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章节字数:2247  更新时间:10-10-05 13:12

背景颜色文字尺寸文字颜色鼠标双击滚屏 滚屏速度(1最快,10最慢)

    把茶放到四位的面前,管家行了个礼,就退了出去,顺手把门关好。今天这种画面他活了这么大一把年纪还是第一次见到。他侍奉过三代新堂家的族长,确是第一次看到四大家族的四位这么和平的共处一室。

    从某一个角度来说,这其实是好事。

    房间很静,没有一个人开口。桌上冒着热气的茶渐渐冷却,四人面前分别摆放着一个小盒子,里面有一朵小小的花骨朵,虽然以摘下很久,但是,依旧娇艳的如刚摘下来一样。

    “该怎么做,你们自己决定吧”新堂修阳平静的说道。

    “随意。。。。。。随。。。。。。意,她怎么,怎么变成那样呢。。。。。。。”东方轻狂的表情很复杂,声音有些微微的颤抖,思绪还为从刚刚的震惊中回过神来。

    那个倔强的女孩,那个淡然的女孩,那个胆小、贪身怕死而又勇敢的女孩,如今却像一个毫无生命被人玩坏的玩具一样,早已没有了生命的气息!

    究竟,是怎样的打击才会让一个意志坚强的人变成那样。

    而这一切既然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

    承诺过要保护她,然而却亲手把她推入地狱!

    随——意——随——意——刘随意。。。。。。

    酸,涩,痛!在胸口蔓延,甚至有些无法呼吸。

    “是我的责任!”东方轻狂淡淡的说道,应为太过在意,反而被迷惑,所以才没有看清,只是,代价太大了!

    “对呀,全是你的错。”新堂修阳眯起圆圆的眼睛,笑得有些可爱。

    “阳——”东方轻狂叹息了一声,已经不能挽回了。既然这样,那就只有想办法补救。。。。。。还好,天无绝人之路,虽然希望渺茫,虽然只是一个传说,但也要试一试。拿起放在一边的小刀,从手腕上划过,鲜红的血液立刻冒了出来,流进盒子里。。。。。。

    然后。。。。。。盒子里的那朵花在血液的滋润下,缓慢的绽放。。。。。。

    “东方,那可只是个传说啊——”暗夜光喝了一口变冷的茶,不慌不忙的说道,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那么光是什么意思。”新堂修阳笑得很可爱的问道,眼里有着淡淡的杀意,他们自愿帮忙最好,如若不然,就不要怪他不客气的用武力。

    “我只是说出实话而已啊,传说常常意味着不可信。”暗夜光挑眉,完全不把新堂修阳的威胁放在眼里。不过,他倒是很有兴趣去试一试,四大家族的这个传说他早就很感兴趣了,只是,一直没有就会尝试。用四大家族的守护之花加上族长的血为药引制作出来的禁药!

    这是四大家族使上的一个只有族长才知道的传说。

    不过,据家族史上的记载,只有第一代的那几位用过,结果是怎样也不可考证。但是,他暗夜光还是很感兴趣。

    “刘随意吗?她的死活与我无关!”季寻冷哼了一声,直接无视自己心底的那点奇怪情绪和第一眼见到她现在那副样子的微微刺痛。

    “季寻,听说寒家现在还有不少人坚持让寒莫接受族长之位!”东方轻狂提醒,谁也不能阻止他想办法治好随意,如果不想给,那就不要怪他强取。

    “你威胁我?”季寻沉下脸。

    “没,只是想提醒你。而且,听说,只有命定的继承人的血,才能让家族的守护之花绽放,或许寒莫才是寒家正真的继承人吧。”东方轻狂冷笑着说道,他早就看不惯季寻了,如果不是为了随意,他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季寻冷冷的瞪了东方轻狂一眼,变拿起刀割破手腕,血,渐渐流进盒子里,然后,花朵缓慢的绽放。。。。。。事实胜于雄辩,他季寻命该是寒家的继承人。

    新堂修阳起身,他面前的那朵花已经和鲜艳的绽放开来,花瓣和血交融在一起,辨别不出花的颜色和血色有什么区别。

    “剩下的就交给光和寻!”新堂修阳淡淡的说道。

    “我很乐意!”暗夜光说道,关于这种禁药的做法,只有暗夜家的族长才知道,他们暗夜家初代就是研究药的神医,当初禁药的制作方法也是他们家族研究出来的。

    而他知道禁药的制作方法后,就已经很有兴趣尝试了。

    “寻,能否让随意重生,你才是关键。”新堂修阳开口道。

    季寻——是世界上最厉害的催眠师!禁药只能让随意忘记过去,回到出生时的空白状态,并能使其迷惑心智,让她能轻易的接受催眠师的暗示,并且毫不怀疑的认为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随后的记忆要靠催眠师的暗示给她从新塑造。一般的催眠师根本达不到那个效果,如果技术稍有偏差就会前功尽弃,所以催眠师在这里是一个很关键的角色。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原因和禁药的制作方法,他根本不会把随意的事情告诉东方,光还有寻,要取得他们的血液其实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随意这个样子,不得不让他妥协,把像破布娃娃一样的她留在身边没有任和意义,而且,她那个样子,被折磨的人,其实还不是自己。他喜欢的是最初认识的随意!

    既然这样,那就让随意重生。谁让他新堂修阳,就是爱上那个女人了呢?妥协,也是必然的。

    不过,今后的事情,就由不得他们了!

    让随意忘记过去重生也好,那样她就不会去恨自己了吧!东方轻狂暗自想到,别人怎样都无所谓,只有随意,不能让她恨自己。

    重新为随意塑造记忆?这似乎是个对他很有利的事情,如果好好利用,那么今后说不定可以好好利用她,虽然不太清楚新堂修阳和刘随意的关系,但是应该可以用刘随意来牵制东方轻狂,而且暗夜光和刘随意的关系也很诡异。季寻在心底默默盘算,只是,他完全无视掉自己心底那一抹无法言语的窃喜,至少也理由救她了!而且。忘记过去的随意,真的很让人期待。

    “季寻,不要想对随意耍花招——”新堂修阳阴沉的说道。

    暗夜光用手拖着下巴,好奇的盯着新堂修阳,他和随意之间好像不单纯啊!

    新堂修阳对随意的感情,只有东方轻狂最清楚,不过,看暗夜光和季寻的样子应该已经有所察觉了吧。只是,现在还不是挑破的时候。

    看似平静,其实早已波涛汹涌,四个人都在心底无声的算计,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而且,他们之间的战争还没有到开始的时候,离开天堂学院后,才是他们之间真正的较量。

    忘记过去而重生的刘随意,真的,很让人期待呢!

标题:
内容:
评论可能包含泄露剧情的内容
* 长篇书评设有50字的最低字数要求。少于50字的评论将显示在小说的爽吧中。
* 长评的评分才计入本书的总点评分。

Copyright 2017 www.lcread.com All Rit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本站内容。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反动、影射政治、黄色、暴力、破坏社会和谐的内容,读者如果发现相关内容,请举报,连城将立刻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如果因此产生任何法律纠纷或者问题,连城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