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章

章节字数:2580  更新时间:09-12-18 21:14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第三十章

    这种情况不会有人来阻止一下吗?我在人群里搜索秦海的身影,他是这场宴会的主办人,不管怎么说他都应该出来制止一下的不是吗?不过,主角是季寻和暗夜光怕是没有人敢来多事吧,谁想做炮灰的尽管去送死。

    “寻,你不要这样子,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和光学长没有什么的,我发誓!”萧小笑的话音里带着浓浓的哭音。

    季寻什么也没有说,只是狠狠的瞪了一眼暗夜光就拉着萧小笑向出口走去,看来他现在并不想与暗夜光彻底翻脸,暗夜光却无所谓的笑了,笑得很妩媚,让人很难猜透他心里到底在想什么。

    暗夜光这个人一向很任性,从来不会去在意他人的眼光与看法,我行我素就是他的做事风格。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不早了,没有在人群里发现春天和音韵的人影,这两个人,不知道又干什么去了,我打算自己一个人先回去。

    转身向出口走去,明明没有做什么事,却总是觉得特别的累。

    才走了几步,手腕就被人用力拉住。

    “怎么,还有事吗?”我不太了解然的举动。

    “去哪里。”他眉头微邹,握在我手腕上的力道稍稍轻了点,不痛了,但是我还是挣不开。

    “已经不早了,我打算回宿舍,有问题吗?”他的态度让我很不习惯,这个人,怎么与我在天堂乐园遇到的他有些不太一样了。

    “你……”他看着我的手腕,有些欲言又止。

    “放开”我趁着他发愣的空际,用力的挣开,大步的向外面走去,这个人,很奇怪,不会是又想让我去做他的实验品,为他伟大的医学研究做贡献吧!打死我都不要,那种经验,体会一次就永生难忘了,在来一次我一定会崩溃的。

    毕竟,我只是一个在平凡不过的普通人罢了。

    出了别墅,外面的灯光有些昏暗,我向别墅的地下停车场走去,路上很静,没有一个人。

    在天堂学院里,不管选选择什么专业,都要学习驾驶技术,各种各样的交际礼仪、社交舞,四种国际通用的语言,四种基本的乐器等必修课,当然,如果你有其他感兴趣的东西也可以选着性的学习。在学会驾驶时,学校就会为学生配一部车,毕竟,天堂学院很大,整个天堂岛都是属于学校的,没有代步的工具会很不方便。

    我有些心不在焉的走着,季寻和萧小笑的脸总是在我脑中不停的盘旋……

    “寻,你不要这样……”停车场里奇怪的声音让我停下脚步,我愣愣的看着前面那两人……

    季寻死死的搂着萧小笑,萧小笑满脸痛苦的反抗挣扎着,季寻似乎不满意萧小笑对她的抗拒,狠狠的吻上萧小笑的红唇……

    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冷?痛?……

    我转身,只想快速的逃离这里,知道他们的事是一回事,亲眼看见又是另一回事。原来,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的那么勇敢和坚强……

    “学……姐。”萧小笑似乎发现了我,有些颤抖的开口叫到,她一直是知道我和季寻的关系的。

    我停下脚,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们。

    “对不起,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你,在天堂学院就你对我最好的。”萧小笑边哭边说道。

    我无奈的回头,慢慢的向他们走过去。

    “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们的事,小笑!”其实我是有些恨萧小笑的,在我自以为幸福的时候,她一定像看傻瓜一样看我吧!看我一步步深陷在季寻温柔的陷阱里却什么也不讲。

    “对……对不起!”她只是流泪,什么也不说。

    看着她的样子,我觉得有一句话还是没有说错,女人!果然是水做的。

    算了,她一定也有着自己的无奈,我又有什么资格去怪她。

    我把目光放到季寻身上,有一件事,我觉得自己应该问清楚。

    “寻,爱过我吗?”

    季寻冷漠的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有说,拉起萧小笑就走。

    我一把扯住他的手

    “爱过吗?”至少要有一个让自己彻底死心的理由,看着季寻的背影,我觉得脸上一片湿润,一直以来,我都从未在季寻面前流过泪,因为我不想让他看见我流泪的样子,只想让他记住我的笑脸,可是,现在,我实在忍不住了……

    “滚开……”他用力的甩开我抓着他的手臂,我的身体立刻失去平衡,脚下的高跟鞋狠狠的扭了一下,身体像后面倒去……

    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传来,我倒进一个宽阔的怀抱。

    “然……”他是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有发现……

    “要小心一点,你现在摔倒后果可不堪设想。”他冷冷的说道。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问道,他不是应该在别墅吗?

    “然……没想到会是你!”季寻脸上有着我不懂的惊讶:“怎么,对我不要的破鞋有兴趣吗?”季寻嘲讽的看着我和然说道。

    我的脸一下就变得苍白,浑身上下一阵恶寒,在他眼里,我就是这种女人吗?

    “对孕妇,不应该这么粗鲁的。”然平静的说道,脸上没有任和表情。

    孕……妇?他说的是谁!

    我不解的看着然,为什么说这么莫名其妙的话。

    “什么……意思,你说清楚。”我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怀孕了,已经快三个月了,刘随意。”然对着我的眼光,一字一字的说道。

    “不……不可能。”不会的,我不相信,怎么会怀孕呢?我没有任和感觉,身体也没有任和异常。

    “你难道怀疑我的医术,刚刚我在里面抓住你的手,摸到你的脉就清楚了,我的判断从未出过错!”然肯定的说道。

    “你……会把脉?”我怀疑。

    “我有说过我不会吗?不管是什么医术,我的感都兴趣,再说,只要是个女人,在和男人做过后都有怀孕的可能。”他冷冰冰的说道。

    “怀孕?”季寻挑了挑眉,口气很冷:“如果是真的,你最好自己处理掉,应该不用我动手吧!结果不是你可以承受的,如果不是,那就更好了!”

    说完,拉着萧小笑坐进车里,毫不犹豫的开车绝尘离去,我呆呆的看着消失在夜色里的车影,一片茫然……

    “这个,是有人让我转交给你的,也是我来参加这场宴会的主要目的。”然冷漠的声音换回了我的神志。

    我接过他递过来的东西,是一张邀请函,是小阳邀请我去他家玩……不过我的脑子已经无法正常思考了,然的话就像一颗炸弹,把我本就不平静的心湖炸的波涛汹涌……。以至于连然是何时离开的都不知道。

    事后才觉得有些不对,小阳给我的邀请函为什么要然转交给我?他们认识吗?

    ————————————————————————————————————————

    天微亮,海面已经变得有些平静了,昏暗的屋子里没有开灯,一个人影静静的坐在窗前的椅子上,目光看着海面。

    “回来了?”软软的童音在昏暗的屋子里响起。

    “是的,主人!”

    “东西交到她手上了吧。”

    “是!不过,我偶然发现她怀孕了。”

    “这样啊!”软软的声音里透露出几乎不易察觉的杀气。

    “要不要我……”

    “不用,那个孩子必须死在季寻手上,只有这样她才会对他彻底死心,我新堂修阳要的是全部的完整的随意,不能让别人分去丝毫,就连一丝头发我也不许,对季寻的恋想,必须断得干干净净。”

    “属下明白。”

    “去吧!”

    清晨的第一丝阳光洒进屋里,照在那柔软的银发上,闪闪发亮。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