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124章 表白

章节字数:3026  更新时间:10-04-07 11:0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马车在府门前停下,卫青半搂着霍去病跳了下来。

    霍去病酒量再好,也抵不住车轮式的敬酒攻势。庆功宴散后,便一直挂在卫青身上,卫士们想去搀扶,却扯也扯不掉。

    接到消息的卫老夫人已经焦急地站在门口张望,见霍去病喝得人事不省,对卫青好一阵抱怨,上前搀扶着将霍去病送回房中,亲手脱去靴子掖好被角。

    卫青杵在一旁,听着母亲的唠叨,不知该说什么。

    自从霍去病出征,卫母几乎天天睡不好觉,每天早上第一句话就是询问战况。尤其是霍去病孤军深入那几天,人都消瘦了一大圈,等霍去病获胜的消息一传回来着便急着给霍去病说亲,公卿门的家中打听了个遍,闹得长安城里沸沸扬扬。

    “你跟去病说了没有,可别耽搁了,这次无论怎么也得娶个媳妇,不然我这心就安不下来。”

    “还没,明天吧!”卫青无奈地支应着。

    “明天可不能再拖了,你要不说,为娘就自己说。”

    “儿子定会跟他说,娘就别操心这事了。”开玩笑,如果霍去病和母亲顶起来,只怕全家都不得安生。

    眼看着母亲恋恋不舍地出门,卫青轻轻叹了口气,用温湿的面巾给霍去病擦了擦脸。

    “口渴。”霍去病似醉非醉地嘟哝。

    卫青赶紧倒了碗热水端过去,霍去病坐起身来接过碗,两眼灼灼望着卫青,哪里还有半分醉态。

    “去病,快躺下,免得难受。”卫青犹自不觉,想扶他躺下。

    “舅舅,去病没那么醉,只是想回家了。”霍去病声音变得低沉暗哑,顺势拉住了卫青的手腕。

    “好你个小子,没醉还叫舅舅背了你一路。”卫青笑骂。

    霍去病没有接话,自顾自道“舅舅,刚才外婆的话我都听到了,去病想问,这事舅舅到底是怎么想的?”

    “怎么想?当然想你早娶媳妇,早抱儿子,以后也舅舅也少操心。”卫青继续笑道。

    “舅舅真的这么想?”霍去病半眯起眼睛看着卫青,大片阴影不停晃动着,面庞在灯光的映照下有些朦胧,。

    “当然是真的,还能怎么想?”

    霍去病笑了笑,虽竭力掩饰,却终流露出些许失落与自嘲。

    “舅舅……”

    “嗯?”听霍去病叫自己,卫青随意地应了一声,等了半晌却不见下文“怎么?”

    “舅舅,去病想......去病想……”

    “想什么就快说,别这么吞吞吐吐的。”

    “去病想,想一直和舅舅在一起。”霍去病咬咬牙,终于把这话说了出来。

    “那是自然,我们是舅甥嘛。”听到这孩子气的话,卫青不禁哂然。

    “去病不是那个意思,去病是想说,能不能让去病这一辈子永远陪伴舅舅。”霍去病觉得自己的脸烫得象是被火烤过,好在光线不好,卫青不一定能看出来。

    “什么意思?”卫青放下面巾,眉头渐渐皱起。

    “舅舅,陛下对你好么?”

    没料到霍去病会忽然提起这个话题,卫青故做不解“有什么好不好的,天子该对臣子怎么样就怎么样,无所谓好坏。”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你不是他的情@人吗?为什么他老是针对你,老是不信任你?”虽然对刘彻敬重感激,但他对卫青的态度却令霍去病大为不满。

    “去病!”卫青提高的声调想要喝止。

    “不是么?是陛下自己把你们的关系公诸于众的,你也对我亲口承认过。”霍去病并没有被吓住,反而随着卫青提高了嗓子。

    院内有护卫巡夜,不远处还有下人候命,卫青不敢再闹,只好放低声音“今天我不想提这事。”

    “但我想提!”感觉到卫青想抽回自己的手,霍去病加大了力道,固执地握得更紧。“舅舅,去病喜欢你!不是外甥对舅舅的喜欢,是情人间的喜欢,你明白吗?这么多年了,我忍得多辛苦,你知道吗?你和陛下在一起,我有多难过,你知道吗?看着陛下对你不好,我有多心疼,你知道吗?如果你是我的情@人,我一定会把你捧在手心里,事事都依着你,就算拼了命,也不让你受一点委屈。舅舅,跟去病在一起好不好?”

    听到这话,卫青脑袋“嗡”地一声,猛地抽出自己的手站了起来“去病,你喝多了,好好休息吧!”

