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129章 独霸

章节字数:2310  更新时间:10-04-20 11:46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夕阳西下,洒下一抹淡金,未央宫的楼台飞檐皆浸浴在这片瑰丽中,恢弘而又神秘。

    暑气终于散去。

    刘彻着人将软榻抬到紫藤架下,闭目纳凉,阵阵凉风袭来,全身舒坦。

    李延年乌发未束,只着一袭丝衣,侧身靠在榻边为刘彻揉肩。

    “呵,延年的手法可真是不错,舒服。”刘彻本已有些倦怠,被这时轻时重的揉@捏带起的酥麻刚挑弄得直哼哼。

    “陛下的肩如此宽阔有力,一看就是扛着乾坤天下的,哪似延年,这般单薄荏弱。”李延年假装叹气,手下却由揉@捏变成了带着挑@逗的摩@挲。

    刘彻一把将李延年拉入自己怀中,在那吹弹得破的脸上狠狠亲了一口,笑嘻嘻道“延年那是香肩无骨、我见犹怜,朕最是喜欢。”

    李延年坐在刘彻腿上,下巴靠在宽厚的肩头,脸贴着刘彻,吐气若兰,手下也并不闲着,滑进刘彻的衣衫,隔着一层亵衣在刘彻的胸膛上揉搓。

    刘彻本就心痒,被这一挑@逗更是情动,翻身将李延年压倒在软榻上,剥开丝衣,吻上那一片凝脂。

    李延年“咯咯”笑着,搂住刘彻的脖子,不由一阵惬意。

    自己出生倡门,家境贫寒,从小便受尽磨难,又因为犯法受了腐刑。本以为今生已经无望,不想竟有今日。

    此刻,在自己身上驰骋的人是大汉天子,是天下最有权力的人,只要能得到他的欢心,世间一切不是予取予求么?

    身体固然舒服,心情更是舒服到了极致,李延年忍不住“嗯”了一声,那声音暗哑婉转、销@魂噬骨,刘彻心里有如被一支羽毛挠到了痒处,不挠还好,越挠越痒,满身力气顿觉无处发泄,只得握紧身下纤细的腰肢更加奋力。

    李延年见刘彻被这声音撩拨,更大声地呻吟起来。

    事毕,刘彻枕着李延年雪白的大腿舒服地闭目养神。

    “呵呵,延年妙人,尤其那声音可真是好听。”刘彻心满意足。

    “陛下……”

    “害羞了?”刘彻睁开眼调笑道。

    两朵红云升上玉色的脸颊,李延年柔声道“陛下若是喜欢,臣为陛下唱支曲可好?”

    “朕自然喜欢。”

    李延年暗自调了调嗓子,深吸口气“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鱼戏莲叶间;鱼戏莲叶东,鱼戏莲叶西,鱼戏莲叶南,鱼戏莲叶北”。没有伴奏,声音却更若珠玉银铃,清脆悦耳。

    刘彻轻叹“不愧是天籁之音。”

    李延年浅笑道“陛下过奖了,延年粗鄙,怎么敢当这天籁二字。”

    刘彻扑哧一笑“延年就不要谦虚。对了,你唱的什么曲子,朕却怎么没有听过,那莲叶游鱼倒是生活灵动。”

    “民间小调,没有污了圣听就好,臣也觉得鲜活得紧,不过臣把曲子改了改。”

    “延年会作新声?”

