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塞外雪  第138章 弥月

章节字数:2385  更新时间:10-04-29 15:27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长安的春色已经很浓,未央宫池塘春草渐碧,桃花正艳。

    歌女、乐工小心翼翼地鱼贯走入椒房殿。流云般的长裾逶迤拖过长长的宫阶,脚步虽然急促,却未发出半点声响。

    今天是皇后家宴,虽然不是什么正式的宴会,规模也不大,却容不得半点疏忽。

    李延年直了直腰,把有些歪斜的领口拉得端端正正。他知道,那副风流妩媚的模样只能给天子看,在皇后面前还是端庄大方才好。

    前不久,刘彻扩建了乐府,乐府专门司职掌管宴会,也负责采集各地的民歌来创设新声曲调,选用新创颂诗作歌辞,训练乐工、女乐进行新作的排练,用新声改编雅乐,以创作的歌诗取代传统的古辞进行郊祀。

    为此,刘彻还封李延年为协律都尉,专门负责乐府事宜,而司马相如等人也被刘彻安排到乐府,负责诗赋的创作。

    李延年被刘彻打发去了狗监,本以为这下什么指望都没有了。不料没过多久,就被召回来,还做了二千石的高官,真是喜从天降,从此更是小心伺候,却再不敢自作聪明。

    今天是冠军侯的长公子弥月之日,皇后把全家人都叫到宫里,就是为了给这个孩子庆祝。

    本来作为协律都尉,这件事可以不必亲自过来。但自从因为童谣的事被刘彻丢到狗监去后,李延年总算明白,要想在这宫里好好生存下去,光凭天子的宠爱是不够的,还万万不能得罪了卫家。

    佞幸是不能和重臣比的,声色犬马固然迷人,却又怎比得过如画江山。

    想清楚了这个道理,李延年不禁有些担心,若自己进谗的事被卫家知道了,不知会是什么下场。

    李延年一般琢磨一边布置好舞乐,打算退出殿门。

    “李乐师,不对,应该是李都尉。”听道平阳公主叫自己,李延年立刻出了一身冷汗。

    平阳公主口气似乎有点不对,该不会是知道自己向刘彻进谗的事了吧?

    强笑着施礼“下官见过长公主。”

    平阳公主笑道“今日可凑巧了,老夫人刚才说你的曲唱得好,太仆夫人和詹事夫人都说想听听,不想就见到了你。”

    李延年悄悄抚了胸口,看来亏心事做不得,做了难免疑神疑鬼。

    “能为公主和几位夫人献乐是下官的福气,下官正有此意。”

    正说话间,卫少儿抱着霍嬗进殿,平阳公主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从卫少儿怀里接过嬗儿。嬗儿张开小嘴,哈哈直笑,一双莲藕般的小腿,不住蹬踢。

    “哎呦,瞧这小脸真俊,象他爹,长大了定然也是个将军。”平阳公主说着在胖嘟嘟的小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卫少儿听她这样说满心欢喜。

    不一会,人已到齐。

    “子孟,过来。”霍去病向霍光招招手,拍拍自己身边的坐位。

    霍光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家宴,紧张得站在一旁,不知该如何是好。听霍去病一叫,赶紧乖乖地坐到霍去病身边。

    “子孟是他的字?”卫少儿忽然大声叫起来,声音尖利刺耳。

    霍去病不满地看象自己的母亲“娘,这么大声干嘛?”