    霍去病被他推得倒在榻上,脊背刚着实,便一跃而起,揽住卫青的腰往自己身上一拉。卫青没料到他会忽然来这手,措不及防,被他拉到榻上,两人滚着一团。

    “干什么,放开,不然我就不客气了。”

    “客气什么,别客气。我喜欢你有什么错,值得你对我不客气。”借着偷袭的优势,霍去病已经强行将卫青压制在了身下。

    “你清醒点,我是你舅舅。”卫青连叫了两次劲,想改变被动的状态。但霍去病也是常年练武的人,明白在格斗中怎样保持自己的优势,此刻更是反扣着卫青的手腕,状如疯魔,以至于卫青两次都没能将他掀下来。

    “是啊,我知道,这么多年我一直跟自己说,他是你舅舅,你不能有非分之想,我一直这样跟自己说。可是……可是没有用,越是这样,我就越喜欢你。我叫自己要清醒,但清醒太痛苦,我已经不想清醒了。”霍去病的声音开始哽咽,语句却清晰而急促。

    “去病,别这样,有什么话好好说。”霍去病情绪激动,而且这样的姿势也非常危险,卫青只好柔了神色,想稳住身上的人。

    “你愿意跟我好好说么?刚才如果不是我拉住你,你早就走了。”

    外甥恋上自己的舅舅,这样的情景卫青做梦也没有想到过,难怪他百般推脱不愿意成亲。卫青一阵无力,不知道自己究竟是错在了哪里。

    现在,他既不能让霍去病有机可乘,也不能跟他厮打争吵,否则一旦传扬出去,两人都将无颜见人。自己本就声名狼藉,也就罢了,但霍去病还年轻,有着大好前程,不能这样毁了。

    卫青的脑子里飞快转着,思考如何才能摆脱现在的困境。

    霍去病见他不再反抗,也渐渐减轻了力道“舅舅,去病……是真心的……”

    浓郁的酒气扑面而来,封住了卫青接下来的话语。

    卫青确实不敢再说话,他必须死死咬住嘴唇,不让霍去病攻城略地、长驱直入。霍去病也不强迫,只是温柔地亲吻着,柔软的触感从嘴唇、鼻尖、眼帘一直到了额头,再顺滑而下,到下巴、脖子……

    感受到耳畔的呼吸越来越沉重,腰间的物事越来越坚硬,卫青心知再也不能这样耗下去。

    猛然抽手握住霍去病的双臂,腰上腿上同时用力一顶,正沉浸在轻怜蜜爱中的霍去病力道已渐渐松弛了下来,经不起卫青这样猛力地撞击,被一个跟斗掀翻在地,额角触地,鲜血立刻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卫青见他流血,暗暗后悔自己出手太重,想上前查看伤势,又生生顿住。现在哪怕表现出一丝关怀,都可能被他当着救命稻草,以为自己对他有意。

    霍去病右掌一撑,人已再次欺上,卫青早有防备,顺势拉住霍去病的手腕,脚下使了个绊子,霍去病本就心神动摇,出手全没有招式,被一拉一趟,再次扑到在地。

    卫青狠了狠心,冷下脸“去病,舅舅明白,有些时候孩子会分不清对父母的情感和对情人的情感,舅舅不怪你。只要你保证以后再也不这么想,再也不这么干,舅舅可以原谅你,就当没有今天这回事。”

    意识到今天断断难以再占上风,霍去病缓缓坐起身,双臂抱膝睨着卫青,一脸桀骜。鲜血缓缓流下,汇成一条蜿蜒的小溪,没入衣领,又濡出一片血花。

    食指在脸上刮了刮,饱蘸鲜血放在口中舔舐“啧,味道不错,舅舅要不要尝尝?”满是鲜血的手指向着卫青举起。

    卫青面无表情地看着霍去病“舅舅的话你都听明白了吗?”

    霍去病收回手指,又抱住了双膝,将自己的下巴放在膝盖上不住左右晃动,微微眯缝起眼,嘴角向一侧勾起个满是不在乎的笑意。

    “第一,我不是小孩子,我是以一个成年人的身份在向自己的心上人表白;第二,你不是我爹,我那个倒霉的爹虽然没养我,但他还活得好好的。所以,你的话说得不对。”

    “霍——去——病——”

    “还有,今天的事情,去病不后悔,也并不希望你当做没有发生过。舅舅是想揍我吗?来啊!来啊!”霍去病扬起下巴,展开双臂,挑衅地看着卫青。

    紧握的拳头慢慢松开,卫青侧过脸,望着地面发呆。霍去病一直保持着刚才的姿势,一动未动,双目炯炯,却满是伤痛。

    “我是你的舅舅,你最好记清楚。”半晌,卫青一字一顿地丢下这句话,撩袍从霍去病身边绕过,正开门之际,忽听见背后响起霍去病低低的笑声。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