    “臣略懂一二,常常作些新声,变些旧曲,歌词却来自民间。”

    “民间的东西有趣的多,最能反映老百姓的想法,要不历朝以来就不会特意采集民谣了。延年才从民间来,可听到什么有趣的民谣,拣那流传广的念来给朕听听。”

    听到刘彻这般说,李延年心念一动。

    李延年是见过世面,懂得人情的。入宫这么些日子,总是听说皇后已经失宠,天子对大将军也不甚满意,自己也偶尔听到刘彻不自觉地抱怨卫青。甚至有几次,卫青前来觐见,刘彻正在休息,衣冠不整地便直接招他入内室,全不似对首辅重臣该有的尊敬器重。

    想到这里,李延年心中阵阵发虚,自己是平阳公主献给天子的,和卫青总脱不了关系,天子既然这样不待见卫青,难免会连累自己。

    总需如何向天子说明自己与长平侯府不是一条心才行。

    想到这里,李延年故作担忧地看向刘彻“这……民谣倒是多了,流传广最广的臣也听过,只是……”

    “只是什么?”刘彻见他吞吞吐吐,不满地皱皱眉。

    “只是臣不敢念。”

    他这一做作,刘彻顿时被调起了胃口“有朕给你做主,有什么不敢念的?”

    “是关于皇后的民谣,臣怎么敢乱念。”

    “那朕可更想听了,你只管念,朕恕你无罪便是。”见李延年一副欲说还羞的模样,刘彻兴趣越发浓厚起来。

    “那臣斗胆念了。”有了刘彻这句话李延年抬起眸子,似娇似嗔地望了眼前慵懒惬意的天子,这才脆生道“男莫喜,生女莫悲,独不见卫子夫霸天下。”念罢收声,默默凝神,他几乎已可以预见到天子的怒火将会如何熊熊燃烧。

    刘彻果然慢慢坐了起来,前后左右地打量李延年,一抹笑容渐渐被嘴角勾出,却带着冷厉萧杀,全不似平日浓情。

    李延年依旧浅笑着。他明白,任何帝王再听到这样的民谣时,都难免会不快,刘彻这样也是在所难免,而此谣一出,自己和长平侯府的关系也彻底撇清了。

    “延年,延年,你可真行。”刘彻“嗤”地一笑。

    “延年愿为陛下分忧。”

    “分忧?呵呵,好得很。朕看延年不独好身子、好嗓子,这鼻子和嘴也是天下难寻啊!朕看,和狗监里的狗到有些相似。”

    李延年终于发现不对,强自媚笑道“臣愿做陛下的狗,为陛下效犬马之劳。”

    “愿做狗?”刘彻眯起眼睛“可惜,狗鼻虽灵,也知道不可乱嗅;狗齿虽利,也知道不可乱咬,你却连狗都不如。”若不是知道李延年没有什么背景,绝不是想要故意离间,刘彻立刻便会将他处死。

    “你可知这是构陷?”

    李延年闻言肝胆俱裂,翻身跪倒,声泪聚下“陛下恕罪,臣这只是据实而告,万万不敢构陷皇后,求陛下饶臣这一次,臣再也不敢了。”

    刘彻“嘿嘿”冷笑“朕谅你也不敢构陷。来人!”

    听他叫来人,李延年立刻拉住他的袍子“陛下饶命,臣真的再也不敢了。”说罢抬起一双妙目,带雨梨花般望着刘彻。

    刘彻用一根手指抬起那纤小优美的下巴,轻声道“一个宦者,谅你也没有那个胆子敢起风浪,只不过,你实在是太过愚蠢。既然你要为朕效犬马之劳,那就到狗监去学学怎么做狗吧!”说罢忽地变脸“重责二十,送到狗监去。”

    两名卫士走过来,架起几乎瘫倒的李延年向狗监而去。

    刘彻坐在榻上,想着那民谣,心一点点暗了下来。恼怒之余,暗恨李延年多事。

    虽然处置了李延年泄愤,但他又何尝不明白,既然这民谣这样流传着,就算李延年不念,自己迟早也会知道。

    “卫子夫霸天下,卫子夫霸天下!”刘彻反复念叨着,卫子夫温婉胆小,那霸天下的哪里是她,分明是她的家族。纵然明明知道这事实在怪不了卫青,出于帝王的本能,刘彻依然忍不住感到非常不快和烦乱。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