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一章

章节字数:1960  更新时间:10-04-05 16:28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睁开眼,看着雪白的天花板,我没有想到自己还有醒来的一天,左手上吊着点滴,右手挂着输血液袋子,说来讽刺,都伤成那样了,我既然还没有死成?

    全身上下没有半点知觉,完全不能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也好,总比痛得让人受不了的好。

    这是哪里,我从那个阴冷潮湿的监狱里出来了吗?床的周围摆了不少医疗抢救仪器,是在医院吧!

    既然恨我,又何必救我呢?季寻,让我死了不是更痛快吗?还是,死亡对于我来说,太便宜了?

    “醒了?还好,虽然比我预计的晚了一个星期,不过总算醒了过来!”低沉越显冰冷的声音从我头顶传来,我眨了眨有些模糊的眼睛,才把来人看清楚!

    穿着白色的医生制服,原来是然,是他救了我吗?动了动嘴,只有一股尖锐的疼痛,发不出半点声音。

    “别动,你的舌头伤得不清,短时间里就不要在说话了。”然拧起两条好看的眉毛,严肃的说道。

    那样也好,我现在也不知该说什么了!不过,然为什么会在这里,是他救活我的吧!

    “不要多想了,季寻已经不能伤害你了,这是我专用的医疗研究所,所以你安心养病,我知道你没有什么求生欲,不过,我不会允许我医治的人从我的手上死去的!”依旧是冷冰冰的话语,但是,其实仔细想想,然这个人并没有我原本以为的那么冷漠无情。否者,他何必救我呢?虽然他是小阳家族的人,算是家臣,但是,如果然不愿意,我想,很难有人可以逼迫他做不愿意做的事情吧,这个人,根本没有把世俗的一切放在眼里,满心装的就是各种离奇的医学研究!

    “随意,不要想太多了,死去的人已经无法挽回了,但是对于活着的人来说,生活还要继续,你能活下来已经不容易了,说实话,看着你先前的样子,我完全没有能把你救活的把握,我只能说这是个奇迹,你总能为我的研究带来新的突破,所以我才说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好实验品。”

    这个人,安慰人的话也能说成这样,我姑且把他的话当成在安慰我吧,否者真的会被气死。

    “你那两个朋友我只能说很遗憾,我和主子赶到的时候已经没有救了,不过她们的遗物和骨灰已经派人送回她们的家乡了,主子已经对她们的家人做了最好的安抚,这些话原本不该我来说,不过你这个样子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我认识的那个随意不是这个样子的,那个只要有一线生存希望就努力抓住的女孩才是你,想必你的朋友们也不希望看着你这个样子吧,好好活着,才是你对她们来说的最大的补偿,这些简单的道理,聪明如你应该不需要我来说才是,我也言尽于此,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然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这是他第一次在我面前说这么多话,以前所认识的他是冰冷寡言的,只是然,你说的道理我都明白,可是心不能释怀啊!

    自己受在大的折磨和痛苦都无所谓,如果不是我,音韵和春天应该好好活着,就算艰难,只要活着就有一线希望不是吗?

    “随意,其实你不必太自责,就算不是你,你的那两个朋友也会死的……”然站在门口,平静的说道:“那个叫音韵的,她的身体已经快耗尽了,她的身体是残缺的,缺了不少器官,虽然不会致命,但是对身体来说确是很大的危害,最严重的是她只有一个肾,而且功能已经衰竭了,还有那个叫春天的,以她的情况来说,怀孕是必死无疑的事情,先天性心脏病加上极其少有的阴性血型,生孩子时母体会死于心脏病,胎儿会死于溶血,而且因为胎儿的母亲是阴性血型,父亲是阳性血型,出现大出血的可能性很大,一旦发生,就会有很大的生命危险,这种女人根本就不能怀孕,或许……她就是存心找死吧!”

    骗人的吧!怎么可能有这样巧合的事情,音韵的事情还稍微说的过去一点,因为她好像说过在天堂之狱她她为了自由舍去了身上一些宝贵的东西,也听她说过自己可能活不了好久的事,当时我只是以为她在说笑,现在听然说的,难道是真的?但是春天的事情就太离谱了,我从未听她说过自己有先天性心脏病的事情,怎么可能……

    “随意,我的话信不信随你,天堂之狱,和入学时的身体检查上应该有她们的记录,你可以去查证的。”说完,然就关门出去了,病房里恢复了安静,只有各种医疗仪器发出的机械声响……

    如果是然说的,那就应该是真的了,他有什么理由来骗我?

    听着窗外的海浪声,我陷入了浓浓的悲哀中,就算如此,我的心里的痛和煎熬并没有减轻丝毫,人生啊!你怎么可以不公平到如此份上……

    ****************************************************

    “都按照我的意思说了吧。”抚摸着小幼柔软的毛发,小阳笑咪了一双可爱的眼睛。

    “嗯!虽然夸张了些,但是大部分都是实话!”冷着脸,然点头说道。

    “做的不错!”小阳满意的点头。

    “不是为了你,我只是想让随意快点好起来,我不想看到这样的她。”然苦笑着说道,那些话,是他自己愿意说的。

    “然!随意只能是我的。”小阳轻扯嘴角,说的很轻,眼里有几丝不能压抑的嗜血。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她能好好健康的活着就行了!”然恢复了冰冷,不带一丝感情的说道,也罢,让他在背后守护着她就行了,他也就知足了!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