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126章 延年

章节字数:3028  更新时间:10-04-13 12:45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雪白的深衣外室淡红的锦袍。眉峰如颦、眼波如黛,鼻若悬胆、唇若涂朱,乌黑的长发随意挽了个松散的髻,略显凌乱,却恰到好处。

    李延年斜倚在舟上,湖水澄静如镜,映出姿态妩媚的身姿,膝上一具焦尾,更称出几分风@流。

    既有男子的修长形貌,又不乏女子的温婉妖娆,在中山早已是颠倒众生,达官贵人巨富豪强为了得到他的青睐争破了头,更有人远道而来,不惜重金。

    这样的日子本也快活似神仙,但岁月一天天去了,虽说风@流美貌依旧,李延年却开始担心将来的日子该怎么过。

    直到有一天,一名衣着华丽、做派富贵的中年人来到倡馆,点了三首曲子,又前后左右细细打量了了他,这才略带些居高临下的傲慢对他说“李乐师声名远播,鄙人身在长安也如雷贯耳,今日特意赶来是想问问李乐师,中山固然可乐,却怎及长安繁华,乐师天人,莫非甘愿就这样老死一隅?”

    李延年闻言心中大动,凤目流转细细审视来人,凭着他阅人无数的经验,眼前的人绝非一般。

    “长安天子脚下,遍地黄金,延年何尝不心向往之。只是我无权无势,孤身一人,如何能在长安立足?”

    那人呵呵一笑“中山之于李乐师你,实在太委屈了,只要李乐师愿去长安,一切鄙人安排。”

    李延年斜勾来人一眼,故作沉吟,良久才掩口笑道“延年可否问问大人打算如何安排?”

    那人高深莫测“自是当今最显耀的门庭。”

    最显耀的门庭!李延年立刻被这几个字吸引。敢称最显耀的门庭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若能攀上这样的人家,再多多卖些乖,为自己和兄弟们寻点好差事,何愁将来?

    然而,李延年万万没想到这个门庭竟然会显赫到这种程度!不过,这个门庭自己是否攀上还是未知之数,一切就看今晚。

    “李乐师,公主问,马上就要向陛下献乐,你可准备好了?”

    听到婢女的问话,李延年懒懒地转过身,微微颔首。为了保护嗓子,这些日子他尽可能不说话,只是在适当的时候练练声。

    接到平阳公主的邀请,刘彻多少有些意外,但平阳公主情真意切,又故作神秘,勾起了刘彻的好奇心。

    正好顺便问问卫青这舅甥两到底出了什么事。刘彻心中想着,御撵已经停下,平阳公主和卫青早已在府门口恭候,平阳公主笑容偃偃地陪着刘彻进到府中,卫青跟在姐弟两人身后。

    晚宴设在池边,正是荷花盛开的时节,夜风习习,送来阵阵清香。

    歌舞正酣,刘彻率意地靠在案上,看上去十分舒服。

    平阳公主不时找些有趣的话题和弟弟聊着,时时传来笑语。

    卫青坐得不远不近,很少说话,只是听着刘彻姐弟二人谈笑风生,不时点头凑兴。

    今天平阳公主忽然跟他说要请刘彻到府中来夜宴赏乐,卫青开初觉得突然,但过去刘彻就经常到平阳公主府中走动,算来也没什么奇怪的,想到这里,便也释然。

    “皇姐不是说有惊喜要给朕么,为何还未见到?”

    “陛下着急了,这就来。”平阳公主向身边的侍婢示了意,那婢女低声应诺,悄然退下。

    四周的灯光渐暗,荷花深处,亮起@点点星光。星光忽明忽灭,开初还稀稀疏疏,渐渐便织成一片星幕,璀璨夺目。

    隐隐约约的琴声随夜风传来,伴有低低的笛声和间或的钟声。琴声渐渐清晰,星光却在不知不觉间分开,一叶扁舟从星光中缓缓荡出,数只仙鹤扇动雪白的羽翼,围着小舟翩跹飞舞。四周有青烟流动,小舟宛若行在云海。

    本不太在意的刘彻此时被勾起了几分兴趣,身子微微前倾,神情也专注起来。

    小舟越行越近,就在众人以为它会冲破星幕时,舟却停住,乐声也随之嘎然而止。良久,但听一声空谷裂帛,琴音高亢,直入云天。歌声随之而起,清越悠扬,丝线般抛入耳际,恰似九天凤鸣。

    “好琴!好歌!”刘彻不由大声叫起好来。

    小舟的周围华灯骤放,李延年白衣如雪、黑发如墨,侧坐船头,抚弦而歌。

    脸颊微微发红,领口故意拉开了些,隐约露出白皙的肌肤和勾起的锁骨,李延年永远知道自己如何的姿态才能最具诱@惑。

    上位上坐的就是大汉天子,那个可以掌控天下人命运的人,恰如想象中一般英俊威严!

