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章节字数:2801  更新时间:10-10-05 13:09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怎么样了!”看着床上的人,新堂修阳脸上的眉毛微微皱起。

    “身上的伤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主要是。。。。。。主人,属下无能!”穿着医生白袍的中年美妇无力的说道。

    “主人,要不要让然来看看,或许他会有办法。”影提议道。

    “他人呢?”新堂修阳点点头,问道。

    “。。。。。。还在外面跪着,主人,请您饶恕然!”影单膝跪地,哀求到。

    “影,你都自身难保了,还想为然求情,我当初要你看好随意,结果呢?然更是不可饶恕,伊逝水的一点小花招都识不破,这样的人,不配留在新堂家。至于你的失误,等这件事情过后,我们在好好算账。”新堂修阳不慌不忙的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随意。

    “那个,主人。。。。。。请容属下插句话,那位小姐主要的问题不是身体,而是灵魂,属下建议,还是找位心里医生比较合适。”身穿白袍的女医生擦了擦头上的汗提议到。

    气氛立刻沉默了下来,良久,新堂修阳才缓缓开口道:“你们都退下吧。”

    屋里,安静了下来,看着缩在墙角眼神呆滞的女孩,新堂修阳无奈的叹了口气,从来没有一件事情让他感到这么无力过。

    “随意,我该拿你怎么办。”

    三天前,当然把那个叫安静的女孩带回来后,他就发现事情不对,那个女孩不是随意!虽然手上带着“折翼”,可是,他明显的感觉到不对。折翼虽然不容易打开,但并不意味着打不开,所以,他立刻就带人赶了过去,但是,还是迟了——

    他赶到的时候,地下宫殿已经塌陷了,随意被人丢在地下宫殿的入口,身上只盖了一件黑色的男性长外套,旁边放着几张光碟,里面清清楚楚的记录了随意被侮辱的全部过程,而他,愤怒的想要杀了全部的人。

    如果不是自己太过自信,如果不是自己太过大意,那么随意,就不会这样了。。。。。。原来,自己还没有强大到无所不能。

    随意,也像这样整整三天了,不哭,不闹,不说话,不吃饭,拒绝任何人靠近,也没有任和知觉,完全把自己困在了自己的世界里,拒绝别人进去,也害怕走出来,这三天,她完全靠打点滴维持着生命,在这么下去,就得安置胃管来强迫她进食了,如果真的到了那个地步,怕是再也没有办法治好她了,就算是延续生命,也会变成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没有治不好的病,只有不想活而自寻死路的人,而随意,现在就是那种自寻死路而拒绝让人救的人。

    如果,他们没有耍手段,如果,他们都不去逼迫随意,或许,就不会有现在的结果了,也许他们该各自退让一步,只为了,能让随意从新好起来。

    “来人——”下了决心,新堂修阳按了按屋内的通话呼叫器。

    一会儿,影走了进来。

    “主人,有什么吩咐。”影开口问道。

    “派人去请东方轻狂,暗夜光,还有季寻。。。。。。”

    “是,属下立刻去办。”影快速的退了下去。

    新堂修阳把目光调转到床旁的小柜子上,上面放着从随意背包里翻出来的几个小盒子,里面,娇艳的花骨朵含苞待放。。。。。。

    “或许,这就是命中注定吧,否者,你怎么能事先得到这几朵花骨朵呢?”新堂修阳有些无奈的说道,四大家族有一个传说,或许,可以用那个方法试一试。。。。。。那样的话,随意重生,也就不在是问题了。

    。。。。。。

    睁开眼睛,萧小笑觉得眼前一片迷茫,这是哪里,陌生的环境让她感到十分的不自在,阳光有些温暖的洒在屋里,难道,自己从那个地狱里逃脱了吗?

