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136章 情绝

章节字数:3157  更新时间:10-04-25 11:11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接下来的几天,春狩照常进行着。

    刘卫两人连日同车而猎,低头不见抬头见,加之司马相如的无意打岔,前两日的尴尬渐渐散去,似乎从来都不曾有过隔阂。尤其是卫青,仿佛忽然放下了背负的重担,浑身上下活力四射,连温润的眸子不经意间也澄澈得流光溢彩。两人同处一车,有说有笑,刘彻不时挨挨擦擦,占点小便宜,而卫青似乎也不以为意。也不时比赛谁的猎获丰富,当然每次的胜者都是刘彻。

    为此,卫青几乎每天晚上都喝得晕头转向,霍去病也陪着喝得晕头转向。

    这些年,刘彻和卫青难得毫无心结地相处,眼见卫青已经趴在霍去病的肩头昏昏欲睡,想起春狩即将结束,刘彻既高兴又黯然。

    明天就要回到长安了,又得面对纷繁的国事和不可避免的勾心斗角,这样的平和无间只怕是再也难得了吧。

    想到这里不禁烦乱,起身欲回寝宫,忽想起明日一回去便要提出新的作战事宜,略一犹豫,命王顺把霍去病叫来。

    霍去病头脑发晕,听得刘彻宣召懵懵懂懂地跟着王顺到了刘彻寝宫。

    铜雀弦着的火光照亮了宫室,刘彻卸了发冠随意地坐在案前沉思。这次战斗将会是一场大战,也将是一场决战,而霍去病是他认定的将成为大战统帅的人。

    是选择卫青还是霍去病,刘彻不是没有犹豫过,但很快他就否决了卫青。

    这些日子以来,他避免着卫青过多接触军务,刻意地把涉及到军队的事情尽可能交到霍去病手上,想让霍去病成为能与卫青分庭抗礼的军事统帅。军权一旦达到了平衡,以后就再也不用防着猜着,这样不仅对自己来说更加安全,对卫青来说又何尝不是如此?

    何况,分卫青军权的人是他自己的从下带大的外甥,从各个角度来说,对他都不会造成任何实质性的伤害,反而倒是一种保护,甚至对他的家族是一种力量的加强。这一点,刘彻相信卫青是明白的。

    霍去病有着骄人的战绩,收复河西,立下了汗马功劳,但是要真正成为汉军的统帅之一,却还需要一场大战来证明。

    刘彻相信,凭着霍去病强大的冲击力和威慑力,他能够为大汉带来辉煌灿烂的胜利。

    明天,刘彻就要宣布这次决战的决定,在这之前,他想听听这位未来统帅对这场大战的看法。

    听到霍去病请安,刘彻淡淡微笑了一下“去病,朕打算进军漠北与匈奴决战,你觉得如何?”

    霍去病本有些糊涂,听到这话却来了些精神“臣以为这是迟早的事。”

    “说说你的想法吧。”

    “如今河西已平,匈奴已完全被驱赶至漠北地区,但其军事和经济实力还没有被完全打垮,胆子也还没被完全打掉,居然还敢犯我大汉边境,必须给点颜色看看。”霍去病渐渐激动起来,本就被酒色侵染的脸颊越发的绯红。

    刘彻轻轻点头“匈奴不灭后患无穷。只是他们现在躲到了漠北,要想彻底消灭他们,输非易事。”

    霍去病冷笑道“纵然不能完全消灭,也要他们永世再难翻身,从此再不敢生觊觎我大汉之心。”

    刘彻嘉许地望了霍去病一眼“去病说的是,不过江山家国,需有能有任者方敢承担,你有这个信心么?”

    霍去病惊讶地望向刘彻,却见他眸子炯炯,满是期许地看着自己。

    霍去病虽然年轻却极聪明,加之卫青很多事情不瞒他,很多厉害关系也是清清楚楚。今日听刘彻这样说,立时便明白了他的意思,豪气油然而生“陛下,臣自幼随侍陛下左右,匈奴之暴虐也是感同身受,深知匈奴与我大汉之不可两立。而今匈奴已被我逐至漠北,却犹自不知收敛,犯我边陲,杀我百姓。去病身为大汉军人,定以保家卫国为己任,誓灭匈奴。”

    刘彻听罢沉声一笑“好,这样的话,朕就放心把这次战事交给你了。”

    霍去病听罢,立刻拜倒“臣定不负陛下厚望。”说完抬起头,凝视刘彻,良久才道“陛下,那舅舅呢?”