    李延年借眉目传情之机审视刘彻,却见天子似笑非笑,眼瞳中泛起琥珀的色泽。久在欢场的李延年知道,那是欲@望的信息,自己,已经成功了大半。

    让眼角的春色更加撩人,同时绝对不能让自己的歌声和琴声有一丝一毫的瑕疵。

    在这个天下最尊贵的人面前,自己足以颠倒众生的美貌最多只能算是块敲门砖,是能够走到他面前最基本的资格——试想他会有什么样的美人没有见过?要想得到宠幸,必须有其他非凡的本领。

    刘彻微侧着脸,左拳轻握,支住下颌,嘴角流出抹云般的笑意——的确是个尤!物。

    “陛下,他叫李延年,是个宦者。”平阳公主不失时机地向刘彻介绍。

    “皇姐跟朕果然血脉相连,心意相通。”刘彻转脸笑看向平阳公主。

    “这不是臣姐答应过陛下的么,陛下的差臣姐自然是要用心办好。”平阳公主低头浅笑。

    为了劝刘彻放卫青出宫,平阳公主确实说过另外给刘彻选人,但这已经是一年多前的事了,却为何现在才想起。

    “陛下,你看……如何?”

    刘彻“嗤”地笑出声来,却不回答。

    平阳公主环视一眼,侍者们便行礼鱼贯退出。

    卫青没料到平阳公主会在此时送娈宠给刘彻,坐在原地,留也不是走也不是,尴尬得不知如何是好。见刘彻并没有注意自己,悄悄起身想要离开。刚刚走到门前,却听刘彻道“大将军,这么费心找人陪朕,真是辛苦你了,朕可不知该怎么感谢你才好呢!”

    卫青僵立片刻,终觉无言以对,躬身行礼,慢慢退出。

    平阳公主凝眸望向卫青,暗自给自己打气。

    “姐姐既然送出手了的东西,可不兴要回去。”“姐姐告诉朕,你可是小气之人,可会要回已经送给弟弟的东西?”刘彻的话萦绕在耳。

    其实平阳公主又何尝不知道刘彻的不易,但在权力漩涡中翻滚了这么多年,荣华富贵应有尽有,却总是寂寞难耐,如今的平阳公主也倦怠了尔虞我诈的权力场。眼见别人夫妻恩爱,心中也时常向往。这一年来,和卫青朝夕相处,耳鬓厮磨,虽说一开始是政治婚姻,但卫青既温柔体贴又英武俊雅,对待自己也是是无数女子梦寐以求的伴侣,不知不觉间,平阳公主已对他暗生情愫。

    虽然卫青一直强行掩饰着,平阳公主又怎会不明白他身为佞幸的无奈,毎念及这事,对当年送他入宫的事越发自责起来,爱意中不由得又加入了几分母性的怜惜。心中也不禁隐隐升起想和卫青平平淡淡,相守到老的愿望。

    尽管刘彻并未再做纠缠,她却总觉得刘彻的眼睛无时无刻不环绕在周围,窥视着卫青和自己。

    这次给将李延年带到刘彻面前,既是实现自己给刘彻的承诺,也是希望他有了李延年这样的妙人便能放手。

    刘彻却再也没看卫青,缓步走下台级,来到李延年面前,低头俯视。

    “陛下……”李延年朱唇微启,雌雄莫辩面庞洋溢出妖冶的诱惑。

    刘彻浅笑,俯身抱起李延年向门外走去“是宦者么?”

    “是。”微垂眼帘,声音因羞涩暗哑起来。

    “唔,宦者好,宦者好。”

    “陛下……”

    “省得将来也找个女人,联合起来对付朕,可不是好得很么?”刘彻望向自己的姐姐,满眼尽是讥诮,脚下却片刻也不停留。

    眼见刘彻消失在门外,平阳公主悄声叹了口气。

    看来这次自己非但没有讨到好,反而得罪了刘彻,连带着他对卫青也更加不满。自己的这个天子弟弟虽说雄才伟略人人称颂,但这些年来,本就阴晴不定的性子这些年越来越乖戾暴躁,权术更是玩弄得出神入化,令人叹为观止。刚才的话,可不正是向自己示威么?

    想到这里,平阳公主心中一紧,没想到自己会和弟弟打起了肚皮官司。看来今天自己的举动实在是太自不量力,如果这样激怒了刘彻,翻脸不认人起来,那后果实在不堪设想。

    也许真的是自己鲁莽了。

    刘彻是天子,天下无论什么东西什么人皆是欲求欲取,在他的脑袋里,又怎会有“放手”二字?平阳公主太了解自己的这个弟弟。

    可是,纵然你是天子,既要利用他,又要猜忌他,还想得到他的真心陪伴,世间哪有这等好事,卫青又该怎么想?念及此处,平阳公主幽幽轻叹。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