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123章 庆功

章节字数:2036  更新时间:10-04-05 11:0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未央宫的夜色被熊熊篝火染红,丝竹的曲调欢快而热烈。

    琼宴醉月,美酒飞觞,案上的杯盘开始狼藉,崭新的地毯上,酒迹越晕越大,酒兴渐浓的人们笑语声不知不觉间高了起来,夹杂在袅袅乐声之中倒也十分和谐。

    俘虏们战战兢兢地跪在台阶下的阴影里,没有一个敢抬起头,惊恐地等待着未知的命运。

    从献俘仪式结束,霍去病的案旁就围满敬酒的人,到现在依旧没有散去的迹象。

    “骠骑将军好豪气,下官敬佩之至。”

    “骠骑将军少年英雄,天纵奇才啊!”

    “将军,请满饮此杯。”

    “将军……”

    “骠骑将军……”

    ……

    霍去病未象过去般不耐烦,今天他的心情非常愉快,见了任何人都觉得分外顺眼,对于敬酒的人是来者不拒,大笑着一饮而尽,杯杯见底。

    刘彻当然也十分高兴,喝得却并不多,相对于喝酒,他更喜欢的是臣子们此刻的表现。

    大汉天威渐炽,军队所向披靡,不仅驱逐了匈奴,令大汉在经历了长期的屈辱后扬眉吐气,还令这些本来各怀心事的臣子们对天子的雄才伟略佩服得五体投地。

    如今又在河西取得了胜利,而领军的将领还是自己的门生,这令得刘彻更觉面上有光。

    只要是自己悉心调教的人,不论奴隶也好,贵公子也罢,都能成为将相之才。卫青如此,霍去病也是如此——这种认知令刘彻有点飘飘然。

    “列位今天可得多敬敬骠骑将军,他辛苦着了。哎,可悠着点,别灌醉。”

    听出刘彻语气中的宠溺,本来还犹豫不决的人也开始跃跃欲试。

    刘彻慵懒地斜倚在鎏金的御榻上,笑意一刻也未褪去。

    大臣们要么在围着霍去病敬酒,要么已经东倒西歪,要么就在高声谈笑。

    刘彻的目光满意地缓缓巡视,看到汲黯抱着膀子满不在乎地抬头望天,显然是不以为然。刘彻一阵不快,说实在的,刘彻看到汲黯就烦,他总是不合时宜地顶撞自己,弄得自己下不来台,偏偏还以耿介刚直而闻名天下。这种时候不能为了个迂腐的汲黯坏了兴致,想到这里,刘彻不再看他,将目光移开。

    就在拥挤的人堆旁,须发斑白的李广一杯接一杯地喝着闷酒,神情黯然。刘彻理解李广此时的心情,戎马倥偬了大半生,到现在还未能封侯,这对李广来说,不能不说是个遗憾,尤其是这次霍去病又被益封了二千二百户,李广感到失意也是再正常不过。对于李广,刘彻多少还是有点歉意。

    目光终于还是移到了卫青身上。

    卫青也一直没闲着,大臣们给霍去病敬完酒便纷纷来向他道贺,说的虽然都是千篇一律的将门虎子之类的套话,卫青却似乎一直听得很感兴趣。

    闪亮的笑容如阳光划过水面,明明清净无痕,却又绚丽得有些招摇……

    一阵激进的鼓乐响起,呐喊声动地而起,数十名武士自阶下蜂拥而上,高台被震得微微抖动,手中的兵器寒光闪烁。

    众人见献俘虏仪式后的重头戏巴渝之舞已经登场,立刻凝神静气,不再喧哗。

    鼓声和呐喊声忽地停下,全场鸦雀无声。

    良久,单调的鼓声由轻而重地响起,似来自岁月深处,渺远苍茫。渐渐的,鼓声变得时轻时重,节奏也由缓变急,站立不动的武士们在狂风骤雨般的鼓点嘎然而止的一刻忽然齐齐呐喊,随着这一声呐喊,剑、刀、杖呼啸而起。脚步稳健,神情刚毅,姿态劲健,威严与勇气、杀伐与骄傲在巴渝之舞中喷薄而出。

    霍去病推开面前的案几,走进舞池,自仗剑者手中夺过宝剑,随着节奏概然起舞,仗剑者退去,训练有素的巴渝舞者立刻围在霍去病身边伴舞。

    “操吴戈兮被犀甲,车错毂兮短兵接。

    旌蔽日兮敌若云,矢交坠兮士争先。

    凌余阵兮躐余行,左骖殪兮右刃伤。

    霾两轮兮絷四马,援玉枢兮击鸣鼓。

    天时怼兮威灵怒,严杀尽兮弃原野。

    出不入兮往不反,平原忽兮路超远。

    带长剑兮挟秦弓,首身离兮心不惩。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火光与刀光勾勒出年轻飞扬的面庞,铿锵的节奏衬托出雄浑的歌声。霍去病剑若游龙,人若惊鸿,浩歌狂舞,甲胄翻飞,萧萧杀气,扑面而来。

    “大将军,朕看你这个外甥可比你有杀气多了。”刘彻和卫青相距不远,乐声虽大,却没有妨碍两人交谈。

    “陛下圣明。”

    “朕看哪,以后大将军也要放放手,年轻人就是要多多锻炼,他这次就不错嘛。这些年也辛苦你了,以后打仗的事就交给去病、李广他们去做,大将军可以高枕无忧了。”

    刘彻话里有话,卫青笑着应诺。

    漠南大战之后,两人的关系几经周折,卫青明白,自己到现在还能安然无恙,无非是因为小心谨慎,加之还有几分利用价值。但即便如此,自己再在这样的位置上呆下去,难保将来能够保全。因此刘彻变着法子分他的权削他的势,于他来说实在是件求之不得的事。唯一担心的是太子新立不久,根基未稳,若自己失势,便无能够保护他。没有强大的外家做后盾,这个太子不好当。

    想到这里,卫青看向舞池,霍去病已经舞罢,正把剑丢给舞者,大步向自己走来,转眼便在身边坐下,带着一身美酒的甜香。

    “这剑是去病为陛下和舅舅舞的,舅舅看去病的剑术可有进步?”

    “不要胡说,怎么能把陛下和别人相提并论。”卫青压低了嗓子。

    霍去病果然闭上了嘴,侧起脸看着卫青,想说什么,却终没出声。

    “去病,坐这里来。”刘彻拍拍自己案侧。

    这是天恩,自然不能怠慢。霍去病应了一声坐到刘彻身边,临坐下的一刻回头望了卫青。飞扬的意气不知何时淡去,霍去病的眼中掠过一丝令人难以察觉的情绪。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