    “醒了?很好!”熟悉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这个声音,在她梦中出现过无数次。

    “寻,真的是你,我没有做梦?你终于来救我了,我以为这辈子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你了。”萧小笑有些激动,难道,是寻把自己救了出来的,她就知道,寻肯定不会不管自己的,他一定回来救自己的。

    “萧小笑——”季寻脸上扬起了他惯有的阳光笑容,但是了解他的萧小笑很明白,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寻,你怎么了——我们这么久才见面,我。。。。。。”萧小笑很不解,他怎么会这样看着自己。

    “不要装傻,我之所以带你回来,是因为我们之间的账,还没有算清楚——”季寻笑得有些阴森,他季寻是一个记仇的人,而这辈子,他最厌恶的事情就是被人背叛,不管是谁,只要胆敢背叛他,那就得死无葬身之地,最喜欢的女人也例外。

    “寻,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也听不懂!”萧小笑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他们分开了这么久,现在好不容易重逢了,寻为什么会这样对自己,难道,自己不在的这段时间,寻的心,被什么女人迷住了?难道是刘随意?可是,不应该呀——

    “听不懂?那我就说明白一点,你和暗夜光——”

    “寻,我和暗夜学长是清白的,我们什么也没有——”萧小笑立刻否认道。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季寻沉了下脸,说道。

    “先生。”是管家。

    “什么事。”季寻有些不耐。

    “新堂家的人送来了请帖,请先生现在过去一趟。”管家递上帖子,恭敬的说道。

    “什么事,要现在过去。”季寻不耐烦的问道,他和萧小笑的账还没有算清呢。

    “老奴不知,不过看样子很急。”管家如实说道。

    “知道了。”季寻收起帖子说道。

    他和新堂家的人一向井水不犯河水,而且新堂家的人一向不问世事,这次怎么。。。。。。算了,去看看就清楚了。至于和萧小笑的账,缓一缓也无妨。

    “你们给我好好看着她。”季寻简单的吩咐了一句,便起身离开。

    看着季寻出去的背影,萧小笑的目光沉了下来,她和暗夜光的事情难道季寻听到了什么风声?看来,她要好好想一个办法瞒住这件事情了,否者,以季寻的个性,一定会要了自己的命的,而且,她还指望季寻帮她报仇呢,她这段时间受的罪,她一定要找那些人算账的。。。。。。还有刘随意,不知道那女人死了没有,自己会变成别人的阶下囚都是她害的,如果不是她那一枪,自己也不会。。。。。。

    刘随意——她萧小笑第一次这么恨一个人!

    。。。。。。

    “你不是随意,你是谁,说——”东方轻狂冷冷的盯着眼前这个女人。

    “不,不,不关我的事情,我什么也不知道!”女孩全身都在颤抖,满脸恐惧的像后退,这个男人,这个男人太可怕了。。。。。。

    “不知道?”东方轻狂觉得有一种想要杀人的冲动。

    “放过我。。。。。。求求你放过我。。。。。。我真的,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女孩满脸苍白。

    “少爷,新堂家送来了请帖,请您现在过去一趟?”管家递上守在的帖子,说道。

    “阳?他要干什么?”东方轻狂有点疑惑。

    “属下不知,不过送帖子来的人看上去很急。”管家如实的说道。

    “知道了。”不知道阳又要耍什么花招,难道,随意在他的手上?

    “这个女人,关到地牢里,等我回来在仔细审问。”东方轻狂邹着眉头说道。

    “是!”管家立刻按命令执行。

    “放,放过我吧,我真的什么也不知道,呜。。。。。。求求你们——”女孩的哭声,渐渐消失在门外。。。。。。

    。。。。。。

    “公子,新堂家的请帖!”菊看着坐在窗前发呆的自家主子,恭敬的说道。

    自从三天前回来,公子就是这个样子了,常常坐在窗前发呆。

    难道,是被伊逝水刺激到了,不应该呀,公子从小到大,很少有事情是真正放在心上的,做事情也是看自己的兴趣,从来不顾后果,任性得不得了。

    “嗯——”暗夜光懒懒的应了一声。

    “那,要不要去!”菊随口问道。

    “去,怎么不去。”暗夜光起身,伸了个懒腰,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让人完全看不透想法。

    。。。。。。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