    “子孟?那个该死的霍仲儒,他说承认你的宗籍,结果竟然是骗我的。”卫少儿越发大声起来。

    “娘,这个样子别吓着嬗儿。”霍去病皱起眉。

    卫少儿却不理他“霍光是字子孟吧,他是霍家的长子,那你算什么,又该起个什么字?霍仲儒这个混蛋,居然根本没把你列入兄弟行。”

    “娘,谁说非要有个字呢?霍去病的名就挺好,你就别闹了。”霍去病不耐烦起来,他一点都不在乎入不入得了霍家的兄弟行,认父也不过是个形式罢了。

    “不行,非要找霍仲儒那个混蛋算账不可!”卫少儿怒不可遏,狠狠瞪了霍光一眼。

    霍光毕竟年龄还小,本来就有点怕卫少儿,这时更是低下了头。

    李延年强忍住笑,只道象这样富贵的人家会是如何雍容典雅,却原来也这般闹腾,和寻常市井人家又有什么区别?哎,想来原本也是卑贱人家出身。

    这个想法让李延年灵光一闪,自己出身倡优,固然卑贱,却总比这家子奴隶要强些。然而就是这家子奴隶,如今却高高在上,巍然环坐的是大汉的皇后、储君,是大将军、骠骑将军和太仆。人生的命数实在难定,就像自己,受尽磨难,沦落欢场,又何曾想过会受到天子的眷顾?

    李延年抬头,但见卫子夫端庄恬静,刘据矜持虽然年幼,却也富贵庄严。

    自己和卫子夫一样,都是服侍天子,就现在而言自己比她得宠得多。不同的是,她是女子,可以为皇家诞下子嗣,纵然君宠不再,母以子贵,也可确保荣华富贵。而自己呢?一旦失宠,不知会如何凄凉。想到此处,李延年暗自自怜。

    “好了,二姐,这么多年从来就没那个爹,去病不也过得好好的么?你就少说两句吧。”卫子夫开了口,卫少儿纵然还有不甘,也不好再闹,索性闭上嘴生起闷气。

    卫子夫逗弄着怀里的嬗儿,满脸怜爱,忽地幽幽叹道“大哥生前最疼去病,若他知道去病都有儿子了,不知该多高兴,可惜……哎……”

    她这一声叹息让全家人心情为之一沉,椒房殿里立时寂静了起来。

    李延年见状,立刻指挥乐工们起乐。

    乐声里,卫青阖起双目。

    一滴眼泪从记忆里划过,落在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上,立刻有另一只手将那晶莹的水痕拭去“有的东西我们保不住,那没有办法,谁叫我们天生微贱,本就该受人欺凌。但有的东西能够保住,你千万莫要失了,也莫妄想得到不该属于自己的东西。”

    卫长子的话忽然又在耳边响起。

    卫青抚住胸口,想按捺下那突如其来的绞痛。此刻他终于明白了大哥当时的心情——心痛、无奈、愧疚。

    还有什么呢?或许是悔恨吧,恨自己没有时时把这忠告记在心中,终于放任自己交出了本该守住的东西,最终落得如此结局。

    “舅舅,你怎么了,不舒服么?”

    听到霍去病关切的询问,卫青虚弱地一笑“你三姨说得对,是该让你大舅见见嬗儿,明天带上嬗儿去给大舅上个坟吧,我陪你一起去。”

    霍去病眼神刹那间璀璨了如星子,旋即又黯淡下去,呆呆地望了卫青半晌,才低低道“好,去病明天来接舅舅。”

    李延年袅娜的歌声在耳畔响起,荡气回肠:

    “今夕何夕兮,搴舟中流。

    今日何日兮,得与王子同舟。

    蒙羞被好兮,不訾诟耻。

    心几烦而不绝兮,得知王子。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我的心你究竟是知还是不知,抑或是明明知晓偏要强作不知?

    眼前的面庞依旧静默着,眉峰低颦,目光沉郁,仿佛压抑着无尽的伤痕。

    霍去病忍住想伸手抚去那忧郁痕迹的冲动,静静跪坐在卫青面前。

    歌声依旧袅袅,在耳畔回荡缠绕,挥之不去……

    

打赏本章    举报本章
这本书实在是太棒了,我决定打赏作品的作者!
100 铜板 300 铜板 1000 铜板 3000 铜板
5000 铜板 10000 铜板 30000 铜板 100000 铜板
打赏查看
送黄瓜送苹果送香蕉送笔记本送手机送钻石送跑车送别墅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