荣宠,一边有刻意不让自己再接触军队,其心里的那些算盘都是不能拿上台面说的。

    “你就不要跟姐夫打官腔了,陛下在削你的兵权,难道你没看出来?”公孙贺见他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急得满头冒汗。

    “姐夫,陛下说的也有道理。”卫青故意不看公孙贺急切的表情,对于刘彻的这些举动,卫青应该说早有准备,倒不觉得有什么震撼。

    “大家都是明白人,但凡事情,理由可以找很多,真正的原因却只有一个。陛下不让你领兵,极有可能是要一步步削你的兵权,你还不明白么?”

    “姐夫,这些年我一直在内朝主政,又握着兵权,自古以来,除了特殊时期为了提高军队效率,会把调政权和兵权合在一起,其他大多数时都是分开的,现在就算陛下削减我的兵权,也是为了军政分开一些,没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君王的平衡之术自古皆然,在卫青看来确实是再自然不过,感觉到公孙贺的不安,卫青不紧不慢地安抚。

    “分开?怎么分开?现在国家大政都是围绕着军事,军政分得开么?何况,什么军机大事不通过内朝,军政怎么分开?”

    “这不就得了,就算我不领兵了,兵权也没削尽是不是?最多是分一部分走,这是好事,姐夫您怎么想不明白?”

    “话是没错,但在别人看来,这是陛下在疏远提防你了。”公孙贺的声音低得几乎听不到。

    “陛下要亲信谁要疏远谁,岂是卫青能够过问的。何况,权力这东西,够做事就行了,太多的话并不是好事。”卫青对着公孙贺扬眉笑笑,公孙贺却一点也笑不出来。

    这个道理明白的人多,但要真正身体力行却是另一回事。权力如美酒,诱人又醉人,纵然明知多饮伤身,谁又肯主动放弃?

    “仲卿,这不是争权夺利的事,也不是你一个人的事。现在太子刚立,陛下一边把自己的姐姐嫁给你,一边又夺你的兵权,他到底只是想削你的兵权还是对太子有了什么不满,抑或是对太子的母家有了什么想法?你可要想仔细了,这不是小事啊,牵一发而动全身,仲卿。”

    卫青不再答话,只是轻轻抿了抿嘴唇。

    “刚才我主动请战,陛下想都没想就把我给挡了回来,我真的担心,陛下这次可能不是冲你一个人,而是冲着我们这一大家子。要是是这样的话,太子可就……”公孙贺越说越愁眉不展,连连叹气。

    “姐夫,不要草木皆兵。”卫青打断公孙贺的话,虽嘴上安慰着公孙贺,卫青自己心里也没有底,怕只怕刘彻因为要打压自己而对整个后族都心存猜忌,那整个家族支属,包括皇后太子就都会处于危险之中。

    “但愿我是草木皆兵。”公孙贺重重出了口气,摇摇头,强行按捺住心绪。

    店家端上酒菜,卫青看着满桌的佳肴,忽地一笑“姐夫,你不是请我吃饭的么?别这么心事重重的,要来的事躲不了,还是吃饭要紧,这么好的饭菜,光看着就食指大动,别浪费了。”

    公孙贺却只有苦笑“你这泰山崩于前不变色的大将风度姐夫可学不来。你吃你的,我还是愁我的。”说罢抱着膀子坐在一边自己发起呆来。

    卫青也不管公孙贺,自顾吃饭。

    房门轻轻响起“大将军,公主派人来找你,催大将军快回去,说是有要事。”

    卫青放心筷子“姐夫,你没事了,那我先回去?”

    “回去吧,我再呆会。”公孙贺还是闷闷的。

    平阳公主在门口焦急地张望着“去看看找到没,怎么还不回来。”

    又一名下人领命走了,平阳公主不住来回踱步“从来都是准时回府,偏偏今天碰上了。”

    “公主。”卫青自马上飞跃而下。

    平阳公主见他快步进门,立刻迎了上去“有贵客在后院剪风苑等你。”