    刘彻立刻虎起脸“他是首辅重臣,自然会给做好战前准备,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你也是带过兵的人,回去以后该干什么干什么。”

    霍去病本想反驳,见刘彻脸青面黑的模样煞是难看,终于忍住。

    刘彻不再说话,支颐沉吟,的神情渐渐恍惚了起来,眼望着窗外无边夜色,陷入沉思。忽听耳边响起均匀沉重的呼吸声,转脸一看,才见是霍去病已沉沉睡去。

    白天跑前跑后,又喝了这么多酒,难怪扛不住了。刘彻俯过身去想要叫醒他,却见他双目轻阖,英气的眉头紧紧锁在一起,沉睡已酣。

    刘彻不禁暗自摇头,果然还是个孩子,刚刚商讨了那么大的事情,居然转眼就能睡着。忽地转念,让他睡吧,去年一年之内三征匈奴,荡平河西,确实辛苦了。

    想到这里,心中升起一片怜惜。

    叫来王顺为霍去病解去衣甲,扶到榻上。霍去病睡得正舒服,被王顺一打扰不住地哼哼唧唧,一副万分不满的模样。

    王顺等人将霍去病扶上床,低着头,恭敬地离去。

    刘彻坐在案前闭目沉思,睡意慢慢袭来,不禁伏案睡去。

    夜静春深,金漏未尽,建章宫的灯火终于渐渐熄去……

    “陛下,陛下。”

    刘彻醒来,发现霍去病霸占着自己的龙榻,依旧睡得香甜无比,自己却趴在案上过了一夜,脖子肩头不无酸痛,不禁又好气又好笑。这天下敢如此轻慢天子的人,可能只要他霍去病。

    “什么事?”望望窗外,天色刚蒙蒙亮,这么早王顺叫什么叫。

    “陛下,大将军已经在殿外跪了半个时辰了。”王顺听到刘彻的声音,急忙推门进来。

    春狩期间,很多官员的行署都在建章宫里,卫青自然也不例外。

    王顺一夜未眠守在寝宫门外,天色未明,就见卫青就急急忙忙地过来,说是有急事要求见天子。

    王顺哪里敢通传,却又不敢得罪卫青,只得苦着脸告饶。

    卫青见状,一言不发地跪在了殿外,便再也不动。

    王顺初时还忍着,眼见天亮,实在忍不住叫醒了刘彻。

    刘彻一阵纳闷,卫青这么早来求见到底所为何事。随手披起一件披风,走出殿门,只见卫青低头跪在阶下,身形没来由的竟显得有些单薄。

    许是听到脚步声,卫青抬起头来,朝露凝结成水滴,从发丝上顺着苍白的脸颊逶迤而下,划过挺秀的鼻梁和没有一丝血色的嘴唇,没入紧紧抿着的唇线,黝黑的眸子里满是惊疑和压抑不住的痛苦。

    刘彻被这从没见过的痛苦震住了,却不知道究竟是为了什么,呆立在殿门前,一时说不出话来。

    卫青的眼睛一眨不眨,直直盯着刘彻,两人就这样对视,默默无语。

    忽然,卫青的目光落在了刘彻身后,其间饱含的痛苦却在转瞬间化作了绝望。刘彻蓦然回身,却见霍去病一边系着甲带,一边睡意朦胧地走出来“陛下,这么早,谁啊,搅人清梦。”

    话音刚落,发现竟是卫青“舅舅?”

    卫青收回目光,“陛下,臣是来接去病的。”说罢对霍去病道“跟舅舅回去。”

    霍去病“哦”了一声,走下阶梯。

    卫青对着刘彻俯身一拜“臣告退。”接着站起来,后退几步转身就要和霍去病一起离开。

    刘彻这才恍然大悟,原来他这么早跑来跪在寝宫前居然是……居然是……

    “卫青,你给朕站住!”刘彻的怒吼殿前的雀鸟乱飞,内侍们纷纷跪倒在地。

    卫青闻声站住“去病,你先回去,你外婆带信来,闻书可能今天就会生了。”

    霍去病本还迷迷糊糊,听到这个消息,精神大振,顾不得许多,撒腿就跑,跑了几步又回过头来对着刘彻叫道“陛下,臣先回长安了。”

    刘彻根本听不到霍去病在说什么,他几步冲到卫青面前,压低了声音“卫青,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卫青却抿紧双唇,不看刘彻,也不吐一个字。

    刘彻气得浑身发抖,双手扳过卫青的肩头“你给朕说清楚,你在想些什么?”

    依旧没有半分声息。

    刘彻几乎发狂“你必须说,你今天若不说清楚休想离开。”

    卫青双目中的痛苦慢慢空洞了下去,替换出几分自嘲和麻木。

    那日在雪地里到刘彻亲口说的话,自己还替他万般辩解,不肯相信,今日终于无法再自欺欺人。一直被藏在心中最隐秘处,无论如何也未曾舍弃的东西被强行拖了出来,暴露在寒冷的空气里,让人一刀刀割得粉碎,再一把火烧成了灰烬。

    麻木的双眼对上狂暴的脸庞,卫青终于开口,缓慢而低沉“陛下,臣生而微贱,事事身不由己。可去病,他跟臣不一样。何况陛下当年的千金,买下的只是臣姐弟二人,与去病无关。”

    听到这话,刘彻怒极反笑“卫青,你错了。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天下的一切都是朕的,朕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将军也好,奴隶也罢,在朕眼里,都是一样……”

    卫青的脸上越来越惨白,望着刘彻恶狠狠的笑脸,忽地也笑了起来“陛下教训得是,臣愚昧。”说完这句话,再不顾刘彻的怒吼,转身决绝而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