    不用平阳公主说,卫青也知道,值得平阳公主这般重视的贵客,天下只有一人。

    剪风苑位于园囿的深处,绿荫环护,只于层层枝叶间露出一角飞檐。

    门半开着,周围连一个伺候的下人也没有,明显是被人遣开了去。

    卫青站在门口踟蹰半晌,终于轻轻敲了敲木格。

    “仲卿么?进来吧。”站在窗口的刘彻转过身来,暗红色的衣袍在阳光下流溢出珠串般的光芒,把周围映成一片淡红。

    卫青敛肩低头走进屋内,到离刘彻几步之遥时跪倒行礼。

    刘彻没有出声,而是握住卫青的胳膊将他拉了起来,另一支手也跟着环上了他紧窒狭窄的腰肢。

    “仲卿,这次不让你出征,你是不是不高兴了?”刘彻的眼底满是令卫青错愕的温柔。

    “陛下英明,臣岂敢有半分不满。”卫青又想跪下,却被刘彻蛮横地搂在自己胸前,动弹不得。

    刘彻不再说话,眼神却渐渐潮湿了起来。

    读懂了那眼神里的含义,卫青暗惊,身体顿时僵硬得象根木棍。

    眼见那温润的眸子又垂了下去,刘彻伸出手指,摩挲着润泽的唇,触手温软,刘彻心中一荡,甚至连微微抿起的弧线,在刘彻看来都成了暗示和诱惑。

    感受到卫青的僵硬,看到眼中的防备,刘彻暗自一叹,尴尬地松开环着卫青腰的胳膊。

    “朕今天是专程来告诉你,出征河西的将领,朕已经定下来了。”

    听他谈及政事,卫青赶紧凝神静听。

    刘彻侧过身淡淡道“你不妨猜猜是谁。”

    卫青恭声道“臣不敢善度圣意。”

    “好个小心翼翼的大将军。”刘彻顿了顿才又道“其实这人应该是你期望的。是霍去病,谢恩吧!”

    卫青虽一怔,立刻拜倒谢恩。心中的大石刚刚放下,又马上提了起来。去病毕竟只是个十九岁的孩子,虽说天赋极高又有丰富的作战经验,卫青还是放心不下他。

    “你不是老说他胆大心细,遇事果断敢任,有大将之才么?朕也觉得他还可以,上次的战绩不错,这次提出的作战设想朕也很满意,是骡子是马,溜溜看吧!”

    “臣谢陛下信任,霍去病必会不负陛下所望,效死杀敌。”

    “他是朕教出来的,自然不会差。”

    刘彻从一开始就明白在这种时候削弱卫青的军权的影响,也明白卫青的顾虑,是以今天特意来让卫青先知道这事。

    一方面,不能再给卫青建立军功的机会,另一方面又不能太过打压卫氏,重用霍去病是刘彻反复思量了很久的两全之策。同时刘彻相信,那个初次出战便能以八百骑斩二千余级的霍去病,能够为大汉带来胜利。

    对于刘彻来说,做出这样的决定,还专程赶来告诉卫青,实在是十分难得,但其间的意思却又耐人寻味。卫青何等聪明的人,立刻明白,这是刘彻一方面削自己的兵权,另一方面又让自己安心。

    再次拜倒谢恩,心中多了几分坦然。

    平衡各方力量是天子的本分,自己原本就没有觉得有何不妥,每每惴惴不安却都是为了家族计较。果然是得到得越多顾虑就越多,卫青常常觉得,自己如今每走一步都重似千斤,太多的牵挂让他想淡泊都淡泊不了。

    而今天的事更让卫青感慨。

    都说大将军位高权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只要天子稍微流露出一点对自己的不满,就闹得全家人心惶惶,连久在朝堂身居高位的公孙贺都寝食难安。自己虽然强撑着,其实又何尝不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一步踏错就祸及满门。

    刘彻和自己是君臣,其间的差距何止云泥,加之喜怒无常,让人难以琢磨。现在夺兵权只是小事一桩,事实上,将人捧上云端再砸入地狱本就是刘彻的惯用手段。

    今日为了让自己安心竟然纡尊降贵,不能说不让卫青感到意外。

    刘彻见他伏拜在地半晌不起,恭恭敬敬,礼数周全。合着今天自己是自讨没趣来了,一腔热望被当头浇了瓢冷水,火气却慢慢升起,又窝在心里找不到理由发##泄。

    对卫青的抑制与尊宠,刘彻矛盾至极。一方要尊宠他,来激励军队,压服诸侯,另一方面,出于帝王的心机,对他又要抑制打压,以防备那哪怕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同时,在那连刘彻自己都不愿承认的内心深处,还是希望能够得到卫青的欢心。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刘彻的在对卫青的态度上便表现得反复无常,忽远忽近。一会是防范猜忌,一会是恩遇荣宠。这种难以琢磨的心思和别扭的举动,连刘彻自己有时候都感到痛苦煎熬。却悄悄希望卫青能够理解自己。

    希望总归只是希望,万事都有个限度,心若已被伤透,又如何挽回?

    凝视那身影半晌,刘彻终还是转身悄悄离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